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可忘不了这个声音,多少次楚云梦见这个声音,从梦中惊醒,自己的小命捏在他的手里如同蚂蚁一样,从三岁见到此人几十年的时间,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自己身上,此人化成灰楚云也能认出来。说起来楚云修炼这么快,还有魏之銮的功劳,他给楚云如此大的压力,让楚云不得不拼命,楚云一直记得要好好的“报答”这个好师傅。

    “五百。”楚云冷声说道,楚云现在并不怕魏之銮,你天阶六层巅峰又能如何?实力是一个男人底气的所在。

    听到楚云继续竞价,所有人都惊住了,而包间内的魏之銮直接暴怒了,连一个区区地阶的散修也敢跟自己作对,虽然他没有听出楚云变声后的声音,但是他已经起了杀心,他不在开口,但是心里对楚云下了死刑,当然这种可能已经有很多人看出来了,坐在楚云身边的两个人移了移凳子,显然表示他们跟楚云不熟。

    楚云这愣头青一样的竞拍方式,彻底让其他几个想要竞争的人熄火了,而且也让魏之銮彻底的下定了决心,只见他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里面爬出了一个比跳蚤还要小的小虫子,魏之銮打开了包间的门,小虫子一展翅膀就飞走了,做完这些魏之銮又坐了回去,但是屋内的几个关帝门的人仿佛没看到一样,当然他们知道刚才那个小子要倒霉了。

    楚云拿出了灵币把手套收了起来,刚刚坐下,楚云就感觉自己的脖子一疼,楚云反应远超常人,他反手拍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一只肉眼几乎看不见的小虫子出现在自己的手上。他抬起了头,看向关帝门的包间,只见魏之銮脸色不善的站在包间前看着自己,楚云知道,这虫子应该是魏之銮动的手,至于原因,楚云根本不需要猜。

    楚云立刻监察自己的身体,自己的脖子上被小虫子咬了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小疙瘩,其他的楚云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楚云大拇指和食指捏起小疙瘩直接拽了下来,然后继续去关注拍卖会,仿佛这件事没发生过一样。看到楚云动作的魏之銮脸上带上了狞笑,这种杀手锏换成以前绝不可能用在楚云这么个地阶武者身上,这种小虫是魏之銮当年晋级天阶后外出游历,遇到了一个叫做银虫宗的门派弟子得到的,所有小虫都是一公一母,只要一只咬了某个人,另一只哪怕相隔十万里都能够感应得到,魏之銮也就是两对,这是最后一对。这种虫子飞翔起来连天阶武者都感应不到,除非咬到敌人,但是一旦咬到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必死无疑。因此被楚云打死魏之銮也没觉得可惜,反正都要死。换成以前的魏之銮绝不会对一个地阶使用,但是现在魏之銮诸事不顺,心里充满了戾气,再被楚云毫不留情的打了脸,他彻底发作了。

    楚云当然知道这小虫绝不可能这么简单,但是他并没有立刻离开,魏之銮又怎么样,自己也是天阶,真的动手,鹿死谁手还不一定,真的如此胆小怕事,那么还练什么武?楚云虽然谨慎,但是不是懦落。

    楚云又连续出手拍下了两件法宝,他这有恃无恐的样子,以及丰厚的身家,让不少人注意到了他,但是楚云浑然不惧。

    楚云买下了巨力手套,以及一套阵旗和一件能够增强水属性功法威力的丝巾状法宝,就再也没有出手了,后面的一些顶级法宝的确诱人,但是并不是太适合楚云,楚云也没有插手。

    “遮天境碎片,传说遮天境是上古时期一位天仙高手的法宝,具有神鬼莫测的作用,不过后来这位强者跟一位同阶高手战斗,遮天境一分为五,但是即便是这些碎片都有不逊色法宝的神奇作用,对敌时能够切断对手的法宝的增幅,妙用无穷。而我手里这一块就是其中的五分之一,如果能够全部得到,那么作用自不需要在下言明,各位都应该能够想得到,起拍价为五百中阶灵币,现在开始竞拍。”诸葛平说完,楚云立刻就想到了自己手里的那个遮天境,楚云一直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作用虽然不错,能够屏蔽敌人的法宝,但是需要一定时间,实在没什么大用,担心现在听到诸葛平的话,楚云立刻就明白,自己手里的遮天境,原来只是一块碎片。天仙强者的法宝啊,楚云想想激动了起来,如果能够凑齐,那么绝对是一件神器。

