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眯着眼看着此人,没想到魏之銮这家伙竟然活了下来,当真是反应快啊,那个宗师级武者虽然只是随意出了一掌,不过宗师级武者何等速度,根本不是一般人反应过来的。越是高手招式反而越是简单,因为简单的一招足以杀死对方,为什么要弄得太复杂?但是魏之銮竟然能够活下来,可见此人的反应,不愧是老江湖啊。当然这也得益于魏之銮的凝血大法,纯粹的内家武者仓促间只能给开启护身真气,但是这护身真气怎么可能挡住天阶蕴含着至高法则的一招。而外家武者就不是了,外家武者身随意动,一个念头就能够把自己身体的机能开启,毕竟外家武者练得就是身体。

    没了包间的阻挡,楚云一眼就看出魏之銮的实力只有天阶四层了,而且境界还十分不稳,楚云都有些惊住了,这才几十年没见,怎么就视力下降了这么多?这可不是因为这一次的重伤,难点魏之銮在此之前也受到过重创?楚云心思百转,最终还是没有动手,如果自己动手,诸葛晋兄弟肯定插手,毕竟当着这么多人让魏之銮死在这里,两个人就是交恶了关帝门,估计没几个人原因得罪一个乾蓝冰域排名前十的超级宗派,自己也没把握在两个天阶手下杀了魏之銮,因此只能作罢。

    “魏兄弟。”两个人看到魏之銮活着顿时大喜,他们连忙跑了过来,从乾坤囊拿出了伤药给魏之銮使用,魏之銮的血很快就止住了。两个人需要有个关帝门的人为他们作证,并不是自己聚万城的原因让关帝门的人死亡,这样可能让关帝门消气,他们说不一定就不用放弃一切家业逃走了,毕竟两个人在这里已经几百年,不是说放弃就舍得放弃的。

    “魏兄弟,我们兄弟可真的是抱歉,我们也不知道一个堂堂宗师级高手,竟然行如此苟且之事,我们真是遭了池鱼之灾啊,您可一定要向毕派解释清楚啊。”诸葛晋反复的跟魏之銮解释着,魏之銮其实也是惊魂未定,要不是他谨慎,他还真的步了另外两个师兄的后尘。两个天阶中期武者,死的真憋屈,估计他们也没想到突然有人对他们动手。

    不光是魏之銮其实所有人心里都很震惊。天阶高手,几百年的辛苦竟然被宗师一招就打死了,连一点手段都没有用出来,也是两个人大意了,否则就算是不敌,也不可能如此简单的一招就被杀死。不过谁又能想到在这里竟然藏着一个宗师级武者?还突然对他们动手。

    魏之銮心思变了几变最终还是决定交好诸葛晋兄弟,毕竟自己受了重伤,不能直接跟他们交恶,就算是找麻烦也要等着自己安全之后,否则他们直接趁此机会宰了自己逃走,那么自己不就冤死了。

    “两位兄长不比自责,火灵门余孽本来就跟我们关帝门有仇,而且毕竟是宗师高手,突然出手,两位兄长也没办法。我现在受伤,不知道两位可否给我找个安全的住所养伤?”魏之銮说完,诸葛晋连忙亲自保护魏之銮离开了。

    诸葛晋护送魏之銮离开,诸葛平留下了下来跟所有人不断地道歉,火灵恨针对的只是关帝门,楼下不少人被碎石砸中,但是却不致命,再说楼下的人不是散修就是小门派的人,也没资本和诸葛平呲牙。至于那些大门派的人并没有受伤,他们直接拒绝了诸葛平的挽留离开了,毕竟火灵恨的事,需要禀告门派,死了两个天阶可算是大事了。

    至于那些散修更好处理,诸葛平给了所有受到波及的人一些补偿,这些人就算是有意见也不敢张嘴,领着补偿离开了,楚云还被补偿了一百初阶灵币,反正不要白不要。而今天的事,必定会震动整个乾蓝冰域,毕竟宗师级高手的八卦传播速速还是很快的。

    楚云离开之后,立刻就发现自己身后吊着几个人,楚云冷笑一声,天阶武者自己说不定退避三舍,区区地阶也来找死。他客栈都没有返回,就直接朝着城外跃去,楚云以地阶巅峰的速度施展着轻功,三四个时辰后,楚云身后还有七个人跟着,楚云神识早就把周围的环境看清楚了,这里是个山坳,周围几十里也没有人烟,是个不错的风水宝地,正适合给这七个人做坟地。

    楚云停了下来,嗖嗖嗖,七个人来到了楚云身前,两个半步天阶,五个地阶巅峰,都是当时参加拍卖会的武者。七个人分为了两伙,一伙三人,一伙四人,都有一个半步天阶。

    他们缓缓的把楚云围在了身边,竟然互相攀起了关系。

    “三位英雄应该是丁水峰三位当家的吧,我们四兄弟是青冥门的弟子,虽然咱们不在一个郡,但是说起来咱们都在朗州求生,也算是老乡,是一家人,咱们把这小子身上的钱财一分为二,不要伤和和气如何?”一个满脸大胡子的半步天阶高手豪迈的跟另一伙人说道。

