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师兄你怎么来了。”楚云没有了刚才的凝重,反而带着欣喜的表情,变脸速度之快,就是常娉都有些惊讶了,不过想想这是楚云的四师兄,应该关系很好,也就释然了。

    “楚云啊,没想到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你竟然能够在短短四十年就晋级了地阶,这天赋真是让人惊讶啊。不过很可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你竟然在这个时候出现在我的面前,这就是你的命啊。你以为你能骗过郑诚,你就能骗过我?你手里的长老令应该是你的妻子常娉从她姑姑常含雁哪里偷来的吧,这小妮子为了你还真是费尽苦心呢。不过很可惜,你的姑姑常含雁早就发现了,只不过装作不知道而已,就是不想节外生技,当然也是因为你们夫妻根本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听到孙恒的话,楚云脸色一变,这信息量有些大啊,关帝门发生了巨变,孙恒、常含雁等人进入知道?而且听起来还涉及到了自己,这到底什么意思?

    “四师兄,你说的到底什么意思?”楚云开口问道。

    “毕竟是我小师弟,师兄我发发善心告诉你一点消息,免得你死之后成为一个糊涂鬼。关帝门的变故就是周家太上长老和郑家太上长老两个人推动的,至于火灵门和那些其他的被灭门的丧家之犬都被两位太上长老利用了,而目标就是吴太上长老和他的吴家。”孙恒还没说完,常娉就脸色大变的喊了起来。

    “不可能,你说谎,吴家和郑家是一体的,周家不会出卖吴家。”常娉失去了往日的冷静。

    但是听到常娉的话,孙恒狂笑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常娉啊,你还是太年轻了,吴家和郑家是一体的?哈哈家族和家族之间,那有什么永远的交好,都是为了利益啊。周家给郑家足够的利益,所以郑家才会背叛吴家,投入了周家的怀抱,仅此而已。要不然你们常家为什么背叛了吴家?也就是你这个小姑娘不知道罢了。”

    孙恒的话说完,常娉依旧不相信,难道郑家的人看不出来,一旦吴家败亡,那么郑家就会成为下一个?他们是唇亡齿寒的关系啊。

    “郑家,呵呵,不过就是郑长老的后代而已,郑长老都答应了,郑家又能如何?”似乎觉得今天的话有些多了,他立刻停下了。楚云却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当年在关帝庙周家太上长老跟自己说过的话。

    “神力如同灵丹妙药,而且可以连续使用,第一次使用能够把寿元拓展到极限,第二次使用就如同延寿丹药,能够凭白让人多出前年寿元。”当时的周家太上长老只是感慨似的说了一句。但是现在联想到郑家太上长老寿元将尽,而郑家抛弃了交好五千年的吴家,成为了周家的盟友,也只有自己体内的神力,才能让周家太上长老力排众力吧。

    那么魏之銮本来是吴家的女婿,现在也投靠了周家,是不是意味着周家要自己体内的神力,而魏之銮要自己体内的血脉?自己就是周家太上长老手里的砝码?

    再想得深一点,周家太上长老联合郑家灭了吴家,然后在以为自己报仇的借口灭了郑家,到时候周家太上长老岂不是不需要自己的帮助,就能够整合关帝门,让关帝门成为一言堂,关帝门完全消除了内部隐患,重新爆发出生机,这一切都是周家太上长老的算计,哪怕失去了两位太上长老,哪怕宗门被攻破,死伤无数,连带着那些火灵门的余孽都是算计好的,所有人都成了周家太上长老的棋子?楚云浑身发冷起来,这如果都是真的,那么周家太上长老的算计简直就是太可怕了。

    估计常家也就是常娉的家族,甚至吴家太上长老的填房常含雁,早就是周家的人吧。枕边人是敌人的人,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不说别的,就是用毒都能对付一个宗师级高手。宗师级高手手掌乾坤,移星揽月,但是也不是没有弱点的,楚云看的闲书里面就有记载,不下于三位乾蓝冰域的宗师级高手,死于剧毒。这么说起来吴家的太上长老岂不是真的危险了?

