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气御物?竟然如此奇妙,跟以心御物比起来简直难分优劣,这是怎么实施的?以罡气为媒介,以法则为蓝图,遵从天地规则,从而御物?不明白啊,想不明白。”楚云陷入了思考,但是在距离真相的最后一步时候,自己面前总是一团迷雾,就差那么一点,就是想不清楚黑脸大汉是如何做到的。

    楚云掌握了“以心驭剑”的本事,这个以心驭剑就是以神念御剑,通过自己识海中的剑心,也因此叫做剑心通明,这是御剑术的两种手段之一。而御剑术的另一种手段叫做“以气驭剑”,也就是以自己体内的的真气御剑,这也是最常见的御剑手段,基本上用剑的没几个不会的。但是比起以心驭剑,不管是威力还是灵活性都远远不如,这也就是为什么当时楚云和云家的那个剑痴比剑,人家发现楚云能够以心驭剑立刻就退避三舍的原因,因为掌握了以心驭剑比起以气驭剑威力更胜。

    而以气御物和以心御物,不过就是把御剑术推而广之,变为了其他的兵器,但是原理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外家武者的以气御物中的气不是真气,而是罡气。但是如何以罡气御物,楚云却没弄明白,这也是天阶中期的外家武者的标志,如果能够明白,楚云的外家功夫就会晋级天阶中期。

    不过楚云今天有了这么一场奇遇,楚云相信自己早晚能够掌握以罡气御物的手段。

    楚云从自己的思索中出来,就看到黑脸大汉和对手的战斗似乎进入了生死抉择的最后时刻。

    “噗呲。”入肉的声音传来,那个隐藏在领域之中的天阶武者,竟然被黑脸大汉以气御物控制的钢枪穿了个正着,武者脸上充满了惊恐,而黑脸大汉却脸色依旧凝重。

    楚云被黑脸大汉一系列操作惊呆了,先是以浑身血液四射而出定位对手,然后以枪芒疯狂的追击敌人,让敌人在狼狈之中逃命,在对手把身上的鲜血清理干净的最后时刻,突然用出了以气御物,击杀对手,这一步步的算计真是精妙,但是为什么黑脸大汉还是如此凝重?

    不对,如果武者真的被杀死,那么这片领域早就崩溃了,敌人没死?不过看起来黑脸大汉早就想明白了,但是这个时候黑脸大汉可以说是底牌尽出,而且浑身鲜血起码没了一多半,众所周知,外家武者以血气为一切的根本,你没了血液,你这个外家武者怎么战斗?这也是一开始黑脸大汉激发出全身血液,内家武者中招的根本原因,谁也没想到黑脸大汉竟然孤注一掷,但是即便是这样,黑脸大汉的万般算计还是白费了。在战斗下去结局是注定得了,黑脸大汉必败无疑。

    就在黑脸大汉的对手也跟楚云一样,认为稳操胜券的时候,一把遮天蔽日的大刀在两条五爪金龙的伴随下从天而降,天阶中期武者引以为傲的领域被直接碾碎,而天阶武者也被一刀斩为了虚无。

    这是什么样的招式?这一刀连虚空都被撕裂,楚云就算在知道自己只是处在一种虚幻的空间之中,根本不是本体,也感受到了内心的恐惧和不安,连虚空都能划破的一刀,已经出乎了楚云的想象。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魁梧的男子出现在了楚云的视线之内,让楚云震恐的是,男子的目光跟自己的视线交汇在了一起,他竟然看见了自己?这让楚云整个人都震恐了起来,楚云以为自己根本就是局外人,是安全的,但是现在发现自己当做演员的人中,竟然能看到自己,而且还具有完全可以碾压自己的实力。这种感觉比起贞子从电视中爬出来还让人恐怖,一股凉气从自己的尾椎升起,短时间就传遍了自己的全身,楚云如同坠在了冰窖之中。更让楚云害怕的是视线中的魁梧男子,除了双眼,其他的一切都模模糊糊,根本看不清楚。

    男子眯着一双凤眼,眼神中厉色一闪而过,他换换的抬起了手,这个时候黑脸大汉冲上前来,死死的抱住了男子,楚云发现他眼前的空间竟然如同破碎的镜子碎裂了开来,楚云感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再拽着自己往一个方向离开,他回头看去,那一双毫无感情的凤眼却依旧在盯着自己。

    当楚云回过神来,竟然发现自己站在那个自己遇到的黑脸大汉塑像之前,仿佛根本没有移动,但是楚云却知道,他刚才到底经历了些什么,那一招一式,哪一些感悟依旧印在了自己的心中。而且那个让人恐怖的眼神,也印在了心里,楚云一眨眼就仿佛能看到那个眼神,楚云引以为傲的身躯,竟然感觉被寒冰包裹一样,这是他从灵魂上散发而出的恐惧。要不是楚云心里还有一丝的神智,楚云都想立刻开启自己所有的底牌,保护自己。

    “别看了,快点跟上。”三个黑衣斗笠人对着楚云说道,惊醒了沉浸在自己世界的楚云。他终于想起了自己在哪,再次抬头看向雕像,黑脸大汉的雕像如同死物一样,再也没有一点奇异。

    “好。”楚云点头答应,跟随着黑衣斗笠人离开了。

    他边走边想着自己到底遇到了什么,楚云刚才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神魂被拉到了一个幻境之中,但是看身前三人,貌似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刚才幻境之中的黑脸大汉明显就是眼前的这个雕塑,是他把自己拉进的幻境?但是他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就是让自己看看他成长的历史?还是别有深意?

