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器,是一种能够给武者的战斗力进行增幅的器物,当然灵器的作用多种多样,就算是炼器师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种作用,真是数都数不过来。**shu05.com更新快**当然法器、法宝这些跟灵器都是一个类型的器物,不过就是作用有高有低罢了。一般来说法器是人境武者可以使用的器物,灵器就是地阶武者能够使用的器物,而法宝则对应的是天阶武者。当然有时候不是等级越好就越适合自己,而是需要看合不合适,一些时候一个天阶武者使用法器的威力远高于法宝,这都是正常的。

    楚云手里的火灵剑,就是一把具有法宝作用的武器,这是某位传说中的天才炼器师把武器和法宝融合为了一体,形成的“宝器”,这种宝器的数量极其稀少,也看出火灵剑的珍贵,因此火灵剑的名字应该是“火灵宝剑”。而融合了法宝的火灵剑,本身就携带着让火属性内力增幅的作用,而且增幅的程度极大,楚云以地阶六层的实力发挥出了半步天阶的战斗力,就是因为火灵剑的增幅,增幅的幅度超过了一倍,这已经非常惊人了。出了增幅火灵剑还有其他一些作用需要楚云开发,但是仅此一项已经已经很惊人了。

    楚云也是靠着火灵剑的增幅打了孙恒一个措手不及,让孙恒被自己压制,从而偷袭成功。要不是孙恒携带着一个什么“神魂杯”,竟然能够压制念力伤害,楚云现在已经获胜了。而这个神魂杯也是法宝,他是单独存在的,其作用很明显,就是治疗,对于战斗可能没什么作用。

    但是孙恒拿出来的这个新的灵器,一个漆黑的葫芦,这让楚云谨慎了起来,楚云这是第一次跟这个世界的武者战斗,种种奇形怪状作用各异的灵器、法宝,让楚云还是谨慎的很。因为楚云从这个漆黑的胡虏上面感受到了威胁,就算是这个黑葫芦没其他作用,只能给自己的真气增幅,也能让孙恒反过来压制自己了,毕竟自己靠着火灵剑的增幅也不过就是跟孙恒这个半步天阶的高手高一丝而已。

    孙恒把葫芦朝天上一抛,葫芦就有灵性一样的浮在了孙恒的脑袋上,而孙恒头顶浩大的虚幕莲华,也从一片黑云变为了一个巨大的黑葫芦,孙恒满脸的自信,楚云一直观察着,也没有看出这黑葫芦的作用,但是战斗依旧要进行。孙恒虽然被自己打伤,但是神魂没事,只是筋断骨折,这是外伤,因此自己逃走,他依旧会跟着自己,楚云也不想自己身后吊着一个尾巴,否则早晚出事。

    “来战吧,小师弟。”孙恒手拿长剑突兀的出现在楚云身前,孙恒的身法虽然不如楚云的乘风纵云功,但是也差不得不是太远。楚云横剑格挡,刚一交手,就感受到孙恒的内力增多了三分,虽然远不如自己的火灵剑增幅的多,但是孙恒是半步天阶,自己只是地阶六层,这三成的增幅已经让孙恒在内力撒压制了自己,自己现在只靠内力,也只能被他压着打。再精妙的招式也需要内里配合,一旦内力差距过大,那么就不会再有多少作用,一力降十会这是个铁律。

    以招式对敌能够形成压制,最让楚云记忆深刻的就是令狐大师兄了,他那一手独孤九剑一剑挑瞎了十几个人的眼睛,当真是不俗。不过如果换成岳不群、左冷禅,那么大师兄必定失败,因为他没内力,跟他稍微拖一点时间,他就自己把自己累死了。因此那些只说招式,不说内力的都是歪理邪说,华山气宗的人走的才是正道。

    楚云一时间被孙恒压制,孙恒武功的特性终于完全的表现了出来,他的招式刁钻突然,攻击起来如同天马行空,不拘一格。楚云越加危险,有好几次,要不是楚云躲得快,孙恒的长剑就能把楚云重创。孙恒也完全从对跟楚云对战的下风中搬回了局面,看起来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他也把刚才的失败看成了是因为过度的低估楚云造成的,现在把楚云当成平等的对手,反而占据了上风。

    楚云的火灵剑法滴水不漏,虽然好几次看似危险,其实都在楚云掌控之中,楚云知道关帝门的人肯定要全力抓住自己,因为自己已经关系到关帝门的几个巨头的性命安危,在那些人看来自己只是个棋子,而自己身为棋子竟然想逃脱他们的掌控,他们肯定会全力对付自己。因此自己一旦露出太多底牌被关帝门的人发现,那么就越危险。