    “哈哈,原来是青冥门的英雄,在下和青冥门的门主青冥尊者认识,当年青冥尊者跟在下一起去探索过无极洞,一转眼几百年过去了,林大哥都已经是尊者了,小弟真是惭愧。既然是一家人,我没意见,咱们一人一半还是我们三兄弟占了便宜,要不然你们占六成,我们三兄弟只有四成就好。”丁水峰的领头的是个看起来阴柔的中年男子,他笑着推辞道。

    楚云有些无语的看着他们互相推辞,真当老子是个软柿子啊,楚云手里陡然出现了火灵剑,一道搅动天地灵气的元气离剑而出,根本没有防备的七个人顿时死了三人。

    “元气动天地?天阶,他是天阶。”丁水峰的那个半步天阶的阴柔男子顿时惊呼了起来。

    “不错,既然想抢劫就有被杀的觉悟。”楚云冷笑着说道,手上动作丝毫不慢,每一击都引动天地灵气,就像是宗师级武者出手天阶武者基本上难以抗衡一样,天阶对地阶武者出手也是摧古拉朽。《火灵剑法》不断的使出来,几个人连自爆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楚云斩杀殆尽了,每一大阶的武者实力差距天差地别,只要不太大意,低阶武者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楚云收起了几个人的乾坤囊,一掌打出一道烈火出现,几个人的尸体很快就烧成了灰烬,楚云一甩袖子一道疾风袭来,几个人最后的痕迹也都被吹得一干二净了。

    楚云刚刚转身,就看到一个浑身笼罩在黑袍内的武者正看着自己,此人正是那个盗取了万年雪莲的火灵恨,楚云竟然一点都没感应到他的出现,楚云浑身都冰冷了起来。

    楚云想都没想过逃走,自己只是天阶一层,怎么可能从一位宗师级高手的手里逃走,哪怕是受了重伤的宗师,差距实在太大。

    “拜见尊上。”楚云恭敬的行了一礼,宗师每一位都是大人物,自己给他们行礼也没什么委屈,楚云弓着身,后辈冷汗都流下来了,能让楚云这么一个天阶武者冷汗直流,可见宗师高手的威名。

    火灵恨没有说话,上下打量着楚云,不知道到底什么想法,楚云一动不敢动,不知道过了多久,楚云感觉浑身酸软,当然楚云不至于站这一会就酸软,而是心理压力太大,给自己身体的错觉。

    “《火灵剑法》施展的很不错,你是关帝门的叛徒楚云?”火灵恨嘶哑的声音在楚云耳边响起,楚云心里一松,自己被关帝门说成叛徒,火灵恨最恨关帝门,自己的小命说不准能够保住啊。

    “火尊上,在下正是楚云。”楚云不敢多说,尽管他很想多说点,比如说杀了关帝门多少人,跟关帝门仇深似海什么的,但是最终还是放弃了,不知道火灵恨到底是个什么型格,楚云不敢轻易试探,说不定火灵恨脾气怪异,自己多说几句就被当成蝼蚁捏死了呢。

    “把火灵剑给我看看。”火灵恨再次开口说道,楚云也不迟疑,立刻拿出了火灵剑,恭敬的递给了火灵恨,火灵恨接过火灵剑,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情人一样,一边抚摸着一边脸色变幻不定,许久才看向楚云。

    “你把你自己的身世给本座讲一下。”火灵恨看着楚云,楚云立刻说了起来,当楚云说道现在自己只有六十七岁,火灵恨这么一位宗师也脸色狂变了起来,他被楚云的天赋震惊了。

    “你今年才六十七岁?”他伸出了消瘦枯萎的手掌,一把抓住了楚云,在楚云身上摸索了起来,楚云知道他是在给自己摸骨,测试自己的骨龄,很快火灵恨就收回了手。

    “竟然是真的,六十七岁的天阶武者本座还是第一次见到,甚至听都没听说过,你把自己的一切都给本座说一遍,务必详细,如果有半句虚言,你应该知道后果的。”火灵恨沉声说道,楚云的心灯竟然从火灵恨身上感受到了激动,这根第一次见到他时候的冷漠完全不同,楚云心里一喜,楚云毫不怀疑自己的心灯感应,自己的心灯对对别人的情绪感受从来没出错过,看起来火灵恨这是爱惜自己的天赋。倒是楚云的真实之眼却无法看透比自己高一个大境界的火灵恨。楚云在地阶的时候也无法看透天阶的魏之銮,看起来自己的真实之眼只能“看”透不高于自己一个大境界的武者,而心灯却没有这个限制。

