“真穷啊。”楚云把所有不属于自己的东西拿了出来,除了几块竹简、几件法宝和一些杂物,里面竟然只有三、四万中阶灵币和十几万初级灵币,还不如自己的钱多。

    楚云先拿起了一件法宝看了起来,这是一间内甲,楚云觉得宗师级高手的宝物应该很不错吧,最起码应该比自己原来反而凤羽宝衣更强,结果仔细研究了一下,楚云失望了。这一件内甲主要的作用只是隔绝探查,隐藏自己的修为,防御力低的可以。但是自己有龟息功,还要什么隐藏气息的内甲啊,纯粹是多此一举。

    然后楚云又看了一下其他几件,都是些很常见的法宝,倒是最后一件法宝引起了楚云的注意,这是一件类似于毛笔的笔帽的东西,楚云竟然看不出作用,在朝着里面注入了一点内力之后,笔帽也没有任何的反应,楚云翻来覆去的研究,还是没有看出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突然楚云的脑海里想起了一点事情,曾经刘琛教导自己的时候跟自己说过,法宝中有一类非常特殊的法宝,需要血祭激活,也就是以血为引,此类法宝被称之为血祭法宝。

    楚云轻轻一点自己的手指,一滴鲜血出现在手指之上,楚云的血液有些发白,因为他体内有银猿血脉,自己的血脉之力虽然没怎么修炼,但是也到了蛮帅的级别,因此自己的血液也带上了一点银色。

    当楚云的血液滴在了这个类似于“笔帽”的东西上面,这个东西终于开始变化,它缓缓的飘了起来,就在楚云准备伸手去拿的时候,它飞快的飞到了楚云的左手小拇指上,套了上去。楚云吃了一惊,连忙仔细看了起来,竟然发现在套到自己手指上之后,这个东西消息了,不过楚云心里却感应得到它就在自己手上,并且跟自己的手指隐隐的有了联系。

    “出来。”楚云心思一动,笔帽就再次出现了,就在楚云的眼前笔帽开始变大,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帐篷大小,楚云来回研究了许久,除了觉得这个东西,没事可以当帐篷住一下,并且能够隔绝神识,没有其他任何发现。

    楚云摇了摇头收了回来,决定暂时放下。

    楚云拿起了一个竹简看了起来,虽然这个世界也有纸,但是很多门派的武功还是选择竹简传承,估计也是个习惯问题吧。

    很快楚云就把所有的竹简看了一遍,这几个竹简一个记载着火灵门的最后的实力的一些状况,比如说仅剩的那两个天阶武者的性命、武功什么的,看起来火灵门真的山穷水尽了,里面记载的实力,真是低到了极点。

    而另一个竹简里写了一些火灵门潜伏在各门派的细作,毕竟火灵恨知道自己一个门派绝无可能灭了关帝门,借用其他门派势力的想法早就有了,楚云想想当时自己跟他提的建议也有些汗颜,人家早就实施了起来。不过这些跟楚云关系都不大,这些细作最高的也就是半步天阶,在一个门派也就是中层,作用有限,楚云看了一遍后就销毁了。说不定能用上,也说不定一辈子用不上,楚云自己一个人记住就好。

    当楚云拿起了第三个竹简,脸色顿时郑重了起来,这里面写的是《火灵剑法》的一些后续的功法,当年关帝门得到的火灵剑法并不全,而且没有配套的秘法。火灵恨修炼的武功正是火灵剑法,因此他的一些经验也写在了里面,对楚云学习后续功法有极大的帮助。楚云这才心情好了起来,看到里面的几门威力极大的秘法,也不枉自己拜了火灵恨为师。秘法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其稀少程度比起顶级功法还少,楚云这么多年一门也就是得到过一门“九龙淬体大法”,不过随着自己实力到了地阶,作用基本上没有了,现在竟然得到了三门,还都是跟自己武功息息相关的,都可以使用,真是好运气。

    楚云暂时的把立刻修炼的想法压了下去,然后脸色古怪了起来,这一份竹简竟然是火灵恨当年的旧事,或者说是火灵恨的忏悔,在百年之前,火灵恨外出联络反抗关帝门的势力,遇到了一位让他心动的女子,当时那个女子只有地阶修为,而火灵恨却早已经是宗师高手,对于这么一位高手的青睐,那个女子很快就沦陷了。两个人卿卿我我,很快就狗打在了一起,并且生了一个女儿,但是火灵恨却忘不了门派的仇恨,于是很不地道的偷着离开了,留下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刚刚几个月大的孩子。