    到时候自己肯定被当成礼物送给郑家太上长老,因为只有自己死了,周长老才有借口对付郑长老,那么自己一旦回去岂不是送死?想明白了的楚云,看了一眼常娉,又看了一眼孙恒,心里已经下了决定。

    “常娉,咱们的夫妻缘分已经断绝,这些年咱们相敬如宾,我也没有碰你,你以后找个好人家嫁了吧。你们常家应该是早就投靠了周家,你跟着孙恒回去吧。”楚云就像是在吩咐后事一样对着常娉说道,而且他从怀里拿出了两个人的婚书,这就跟后世的结婚证一样代表两个人的关系,现在他竟然毫不犹豫的撕碎了,而且称呼也从娘子变为了常娉。

    常娉跑过来,想要抓住撕碎的婚书,但是婚书飘飘洒洒的散落在了空中,她只抓住了几块碎片,常娉紧紧的抱住了楚云,呜呜的哭了出来,“相公,你永远都是我的相公,我去偷长老令就是曾经听到过郑家太上长老要求吴长老把你交给他。要不是在太上长老的院子里,到处都是隐藏气息的阵法,我也不会碰巧听到。虽然吴长老不答应,但是我还是担心你,我去求姑姑帮忙,但是姑姑却只说考虑考虑。我害怕你有危险,就去偷偷的偷出了长老令,想要放你离开。我真的没有想过害你,我真的很欢喜成为了你的妻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离开的,我陪着你一起死。”

    听到了常娉的表白,楚云第一次感觉到了温暖,没想到常娉对自己用情竟然这么深,楚云很是感动。但是楚云却不能带着她走,既然自己被宗师级高手盯上,那么自己一个人逃走已经不易,再带上常娉,自己真的死定了,因此楚云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

    “孙师兄,我最后一次叫你师兄,常家跟你们是盟友,你应该不会伤害常娉吧,请你把常娉安全的带回去如何?”楚云对着孙恒躬身行了一礼。

    “楚云,我真的是很看好你的才华,也真的当你是自己的师弟,但是师命难违,真的抱歉了。至于常娉,我会把她安全带回去的,常家的势力也不可小视,我怎么敢伤害常娉,这你就放心吧,你跟我一起离开这里吧,等到吴家太上长老毙命,那些跳梁小丑都会被消灭,到时候我们再返回宗门,这期间我不会伤害你的。”孙恒看到楚云给自己行礼,勾起了他们的师兄弟情谊,孙恒此人虽然冷,但是外冷内热,你对他好,他就对你好,并非坏人。

    “既然如此,小弟谢谢了。”楚云话音刚落,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二十几里之外,看到这一幕孙恒吓了一跳,他完全没想到楚云说走就走,而且轻功如此精妙。这是一个初入地阶的速度?就在孙恒一个愣神的功夫,楚云已经没了踪迹。

    震惊之后的孙恒平复了一下心神,就算是堪比地阶后期的轻功又能如何?他可是在楚云身上留下了气息踪迹,而且楚云拿着晴明灯,所到之处寒冰消散,光靠着这痕迹,楚云就逃不了。

    “求你不要伤害我相公。”常娉看到楚云离开心里十分欣喜,她立刻想伸手拦住孙恒,但是一个人境武者怎么可能拦住一位半步天阶的高手,转眼之间孙恒已经失去了踪迹。要让魏之銮知道自己放跑了楚云,孙恒简直不敢想象。不过好在在消失之前,孙恒还是告诉了常娉一个关帝门弟子隐藏的处所,让常娉自己前往。常娉却不放心自己的相公楚云,她使出了自己最快的速度朝着两个人消失的方向赶了过去,跌跌撞撞的常娉很快就消失在了到处都是天蓝色的冰封世界。

