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吴大凉带着十几个人出去,就看到了提着晴明灯的楚云,楚云已经换上了一身衣服,看起来像是在等他们,十几个人全都把目光放在了楚云身上了,浑然没有发现,楚云身后并没有晴明灯经过后的痕迹。而且吴大凉等人没有注意到,楚云距离五领关足足有二三百米,而他站的地方和五领关之间都被坚冰覆盖,隔着这段距离,楚云能够把神识放出,勘察五领关这很不正常。因为乾蓝冰寒连神识都能冰冻,就是天阶武者也会被反噬重创,但楚云区区地阶是如何隔着乾蓝冰寒探查五领关的?这是极大的一个破绽,但是吴大凉等人只顾狂喜了,竟然根本没有注意到。

    “楚云,你这个背叛宗门的叛徒,竟然有胆量来此送死。”赵梁云手拿一把宽背刀,满脸的狰狞,想抓住楚云领赏的可不止吴大凉。

    楚云被十几个人围了起来,每个人手里都带着晴明灯,这让百米之内的坚冰都消散了,楚云被围在了中间。

    “二师兄,诸位师兄,你们说我是关帝门的叛徒,难道你们相信嘛?我从小就在关帝门长大,更是被武祖赐福,然后就在关帝山的后山居住,根本没有机会联系那些所谓的火灵门余孽。再说了,我就算是真的叛变,我有什么权力能让那么多火灵门余孽潜入门内?难道你们就不考虑考虑嘛?”楚云说完,十几个人沉默了下来,楚云说的的确不错,能让那么多人无声无息的潜入关帝门,就算是一个堂的堂主也做不到,更别说楚云这么一个小小的地阶四层,楚云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就是地阶四层的,当然也没被这些人放在心上。

    “那你说为什么门内宣布你是叛徒,还严令要生擒与你?”吴大凉开口问道,他并没有急着擒获楚云,因为在他看来楚云依旧是砧板上的鱼,绝对跑不了了。

    “为了什么?还不是因为我发现了周家和郑家联合多个家族要对付吴家,因此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师父吴家太上长老。但是没想到师傅他老人家并不相信,这个时候火灵门的余孽杀来,吴师傅让我拿着令牌离开。如果不相信的话,我要问问你们,现在我师父跟火灵门的宗师级高手死战,但是周家太上长老和郑家太上长老在哪?他们宗师级高手的速度完全能够赶回来,但是已经一个月了,你们见到他们两个人了嘛?而且关帝门现在正在遭受围攻,我们的家人都在那里,但是掌门却只是在集合人手,说等两位长老回来再杀回去?请问到时候我们的家人还在嘛?这一次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借着火灵门余孽的手,抹去吴家,二师兄,你想想你堂堂半步天阶被发配到这个地方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真的是防卫魔影门嘛?他们要对付的是你们吴家啊。”楚云说完吴大凉和周凡宇脸色狂变,其余的关帝门弟子也都脸色大变,他们没想到抓一个楚云竟然听到这样的机密。

    “你胡说。”吴大凉大吼道,他心里已经有些相信楚云的话了,毕竟被分散到各个据点的明显以吴家的子弟居多,包括吴大友和自己。

    “吴师弟、周师弟,你们别听他的胡说,给我上,抓住这小子。”赵梁云知道的消息更多,毕竟他的师父可是郑家核心的任务,而他赵梁云也是被当做郑家嫡系培养的,他知道楚云说的没错,但是如果让吴大成和周凡宇相信了楚云的话,赵梁云简直不敢想象会闹出什么事来,毕竟周家和郑家消灭吴家,也只是消灭那几个头头,不至于把吴家彻底铲除,吴大友、周凡宇等人都是可以拉拢的,但是现在让他们知道了,万一传了出去,要知道吴家可是有近二十位天阶高手在外面呢。

    楚云看起来慌张无比的抵挡着赵梁云的攻击,但是其他的人却都没有动手,因为他们这几位地阶后期,全都是跟吴家有关系的,甚至有的人不比周凡宇和吴家的关系差。

    “几位师兄,如果还不相信在下的话,我可以给你们看吴太上长老赐予我的长老令,当战斗开始的时候,我师父才完全相信,他知道我是吴家甚至是关帝门的的未来,可惜我们刚出门派就被人追上,在下侥幸逃脱,妻子则失去踪迹。吴师兄你想想,门派说的我杀死了四师兄,以我的本事可能嘛?肯定是四师兄也发现了不对,被他们灭口了。”楚云颠倒黑白的吼道,吴大凉终于相信了,楚云这小子有可能杀死孙恒?这绝无可能,谁也没想到这成了楚云谎言的佐证。

