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之后,楚云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期间没有发什么任何其他的事情,让楚云头疼的是怎么面对常娉,说实话,楚云虽然没有洁癖,一定要女人是处子之身,但是也受不了一个成为自己老婆的女人跟别人那啥过,更何况是在自己的面前。

    但是楚云却没办法拒绝,因为他需要维持好跟吴家太上长老的关系,哪怕是明面上的,他根本没有和太上长老翻脸的实力和底气,哪怕他跟周家的太上长老达成了合作,但是那需要很久之后,起码需要自己的实力达到一定地步,才能成立的。如果自己早早就挂了,那么周家太上长老不会对自己有任何的惋惜,如果说魏之銮是个伪君子,那么周家太上长老就是个真小人,虽然比起伪君子可爱,但是也不是个好东西,自己都需要小心谨慎,否则自己一定被人卖了,还笑呵呵的帮他们数钱。

    楚云被领了回来,自己的婚礼已经结束,而跟魏之銮脱离师徒关系,并不需要任何仪式,因为自己也没有正式拜师,魏之銮当年说自己到了地阶再正式拜师的。当然估计自己到了地阶,也是没可能拜师,反而是自己的忌日更有可能。

    自己的东西也都被刘琛去派人拿了过来,自己甚至没机会回去一次,想要嘱咐杨文去跟石横说说,暂停供应丹药也都做不到。不过石横应该知道自己成为了赐福者的事情,这小子短时间应该没胆量把自己卖了,这让楚云放心了许多。

    明天自己就要去拜三位太上长老为师,当然自己也只是记名弟子,也不会有什么大的仪式。然后自己就会跟随三位太上长老学习,每一位教导自己十年,说是太上长老亲自教导,但是自己实力太低,他们肯定是派人教导自己,自己说不定一年半载的见不到他们一面。不过这正合了楚云的意,他还怕自己在几个太上长老的面前露出了底细,宗师级高手也被称为人仙,谁知道他们有什么特殊的功法或者本事。不过让楚云难以决定的就是怎么面对常娉。

    楚云送走了刘琛,在侍女的带领下回到自己的院子,江湖儿女没那么多规矩,要不是几个太上长老要用楚云振奋人心,那么婚礼不会这么复杂。也只有去关帝庙祈福这是每个弟子必须要做的程序,当然在楚云看来这是照顾关帝庙的人罢了。从周太上长老无声无息出现在关帝庙看来,关帝庙这股势力应该是跟周长老一伙的,当然这些都跟楚云没什么关系。

    楚云被带到了婚房之外,所有下人都知趣的离开了,只剩下了门卫的楚云和屋子里的常娉,楚云没有立刻就进入,而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楚云推开了房门,转过了两间屋子,才看到了正安静坐在床上的新娘子,她正规规矩矩的坐在床上,盖着盖头,手里拿着一块红色的手帕,看她紧紧的握着手帕,就知道她心里的紧张。

    楚云走了过去,不管怎么说,楚云都需要常娉来拉近跟吴家太上长老的关系,并且需要她为自己掩饰,因此自己不能不对常娉好。已经想通了的楚云,微笑着来到了常娉的身前,听到楚云靠近,常娉更是紧张了。

    楚云缓缓的掀起了常娉的盖头,常娉姣好的面容出现在了楚云眼前,要不是出了那件事,其实常娉也是个妻子的好人选,最起码长得不错。

    “娘子,你今天真漂亮。”楚云温和的笑容让常娉心里小鹿乱撞,在十几年前,要不是楚云的相貌气质,她也不会被诱惑的去抚摸楚云。即便是她功法的问题,也掩饰不了楚云男子气势的引诱。

    常娉低着头红了脸,楚云虽然成了他的夫君,但是也只是见过两次面而已,常娉没经历过多少事情,突然就成了亲,被人这么盯着,她还是感觉害羞。

    “咱们喝个交杯酒吧。”楚云看到这一幕,走到旁边的桌子上拿起了桌子上的酒杯,这个世界的人也不知道有没有这个规矩,但是常娉还是很听话的走了过来,两个人喝完了酒,常娉就有些不知所措了,现在是大早上总不至于上床吧,但是楚云却知道如何的化解这些尴尬。

