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开启了自己的归元罡气,然后又开启了自己的不灭灵力罩,最后还以寒冰真气把自己的左手以寒冰护住,楚云再一用力,手臂膨胀了数倍,让自己的手臂不逊色于自己的腰身了。这已经是楚云除了血脉之力最大的防护手段了。

    楚云缓缓的把左手伸出晴明灯的范围,一股剧烈的寒意传递到了自己的手上,楚云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自己的归元罡气破裂了,如同泡沫一样,瞬间就消散了。然后是自己的不灭灵力罩,自己的不灭灵力罩是极品护身真气,完全能够抗住天阶武者一击,竟然一两个呼吸间就被这股寒气破坏了。终于乾蓝冰寒的寒气朝着楚云的左手扑了过去,楚云看着自己寒冰软绵掌催动的寒冰竟然飞速的龟裂着,这温度能把自己至寒至坚的寒冰冻碎,这已经出乎了楚云的想象。

    就在楚云决心收回自己的左手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左手不能动了,一股肉眼可见的淡蓝色冰晶覆盖在了自己手上,自己的左手飞速的变细,很快就恢复了原样,而且最让楚云担心的是自己的左臂竟然彻底失去了直觉。楚云大恐,这简直难以想象,楚云的身体强度堪比天阶的外家武者,对自己身体的掌控更是了如指掌,他实在是没想到自己的身体竟然能够又失去控制的那一天。这短短不到十个呼吸的功夫,自己的手就脱离了自己的掌控。楚云现在有些相信,这乾蓝冰寒就是宗师级武者也不敢小视了。

    “既然这样只能弃车保帅了。”楚云也是个狠人,立刻拿出了源泉剑。就在楚云准一不做二不休,斩断自己左手的时候,楚云突然感受到了自己跟左手的联系,一股温和的力量竟然在缓缓地修复着自己的左手,这是龟息功?竟然自动运转了?

    《龟息功》是系统唯一一门系统朝暮给自己的武功,楚云一直以来,都认为龟息功不简单。当然龟息功能够隐藏自身气息和身体机能,又能让自己不需要打坐,睡觉吃饭走路也能修炼。光这两种能力已经显示出了龟息功的不凡,现在竟然能够让自己在乾蓝冰寒这么恶劣的环境下生存?这是不是龟息功新的能力?

    楚云慢慢的收回了自己已经能够掌控的左手,这如同白藕一样的左手,仿佛没有其他的变化,但是楚云却知道这已经不是原来自己的手臂了,如果自己的手臂也是个系统,那么以前是1.0,现在应该成为了2.0。

    楚云一掌打出,寒冰内力以比之前快一倍的速度传递到自己左手,而且楚云感受到自己的手臂现在如同装上了一件增幅的法宝,寒冰内力的威力何止增长了一倍,一个窄小但是却深不见底的深坑出现在楚云的脚下,楚云一掌打出竟然击碎了深达几百米的地面。而且更让楚云开心的事,深坑表面覆盖的厚厚坚冰,竟然跟乾蓝冰寒十分相像,如果打到敌人身上威力如何?

    楚云默念龟息功的口诀,又把右手伸了出去,这一次自己的后手虽然依旧感受到了至寒,但是却没有脱离自己掌控,只是仿佛覆盖了一层蓝色盔甲一样,手还是自己的手。

    楚云也不收回,直接拍出去了一掌,顿时天地色变,楚云所在之处狂风呼啸,浅蓝色的冰碴在狂风舞动下飞速的凝聚在了一起,一条长达数百丈的巨大冰龙出现在楚云面前。巨龙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坚硬的天阶巅峰都摧毁不了的乾蓝冰寒被巨龙轻易的撞碎,巨龙还在不断的变大,不过楚云浑身的寒冰内力也狂泻而出,短短时间就快消耗殆尽,楚云立刻断了跟寒冰巨龙的联系,寒冰巨龙灯笼大的双眼满是不愿,但是还是慢慢的缩小,很快就缩小为一条一米多长,并飞速的朝着楚云飞了过来,竟然慢慢的融入了楚云的身体,楚云手臂上形成了一道如同活物一样的纹身。

    楚云感觉自己的内力暴涨,短时间就到了地阶七层,单单自己的两个手臂经过了乾蓝冰寒的淬炼,竟然让自己内力更加精纯深厚了,这乾蓝冰寒竟然有这个作用?哈哈哈,岂不是说自己短时间就能晋级地阶巅峰?楚云整个人跃了出去,自己已经远远离开了晴明灯的范围,凤羽宝衣如果碎纸片一样的破裂,自己的其他衣服更是粉碎,楚云浑身赤裸只是在外面裹着一层厚达一尺的坚冰,没有感觉到半点不适,哈哈哈。自己真的能够在乾蓝冰寒之下生存。

