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脸大汉骑着一匹浑身黑毛的良马,他怒吼着开始冲锋。只见他手持一把钢枪左挡右杀,根本没有一招之敌,大汉的枪法并不精妙,但是每一招每一式都把速度和狠辣用到了最精妙的程度,他的每一招仿佛都经过了精密的计算,虽然威力远不如楚云这种武者,但是却却总是恰到好处。他的力量和速度几乎就是没有一点浪费,每一点力量用出,总有作用。这是在战场上才能摸索出来的招式,战场上一点点的浪费都可能让自己下一招杀不死敌人从而被人杀死。楚云也没少上战场,因此一眼就看出来了。在黑脸大汉的带领下,他们击败了敌人,黑脸大汉在带着黄色头巾的士兵欢呼声中大笑。

    楚云眼前场景一边,黑脸大汉这一次是在跟人单挑,对方是一个银盔银甲的帅哥,黑脸大汉这个时候看起来十分落魄,穿着也破破烂烂的,他身后的士兵也没有了以前的精气神,全部失魂落魄的,而他们头上也没有了耀眼的黄巾。

    银盔将领的枪法真是出神入化,楚云从里面感受到了法则的痕迹,楚云从来没想到一个外家武者竟然能在招式中融入法则,黑脸大汉和银盔小将的一举一动都有着地阶武者初期的实力了,但是黑脸大汉却被银盔将领牢牢的压制了,几乎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终于黑脸大汉被银盔将领的一个虚晃失去了防守的重心,然后被银盔将领一枪抽下了马匹,黑脸大汉没有求饶,昂着头闭着眼等待着自己的死亡。

    就在楚云为黑脸大汉担心的时候,场景又是一变,黑脸大汉这一次又是在单挑,万千阵前,他这次面对一个头顶浮现着虚幕莲华的将领,这个时候,黑脸大汉的一招一式几乎到了地阶巅峰,他的枪法虽然还是那么简单,但是楚云却感受得到他枪法中的那一丝古怪的韵律,这是黑脸大汉也领悟到了银盔武将那种枪法中的法则了。而对手应该就是一个标准的内家武者,他的武器是一把长剑,地阶巅峰的对手剑气纵横,不断得使用着让人眼花缭乱的招式,但是却偏偏在黑脸大汉身上占不到一点便宜。

    两个人的战斗不知道打了多久,而他们周围的士兵也开始了混战,不知道是三天还是五天,楚云记不清楚了,他沉迷在黑脸大汉的一招一式中,楚云隐隐的把大汉的枪法跟自己的戟法以及魔源领域联系在了一起,这是杀戮之道?自己的魔源杀气也是杀戮之道衍生出来的,当年自己顿悟到了一半被打断,至今魔源领域都是一个伪领域,自己现在看到黑脸大汉的杀戮之道,竟然隐隐的打开了对杀戮之道的大门。

    而且更让楚云在意的是,黑脸大汉以杀戮之道融合进了自己的枪法,这给了楚云极大的启迪,黑脸大汉可以,为什么自己就不可以?如果自己真的把杀之法则融入自己的招式,那么自己的外家功夫的威力起码能够增强一倍,不光是靠绝对的力量对敌了。

    杀,戮也。是《说文》里面的解释,杀是什么意思,就是让有生命的东西失去生命,看的是结果,是对生命的剥夺,不看过程,只看结果。这跟武者追求的目标是一致的,一个武者修炼武功招式,晋级自己的境界,这一切的目的都是为了杀死自己的对手。仁慈什么的,都是虚伪的,在江湖中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杀之一道是最简单,也是最复杂的法则。很多武者迷失在了花样繁多的武功之中,迷失在了追求更高层次的神功当中,却忘记了武功的最终目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击败或者杀死敌人,因此杀之一道就是追求最简单最快速的手段击杀,这说起来简单,但是却需要武者由浅入深,然后再厚积薄发,才能领悟到的法则。楚云感觉就差一点就能真正入门杀之道了,但是就差那么一点,楚云再次专心看向黑脸大汉。

