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州,位于关帝门所在的石坪州的东北边,朗州的地理位置四面高山,内部是肥沃的盆地,而且面积极大,比石坪州大着一倍还多,让无数势力眼馋。

    而且朗州也没有什么大型实力,这让朗州被很多门派看上,不过让人诧异的是朗州最终也没有被任何一个门派统一过。历史上围绕着朗州的战斗,曾经发生过五次,时间长达上万年之久,有无数大门派前仆后继的想要占据朗州,最终都以失败告终,甚至于绝大部分打过朗州注意的大门派最终都是衰败了。朗州也就成为了一个带有禁忌一样的地方,这些年周围的关帝门、魔影门等大门派再也没有对朗州出过手,但是别以为朗州很和平,朗州内部门派多达几千,相互之间争斗不已,一刻也没有安稳。楚云便宜父亲的赤火门就是朗州的势力,赤火门传承一千余年,最终还是被灭亡了。

    当年关帝门来火灵门投靠,最初的目的也是为了去朗州获得一块地盘,结果谁知道火灵门的太上长老竟然一死一重伤,只剩下两位宗师初期,而当时关帝门却有四位宗师级高手,周吴郑王四个太上长老中有三位宗师中期一位宗师后期,因此他们直接把石坪州吞并了,这就是农夫与蛇的故事。要不然火灵门的人也不会记恨了关帝门数千年。可惜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火灵门数千年的谋划还是失败了。

    当然这种事情也没有谁对谁错,弱肉强食本来就是江湖常态,当时火灵门邀请关帝门来石坪州,未必没有吞并关帝门的意思,当时火灵门可是有两位宗师级巅峰高手。不过世事无常,两个人一个急于突破大宗师,结果晋级的时候走火入魔,一个跟人交手,重伤垂死丧失了战斗力,这才便宜了关帝门。

    这些陈年旧事都跟楚云没什么关系,这一次楚云挑动了关帝门和魔影门的战斗后就来到了朗州,他便宜父亲楚正的赤火门和据说杀死自己父亲的门派都在朗州,楚云这一次前来就是为了报仇,顺便他要经过朗州,前往朗州更北边的金刚门拜进金刚门的门下,金刚门是整个乾蓝冰域唯一一个以外家功夫闻名的门派,因为外家功夫难练,所以他们门内大肆吸收闲散的武者,是整个乾蓝冰域唯一一个不那么排外的门派。

    金刚门两位宗师之一的金甲战神狂战就是外来武者,但是却被关帝门一视同仁,所以也是唯一一个楚云进入就可能拥有一定权力的门派,楚云哪里有功夫在一个门派按部就班的发展。他需要充足的资源,支持自己的修炼。

    也因为金刚门大力吸引各方势力,所以从一个小门派,成为了乾蓝冰域排名第八的超级门派,仅仅比关帝门排名低一个名次。而且楚云的外门功夫《战神诀》已经快要修炼到了极致,当年楚云从桃花源世界得到的《战经》融合了数种武功,成为了《战神诀》,但是因为楚云当年得到的《战经》只是上半部,所以只能帮助楚云修炼到天阶巅峰,楚云需要突破天阶晋级宗师的外家功法,金刚门也就成了楚云的必选之地。

    楚云来到了朗州边界的一个小城,这里叫做聚万城,被一个叫做聚万门的小门派掌握,这个小门派是以做生意起家,经常来往于朗州和石坪州,而且这里有着号称朗州第二大的拍卖会,楚云这一次来就是为了来这里买点东西。当然也是要出手一些东西,这里黑白两道混杂,正是出手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的好地方,楚云这两年杀死了不下于两千人,楚云双手沾满了血腥,连带着,楚云抢来的东西也数不胜数,要不是楚云有系统空间,还真的带不走这么多东西,不说别的光法宝就收获了三十多件。

    不过很可惜,这些法宝大多数是楚云看不上眼的,毕竟都是些地阶武者能够多么好的法宝,至于跟自己的火灵剑一样的顶级法宝更是一件也没有。这些法宝的作用不是楚云用不上就是显得太鸡肋,楚云挑挑拣拣也就留下了几件,其余的都准备卖出去。

    楚云现在不缺钱,他准备把这些用不上的法宝和海量的灵器、法器卖出去,然后去拍卖会买几件自己用的上的法宝。哪个天阶武者不是有几件法宝护身,而楚云身上法宝虽多,但是并没有几个太合适自己的,而聚万城正合适。

    这几天楚云天天出门,每次都是改头换面,甚至连实力也不断的变化,出手了大量的法器、灵器,但是法宝只出售两件,实在是出手多了引人注意,要知道一件法宝的价值最低也有数十枚中阶灵币,也就相当于数万初阶灵币,这么多灵币足够一些人铤而走险了,甚至一些高级的都能买到几百中阶灵币。当年楚云被关帝门悬赏的价格也不只是一门功法、一件法宝和五十枚中阶灵币嘛,楚云当时那么重要,也不过就是这些钱。

