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如果拜我为师,就是我火灵门的人,你怎么会不想为门派复仇?何况你自己也深受其害,难道你畏惧了不成?”火灵恨不知道为什么没了杀心,但是脸色还是很不好。

    楚云躬身行了一礼,然后直起身子来郑重说道:“火尊上,本人和关帝门的仇恨早晚会报,我不是以德报怨之人,我跟关帝门直接的仇恨,只有鲜血才能平复。但是我却不想跟阁下一样,被仇恨迷失了双眼。为什么阁下谋划数千年却一事无成?就是因为实力不够,如果尊上是大宗师,或者火灵门有数位宗师级的高手,关帝门还能轻易的击溃阁下?我认为只有专心修炼,让自己一方的实力完全碾压关帝门,然后光明正大的击溃对方,这才是正道,阁下见过哪个超级宗门是只靠阴谋诡计就被覆灭的?阁下这么做,只会让自己一方的实力越来越弱,最终变得毫无威胁,难道阁下数千年还是没有看透嘛?”楚云以质问的口气说道。

    “你。”火灵恨勃然大怒,楚云感觉自身周围的天地灵气都挤压向自己,让自己都难以移动,楚云心里一惊,但是旋即他怒气消散了,楚云提着的心也落了下来,要知道对方毕竟能够轻易杀死自己。

    “如果是你应该如何?”火灵恨低沉的说道,看得出他心情并不好,因为他的复仇,几千年的谋划,被楚云说成一堆狗屎,他的心情好才怪。

    “尊上老谋持重,何须小子多嘴。”楚云刚一推辞,就看到火灵恨如箭一样的目光。

    “既然尊上询问,我自当如实相告。关帝门势力极大不可轻图,然关帝门有一个极大的弊端,想必尊上也应该知道,关帝门后继无人,数千年之久竟然没有一位人仙出现,其门派衰败之势已定,哪怕尊上不动手,顶多千年关帝门必定衰败。当然尊上报仇心切在下也有体会,在下所学有成也直接杀戮关帝门千人才觉解恨。尊上想要报复不如自己亲自出手,不断地对付关帝门的中下层武者,以此断绝关帝门的传承,而让其余的弟子抛弃自己的身份,加入其他门派,此乃借鸡生蛋之计。一方面让关帝门没有报复的对象,因为除了尊上他们找不到任何人,而尊上的实力不是他们想要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一方面可以借用其他门派的资源培养手下实力。等到尊上把关帝门削弱的差不多,而手下也实力雄厚,有资本和关帝门正面交锋。然后尊上再合纵连横,灭关帝门即便不成,也足以全身而退。本来尊上扶持赤火门做法跟在下的意见不谋而合,但是尊上只是粗浅利用,竟然连名字都跟火灵门相似,且行事不周,被人一眼就看出赤火门是火灵门的延续,最后更是被人找到机会轻易灭门,实在是可惜赤火门千年的集聚发展。赤火门的灭亡如果没有关帝门的插手,在下绝不相信。当然小子的想法也是借鉴了尊上的谋划其实,尊上的行为也正是跟在下的介意不谋而合,只是被仇恨迷住了双眼而已。”

    楚云瞄了火灵恨一眼,他说的这些其实都是火灵恨玩剩下的,不过火灵恨比起楚云差的就是没有把一件事情彻底做到底,因此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

    楚云说的都是心底的心里话,不过实话更伤人。楚云还是心里没底,毕竟自己对火灵恨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完全不知道此人是个什么型格,毕竟是为了报仇隐忍数千年的老怪物,鬼知道他心里是不是扭曲变态了。

    “晚了,本座也知道现在不是最好的机会,但是却不得不如此去做。而且你实力太低,很多事情不是本座想做就能去做的。小子,本座再问你一次,你可愿意拜我为师?”火灵恨对楚云的意见不置可否,再一次提出了拜师的事。