    黑脸大汉靠着朴实无华的招式,默默的跟武者对战,外家武者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做不到真气外放,缺乏远距离进攻的手段。每个武者都知道,外家武者远比同阶的内家武者强横,真枪实弹的打起来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外家武者获胜,但是为什么还是修炼内家功夫的多?当然外家功夫难以修炼和传承较少也有一定关系,但是真正的原因,就是对敌手段太单一。一个内家武者打不过你,想跑还是不难的。

    而跟黑脸大汉对敌的内家武者,显然知道利用自己的优势,他不断地释放真气,忽远忽近的战斗让黑脸大汉全面陷入了劣势。哪怕黑脸大汉只要打中对方一下子就能让对方重伤,但是偏偏他打不到对方。

    “换成我该怎么做?”楚云不由自主的站在了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黑脸大汉虽然修炼的外家功夫,但是远比不了自己的《战神诀》,自己开启天地法相,吊打同阶武者,根本不需要和对方磨。但是黑脸大汉的外家功夫估计就是最普通的,只能增强自己素质的武功,楚云怎么想都觉得貌似是没办法解决,于是只能去看黑脸大汉怎么办,这个时候的楚云早就忘记了自己为什么来这个奇怪的地方。

    对手已经习惯了这种猫捉耗子的游戏,并且乐此不疲,他再次以真气外放的手段把黑脸大汉打的手忙脚乱,虽然每一道真气都被黑脸大汉格挡,但是看着手段在自己的手下只能被动防御,还是很让此人满足的。他趁着大汉单手磕飞了自己攻向他后辈的真气,武器在身后没有收回的时候,起身向前来到了他的身前。手里的长剑朝着黑脸大汉的胸前刺去,此人时机选择的恰到好处,这一下子以黑脸大汉的速度根本来不及抵挡了。

    “难道黑脸大汉要死了?”楚云心里不由自主的冒出了这种想法,就在这个时候,黑脸大汉竟然伸出了自己空着的左手,牢牢握住了锋利的宝剑,敌人的剑也显然是神兵利器,黑脸大汉的手掌顿时被削断了,鲜血喷了出来,但是这一耽误给了黑脸大汉反应的时间。黑脸大汉抡起了钢枪朝着敌人打去,敌人看到这一幕,直接放弃了宝剑,整个身躯后退。虽然黑脸大汉的速度不慢,但是也没快过对方,对方已经来到了长枪的攻击范围之外。此人立刻松了口气,脸上挂上了轻松的微笑,虽然他放弃了宝剑,但是已经重伤了黑脸大汉,一会自己的攻击,黑脸大汉绝对接不下来了,毕竟黑脸大汉的左手已经基本上断掉,半边手掌都掉下来了,怎么双手握枪?而枪法不是单手就能使用的,这是人所共知的。

    就在这个时候,长枪突然像是长出了一块,楚云眼睛一亮,这是枪芒啊,外家武者最锋利的手段之一,楚云也会,并且他的剑芒、戟芒已经达到几十米,完全就是个战略性武器,不过还没有人逼得他用处来过,楚云的对手不是很差就是很强,根本不给楚云底牌尽出的机会。

    而黑脸大汉的枪芒只有几米,但是也足够斩杀敌人了,对方看得枪芒骇然失色,但是已经晚了,枪芒几乎无坚不摧,堪比最锋利的神兵利器,要不然怎么可能是外家武者压箱底的手段之一呢。没想到黑脸大汉竟然能隐忍到这个时候才用出来,以至于对方根本就无法抵抗。但是反过来想想,这几乎也是黑脸大汉唯一可以取胜的机会了。对手被枪芒划过,哪怕是用出了最强的护身真气,在枪芒下都如同纸糊的一样,这个人顿时断成了两半。黑脸大汉距离的喘气了粗气,可见他被消耗的多么严重,但是他却取得了胜利。