    “三位,刚才那个雕像是谁的?”楚云突然开口问道。

    “嗯?那位是关帝座下大将周仓。”黑衣人不知道楚云为什么问起这个,但是还是随口回答了。

    楚云心里一愣,周仓?楚云记得以前看三国中的一些资料,周仓本是黄巾军出身,关羽千里寻兄之时请求跟随,自此对关羽忠心不二,一直跟随关羽,后来关羽兵败麦城,在听说关羽兵败被杀后,周仓也自刎而死。此人后来就跟关羽的长子关平一起,成为每一座关帝庙关羽塑像身边的两个人之一,就是那个帮关羽扛着青龙偃月刀的人。

    但是现在为什么他的雕像在进口的地方?难道是为关帝庙守门?而且为什么要把自己拉进幻境?楚云可是清醒的很,并没有做梦,刚才的确进入了某种幻境,并不是自己的幻觉。那么那个凤眼的主人就呼之欲出,难道是关羽?自己正处在关帝门,而自己被武祖赐福,也是拜关羽的虚影所赐,自己竟然又遇到了他,他还想杀了自己,这到底怎么回事?楚云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中。

    楚云迷迷糊糊的被三个人带着来到了一间庙宇,三个人让自己进去,然后就转身离开了,楚云开启神识,结果发现里面竟然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包裹着,自己什么也看不到,但是自己已经来了,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推开了房门。

    楚云一眼就看到了正面一个三人多高的雕像,坐在一个凳子上面,右手放在膝盖之上,而左手抚须,相貌十分和蔼,而他左手边,站立着一位白面小将,拿着一块官印。

    但是本来和蔼的塑像,在楚云眼里却是那么让人惊恐,因为那个坐着的塑像正是楚云记忆中的关羽。自己遇到的一件件怪事可都跟此人有关,而且这个世界太多的神异,一个雕像楚云也不敢怠慢,自己现在都有些杯弓蛇影的感觉了。

    楚云连门都没进,就想退出去,而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却从屋子里传了出来。

    “进来。”楚云感觉头皮都有些发麻了,这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自己老是能遇到这些怪事,自己小心脏受不了啊。楚云一个转身就想离开,就在楚云刚刚转到一半的时候,楚云眼角瞄到一个人从塑像后来走了出来。楚云连忙的转身去看,真的是一个活人,楚云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那些让人难以接受的东西,是个活人。

    这个人穿着一身劲状,看起来也就是五十来岁,面容坚毅无须,头发高高耸起,上面包着一块黑色的头巾,看起来干练无比。

    “进来吧。”男子冲着楚云招了招手,楚云思虑再三,还是决定进去,此人绝不是要杀自己的,否则也不会现身出来,再说自己完全看不透此人的境界,看起来就如同常人,但是楚云却知道,此人应该是实力远超自己,绝不可能是个不会武功的人。在这种人面前,楚云哪里逃的走?

    楚云跟在男子后面走进了刚才畏之如虎的庙宇,大门自动关闭了,楚云没有发现任何的能量波动,这是怎么关上的?楚云今天怪异的事情见多了,也有些免疫了。

    男子盘膝坐在了关羽塑像前面的蒲团之上,楚云站在男子的面前,男子也没有让楚云坐下的意思,楚云从男子身上看出了那种久居高位养成的气势,楚云当过门主,当过皇帝的人,因此一眼就看出来了。

    “你应该在好奇本座是哪一位吧。”男子看着楚云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但是楚云却隐隐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亲近,但是这种亲近是怎么来的,楚云完全不知道。但是听到本座这个词语,楚云已经肯定了男子的身份,天阶武者被称为老祖或者尊者,他们自称为本尊。而宗师级高手和大宗师高手都称之为本座,座这个词语是代表最尊贵的座位的意思,也就是说他们不管去哪,最起码都能坐在最尊贵的座位上,久而久之,本座就成了宗师级高手和大宗师级高手的自称。而在关帝门,能够称呼本座的只有三位太上长老,楚云见过吴家的太上长老,见过郑家的太上长老,唯一没见过的只有那个传说实力最强的周姓太上长老。那么答案呼之欲出,此人就是周家太上长老。

    “拜见太上长老。”楚云行了一礼,这让座位上的男子稍一诧异,随即就想明白了,原来自己告诉了眼前这小子。

    “不错,竟然能从本座的称呼中推断出我的身份,看起来你十分聪慧啊,本座这些年几乎年年闭关,妄图冲击地仙之境,但是都没有成功,本座都已经绝望了,不光是为了自己,也是为了门派,但是现在看到你,本座重新获得了信心。武祖他老人家没有抛弃我们啊。”周长老恭敬的对着关帝的塑像拜了三拜,再次回过头来。