    楚云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再推托,大丈夫能屈能伸,何况对方还是个宗师,也不算委屈,楚云跪下就要行礼,但是却反而被火灵恨拦住了,楚云不解的看向火灵恨。

    “以天师之礼拜师。”火灵恨说完,楚云浑身一震。

    这个天师之礼是这个世界最高礼节的拜师礼,而且这里面有很大的讲究。在仙武大陆起誓不是随便能够起的,因为如果完不成就会有报应,而这个世界更是如此。那些满肚子假仁假义的伪君子很少,就是因为如果一个人谎话说多了,会有报应,更别说发誓了。因此这个世界的武者大都遵循本心,弱肉强食,虽然也有阴谋诡异,但是不屑于或者不敢去做一个伪君子。如果君子剑老岳在这个世界,早就吹灯拔蜡了,不是境界永远止步,就是被一道天雷劈死了。

    而天师之礼就需要在拜师的时候对天起誓,这一辈子跟这个老师的关系不会改变了,而且必须要遵循老师的命令。当然对于老师也有限制的,身为师长一定要全心全意的培养这个弟子,不得陷害打杀,这种关系下的师徒,亲近程度堪比父子。因此天师之礼也被称为父子之礼,一般来说很少人会用这种方式拜师,毕竟对双方都是一个极大的限制。

    楚云如果以天师之礼拜师,那么这辈子就跟火灵恨纠缠到一起了,这不是楚云想要的,毕竟宗师武者寿命数千年,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自己有自己的计划,万一被火灵恨命令这辈子必须灭了关帝门自己怎么办?这可不是几年十几年能完成的,很可能要花费几百年上千年,甚至一辈子,自己哪有这么多时间等待?

    “楚小子,你放心本座不会强迫你做些不愿意做的事,我收你为徒,并非要你继承本座的仇恨,只是真是惜才而已,以后你所学有成,觉得能够为本门报仇,那么你就出手。如果强求不得,那么本座也不会怪你。”火灵恨都这么说了,楚云再不答应就是给脸不要脸了。

    火灵恨念头一动,天师之礼的物品全部凭空出现在两人面前,楚云没有感应到真气波动,也就是说这些东西不是在乾坤囊取出来的,楚云细看了一眼,就看到了火灵恨手上的戒指,这戒指上面镶嵌着一个透明的玉石,倒是有些像钻石,但是却绝不是钻石,而是某种玉石。这莫非就是中的那种储物戒指?

    “云儿好眼力,此物正是我火灵门三大重宝之一的乾坤戒指,能够储存数万斤的物品,远超乾坤囊,等为师百年之后,此物就传授给你。”火灵恨看着楚云温和的说道,既然楚云准备拜师,他就立刻变换了称呼。

    “谢师傅。”楚云躬身感谢,但是心里却是一句卖麻批,百年之后,你估计还活蹦乱跳呢。楚云按着火灵恨的指点布置了起来天师之礼每一项都有极其严格的要求,楚云按照某种极其起义的法阵布置了所有物品,然后就点燃了三支敬天香,这据说是能跟老天联系的香烛,是不是真的谁也不知道,但是这是天师之礼的必备物品。

    火灵恨郑重的坐在座位上,面北朝南,楚云跪在他的身前一丈处,双手合十,昂头向天。

    “鄙人火灵恨,火灵门第一千七百八十一代子弟,现收楚云为徒,苍天在上......”火灵恨足足说了一盏茶的功夫才把祭词说完,楚云这期间一共朝着八个方向磕了八个头,等火灵恨说完,又朝着火灵恨叩头,这是“九”是这数字中的最大的一个,是权利的高端,是最受尊重的,古代用此形容帝王的地位,如“九五之尊”,楚云以九个头,表现出对上天的尊敬和对此次天师之礼的认可。