    要知道这个世界可是有很多奇异的宝物,甚至一些能回溯时空,重现楚云和孙恒的战斗,自己的确可以使用战神诀短时间杀死孙恒,但是这也就暴露了楚云的底牌。这就是楚云一直的都以火灵剑法对敌的原因。

    不过两个人的战斗已经有大半个时辰,楚云已经等不了了,他准备速战速决,否则拖延日久,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能够说一个时辰之内,解决一个半步天阶武者,还因为手段太多不敢拿出来用的估计也只有楚云这么一个奇葩了。

    收,楚云把火灵剑收了回去。

    一双早就带好了手套的肉手迎着孙恒的宝剑抓了过去,随着楚云变换招式,天空浮现出一朵巨大的妖艳红莲,而且不光是虚幕莲华,就是楚云身边都飘着无数的诡异红莲,这些红莲让孙恒震恐,这些妖艳的红莲好像是真的,能够内功实化,这可是顶级功法或者是天阶后期武者才有的手段。

    “吼。”一生清脆的凤鸣出现在孙恒的耳中,孙恒瞠目结舌,因为他看出了这门功法的来源。

    “赤火门的涅槃凤鸣功?怎么可能,竟然落在了你的手里?”孙恒震惊的喊道,这门功法是跟火灵剑法齐名的火属性神功,号称乾蓝冰域三大顶级火属性功法之一,楚云竟然一个人得到了两门。其实楚云这都是故意的,楚云把涅槃凤鸣功和红莲业火功融合了,根本不会再每次攻击中形成凤鸣,这一次故意的用出来,就是为了让孙恒想起这门功法,从而失神,给自己寻找机会。

    自己的身世本来就是赤火门弟子的后代,自己用处这门功法也能说得过去,毕竟自己父亲的身份有心人随便去调查一下就能查出来。

    楚云伴随着凤鸣,不断的强攻孙恒,孙恒左挡右只,从一开始短暂失神后就陷入了下风,两个实力接近的武者战斗,谁占据了先机是很有用处的。楚云正是设计的让孙恒震惊,这短暂的失神占据先机,看起来果然如愿了。

    当然也没几个人见过这门功法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所以对于楚云身边出现这么多业火红莲,孙恒也没有怀疑,其实这门功法早就被楚云改造了,这绝不是他认识的那门涅槃凤鸣功。

    因此虽然被压制了,但是孙恒还是以为涅槃凤鸣功,是因为强悍的防御而闻名的,并不认为攻击多么出色,自己落在下风,只是因为自己失去了先机,这已经是大错特错了。

    楚云融合成的《业火涅槃功》可是攻守兼备,楚云的手上功夫本来就比起剑法更加精湛,毕竟楚云的《寒冰软绵掌》才是他当年最根本的手段,因此弃剑不用的楚云反而更热孙恒更大的压力。孙恒连呼怪胎,拼命防御,他根本没工夫观察四周,在两人身边盘旋的业火红莲已经悄悄的进入了他的身躯。

    很快孙恒就满脸赤红,眉头紧皱,这是神魂上的痛楚,他立刻想起了楚云最初的攻击,当时楚云打了他一掌,但是他根本没注意到楚云手上的业火红莲,但是现在想起来,原来是这些红莲的作用。

    痛苦越来越重,孙恒感觉心神恍惚剧痛,就如同被针刺刀砍一样,让他痛不欲生,但是他想要拿出神魂杯,楚云怎么给他这个机会,慢慢的他的剑越来越慢,疼痛已经让他浑身麻木了,楚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掌接着一掌的狂攻,孙恒如同狂风下的小草,风雨飘摇。

    “不行,我死要拖着他一起。”孙恒不愧是战斗力强悍,意志坚定的半步天阶高手,竟然眼看翻盘无望,就直接选择自爆。但是楚云能让他如愿嘛?那是绝无可能的。

    “凝血大法,血气沸腾。”楚云大喝一声,浑身内力尽散,孙恒瞪大了眼睛,竟然是师傅凝血大法,看到楚云血气几乎透体而出,这是练到大成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才是师傅最得意的弟子。魏之銮手下十位弟子,只有楚云才修炼的跟师傅一样的凝血大法,这是孙恒知道的,没想到最终继承自己师傅衣钵的竟然是这个小师弟。孙恒暴动的丹田平复了下去,他准备慷慨赴死了,因为他不忍心跟这个师傅真正的传入同归于尽,楚云大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己有手段阻止孙恒的自爆,但是无疑会暴露自己更多的手段,现在不知道孙恒为什么停止了,那么对自己总是好事。