    跟楚云有一样想法的也不少,遮天境碎片很快就到了八百枚中阶灵币,楚云一直没有开口,在权衡着得失利弊,很多门派的人都对这个感兴趣,自己如果竞争,绝对能够得到,但是因此就会引人瞩目,只要自己离开拍卖会,绝对会遇到危险。要知道这一次来参加拍卖的天阶武者可是有几十人呢,自己虽然也是天阶,但是被这么多人注意到,还是很危险的。

    最终楚云虽然很想得到这一块碎片,但是还是强忍住了,最终这块碎片被关帝门的人得到了,毕竟这一次来参加拍卖的,关帝门算是第一豪门了,关帝门怎么说也是乾蓝冰域排名第七的门派。而除了关帝门,来参加的还有魔影门和霸刀峰,两个门派的排名一个第九一个第十,说起来还是比不上关帝门。处于不让敌人舒服的想法,魔影门跟关帝门竞争到了最后,这一块碎片最终卖出去了多达三千六百枚中阶灵币的高价,气的关帝门跟魔影门差一点上演全武行。

    遮天境碎片的争夺结束之后,就进入了争夺最激烈的丹药拍卖,乾蓝冰域炼丹师稀少,各种丹药的价格都是奇高无比,而且就算是出钱也不一定能够买到,所以争夺十分激烈。

    从最简单的人武丹开始,就十分激烈,楚云也算是长了见识,除了人武丹、地武丹、地灵丹等常见的丹药,楚云还看到了一些神奇的避毒丹、解毒丹、治疗念力伤害的丹药、增强念力的丹药、提升神识的丹药、增加肉体力量的丹药,真是让楚云目不暇接。

    楚云出手购买了三颗增加肉体力量的练体丹,一枚就能增加一万斤的力量,对楚云聊胜于无,但是楚云也只是拿来研究研究,每一颗练体丹的价格达到了四十五枚中阶灵币,真是贵的很。

    拍卖已经持续了一上午,差不多到了最后,诸葛平的大哥诸葛晋亲自出来了,他手里拿着一个暖玉制成的盒子,光这个盒子就不比一件法宝价格低,所有人都看向盒子,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

    诸葛晋很满意这个效果,他粗犷的声音响了起来:“诸位,这是我们压箱底的拍卖品,大家应该都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吧,说实话要不是本尊实在是身家不厚,直接想把此物买下来。”诸葛晋说完所有人都惊讶起来,诸葛晋身为聚万城的大城主,又是聚万商会的大老板,身家怎么样所有人都清楚,竟然买不下里面的物品,里面岂不是一件天材地宝?

    诸葛晋小心的打开了暖玉制造的盒子,暖玉这种东西能够防止武者入魔,不管是正道还是魔道都有重大作用,因此价格很大。而且暖玉也有保持物品生机,不让一些东西气息泄露的作用,但是基本上没有人如此去做,毕竟暖玉实在太少又太昂贵了。

    当暖玉打开,一股奇香弥漫了出来,参加拍卖的人最少都是地阶巅峰,嗅觉何等敏锐,瞬间就闻到了,楚云也闻到了这股香味,竟然发现自己体内的真气迅速的波动了起来,并且飞快的开始转化为元气。楚云心里大惊,竟然只是闻了一下,就相当于自己一个月的练功,这到底是个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诸葛晋关上了盒子,“诸位应该也感受到了,此物乃传说中的天材地宝万年雪莲,地阶武者服用能够使其内力激增,毫不客气的说,只要服用了此物,地阶武者的天赋再差劲,也能在最快的速度内到达天阶,服用此物厚,天阶壁垒就是个笑话。而天阶武者使用,能够让自身的真气快速转化为元气,有了此物节省下的时间,天阶武者成为人仙高手也不再是梦想。而且这还不是万年雪莲的最主要的作用,万年雪莲最重要的作用就是疗伤,只要不是当场送命,一旦服用此物,基本上百病全消,除了寥寥几种情况,万年雪莲能够治愈百病。另外告诉诸位,此雪莲虽然叫做万年雪莲,但是实际上足足有七万余年,它的作用是一般万年雪莲的数倍。你们说如此奇物,我诸葛晋岂能不眼馋?可惜我是没有资格得到了,至于谁能得到就要看各位的身家了。此物的起拍价格为一千高阶灵币,不收中阶灵币,现在开始竞拍。”

    诸葛晋说完众人先是沉默了片刻,然后整个大殿顿时人声鼎沸了起来,实在是太让人震惊了,竟然看到了传说中的万年雪莲,虽然万年雪莲排不进整个大陆天材地宝的前一百,但是对于地阶武者和天阶武者的吸引力比起那些前一百的天材地宝的吸引力更大,毕竟那些天材地宝大都是这些中下层的人想都不敢想的。