    然后火灵恨在楚云拍了三下,意思就是让楚云敬师、敬祖、敬天,然后火灵恨也操着敬天香跪下,叩首三次。这个时候敬天香狂燃起来,很快就燃烧殆尽,这说明上天已经知道你们的天师之礼了,这才礼毕,整个过程持续了半个时辰。

    楚云心里突然对火灵恨产生了一种亲近之感,楚云立刻知道,这个是天师之礼的作用。楚云感觉浑身发冷,自己仿佛就是老天眼下一个棋子一样,任人摆布,这种感觉比起自己面对一个宗师级武者更加绝望。

    老天到底是什么?是天道?还是仙佛?楚云对这个世界更加的敬畏了,楚云很快收拾了自己的心情,自己活了几百年,时时都在跟老天争,自己修炼不就是在跟天争命?楚云很快就把这些敬畏抛出了脑海,恢复了平常心。

    火灵恨当然也感受到了自己对楚云的亲近,他慈爱的看着楚云,越看越是满意,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可见他的喜悦,毕竟看起来楚云绝对算是一个妖孽一样的天才。

    “云儿,师傅很开心,我蹉跎一生,除了成为宗师武者,别的没有一点成就,但是有了你,师傅就感觉这一辈子知足了,师傅实话告诉你,我时日不多了,我抛弃了老脸去抢夺万年雪莲,实在是为师的伤压不住了,没想到万年雪莲对为师的伤势没有半点作用,我的寿命不足旬月了,哎。”楚云傻了,你逗我呢,刚有了个宗师高手当老师,竟然告诉自己师傅没有几个月寿命了,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楚云彻底无语了。

    “这就是天意啊,没想到本座临死之前遇到了你,而且还成为了本座的弟子,我火灵门历代先祖的保佑啊,哈哈。”看着楚云一言不发,火灵恨反而嘿嘿笑了起来,他怎么能看不出楚云的想法,但是两个人已经绑在一起了,楚云想要反悔也来不及了。

    楚云苦笑一下,没想到自己这个师傅,还有这么顽皮的一面,既然事实已经是这样了,楚云也没必要反悔,毕竟任谁面对楚云现在的局面,也要拜师不是?哪怕火灵恨还有一天寿命,但是他完全能在这一天里先宰了自己。

    “师傅,据我说知您今年才三千多岁,以您宗师级后期的修为,不说活到五千大限,四千是没有问题的,您怎么会如此?难道是关帝门的吴尊上把你打伤了?”楚云关心的问道。

    “也不完全是,姓吴的虽然手段不俗,但是《六道玄功》也就一般,攻击力并不是那么出色,我跟他打了个半斤八两,还略胜一筹。真正让我受伤的是关帝门那个姓周的偷袭,谁也没想到姓周的以宗师巅峰的实力,竟然行事如此低劣,趁着我跟姓吴的死战,他出手偷袭了我,我被他重创,他的关帝刀法的确不凡,一刀胜过一刀,在他施展出最后一刀的时候,就是我也难以抗衡。被他重伤之后,我以秘法自爆了自己体内的火灵真元,重创了姓吴的,姓周的却全身而退。在我逃走之后,又遭受到了姓郑的埋伏,又吃了他一掌,体内的伤势再也压不住了,我闭关疗伤了两年时间,想要返回门内,正好听到万年雪莲拍卖,我老脸都不要了,直接出手抢夺,但是没想到万年雪莲虽好,但是却对我的伤势没什么作用。不好,噗呲。”正说着火灵恨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看着东方,双眼里满是阴冷。

    “徒儿,这万年雪莲竟然是一个阴谋,里面不知道蕴含了什么毒药,彻底让我的伤势爆发了,现在姓周的已经杀来,你快点离开,为师挡住他,这枚乾坤戒指就送给你,里面有我的练功心得和几件其他的宝物,还有我火灵门的掌门令牌,你如果愿意就去为师留给你的地址找到火灵门最后的弟子,带着他们离开。如果你不愿意,就走你自己的路,如果以后可能,就为我火灵门报仇,实在不行也不要强求,快走。”火灵恨一把把楚云推了出去,楚云整个人在空中飞速的倒退,短短几个呼吸间已经再也看不到火灵恨了。