    当第四个场景出现的时候,楚云的脸色都凝重了起来,楚云完全感受到了黑脸大汉的绝境。对手变成了一个身穿轻甲的天阶武者,领域之中的黑脸大汉连敌人都看不到,而天阶武者的在领域内简直就是神,他的攻击诡异狠辣,黑脸大汉完全难以招架,虽然黑脸大汉的实力也到了天阶中期,并且身为外家武者一招一式都毁天灭地,但是杀不到人,他的招式威力再厉害又能如何?天阶中期武者可不是地阶武者,他根本不需要出面,就能够杀伤敌人,黑脸大汉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楚云看到敌人的狞笑和黑脸大汉的不屈,楚云都替大汉绝望了。

    黑脸大汉用出了自己的枪芒,枪芒已经暴涨到了三十多米,大汉在不断的对着虚空中看不见的敌人攻击,天阶的外家武者每一招每一式都能引动天地灵气,整个地面除了大汉站立的地方,其他地方都变为了深坑,但是这依然找不到地方的位置。对方的领域虽然只有几百米,但是是跟随着武者变动的,武者在这个区域里能随便虚空移动,黑脸大汉的钢枪加上枪芒也不过就是三四十米,总有他攻击不到的地方,试问他怎么可能取胜?

    两个人的战斗只花了半个时辰就几乎分出了胜负,黑脸大汉除了找出敌人的位置一击毙命已经没有别的办法。

    “啊。”黑脸大汉浑身的血管都爆裂开来,鲜血如同喷泉四射而出,大汉成为了个血人,但是四射而出的血液却也让黑脸大汉看都看不到的敌人现身了。在黑脸大汉左侧百米之处,这里的血液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屏障,竟然消失了,而看消失的血迹正是一个人的形状。

    黑脸大汉怒吼一声,一步就来到了这里,手里的钢枪带着枪芒搅动着周遭的天地灵气扫射而出,覆盖了几十米的地方。而天阶武者在自己领域内也不愧是神一样的存在,他竟然直接消失了。黑脸大汉的攻击没有取得效果,但是他却没有气馁,又朝着自己左侧三百米处杀了过去,他仿佛是知道敌人的位置,楚云知道,它是以自己身上的鲜血定位了敌人的位置。到了天阶,外家武者对自己身体掌控到了一定程度,就算是身体上的任何东西离开了自己身体,自己也能在千里之外感应到,何况敌人就在他周遭。

    黑脸大汉不断地变换位置,狂暴的攻击一浪高过一浪,楚云是个局外人,他清楚地看到敌人在黑脸大汉的攻击下的狼狈。但是此人却不敢逃走,天阶外家武者的奔跑速度不逊色于任何轻功,他想要逃,也不是能够做到的,一旦让黑脸大汉离开领域,他反而失去了类似于瞬移的手段,死的反而更快。内家武者和外家武者修炼的方式不同,各有各的优势,也各有各的不足,开始内家武者靠着领域压制了黑脸大汉,现在情况完全反了过来。

    不过黑脸大汉的敌人在不断的清楚着身上的血迹,如果他清除干净,黑脸大汉就会再次陷入被动,所以黑脸大汉不断地狂攻,试图击杀敌人,挽救自己的失败。但是楚云都看得出来,这个内家武者虽然狼狈,但是已经快清理干净了,难道黑脸大汉以全身血液射出创造出来的机会就要消失了?

    “哈哈哈哈。”内家武者最后一点点血迹也要清理干净了。

    这个时候黑脸大汉手中的钢枪脱手而出,朝着一个方向投掷了过去,楚云暗暗为黑脸大汉担心,本来就处在下风,又把自己的武器扔了,这是要放弃嘛?

    黑脸大汉手中的钢枪脱手而出,朝着一个方向投掷了过去,楚云暗暗为黑脸大汉担心,本来就处在下风,又把自己的武器扔了,这是要放弃嘛?不过出乎了楚云的意外,钢枪刚刚脱手,就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消失在了楚云的视线,钢枪如同在虚空穿梭一样,时而消失,时而浮现,连神识都确定不了钢枪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