    但是这个价格显然拒绝了绝大多数人,也只有几个大中型的门派才有资格竞争,楚云更是被镇住了,他这才知道自己的身家没有想象的那么丰厚,他一个高阶灵币都没有,但是此物可是一千高阶灵币。自己虽然有十几万中阶灵币,但是一块高阶灵币也没有,高阶灵币可是个门派都有极力储存的战略性资源,一些护门大阵只能高阶灵币或者极品灵币催动,虽然按照比例一枚高阶灵币只能换取一百中阶灵币,但是因为稀少,往往一枚高阶灵币的价格高达数万中阶灵币。楚云十几万中阶灵币,顶多也就是还两三枚高阶灵币,而此万年雪莲价格高达一千高阶灵币,可见价格之昂贵。

    几个门派对万年雪莲展开了疯狂的竞价,价格很快就到了一万四千高阶灵币,这才看出了大门派的底蕴啊,几千年甚至几万年的存在,根本不是哪个人能比得上的。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跟楚云一样浑身笼罩在黑袍内的武者站了起来,楚云一眼就看到了此人,还不等其他的人反应,此人嗖的一声消失在了原地,再出现已经到了诸葛晋的身边,诸葛晋和诸葛平大吃一惊,两个人不愧是天阶武者,双双出手阻止。但是此人并不慌张,双掌排出,楚云感觉自己身边的所有天地灵气都被抽空了,一股炙热无比的温度让所有人感觉身处火山之中,诸葛晋两兄弟被这简单的一掌拍飞了出去,装着万年雪莲的暖玉盒子被黑袍人抢到了手上。

    “缩地成寸?火之法则?人仙高手。”一个人惊呼了起来,顿时整个大厅都骚乱了起来,此人斜眼看了一下楚云头顶的包间,一掌隔空排出,一条巨大的火蛇出现在众人眼中,看着鲜活的火蛇,所有人都彻底相信了此人肯定是宗师级高手啊,能够内力实化的如此彻底的,绝不是天阶武者能够办到的。

    “火灵恨,他是火灵恨。”包间内的一个关帝门天阶武者狂吼道,话音还未消散,火蛇已经张牙舞爪的来到了关帝门的包间,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关帝门包间内的十几个武者生死不知,而大殿之内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这个疑似火灵门余孽火灵恨的宗师级武者已经失去了踪迹。

    这一幕把所有人都震住了,谁也没想到竟然会有宗师级高手不顾脸皮前来抢夺拍卖品,要知道宗师级武者可都是很在意自己脸皮的,而且一旦做出了这种事情,就会被整个乾蓝冰域的宗师级武者针对,宗师级武者相互之间都是有感应的,恶了所有势力,还怎么混?

    而诸葛晋和诸葛平两个人搀扶着站了起来,身上的传来了烧焦的味道,看起来狼狈不堪,多亏火灵恨没有下杀手,要不然两个人在没有充足准备下,真的扛不住宗师级高手的一击。宗师级武者对法则的运用那是如臂指使,天阶中后期武者虽然都掌握了法则,但是粗浅的很,随手一击都是精深的法则运用,真想杀了两个人,两个人绝无幸免。相差一个大境界,就如同天跟地的差距,诸葛晋这么一个天阶巅峰一招都扛不住,也让楚云震惊于宗师的实力。

    诸葛晋两兄弟庆幸之后就开始崩溃了,在自己这里拍卖的东西被抢走了,他们是要赔钱的,那可是万年雪莲,一千高阶灵币把他们卖了都赔不起。而且关帝门的人还生死不知,万一死了人,自己怎么跟关帝门交代?俩个人欲哭无泪啊,但是看着刚才火灵恨的一击,并没有留手,关帝门的人真的很可能都死了啊。要知道那里可是有三个天阶和十几位地阶,自己兄弟怎么办?

    两兄弟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去意,跑吧,还能怎么办?就在两个人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废墟里传出了虚弱的咳嗦声。

    废墟中的碎石滚落了起来,一个人影边剧烈的咳嗦,边缓慢的站了起来,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被火蛇的一击烧没了,浑身如同煤炭一样漆黑,不过遍布全身的伤口呲呲的流着血,这让他的样子更是骇人。

    此人现在浑身血气暗弱,但是也能看得出来此人原来应该是个实力非凡的外家强者。能够在一个宗师级高手的全力一击之下逃得性命,此人也真是运气绝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