    楚云对着火灵恨的方向拜了三拜,然后迅速调整了自己在空中的姿势,快速的离开了,周家太上长老出此毒计要彻底铲除火灵恨,自己留下也帮不了什么忙,面对宗师级高手,自己什么也做不了。

    火灵恨的全力一掷让楚云飞出去足足数万里,不过楚云还是觉得不保险,因为宗师级武者的神识完全能达到数万里,楚云落地之后,再次腾空而起,朝着远方滑行了出去,楚云一步几十里,飞快的朝着远处略去,整整十天楚云没有丝毫的停留。

    这十天楚云不知道跑出去有多远了,楚云又改变方向,朝着自己的左手边飞掠而出,又十天,楚云再改变方向,连续奔跑了三个多月,楚云才停了下来,这么高强度的逃跑,楚云也有些受不了。

    楚云找了一棵大树坐在树上休整了一天,然后继续逃走,整整半年的时间楚云就是在逃命的途中经过的,谁也不知道宗师级武者会有什么手段,因此面对他们自己再小心也不为过。

    这天楚云终于决定停下脚步,他来到了一个小镇之外,楚云看了一下,小镇里连个地阶后期的也没有,于是就把自己境界降低到了地阶中期,然后走了进去。

    “小二哥,来几道吃食。”楚云一边吃着一边跟小二聊着天,很快他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自己这半年竟然跑到了昌州,这里跟石坪州隔着一个朗州,算是乾蓝冰域偏中部的州了,这里是乾蓝冰域排名第二的佛门释厄寺的地盘,释厄寺占据乾蓝冰域三州,实力强横,门内到底多少高手谁也不清楚,哪怕名义上排名第一的沧浪门也不敢轻易的触怒释厄寺,不过这个门派的名声不怎么样,因为他们门内的人经常出外降妖除魔,行事霸道无比。不过也因为如此,他们治下倒是很安稳,估计没有其他门派的宗师级高手敢来这里找死,这么看起来楚云现在已经安全了。

    楚云要了一间单独的小院,这个世界大得很,就是不缺地方,这么一个小镇上的客栈就有好几里大,而且全是单门独院。

    楚云盘膝而坐,整整一天没有动过,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但是心灵上的疲惫,却需要慢慢的调养。

    楚云慢慢地睁开眼走下了床,他想到自己的师傅火灵恨,不由得摇了摇头,没想到刚拜师没有一天,自己的师傅就很可能跟自己天人永隔了。火灵恨重伤后又被下了毒,就算是宗师级武者再厉害,这一次也不一定能够逃走,估计他自己都绝望了,要不然也不会把乾坤戒指给自己。关帝门的人竟然以万年雪莲为鱼饵,算计火灵恨,真是下了血本。

    楚云想起乾坤戒指,就要从系统空间拿出来看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但是楚云的神石再系统空间转了一圈竟然发现乾坤戒指不见了,楚云连忙仔细查找,楚云发现自己空间大了一圈,并且里面多了不少东西,但是却没发现乾坤戒指的踪迹。

    “不会吧,难道跟乾坤囊一样,都被空间融合了?”楚云欲哭无泪,要知道乾坤戒指可是宝物啊,这么大的空间,自己就算不用,也能卖出个天价,竟然被系统空间吞了。

    不过事情发生了,楚云也没有办法,只能念头一动,从里面拿出了一枚赤红色的令牌,这令牌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的,浑身赤红如玉,里面仿佛封印着一团火苗,散发着明亮的火光,而令牌上面有三个大字——火灵门。这应该就是火灵门的掌门令牌了,楚云拿着赏玩了一会,就继续看起了其他东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