    “你应该好奇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吧,实话告诉你,本座是要你答应本座一个条件,这也是为了门派的未来,如果你答应本座,本座就会全力培养你,而不是跟那两个老家伙一样,只会争权夺利,根本不顾及门派的未来。而且我告诉你,别看吴家的老东西又是给你送女人,又是给你房子,其实他们对你的目的都不单纯,只有本座才能护住你的小命,而且对你没有丝毫的窥视。否则我也不能在武祖身前跟你商量,要知道举头三次有神灵,在武祖老人家面前,我是不能说谎的。”周长老说完看向楚云。

    “不知道太上长老要小子做什么,您的命令我怎敢不从。”楚云躬身说道。

    “不,你理解错了,我不是以太上长老的身份强压你服从,而是以平等的关系找你商量。我先透漏一点消息给你,让你好好看看他们令人生厌的嘴脸。你体内有不属于人族的血脉之力,在你入门测试的时候就被魏之銮发现了,这也是你为什么能够被魏之銮收为弟子的原因,你以为他这么做是看重你?并不是的,他是想把你体内的血脉之力收为己用,而你不过就是他培养的鼎炉。凝血大法前几层你应该得到了,是不是感觉这门功法跟适合你练?呵呵,其实这都是魏之銮的诡计,就是为了让你毫无防备拼命练习,并且掩盖了他的目的。等你到了地阶,他就会把他早就准备好的下一层口诀给你,然后让你浑身血脉凝结,他就可以从容的跟你换血,你的一切就是为了你的好师傅做嫁妆。你是否觉得我是危言耸听?这就是下一层的功法,你可以自己看一看,这件事情魏之銮每隔十年就会做一次,他利用自己手里的权力养了数以百计的鼎炉,偏偏这些人还都对魏之銮感恩戴德。如果你以后有想法可以去魏之銮的凝血山庄看看。不过你应该是他这么多年发现最好的鼎炉,才会把你直接养在身边。本座也想过废除此人的六将堂堂主之位,但是姓吴的和姓周的阻止了我。我也只认不是什么好人,杀人的事情也没少做过,但是养着活人当鼎炉,每十年都有杀死一人,这种事情本座还是真的接受不了。”楚云在看着周长老给自己的凝血大法的下一层秘籍,而周长老则在继续说着。

    看起来是真的,这一层的秘籍,真的是有问题,凝血大法就是一门凝练血气的功法,能让武者做到血气和真气互相转换,从而内外兼修,无敌同阶。但是这一层功法却不经意的让人血气凝结,试问一个人血液都凝结了,还可能活着嘛?楚云终于知道了自己师傅的目的,楚云也没有怨恨魏之銮,因为江湖本来就是弱肉强食,自己身为弱势一方,被强者杀死,也不需要什么理由,楚云修炼魔源杀气,死的人何止十万,当时自己可有半点善念?因此楚云能理解魏之銮的行为。

    楚云虽然不恨,但是依旧决定要宰了魏之銮,敢算计自己,就要做好被自己杀死的准备。

    楚云看完了之后看向周长老,这个老家伙也不一定是好人,人心险恶,哪有几个真正的好人。

    周长老看着楚云平静的看完,点了点头开口道:“你应该看出这门功法的缺陷了吧,要不是你被武祖赐福,你的小命就能活到你晋级地阶的时候,你面对你那个天阶中期的虚伪师傅,结局是注定的,没有任何人会帮你,等待你的只有死亡。当然就算是本座知道了也会当做看不见的,因为你的价值远不如魏之銮,哪怕我看不上他的行为,也只是想废除他的职位,而没想过杀死他,只是因为他是天阶中期武者。但是现在你获得了武祖赐福,你的价值就远超过魏之銮了,这就是现实。”楚云听到周长老的话很是赞同,有些时候真小人比伪君子好多了。

    “你也别以为你获得了武祖赐福就一定是好事了,你应该听闻过我关帝门为什么衰落,就是因为有人谋夺了一个被赐福的人,武祖赐福真正的本质就是武祖赐予的神力,这种神力能够改善武者的身体,让武者身体成为真正的无垢之体,不管修炼什么武功都快捷无比。当然这只是神力最基本的作用,而让所有人都疯狂的是神力之中的生命力,你也知道地阶武者的最高寿命就是五百岁,而天阶武者的寿命是一千岁,宗师级武者的寿命更是高达五千岁。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所有人根本活不到这寿命的尽头,地阶武者三百多岁就死我的占了大部分,天阶武者八百余岁死亡的也最多,至于宗师级武者,一般也就是活三千岁,但是只要被神力改造,所有人都能活到生命的尽头,除非是被人杀死或者身受重伤,要不就是练功出了问题。因此当年的李家大宗师才会为了自己的妻子不惜犯下大错,强硬的把一个赐福者的身体转移到了自己妻子身上,这也引起了关帝门的内斗。当然这还不是你危险的来源,因为只要不是傻子,就不可能杀死你,夺取神力,从而再次惹怒武祖,真正的原因是这个。”周姓太上长老的声音低沉了下去,楚云越听越觉得心惊,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最终他答应了周家太上长老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