    噗呲,楚云的手臂直接刺透了孙恒的丹田透体而出,可以说孙恒已经死定了,丹田被毁,浑身修为都丧失,这么重的伤势根本活不了了。

    “小师弟,原来你才是师傅真正的传人,而且天赋异禀,竟然短短五十几年就如此修为了,你才是关帝门真正的希望啊,没想到门内的人如此短视,逼反了你这么一个天才,真是可笑啊。小师弟你种种手段让我的绝招都没有用出来,这个墨玉葫芦威力不俗,算是我送与你的礼物了,也希望你不要怪师兄,各为其主罢了。不过神魂杯希望你还给师傅,师傅受了伤,需要神魂杯疗伤,当然这只是师兄的恳求,你如果...”还没说完孙恒的脑袋一歪就死去了。

    楚云叹了口气,把掉在地上的墨玉葫芦和孙恒的乾坤囊拿了出来,然后在他尸体边上放上了一盏晴明灯就离开了。至于魏之銮的死活,管他鸟事。

    楚云离开一个时辰之后,二十几位身穿关帝门服侍的武者来到了楚云和孙恒战斗的地方。

    “四师兄。”其中为首之人正是楚云的六师兄向廉,此人也是半步天阶的武者,深受魏之銮的喜欢,因为他年纪比起同是半步天阶的二师兄、三师兄和四师兄小得多,也是最可能成为天阶的高手。别看都是半步天阶的武者,但是差距是极大的,有些人永远无望踏入天阶。

    “是谁,到底是谁杀死了我的四师兄,我必杀汝。”向廉怒吼道,随即看向了一个拿着一枚青色圆柱的地阶后期男子。

    “诸位师兄弟,此处有两个人发生了大战,一位是半步天阶武者,一身阴属性内力强横无比,应该就是孙师兄。但是另一个人的实力却忽高忽低,最高的时候也是半步天阶,但是最低的时候却只是地阶中期,不过他一身火属性内力倒是肯定的。这火属性内力竟然有些像是火灵剑法修炼出来的内力,但是又有一些不同,是在匪夷所思。而且此人还运用了外家功夫,看孙师兄的遗体,正式被一臂透体,如果不是外家武者,内家武者绝没有这么强的力气。”此人看着手里的圆柱诧异的说道。

    “火灵剑法?凝血大法?定是那个叫做楚云的小杂种。”向廉满脸怒火。

    “可是向师兄,那个人也就是地阶二层,今年不到六十岁。”此人刚要说些什么,就被向廉打断。

    “不管是不是我们都要继续追,留下两人护送孙师兄回去,其余人跟我追。”向廉一踢战马,战马飞速奔驰起来,只过了一个时辰,楚云经过的路已经再次被寒冰覆盖,但是因为先化冻后凝结,所以留下了很明显的痕迹。

    一路上楚云遇到了数次阻拦之人,关帝门不愧是雄踞石坪州的巨无霸,整个石坪州被他们经营的水泼不进,要不是周家太上长老设计陷害吴家太上长老,估计火灵门余孽根本没机会沙井关帝门总门。看楚云的遭遇就知道了,连他一个人想要逃走,都遇到了不下于五次的伏击,更何况那些来石坪州搞死的黑衣人了,他们应该一直在关帝门的监视下,想到这里楚云浑身一寒,自己多亏没有搞事,要不然自己早就暴露了,到时候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楚云已经杀死了不下于三十位地阶武者,其中包含了七位地阶后期和五位地阶巅峰,不过他们一是轻敌,二是根本不知道楚云的底细,所以被楚云短时间解决了。但是楚云已经发现了自己身后跟了好几股的尾巴,这些人合在一起,有着不下于五位半步天阶,真的被他们追上,自己除非底盘尽出,否则还真的不一定能轻易摆脱,毕竟这里是关帝门的大本营。

    “不行,这么下去,我不出几天就会被人围住,乾蓝冰潮啊,要不是你的出现,我也没机会发现自己的危机,从而逃走,但是偏偏是你,让我摆脱不了后面这些追兵,我是该感激你,还是该怪你呢?”楚云感叹了一句,突然一个想法冒了出来,自己要不要彻底抛弃晴明灯,这样自己就完全不担心他们的围剿了。

    而自己的寒冰软绵掌至寒至坚,未必不能抗住这乾蓝冰寒,而且自己还有凤羽宝衣,也对寒意有极高的抵抗力,未必没有可能。但是这乾蓝冰寒传说宗师级武者也不敢长待,自己区区地阶,到底能不能抗住?这真的是个问题。

    楚云对敌人狠,对自己更狠,既然看起来到了绝境,楚云绝不可能束手待毙。楚云把晴明灯放在了地上,然后开始运转寒冰软绵掌的口诀,手上一层亮晶晶的寒冰出现,楚云准备拿自己的左手去试验自己对于乾蓝冰寒的抗性,大不了就却切断自己的左手。

    自己的不灭功完全能够保证自己手臂几年之内恢复如初,如果自己能够逃走,这几年的时间不是什么问题,如果逃不走,那么自己已经死定了,何况一条手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