    “外面有一个池塘,里面有一些不小的鲤鱼,咱们两个无事去垂钓一番如何?”楚云说完,常娉点了点头,她红着脸看着楚云,楚云立刻就明白,她是想换衣服,也没有留下来的想法,笑着说去准备,就先离开了。

    两个人在下人的侍奉下,边喝着果酒吃着灵果,边跟普通人一样不动用武功垂钓,楚云时而说点小笑话,常娉慢慢的跟楚云亲近了起来。

    晚上,常娉把要服侍的侍女赶了出去,整个卧室十几间屋子只有两个人,屋子里的的灯是以晴明火石为材料制作的,也就是那种能抗住乾蓝冰域几十年一遇的寒冰的晴明火石。这种材料的灯点燃之后,屋子里的一切都被照得通明,而且还让屋子里暖洋洋的,不愧是整个乾蓝冰域几百亿人赖以生存的奇物。

    “娘子,咱们歇息吧。”楚云的话语打破了沉默,常娉点了点头,躲在床上索索啦啦的脱起了衣服。楚云也不矫情,一摆手身上的衣服就直接脱了下来,全部整齐的挂在了衣架上。身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内衣,听着常娉脱完了衣服,钻进了被子里,楚云才准备上床。

    就在楚云要上床的时候,突然他感受到了一股神识出现在了屋子里,这股神识并没有多么隐秘,但是一般的人境巅峰的武者根本感应不到。因为人境巅峰的武者对神识的利用都是很粗浅的,不过楚云是什么人,他可是具有天阶的神识和念力,怎么可能感受不到这股神识的探查。

    “常含雁?”楚云反而以远超探视人想象的神识,逆向追查到了神识的主人,正是常娉的姑姑,吴太上长老的填房常含雁。

    “娘子,你知不知道,自从当年遇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我拼命练功,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光明正大的迎娶你,现在我终于美梦成真,我真的好高兴。”楚云深情的说道,并且缓缓地上了床,抱住了被子中的常娉。

    常娉听到楚云深情的告白,眼泪哗的一声就流了下来,“我陪不上你了,我的身子已经不洁,我知道我让我姑姑逼你娶我是我太自私,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你,当年你亲了我,我心里就有了你的影子,原谅我的自私好不好,你可以娶别的女人,但是求你不要不要我。”

    常娉反身的抱住了楚云,楚云不断的说着情话安慰,其实楚云的注意力都在常含雁身上,这个女人难道还要看他们真枪实弹?你要不要这么无聊?

    “我们睡吧。”既然常含雁不走,那么就只能动用真格的了。这个时候常娉突然坐了起来,肚兜下的两个玉兔晃了几下,真是雄伟。

    “夫君,娉儿要告诉你一件事,你要小心你的师傅魏之銮,我听我姑姑说,他收你为徒不是真的看重你的天赋。”常娉把常含雁交给她的话说了出来,楚云听到,彻底肯定了周家太上长老的话,那个老东西没有欺骗自己,看起来他跟自己说的那些话,很可能都是真话。不过楚云还是装出了感激涕零的表情,一边愤怒的骂着魏之銮,一边的表达对吴家太上长老和常含雁的感激之情,并且要发誓对常娉好。这个发誓可不是随便发的,武者发了誓不去做,就会产生心魔,止步于现在的境界,楚云为了让外面的常含雁放心下了血本。不过好在常娉及时的制止了他,这让楚云大松了口气,倒是真的对常娉有了一丝好感。

    “谢谢娘子告诉我这件事,为夫无以为报,就以身肉偿吧。”楚云说着扑了上来,不过当楚云刚刚用手抓住常娉的肚兜,常娉整个人就颤抖了起来,她竟然如同变了一个人一个浑身散发着冰冷,一脚把楚云踹下了床,楚云忍住了自己还手的想法,硬生生挨了常娉一脚,常娉也是人境八层的武者,踹一个毫无防备的人境十层应该怎么表现,楚云都想的清清楚楚。

