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错,虽然不知道你的性格真的如同你表现出来的一样温和,还是你伪装的好,把本宫都骗到了,不管是哪一种本宫都十分满意。小子我们家的小公主看上你了,你应该认识,她就是刚才来给你送饭的常娉。她看上你了,是你的福气,本宫要你娶她,并且一心一意的对她好,如果你答应,那么一些都好说,你本来就是武祖赐福的弟子,再加上看在常娉的关系上,我的夫君也就是吴太上长老也会照顾你,你的前途将会一帆风顺。如果你不答应,那么别以为你受到武祖赐福就会武道通途,当年可是有很多人得到了武祖赐福却依旧活不了多长时间。本宫希望你是个聪明人。”常含雁软硬兼施的说道,楚云扫了常含雁一眼,常含雁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楚云曾经见识过不少很强势的女人,但是像常含雁这么强势的还真的很少看到,听她的话自己就像是她手中的玩具,虽然实际上就是这样,但是任谁听到都会很不爽,何况是楚云。

    楚云回想起常娉当年的放荡,虽然不是她的错,是被人下了药,但是毕竟已经失身他人,难道让自己当一个接盘侠?但是这个盘,能不接嘛?如果不接,自己很可能就没以后了。看眼前这个女人强势霸道的样子,身份又如此之高,想捏死自己应该也不难吧。大丈夫能屈能伸,老子记住你了。

    “不敢请耳,固所愿也。”楚云恭敬的说道,常娉哈哈大笑两声,走了过来,拍了拍楚云的肩膀。

    “小子,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的,因为娉儿是为了救你的小命。你现在已经答应娶她,如果你食言,你知道后果。”常含雁走后,楚云琢磨着她的话,心里那个一直有的猜测慢慢的浮上了心头,看起来以前的推测果然没错。

    “你今天的行为真的是救了我,那还罢了,如果不是,今日之辱我也要百倍的还你。”楚云摸着自己已经完全消肿的脸想道。

    第二天吴太上长老的管家刘琛果然来了,天色刚亮,楚云刚刚起床,楚云连忙走了过去拜见这位老祖。

    “听说你求娶常家的嫡女常娉?小子,像你这么专情的人还是真的很少见的,你跟常娉一起被俘过,当年发生了什么事,你自己应该也知道一些,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你竟然还是对常娉不离不弃,真是难得啊。”刘琛一进来就感慨道,楚云立刻就知道,这是昨天那个女人给自己下套了,竟然宣扬的人尽皆知,这是害怕自己反悔嘛?但是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只是想让常娉找个好归宿?当刘琛接下来的话,就让楚云恍然大悟了。

    “楚小子,你是这么多年后第一个武祖赐福的弟子,你将会受到门内最妥善的培养,甚至你的地位也不逊色于一般的堂主,你可以说是门内的宝贝,你会得到最好的待遇,最好的资源,最好的培养,甚至于太上长老从某种方面来说都要巴结你,你竟然不忘初心,有情有义,你很好很好。”刘琛说完,楚云才知道昨天那娘们心思之深,如果自己早知道,那么怎么可能答应?原来自己现在就是关帝门的国宝大熊猫,她根本没有办法对付自己,却软硬兼施,让自己答应了,不得不说真是个奇女子。不过楚云却不会忘记那一巴掌之仇,当然楚云现在也没法出尔反尔,自己酿的苦果,自己要咽下去,再说了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自己迎娶这各女人,说不准还对自己利大于弊,至于爱情什么的,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和地位,多余。

    这个刘琛显然也是有感而发,他说出了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看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嫁给了别人,自己终生未娶,楚云一直耐心的听着,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健谈的人。

    刘琛一家人都是吴长老的家臣,他从十五岁就代替了自己的父亲成为了太上长老的管家,不过跟他父亲不同,他是有武学天赋的,而吴长老也大力支持,于是刘琛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太上长老的指导,成为了天阶武者,现在已经有几百年了。这老头看起来是憋坏了,跟楚云絮絮叨叨说了一上午时间。