    竹简里却满了对妻女的忏悔,后来他也出去找过妻女,结果却再也找不到了,他对于自己妻子的身世也完全不了接,只记得她叫做欧阳靖,而他的女儿叫做霍玲青,火灵恨原来的姓氏就是姓霍,霍玲青的谐音就是“火灵情”,而且他女儿的前胸有一个莲花一样的胎记。

    楚云吐槽着火灵恨这个渣男,但是也决定如果有机会就去帮自己师傅完成这个心愿,毕竟是自己的师傅。

    另外的一些就是记载了火灵门的历史传承,就跟族谱一样,对楚云基本上没啥用,楚云也没有细看。

    楚云花钱在这个叫做赵家镇的小镇子做了户籍,并且购买了一个小院子就住了下来,没有户籍就没法办理路引,根本进不了稍微大一点的城镇,但是有钱能使鬼推磨,楚云只花了几百两银子就在释厄寺在赵家镇的庙宇内做好了这一切,而且跟庙内的主持澄海也维持了不错的关系,这家伙今年一百几十岁了,也只是地阶初期,没有半点晋级的希望,才会被发配到这里来,别以为佛门就不讲究实力了,说起来释厄寺跟普通门派没啥区别,都是实力为尊。

    楚云买了一座园子住了下来,除了练功,就是跟主持澄海喝酒吃肉探讨佛经,也权当是散心了,有地头蛇的保护,楚云没遇到任何意外。

    三十年,可能对普通人来说漫长无比,但是对于武者来说一晃眼就过去了,楚云三十年的时间里,过得十分舒心,没有威胁没有勾心斗角,每天都是在钻研武功。

    楚云的外家功夫终于晋级了天阶,这让楚云身材拔高了十几厘米,现在楚云看起来是十分强壮,而且外家功夫晋级天阶,让楚云的身体经过了海量的天地灵气滋补,他的模样大变,以前看起来有些瘦弱,但是现在的楚云却面容坚毅,身材高大,如同换了个人一样。

    如果不用龟息功隐藏,楚云体内的血气几乎肉眼都能看到,血气旺盛如火,站在那里就能让人瞩目。楚云曾经偷偷尝试过,现在的楚云施展天地法相,能变成百丈的巨人,一举一动就能毁天灭地,这股力量让楚云甚至觉得能够抗衡宗师初期高手,当然没打过谁也不知道,但是也让楚云的底气大增。

    而楚云的内家功夫也没有停滞不前,楚云现在已经达到了天阶三层,估计再有几年就能够晋级天阶四层,不过楚云因为早就掌握了魔源领域,所以说单论内家功夫,楚云完全不逊色于天阶中期。

    而且楚云还在这三十年里,掌握了自己师傅火灵恨留下的三个秘术中的两个,一个叫做火灵遁术,是一种能够抽空自己体内火属性真气,让自己快速遁走的秘术,是逃命的好手段。楚云尝试过,一旦抽空自己体内的真气,楚云能够瞬间出现在数千里之外,虽然比起宗师级武者缩地成寸,一步万里差一些,但是一般的天阶武者根本就追不上自己,这可是保命的绝技。

    而另外一个秘术叫做火灵爆,这门秘法是以自身为饵,引动周围的灵气暴动,从而伤敌,是一种同归于尽的招式。当初火灵恨为了逃走,就是使用了这一招,直接引爆了周围数百里的天地灵气,重创了吴家太上长老,不过他却只是重伤没有死,宗师级武者,又是一位掌握了火之法则的高手,不需要以自身为饵,就能使用。但是其他的人却只能选择以自己为饵同归于尽,否则绝不可能用出这门秘术。但是楚云却有火灵剑,楚云对火灵剑的开发实在粗浅,火灵剑并非一把普通的宝剑,只能对火属性增幅,它有其他的妙用,比如说储存火属性灵气,跟源泉剑一样,也能储存武者真气。但是楚云以前没有配套的口诀,现在得到了火灵恨的传承,楚云也彻底把火灵剑的另外的作用开发出来了。