    “二师兄,救我,赵梁云要杀人灭口,他可是郑家的人,如果我说的是假的,他怎么可能这么激动?”楚云说完,吴大凉和周凡宇护视了一眼终于下定了决心。

    “赵师兄,先别动手。”吴大凉和周凡宇先后出手杀向了赵梁云,赵梁云心里有鬼啊,他看到这一幕,立刻脸色大变,竟然一把抢过在地上的一盏晴明灯,直接放弃了楚云,朝着远处掠去,看到这一幕,更肯定了楚云的话。

    “周家、郑家,我誓杀汝。”吴大凉怒吼道。

    楚云为了表演得像一些,身上被砍了几个口子,看起来凄惨无比,吴大凉一把提起楚云的衣领,“说你还知道什么。”

    楚云连忙拿出了吴家太上长老的长老令,上面大大的吴字印入所有人眼帘,这是特制的令牌,一个长老只有两枚,代表的含义就是如太上长老亲临,不是特殊情况,绝无可能授予他人,在楚云拿出长老令之后,就相信了。

    “二师兄,诸位师兄,吴家太上长老是我师父,也对我有大恩,我不是知恩不报的人,你们都是吴家子弟,不能被仇人蒙蔽,我把知道的全部告诉你们。”楚云再次详述了一下周家、郑家对吴家的图谋,当然楚云不会把自己是周家太上长老筹码的事情说出去。一行人顿时咬牙切齿了起来,他们中除了赵梁云都跟吴家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而吴大凉和周凡宇更是吴家嫡系。

    其实,楚云本来还想趁机杀死他们,如果自己突然出手绝对能够击杀一个半步天阶,另一个就算是反应迅速,自己也能把他重伤,但是现在楚云有了更好的想法,就是直接挑起关帝门内乱,让他们去狗咬狗,从而没机会关注自己,好让自己逃脱。

    “二师兄,师傅他也叛变了吴家。”楚云刚说完,吴大凉就震惊的后退了两步。开始他还不信,但是越想越觉得可能,由不得他不相信,实在是各堂口十分独立,就是掌门的命令也管不到他们,但是魏之銮却把他和吴大友等吴家的人支走,这已经说明魏之銮叛变了。什么事情就怕推敲,吴大凉经验何等丰富,他立刻就相信了。

    “我们杀回去救援尊上(宗师级高手的称呼)。”周凡宇怒吼道,别看他是周家旁支,但是其实他是吴家的死忠,当年他父亲战死,是吴家的人把他养大的,他的忠诚比起吴大凉这种吴家嫡系也丝毫不差。

    “二师兄,还有这位师兄,你们千万不要如此。我师父他老人家已经看出了危险,要不然也不会赶我离开。他老人家是宗师级高手,哪怕面对三个同阶的追杀也能逃得性命,你们如果赶去,他老人家还要顾忌你们,岂不是让他担心?你们现在应该立刻联络吴家的子弟,联合起来离开石坪州,然后等待师傅他老人家的到来,有师傅在,吴家就倒不了。”楚云说完吴大凉和周凡宇眼睛一亮。

    “小师弟,啊,小师叔多亏你的指点,否则在下必定犯下大错。”吴大凉连忙的改了称呼。

    “小师叔,要不然你跟我们吧,否则你一个地阶四层,万一出点危险怎么办?”周凡宇立刻开口说道,楚云看出来了,他是想拉着自己去证实自己言语的可信度。如果楚云说的是真的,那么一切都好。如果是假的,那么也可以把楚云换成奖赏。吴大凉立刻就明白了周凡宇的意思,楚云当然也明白。

    “就听两位师兄的。”虽然楚云听到他们称呼自己为师叔,但是也不会托大,而是依旧恭敬的称呼他们为师兄,两个人对楚云的态度十分满意,他们立刻开始商量通知吴家子弟的事情,楚云也在边上献计,很快就有了主意。

    每个家族都有各自的联络方法,楚云不想知道具体怎么做,只需要让他们去操作就好。唯一的问题就是乾蓝冰寒的存在,让这些联络方法根本无法远距离通信,这也难不倒吴大凉、周凡宇等人,他们准备亲自出去联络,父亲的几个关卡都有吴家的人手,他们会跟滚雪球一样,人越聚越多,最终把吴家的人全部联系上。