    楚云已经出手解决了七八位跟梢的眼线了,这群地阶武者也是找死,自己堂堂天阶,能发现不了你们?在天阶武者眼里,地阶武者除了自爆,没有一点可能伤到自己,何况自己还不是普通天阶。

    不过这群家伙身后也不是没有天阶武者,所以楚云觉得差不多了就停手了,而这群家伙根本没可能查到自己身上,自己只有等着三个月后的一次大型拍卖会后就准备离开。

    三个月时间一晃而过,聚万城一年一次的大型拍卖会开始了,聚万城的拍卖会每一次都会吸引众多大小势力来参加,哪怕是稍远一些的一些大门派也会派人前来。从这里也能看出聚万城这个小势力的不凡之处。聚万门拥有两位天阶武者,却不扩张、不树敌,只赚钱,这让其他势力觉得没有威胁,又觉得有用,聚万城才会发展了起来,并且一年一度的拍卖会都有点成为朗州一盛事的感觉。

    如此盛事当然一般人没有资格参加,除了那些有头有脸的门派和家族,其余的人想要参加必须要有实力,而这个实力就是地阶巅峰,最少也要有地阶巅峰的实力。别以为地阶巅峰的武者很多,比如说关帝门就有不下于三百人,但是想想石坪州有多大,就知道地阶巅峰武者已经是能够坐镇一方的强者了。

    不过这都难不倒楚云,楚云本来就是天阶武者,伪装成一个地阶巅峰没有一点问题,他很轻易就拿到了拍卖会的请帖,只要再等两天就可以直接去参加了。

    两天后,楚云来到了聚万商会,不过楚云虽然获得了请帖,但是还是没资格从正门进入,只能跟其他的一些散修武者一起从侧门进入,楚云也没什么不满。他穿着一身黑袍,浑身魔气涌动,表现得阴冷无比,这让其他一些人也没有来跟楚云搭话的意思。其余的人都互相的认识,毕竟都是地阶巅峰或者半步天阶,而且从这里走的人都没有多少后台,说不准能交上几个朋友。但是像楚云这样,直接表现出老子就是魔道的人,还是很少有人搭理的,毕竟魔门的人出了名的不讲规矩,跟他们交往随时害怕他们反噬,因此谁还敢跟这种人交朋友?楚云当然是故意的。

    在正门名门大派有头有脸的人都进入之后,他们才开始被放进去,当然他们的位置也都是最后,这也不怪聚万商会,谁让他们实力差没后台呢。如果他们是天阶,哪怕是散修也会被当成贵客的。

    好家伙,楚云一进入里面就被聚万商会的大厅震住了,不愧是朗州第二,太富丽堂皇了,大厅中的所有东西都是精品,就说他们坐的凳子,皮是独角犀的皮,支架是独角犀的骨骼雕刻而成的,这么一把椅子就能值个几百灵币,更别说其他的东西了。不过也就是他们这些散修发出了阵阵惊讶,而其他的门派子弟都习以为常的样子。

    像是关帝门这样的大门派都有独立的包间,都在二楼居高临下,而小一点的门派也都在前面几排,也只有楚云他们这些人,才会坐在最后面。楚云除了开始惊讶了一下,然后就平静了下来,开始闭目养神,拍卖会距离开始还有一段时间。

    就在楚云头上不远处的一处包间里,关帝门的三位天阶武者和十几位地阶武者正在看着这一次拍卖会的竞拍物品,怎么说关帝门也是乾蓝冰域排名第七的大门派,而且也是距离朗州最近的大门派之一。其中还有楚云的一位老熟人,正是楚云的老师魏之銮,他现在的实力已经跌到了天阶四层,整个人如同吸血鬼一样,苍白阴冷,完全跟以前不一样,以前他霸道强横,虽然为人不怎么样,但是起码给人感觉是很正面的。

    这些年他过得很不好,他体内的血气已经完全压制不住,自己的境界暴跌,二十几年的时间,就让他直接从天阶六层巅峰掉到了天阶四层,而且这个趋势还在继续。因为实力的下降,再加上当年虽然背叛了吴家,转投周家,却没有管好自己的徒弟,一系列原因让他在关帝门越来越尴尬。要知道当时被楚云忽悠的二师兄,甚至大师兄、八师兄和九师兄,四个徒弟都跟随吴家的二家主吴争叛逃了,现在加入了炼魂宗。因此他的六将堂堂主的地位也随之不保,现在成为了关帝门的护法长老,护法长老说起来好听,但是根本没实权。

    魏之銮认为自己现在的遭遇都是因为楚云,对楚云他恨之入骨,但是楚云已经消失了十几年,所有人都认为楚云死了,魏之銮也已经绝望了。这一次他跟随者另外两位护法长老一起前来参加聚万城的拍卖会,他也只是排名第三,另外两个都是原来周家的嫡系,虽然都是护法长老,但是人家是兼职,有其他权力,完全跟他不一样。