    楚云随即又跃了回来,他还是为凤羽宝衣的损坏有些惋惜,不过当楚云看着自己如果雕刻一样健壮的身躯,才想起刚才的事情,貌似自己身上多了个纹身?这是怎么回事?不看不知道,随着冰龙纹身的出现,自己前胸后背都出现了纹身。自己胳膊上有条冰龙,后背上有个红莲,前胸有一个小灯和一把小剑,这些纹身竟然一起出现了,楚云感觉自己都成了一个热爱纹身的非主流了。

    不过楚云很快就想明白了,他知道冰龙就是自己寒冰软绵掌绝招冰龙狂舞催生出来的冰龙,不过这一次是在乾蓝冰寒催动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出现在自己手臂上了。而背后的红莲,就是业火红莲的标志,而前胸的小灯就是楚云识海里的心灯,小剑就是代表着自己的剑心,也就是识海的核心剑状的核心,分别代表了楚云不同的能力。但是你们非要跑自己身上去干嘛,你看看人家战神诀和银猿血脉也没有这么骚包啊。

    但是不管怎么说,楚云还是靠着龟息功获得了不依靠晴明灯就能在乾蓝冰寒中生存的本事。楚云对于龟息功更加看重了,楚云一直认为这是一门超天阶的绝学,现在看起来十之八九啊。

    很快楚云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寒冰的世界,一点痕迹都没留下。楚云本来还想着反身去给那些追兵一个教训,但是最终还是觉得逃命要紧,要知道关帝门不光是有地阶武者,还有天阶武者呢。

    三个月之后,楚云站在了一座关卡之外,这里就是楚云设计的路线中唯一一处需要硬闯的关卡,只要闯过去了,就能到达魔影门所在的影州,而魔门的管理比起关帝门这种传承几万年的大门派比起来差远了,毫不客气的说,以楚云现在地阶巅峰的实力,只要进入影州就如同蛟龙入海。到时候自己二十年之内就能晋级天阶,八十岁不到就能到达天阶,不要说是仙武大陆,就是这个比起仙武大陆更强一筹的世界都没听说过,楚云顿时心里升起了一股豪气。

    你关帝门这么对付老子,老子以后一定让你们哭出来,这是楚云心里的想法。但是在此之前,楚云要先度过这个最后的关卡。说起来估计所有人都觉得自己已经冻死了,毕竟没了晴明灯,哪怕宗师级高手都扛不住,更别说楚云了。因此他们的追查必定要懈怠几分,但是就害怕关帝门有推算的高手,如果那样,楚云就很麻烦了,不过楚云在关帝门几十年,并没有发现什么推算的高手,如果有的话肯定早就闻名乾蓝冰域了,不可以突然冒出来。

    而且这种人物,也只有那种大门大派才会有一两位,还可遇不可求,宗师级高手能够沟通天地,翻山倒海,但是也只能推测一下自己的安危,绝不可能有本事推测他人。倒是楚云有这种的功夫,但是楚云却一直没有学习,这种窥天地侧人心的秘术都是不容于天地的,楚云可不想因此连累自己。

    眼前的五领关是楚云的毕竟之路,除非绕路,但是在石坪州每多待一天就有一天的危险,毕竟如果出动天阶甚至宗师级武者,大规模的搜索自己,自己哪怕能够跟乾蓝冰寒融为一体,但是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乾蓝冰寒也就是一两个月就消散了,楚云没时间,实在是等不起。

    按说现在关帝门要调集人手平复火灵门之乱,不会随便的把天阶武者放在这里,但是谁知道里面是否有多少半步天阶,哪怕几十位地阶后期,楚云也不一定能够闯过去啊。

    许久,楚云终于下定了决心,他准备放出神识查看一下五领关内部的情况,如果有天阶武者,自己掉头就走,天阶武者也不一定能够追上自己。如果没有天阶,只有地阶武者,那么自己说什么也要闯一下了。

    五领关内,十几个沉默不语的武者在各自修炼,总门被破的消息,第一时间就传遍了石坪州,五领关中大部分的武者都被调走了,他们等待着周家太上长老和郑家太上长老回来,反攻总门。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真实的情况,但是却不妨碍他们担心自己在总门的家人。

    他们奉命留下防守五领关,以防止魔影门趁机攻击,虽然多达九成的人被调走,但是还是有一位半步天阶和九位地阶后期的武者,就算是打不过,只要魔影门不出动天阶,想跑还是没问题的。