    而楚云则被吴大凉和周凡宇亲自截脉,然后送往了魔影门所在的影州的一个秘密据点,并且由两位地阶后期武者押送,在他们看来,楚云才地阶四层,绝无可能逃脱。

    楚云当然没有意见,只是告诉他们,赵梁云逃走,必定会惊动周郑两家,所以一定要快,十几个人立刻行动了起来,楚云也被两人的亲信带着离开了五领关。

    楚云目送着众人离开,他跟着两个地阶后期也上路了,心里一阵轻松,自己终于离开了这该死的石坪州了,在这里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自己仅仅是地阶,但是却被天阶算计,被宗师级武者算计,自己压力山大。现在自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自己完全自由了。

    云山马走了三天三夜,终于离开了石坪州,云山马是关帝门的战马之一,也是关帝门最有名的一种战马,可不是跟蓝麟马一样用来拉车的,而是战斗用的马匹,速度不逊色于地阶后期武者的全力奔跑,每一个关卡都有几匹,五领关当然不会没有,因为楚云的重要,所以他们三个人分到了两匹马,楚云跟一个叫做吴德的人共乘一匹。

    “应该走了。”在马上一直闭着眼如同昏睡的楚云睁开了眼,截脉术是一种常见的困敌术,就是以截断敌人身上的数条经脉的手段,让人使不出内力。因为使用者的内力属性也不相同,因此需要不同的方法化解,一般来说高着六个小境界的人根本不可能短时间挣脱截脉术,这也是吴大凉和周凡宇的自信,他们是半步天阶,比楚云高着六七个小级别,而且还是两个人一起施展的。但是很可惜他们一开始就错了,楚云的内力不弱于两人,而且内外兼修,怎么可能被简单的截脉术困住,他一直没有动手,不过是不想在石坪州境内留下踪迹而已。

    毫无准备的吴德被楚云点了个正着,另一个人根本就没有发现,吴德已经被楚云的截脉术反制住了。另一人受困于乾蓝冰寒,根本就没有放出自己的神识,乾蓝冰寒中的寒气,能够冻结神识,反噬武者,也只有楚云这个异数才不受限制。当初楚云以神识探查五领关,吴大凉等人只顾得高兴了,根本没考虑到楚云怎么能够在乾蓝冰寒中放出神识的。

    不过吴德和押送楚云的地阶后期武者,显然不是有心人,楚云对着那人一点,一道真气嗖的一声就出现在此人的身后,此人根本没有防备,就被定在了当场。不过坐骑云山马却并没有发现自己主人的异常,仍旧照常行驶,楚云身子飘然的下了马,目送着两个人骑着马离开,嘴上微微一笑,就消失在了冰天雪地之中。

    楚云并不知道自己离开半天之后,一个武者犹如飞行一般快速追上了吴德两人,两个人都被点了穴,而且根本没发现楚云消失了,只能任由云山马无目的的走着,到现在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说,楚云去了哪?”吴德被解开了截脉术,但是他怎么知道楚云去了哪?面对这个明显是天阶的蒙面人,他彻底懵逼了。另一个人也跟他一样,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最终蒙面人勃然大怒,吴德两人两马被此人一掌打成了碎肉,两个地阶后期,在天阶武者手里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

    此人把蒙脸布拿了下来,苍白的仿佛失去了血色的脸,不是魏之銮是谁?他现在脸色就如同重病了一样,实际上他还真是病了,凝血大法越练到后面,就越需要血气充足,但是他只是普通人,没有跟楚云一样的血脉之力,血液根本容纳不了这么多血气。因此他的实力不光没有增长,反而因为血气越多,控制不了而衰退。他只能大量的放血,把血气逼出体外,但是这样一来魏之銮的实力飞速衰退,已经到了天阶六层的初期,几乎衰退了一阶,没有了血脉强悍的人换血,他的实力更是会不断衰退,这不是魏之銮这位野心勃勃的人能接受的。因此他才会背叛了吴家,投靠了周家,但是现在楚云竟然没了,他的一切算计都成了空,这让魏之銮疯狂了。

    谁也没想到楚云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连孙恒都死在了楚云手里,每个人都认为楚云是地阶二层的小家伙,被他们捏在鼓掌之中,也正是因为这样,让楚云轻易的逃走了,轻易的拜托了几百地阶武者的追击。如果一开始他们知道楚云的实力,直接出动天阶,楚云一定插翅难飞,但是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楚云已经掏出了他们的掌心,估计这是周家那个活了四千多年的老狐狸都没有想到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