    因此楚云完全可以借火灵剑中的内力为饵,施展这一秘术,而属于施展这一招,完全可以重创,甚至直接杀死一个天阶武者,楚云的底牌又多了一样。

    不得不说,有些时候有个师傅就是有用,没有火灵恨的话,火灵剑和火灵剑法也就是一般,但是有了师傅教导,自己能够充分发挥出两者的潜力,完全算得上楚云压箱底的功夫了。

    至于另一种叫做火灵罩的防御类的秘术,跟火灵爆一样,激发全身的火属性真气,形成一个一次性的防御罩,防御力据说天阶武者都难以打破,但是楚云来说就有些鸡肋了,楚云有归元罡气,天阶的外家实力归元罡气完全能够抵抗天阶的攻击。而且楚云还有不灭灵力罩,虽然防御力比起火灵罩差一些,但是不灭灵力罩不需要耗费自身的真气,是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算起来比起火灵罩实用多了。而楚云的身体也丝毫不差,单说楚云的乾蓝冰体和涅槃圣体的防御力就不逊色于火灵罩,自己何必去修炼火灵罩这么一个华而不实的秘术?当然如果对地阶武者还是很有用的,能够短时间抱住自己小命,说不准就能救自己一命。

    楚云也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念力手段,到了天阶楚云就可以毫不担心反噬的使用自己的念力了,楚云的欲望之门已经练成,但是却一次都没用过,楚云恨不得立刻去找个对手试验一下。

    楚云觉得是时候离开了,他准备先去跟澄海告别,然后就前往朗州去寻找火灵门的最后的几百人,并且收复他们。带着他们一起离开朗州前往金刚门,自己一个人前往,毕竟不如带着几百手下一起前去。怎么说自己师傅也是给自己留下了两个天阶高手,不利用一下可惜了。

    自己去金刚门需要最快站住脚跟,而带着两个天阶数百地阶一起,无疑是是个好主意,这样能够尽快的聚起一方势力。而自己一个人的话就麻烦了,处理这些俗物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

    刚刚进入澄海所在的小庙,楚云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楚云眉头一挑,难道澄海发生了意外?果然楚云走了进去,就发现庙内的僧侣横七竖八的躺在了地上,看的出来都已经死了。释厄寺不愧是排名第二的大门派,比起关帝门霸气多了,当年穆伯伯那个驻扎点也就是他自己一个人,而澄海的这座小庙却有数十人伺候,根本不像是和尚,而像个地主,但是现在这里的人却都死了。

    楚云走到了最里面,一眼就看到了澄海趴在了地上的身体,他连忙过去扶起了趴在一座大佛前面的澄海,澄海没有死,还有最后一口气,楚云连忙的为澄海输送内力,澄海剧烈的咳嗦了几声,然后才睁开了眼,楚云在怀里一掏,就拿出了一个丹药,帮着澄海服用了下去。

    “云老弟,谢了多亏了你,要不然我真的去见佛祖了。”澄海咳了几声,几口淤血吐了出来,楚云也松了口气,这几十年自己和这个澄海虽然是酒肉朋友,但是总算是朋友,澄海这个人虽然喝酒吃肉不像个和尚,但是并不是个坏人。

    “澄海兄长,到底是谁伤了你,竟然杀害释厄寺的人,难道不知道这里是昌州?”楚云其实也很震惊,释厄寺很霸道,如果惹上了,基本上不死不休,根本不像是个佛门,而且实力强横,一般人根本不敢招惹,没想到竟然有人对澄海出手。

    “别提了,和尚我瞎了眼,竟然养了个白眼狼,我的那个徒弟难丁你应该记得,就是那个混账,竟然欺师灭祖。我收了这一年赵家镇的香火钱,这小子竟然让我中饱私囊,留下一些自用,我哪里肯做?这钱根本就拿不得,别看我主持赵家镇,但是我的一举一动都在注视下,我怎么可能因小失大,去贪这点小钱,我在这里有吃有喝,也没必要。但是那个小子却被不听我劝阻,竟然想要偷钱,我是地阶武者,这里什么事能瞒住我的神识,我就前去阻止,结果这小子受惊之下,竟然打了我一掌,我毫无防备就被一掌打倒在地,没想到我养了几十年的徒弟竟然真的下手对付我。要不是这小子掌法没练到家,和尚我这条老命就真的完了。真是冤孽啊,为了区区几万银两,竟然叛门而去,我可是准备当他晋级人境后期就把他推荐给总门的,真是愚不可及啊。”楚云这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得不说难丁这家伙眼界太低了,竟然为了区区几万两银子,而丧失了加入释厄寺的机会,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当然楚云也想吐槽一下,你澄海平时懒散惯了,竟然被一个人境武者差点打死,真是活该。

    就在楚云准备安慰几句的时候,大殿中传出了一阵剧烈的能量波动,楚云脸色一凝就站了起来。要知道释厄寺的人可不讲理,楚云不是没见过其他僧人,自己虽然是好意,但是谁知道会不会连累自己,楚云拔腿就想离开这是非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