    楚云把自己从小到大的身世都说了一遍,基本上都是真实的,毕竟在一个宗师级武者面前说谎,那是找死,宗师级武者念力如海,手段百出,能轻易的辨别一个人说的是否是真的。当然很多东西楚云都避重就轻根本没说,他重点说的就是关帝门对自己的陷害,当然楚云也没说自己体内神力什么的,万一这个火灵恨跟郑家太上长老一样,贪图自己体内的神力怎么办?自己现在体内可是没有丝毫神力,都被系统给吞了。

    “听说你被什么武帝赐福,这是你境界增长迅速的原因?”火灵恨听完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

    “尊上,在下体内没有丝毫神力,那个什么武祖赐福都被别人吸收了,我除了最初被神力改造了一下身体,基本上什么好处都没有捞着,我体内是否有神力,尊上应该能看出来。”楚云开口说道,楚云希望火灵恨不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因为那样就涉及到了自己的系统,自己到时候说是不说?

    “嗯,你体内的确没有丝毫神力,本座听过你们关帝门当年衰落的原因,没想到这些人到了现在还是如此短视,真是可笑。”火灵恨冷笑一声,他认为楚云体内的神力跟五千年前一样,被关帝门的人动用秘法取走了,楚云大松了一口气,这正好避免了他继续问下去,万一他继续问,就涉及到系统朝暮了,到时候自己说是不说?

    “那么你知不知道你为何修炼如此迅速?难道是服用了什么天材地宝?”火灵恨对于楚云这么快的修行速度十分感兴趣,直接开口问道。

    “尊上,在下体内有一股隐藏的力量存在,这股力量让我在修炼的时候远超他人,不过这股力量已经快要耗尽,顶多也就是让我再快速的修炼到天阶中期。”楚云可没说谎,他在晋末就是天阶中期,在晋末修炼的内力,不知道为什么存在了自己现在的身体之内,在自己修炼的时候反哺自己,自己才能修炼的如此迅速。

    “竟然是如此,难道你是某位转世重生的大能?”火灵恨自言自语的说道,楚云一愣,转世?楚云不是没见过转世的人,以前在仙武大陆遇到的那个焚谷和尚就是某位转世之人。那境界的增长速度就跟坐了火箭一样,唰唰的。火灵恨把自己当成转世的人,某种程度上说也的确是真的。

    “说起来我们也是有缘之人,你是赤火门的后代,而赤火门的开山祖师正是在下的师弟,算起来你也是我火灵门的人。本来赤火门是我的一步暗棋,但是没想到阴魔门竟然趁我不在,把赤火门灭亡了,等我回来赤火门已经烟消云散,否则如果赤火门的实力尚在,这一次我火灵门的大仇就算是不能报,也起码能够全身而退,不至于全军覆没。你是个有才之人,不光实力进展迅速,而且还能大量的杀戮关帝门弟子,也算是为我火灵门出了一口气。更是以一己之力重新挑动了关帝门和魔影门的争斗,的确是个良才美玉。楚云,本座准备收你为徒,不知道你可愿意?”楚云心里一愣,但是却没有立刻叩头。

    火灵恨看到楚云没有立刻答应反而在认真思考,心里顿时一喜。如果楚云立刻拜师,反而是没有诚意,是敷衍自己。楚云拜师自己,就应该明白,他身上肩负的就会是整个火灵门的仇恨,这可是关系到楚云的未来,一般人绝对要慎重。楚云越是迟疑,反而越是在仔细考虑,火灵恨喜欢这种有自己想法的人,因此火灵恨也没有催促,一直在等待楚云的决定。

    “火尊上,不知道火灵门现在情况如何?”楚云有些谨慎的问道,火灵恨没想到楚云竟然问这个,但是还是开口回答了起来。

    “我火灵门和十几家被关帝庙灭亡的门派基本上都在上一次的战斗中损失殆尽了,现在我火灵门除了我,地阶武者只剩下三百余人,而天阶武者只剩下了两人,还都是天阶初期而已,至于一些人境武者不提也罢。而且我火灵门为了此次的复仇,数万年的积蓄也已经耗尽,否则我堂堂宗师也不会去做强盗,丢尽了我火灵门的脸面。”火灵恨叹了口气说道。

    楚云立刻思索了起来,看起来上一次真的被关帝庙打狠了,周家太上长老这个老狐狸真是不凡,要不是楚云这个变数,他还真的很可能压服吴郑两家,称霸关帝门,把关帝门带上正道。自己就算是拜师,那么火灵门大猫小猫两三只,万一他让自己报仇,自己说不定就要被搭进去,要不要假装答应?楚云心里琢磨着。

    “火尊上,不知道我拜您为师,能否暂时把对关帝门的复仇搁置专心练武?”楚云小心的看着火灵恨的脸色说道。

    果然听到楚云的话,火灵恨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杀气从火灵恨身上涌出,楚云大惊,他顿时就想跪地服软请求火灵恨收自己为徒,就在这个时候火灵恨身上的杀气消失的无影无踪。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