    楚云的乘风纵云功是上等的轻功,他越走越快,很快就达到了不逊色于半步天阶的速度,当真是一跃几十里。而且孙恒留在自己身上的气息留踪也被楚云抹去了,但是让楚云无语的是,他手里拿这晴明灯,这无疑是告诉了孙恒的自己方向,这让孙恒虽然追不上自己,但是却依旧牢牢跟在自己身后,这就尴尬了。要知道这里可是石坪州,是关帝门的地盘,就算是被人打到宗门,但是也是关帝门的人故意为之的。如果自己被人围住,就算是自己战斗力超强,能够杀死一个半步天阶,甚至两个三个,但是如果来十个二十个,甚至一百个呢?

    楚云早就算计好了逃走的路线,楚云虽然不至于走一步看三步,但是也不会打没有准备的战斗,他制定的逃走路线,可以说最快离开石坪州的,但是也需要几十天,石坪州实在是太大了。但是谁又知道孙恒不会通知人来阻拦自己?

    其实孙恒已经发出了信号,他整整追了楚云一天,竟然发现距离不光没有缩减,还被拉开了几十里,这让孙恒不能以地阶初期的实力看待楚云了。甚至还在心里惊讶于楚云的成长,如此人物门内不光不精心培养,还准备杀了,门内的人简直就是鼠目寸光啊,但是偏偏涉及到了他的师傅魏之銮,魏之銮严令看到楚云就擒住,一两百年的养育之恩,他对魏之銮的惧怕深深地刻在了心里,他只能全力追赶。

    “玛德,这样不行,孙恒既然你找死,那么就成全你。”楚云立刻回头,即便是孙恒救过自己,但是现在要杀自己,楚云也只能下死手了。

    孙恒神识之中感觉楚云停了下来,他心里大喜,终于不跑了,这小子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竟然速度如此之快,自己追了一天了,竟然追不上,这让孙恒恼火。

    孙恒以为楚云内力耗尽才停了下来,浑然没有注意到楚云脸上一丝疲惫之色都没有,根本不是内力耗尽的样子。但是楚云今年不到五十岁,孙恒真的没有多想,还是以为楚云只是地阶二层的呢。

    “楚云,你跑不动了吧,束手就擒吧。”孙恒一个潇洒的落地站到了楚云事丈之外,半步天阶不愧是半步天阶,跟楚云一样,一点疲惫也没有。

    “孙恒,本来你救了我一命,我不想杀你,这是你逼我的。”楚云也不废话,直接拿出了火灵剑,朝着孙恒攻了过来,俗话说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孙恒已经够高看楚云了,没想到还是小瞧了。楚云的每一招一式都完全压制了自己,这对武功招式的领悟,完全在自己之上。这还罢了,楚云的真实实力绝不是地阶二层,而是完全不逊色于地阶后期,要知道楚云才不到六十岁了,这真是天才中的天才。孙恒竟然想要劝楚云回去,自己拼命都要保下楚云,但是想想自己的身份,也就是半步天阶,有什么资格保下楚云?孙恒心里微微叹了口气。

    不过很快他就没有功夫胡思乱想了,因为楚云给他的压力越来越大,楚云的招式大气磅礴,每一次攻击之后,威力都会增加几分,这是楚云把道家重剑融合进了火灵剑法,火灵剑法本来就是一门狂攻的剑法,加入了重剑,威力更增三分。

    随着楚云狂暴的火属性内力不断催动,周围的温度迅速升高,这让周围变得雾气蒙蒙,不过两个人却完全无视了这些雾气,两个人就算是在没有一丝光亮的密室也能看清楚周围一切的强者,怎么会在意这些雾气。