    楚云也没发现自己这个便宜师傅,因为每个包间都有屏蔽神识的作用,而且就算是没有,谁也不可能用神识去扫查包间里面的人,这不是老寿星上吊嘛。

    拍卖会很快开始了,主持拍卖的正是聚万城的二城主诸葛平,此人实力不俗,俨然是天阶七层的强者,要不是他实力强,也不可能维持住聚万城的生意,而聚万城的大城主更是不凡,已经是天阶巅峰,差一点就能进入宗师,不过他并没有出现。

    诸葛平是个看起来很富态的胖子,穿着不像是武者倒像是富商,跟石横有些像,但是他是天阶七层的高手,没有任何人敢小瞧,这一点石横完全比不上。他简单的说了一下拍卖的规则,其实很简单就是价高者胜,而且他让大家再拍卖的时候给他个面子,不要动手,否则就会被加入聚万城的黑名单,当然他说话的语气都是笑眯眯,也没让人感觉生硬,但是谁也不会怀疑他说的话。

    曾经聚万城的拍卖不是没有发生过意外,一次一个天阶中期武者出手抢夺了一件物品,聚万城的大城主诸葛晋追了他整整两年,把他斩杀在几十万里之外,这也让所有人震惊于诸葛晋的实力,要知道天阶巅峰想要杀死一个天阶中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天阶武者可以沟通天地,元气生生不绝,可以说是永动机一样,想要逃走真的不容易被同阶追上。更别说天阶中期武者都有领域,在领域内自身无所不能,除非对方愿意放弃自己的领域,杀进对方领域内,才能强杀对方。但是一个放弃了自己领域的天阶,跑到对方领域内,被反杀的可能性更大,偏偏诸葛晋做到了,所以才造就了诸葛晋的威名。

    开始的拍卖楚云完全不在意,都是些关乎到门派的战略物资,比如说粮食、矿石什么的,各大门派的争夺也不激烈,都是出价两三次就没人竞价了。但是别看并不激烈,但是每一个交易都涉及到数千上万的灵币。

    接下来就是武器的竞争了,楚云睁开了眼,最开始是几把神兵,说是神兵就是因为材料特殊,或是削铁如泥,或是有其他的作用,跟楚云的源泉剑差不多一个档次,楚云的源泉剑也就是能够疏导所有种类的真气,也没其他作用,比起来远不如自己的火灵剑,火灵剑毕竟是融合了法宝的作用,是一把“宝剑”。但是只能给疏导火属性内力,这限制太大了,楚云想要寻求一把能够疏导所有真气的宝剑,但是却并没有发现。

    这几把武器卖出了不错的价值,最低的一把也有三百灵币,这已经很高了,而最高的一把,融合了数种金属的一把金属性专用的大刀更是卖了一千一百初阶灵币,这已经是天价。

    这些武器结束,就是一些法器和灵器的拍卖,这些法器和灵器都是顶级的,而且都有种种神奇的妙用,这也是迄今为止争夺最激烈的拍卖品。楚云也看上了一个蒲团,能够汇聚天地灵气,把武者打坐练功的效率提升一成,不过只适合地阶以下武者使用,楚云想起了自己的霸王门的手下,说不准他们能用上,因此出手,以八十九枚初阶灵币的价格买了下来,算是很便宜了。

    而在这法器和灵器的拍卖之后,就到了竞争最激烈的法宝拍卖,各包厢中的人也纷纷出手,往往一件法宝就能拍卖到几十甚至几百中阶灵币。楚云看着一把水属性的长鞭,跟楚云的火灵剑一样都是武器中融合了法宝,不过只能给增幅五成,远不如楚云火灵剑的一倍之高,但是就是这条长鞭价格飙升到了七百中阶灵币。要不是楚云不擅长用长鞭,而是一把剑的话,楚云也会出手争夺,楚云一点都不缺点,他系统空间中的中阶灵币有十万多,也算是一方巨富了。

    终于楚云看上了一件适合自己的法宝,这件法宝是一副手套,叫做巨力手套,这手套只适合于外家武者,能够增强外家武者的力量,足足能够增加三成,毕竟外家武者就是以力量取胜的,对于外家武者,这可是一件重宝。楚云的《战神诀》本来就比寻常武者的力气更大,楚云使用战神诀的力气绝对有几百万斤,这还是楚云的外家功夫没到天阶,如果到了天阶,楚云的力量简直难以想象。这手套对自己如虎添翼啊,三成的力量增幅相当可观,楚云决定一定要得到。

    “这件巨力手套起拍价五十中阶灵币,现在开始竞价。”诸葛平说完,众人都沉默了一会,竞价才开始了。毕竟外家武者没有多少,而金刚门并没派人来,但是再少也是有几个外家武者的。

    很快价格就到了三百枚中阶灵币,很多人都开始放弃,毕竟这个价格太高了,这个时候楚云出手了,“三百五十。”楚云一出手把所有人都惊呆了,毕竟楚云坐的位置是散修的地方,能花这么多钱的散修,真是少之又少的。

    楚云一下子提高了五十中阶灵币,把所有人都镇住了,诸葛平以为这就是最后价格了,正要宣布,这个时候楚云头顶的一个包厢内传出了声音,“四百。”

    楚云听到这个声音脸色一变,这个声音竟然是自己的便宜师傅魏之銮?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