    楚云飞出去足足数米远,撞到了桌子和两张椅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嘴里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的气息都萎靡了下来。

    “相公,我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常娉连忙下了床,扶起了楚云,脸上的泪水怎么止也止不住,楚云倒是相信他不是故意的,而且这一脚也没有想象的那么重,但是外面有人看着,楚云正好借用这件事。

    “娘子,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是我太着急了,你还没有完全接受我,我不会怪你的,而且在你没准备好之前,我也不会碰你,我去隔壁屋子里睡,等你什么时候接受了我,我再来跟你一起。别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楚云反而安慰起了常娉,常娉感动的又哭了起来。

    “小傻瓜,不要哭了,你不去给我拿一点伤药敷上嘛?你相公快疼死了。”楚云说完,常娉才慌忙的去拿药,伤药什么的都是必备的物品,就在自己的乾坤囊中,常娉手忙脚乱的给楚云敷上,楚云一直在安慰着常娉,让她更加感动。

    “相公,要不然你还是在这里睡吧,我尽量的忍住,不会再伤害你了。”常娉不自信的说道,楚云看得出来,这个常娉除了那件事之后,在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阴影,这算是心理疾病,不是短时间能治愈的,而且不是她自己能控制得住了。这反而让楚云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己的武功不需要童子之身,但是想起跟常娉那什么,就很不自在,这也算是因祸得福?正愁没借口拒绝。

    “娘子,不要为难自己,看到你为难,我心里很难受,咱们还年轻,总有一天你会接受我,我等你,好嘛?”楚云终于说服了常娉,常娉也怕自己再伤了楚云,这种结果她也能接受,反而因为楚云为自己着想很幸福。

    “明天,我带你去找门内的医者看看。”常娉刚说完,就被楚云阻止了。

    “小傻瓜,咱们结婚第一天,你就把我踹伤了,如果让别人知道,他们会笑话你的,我不想听到有人说你的闲话。我用了伤药之后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咱们还是按照原定的计划去拜见岳丈就好。”楚云说完,常娉紧紧的抱住了楚云,而就在这个时候,常含雁的神识消失了,楚云松了口气,终于对付过去了。

    楚云再次安慰了一下常娉,把常娉哄得找不着北,最终自己终于得偿所愿的去了隔壁的屋子睡,这里本来是给丫鬟准备的,就是为了随时服侍自己的主子,不过因为常娉害羞,把他们都干了出去,正好给楚云腾出了地方。

    接下来的几天,楚云陪着常娉在常家住了数天,别看关帝门是个门派,但是里面的家族势力反而慢慢的夺取了门派的掌控权,这种权力结构对一个门派的衰落是致命的,除非有个强势的人物出现,进行改革。但是关帝门周吴郑三个家族分别有一个太上长老,在这个武力就是一切的世界,根本看不到关帝门的希望。除非有人不惜让自己家族出血,改变这个门派,但是有谁能做到?大义灭亲可不是人人都能干出来的。当然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一个家族彻底掌握门派大权,这也能让关帝门权利集中,从而让关帝门踏上正确的道路,而不是和现在一样内部消耗,但是可能嘛?宗师级别高手,都能虚空横渡,虽然不能穿梭多远,但是同阶之战很少会有人丧命,就是一个宗师巅峰面对一个初入宗师的武者都很难杀死,更别说关帝门有三个宗师级高手,三国演义的局面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周家太上长老找自己合作,就是为未来买一个可能,至于现在的自己,有资格跟宗师合作嘛?根本不可能。

    十天之后,自己终于做完了这些琐事可以安心练武了,而他跟常娉的关系也日渐亲密,除了夫妻之实,其他的都跟如胶似漆的新婚小夫妻没什么区别,而自己也要去面见三位太上长老,正式成为三人的记名弟子了,然后就可以专心修炼,这才是楚云最想过的日子。

    这天早上,老熟人刘琛来到了院子,楚云在常娉的送行下,前往了象征着关帝门最高权力的关帝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