    不过这可都是楚云早就计划好的,他早就知道自己全力催动火灵剑法的后果,就是会起雾,一冷一热这是肯定的,初中生都知道的原理。

    楚云一剑袭来,孙恒连忙架剑抵挡,孙恒的内力是属于阴属性内力的一种,而且妙就妙在能够吞噬别人内力,转化为自己的防御,这一减一加,让孙恒面对同阶对手占据了上风。而且孙恒的内力还能够和三师兄的阳属性内力结合,形成阴阳囚仙网,这可是关帝门能够排名前十的秘术,每个门派有武功当然也有秘术,这些秘术各有神效,阴阳囚仙网就是困敌的,传说能够困住大宗师,大宗师又被成为地仙,所以就叫做阴阳囚仙网。

    他的天赋也很让魏之銮看重,否则也不会传授他这么精妙的武功。不过他跟楚云对战却失望了。楚云的火属性内力,可是蕴含着业火,并不是普通的火属性,业火可是能灼烧人的灵魂。

    因此孙恒吸收了楚云几次内力,反而觉得灵魂灼痛,这就是被灼伤了念力,这让他不敢轻易的吸收了。因此只能靠自己的内力抵挡,但是楚云的火灵剑融合了道家重剑,一次攻击比一次攻击强横,他竟然有些抵挡不住。楚云的攻击已经不逊色于半步天阶武者了,要不是他成为了半步天阶,能够调动周围的天地灵气,不管是吸收还是防御,都能让他占点优势,他都有些扛不住了。现在的孙恒已经对楚云的实力骇然了,真的是被楚云吓住了。

    所以眼看楚云的攻击袭来,他全力挥剑抵挡,不过突然,楚云消失了,华丽的消失了,这让他孕育了全力的一击落空,这让孙恒身子往前一倒,半步天阶武者的一击力量和等大,他只是一倒就调整了过来,已经是很厉害了,也多亏他的战斗经验丰富。

    但是楚云却已经通过雾遁术来到了他的身后,如果自己堂而皇之的用处雾遁术那么孙恒肯定有所警惕,但是自己是因为炙热的火属性内力,不经意间出现了雾气,那么孙恒不会在意,这就给了楚云机会。

    雾遁术中的楚云类似于有了瞬移的能力,虽然不像是宗师级高手那样真的遁入虚空,但是也是不凡了。

    楚云弃剑用掌,手上一朵业火红莲绽放,朝着孙恒的后辈狠狠的印了过去,楚云全力一击,完全能够重创孙恒,这是楚云对于《业火涅槃功》的自信,也是对自己手上这朵业火红莲的自信,只要红莲进入孙恒体内,孙恒的识海就会被业火红莲炸碎,一个没有了识海的人,也就是相当于植物人了。

    嘭,结结实实的一掌打在了孙恒的身上,筋骨碎裂的声音传来,楚云嘴角挂上了笑容,这一掌足以让孙恒致命了。但是就在楚云欣喜的时候,孙恒飞速远离了楚云,并快速无比的从乾坤囊拿出了一个小酒盅,然后看都不看一口喝了下去,孙恒苍白无比的脸色,慢慢的恢复了血色。

    不过他依旧是被自己重伤了,孙恒又吐出了一口淤血,看起来伤势竟然稳定住了。要知道自己一掌可是带了念力手段,你喝的什么酒啊,竟然能够化解自己的业火红莲?

    “小师弟,你藏得真够深的,竟然能够施展念力,就是天阶武者不妨也会被你重创吧,好在我随身带着师傅让我去重金拍卖回来的顶级法宝神魂杯,没想到竟然歪打正着的救了自己一命。不过,这应该就是你压箱底的手段了吧,火灵剑法果然厉害,不过接下来就该轮到我了。”化解了楚云的偷袭,孙恒找回了自信,他以为这就是楚云的底牌了,但是他如果知道,这只是楚云的常规手段,真正的底牌还没出呢,如果知道会不会哭死。这个世界探查手段太多,楚云不想暴露自己太多手段让关帝门的人知道,没想到竟然让孙恒误会了,楚云无奈的呲着牙笑了笑,没回孙恒的话。

    “再来战吧。”孙恒直接寄出了自己的灵器,楚云也缓缓的带上了自己的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