    就在三天之前,有两位半步天阶武者奉命进驻了五领关,五领关有了三位半步天阶,外面又是乾蓝冰寒,所以安全性能大增。不过关帝门总门的情形还是让几个人担忧。

    三位半步天阶一位是本来就驻扎在此的统领赵梁云,此人是郑家一位天阶武者的弟子,属于郑家的人。而另外两位其中一个是魏之銮的二弟子吴大成,也就是吴大友的堂弟,谁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要紧的时候被支到了这里,而另一位则是周凡宇,周家旁系子弟。这两个人来这里的任务,除了赵梁云其他的人都不知道。他们这一次来的目的就是擒拿关帝门的叛徒楚云。

    现在楚云在关帝门也是臭大街了,因为关帝门向外发布了消息,是楚云背叛师门,引火灵门余孽杀进的总门,因此楚云现在真是人人喊打,但是对于楚云的踪迹,所有人都觉得楚云已经死了,毕竟楚云失去了踪迹,在乾蓝冰寒这种天灾之下,几乎没有活着的希望。要不是找不着楚云的尸体,关帝门早就放弃了,哪怕周家太上长老和魏之銮依旧没有放弃,但是也不确定了起来。而派吴大成和周凡宇前来这里,其实不是为了真的寻找楚云,而是为了把他们支开,魏之銮的大徒弟吴大友也是这个遭遇。毕竟周家和郑家要对付吴家,两个人都跟吴家联系紧密,吴大成是吴家的嫡系,而周凡宇也是娶了吴家的女子为妻,把他们调走,是为了更方便行事。

    三个人在一间屋子里吃着烤羊,对于这些宗门弟子,吃喝用度根本不需要自己操心,别看五领关只有十几个人,但是伺候的下人奴仆却多达数百人。三个人除了赵梁云知道一些真相,其余的两个人根本不知道为什么门内把他们派来这里,在他们心里区区楚云,就是一个地阶中期都能擒获,而且楚云还没有了晴明灯,说不定早死了。那么门内派他们来这里岂不是多此一举?因此吴大凉和周凡宇十分苦闷,这几天都拉着赵梁云喝酒买醉。虽然他们都能随意的把酒排出体外,可以说是千杯不醉,但是两个人却没这么做,而且宁可把自己灌醉。两个人都是活了二百多年的人,江湖经验何其丰富,他们怎么会看不出门内出了问题,他们既担心家人,又失落,真是度日如年。

    突然一道神识扫过了三个人,三个人一愣,随即大怒起来。五领关不是没有隔绝探视的阵法,但是阵法需要灵币催动,现在天寒地冻,魔影门的人除非疯了,绝不可能攻击,要知道晴明灯只能照耀十几米,而武者如果打起来,出了这个范围就是找死。但是生死拼命的时候谁能保证自己只在这个范围内?因此乾蓝冰域无数的例子让这里的人都选择了在乾蓝冰寒到来的时候休战。否则吴家太上长老也不可能正常闭关,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宗师级武者,神识笼罩几万里,火灵门的人再怎么小心,有宗师级高手也会露出破绽,但是偏偏吴家太上长老觉得乾蓝冰寒到来,根本没问题,所以就毫无防备闭关去了,于是就发生了后面的事。

    因此当这一道神识扫过五领关的时候,可以说清清楚楚的发现了五领关中的一切,十几位地阶武者全都感受到了,这是挑衅啊,这在江湖上就是挑衅。一般武者之间,不会轻易的用神识扫视对方的。

    “这道神识有些熟悉?嗯?是楚云。”吴大凉轰然的站了起来。其他的两个人听到吴大凉的话,都狂喜了起来,这可是送上门的大功啊,只要抓住楚云,门内赏赐藏武阁任意选择一门功法,以及一件法宝和百枚中阶灵币,这对任何一个人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吴师弟你说的是真的?”赵梁云和周凡宇连忙问道,虽然吴大凉年纪比两个人大,但是刚进入的半步天阶,所以论起来还是他们的师弟。

    “没错,我绝不会看错,绝对是那个小子,我们一起杀出去。”吴大凉咬牙切齿的说道,当然不是对楚云咬牙切齿,毕竟他跟楚云也没什么仇恨,至于孙恒的死,他一点也不在意,毕竟孙恒跟吴大友穿一条裤子,跟他不对付,而且他也不认为楚云能杀得了孙恒,楚云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今年才五十来岁,定了天实力也不会到地阶中期。因此他咬牙切齿的准备抢夺这个功劳,而且刚才从神识强度看出,楚云的神识强度虽然出人意外的达到了地阶中期,但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可是半步天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