    楚云把他的废话都屏蔽了,那么就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第一就是自己成为三千年来第一位从新被武祖赐福的人,自己会被三位太上长老亲自教授。第二点,楚云将会断绝跟原来师傅魏之銮的关系,成为三位太上长老共同的弟子。第三点,楚云免除所有门派任务,在晋级地阶后期之前,不得外出。

    楚云实在是不知道这对自己是好是坏,这完全断绝了自己离开的希望,不过能够得到三个宗师级高手的亲自教导,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天上掉馅饼。

    当然在此之前,楚云需要跟常娉完婚,楚云知道,自己娶定了,这不光关系到自己的名声,毕竟自己已经答应了。而且还是吴家太上长老对自己的拉拢,毕竟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放在他的院子里,还让常娉来给自己送饭?很可能他早有以常娉拉拢自己的想法,不过具体的实施者变成了他的填房常含雁而已,这是及早把自己拉上他的船,这群活了几千岁的老怪物每一个动作都是有目的的。

    现在想想,说不准其他的两个太上长老也参与了,这说不准就是三个太上长老一起给自己下的套,为的就是考察自己的人品,一个连被糟蹋了的初恋情人都舍不得放弃的人,也就不可能背叛自己的门派。虽然这都是楚云自己的猜测,但是想想也有些可能。

    接下来的几天果然没有出楚云的意外,在楚云这个新郎完全置身之外的情况下,刘琛开始操办起了自己的婚礼,楚云无法拒绝,也没想过拒绝,女人嘛就是那么回事,娶谁不是娶,只要能让自己安安全全的度过虚弱期,恢复以前的实力,到时候天大地下,何处去不得?

    婚礼的安排十分的庞大隆重,刘琛告诉自己,是太上长老的要求,为的就是让楚云风光迎娶自己的侄女。实际上的原因稍微一想就能明白,自己是关帝门几千年来的第一位武祖赐福者,这代表的意义就是武帝重新关注他们了,他们关帝门要再次崛起了,这是以楚云结婚为手段,把楚云推向所有关帝门弟子面前,以此鼓舞士气。

    还好,楚云并不是倒插门,而门内罕见的让楚云这么一个不到地阶的弟子住在了关帝山的后山,这对于关帝门所有弟子来说都是重赏,毕竟有很多人到了天阶,也没资格在后山有一套房子的。

    楚云像个木偶一样任他们摆弄,楚云除了睡觉根本没有任何自己的时间,稍微有点空,就有人教自己婚礼的规矩。而且这段时间,还不断地有人找各种借口来看看自己,常娉的父母也就算了,但是常娉的爷爷、祖爷爷、曾爷爷、太爷爷、高爷爷都活着,自己光长辈就拜见了几十个。

    当然也让楚云看到了一些挺好笑的事情,当儿子的比当老子的境界高,而且显得年轻,这简直就是太常见了。这也就是楚云几天唯一一点乐子了,其余时间都生不如死。

    不过好在结婚的日子终于到了,楚云骑着高头大马,真的很高,足足有六七米的大马,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品种,自己身后跟着多达几百人的乐队敲敲打打,从早上天不亮就开始从关帝门的正门出发,要绕着关帝门转大半圈,为的就是让每个关帝门的弟子看到,这就是关帝赐福的那个人,让所有人以楚云为目标奋斗。

    从早上天不亮一直转到中午,半天的时间,楚云笑的脸都疼,一直都被人围观者,不过楚云到底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一直忍了过来。到是关帝门的大半个地形,楚云都记在心里了,关帝门整个地形是大圈套小圈,所有建筑物都不是随便建的,而是按照某种阵法布置的,而且是复合阵法,不愧是曾经辉煌过的大门派,这底蕴的确不俗。

    跟地球不同,这个世界的人结婚都是正午拜堂,楚云和常娉的婚礼被安排在了关帝门最大的一个演武场内,观礼的人足足有几千人,而且因为考核大典刚刚结束,几个跟关帝门关系较好的其他门派的掌权者也留下观礼,整个婚礼十分隆重。

    楚云无父无母,而魏之銮虽然是自己师傅,但是却并没有回来参加楚云的婚礼,再说在婚礼之后,几位太上长老就会宣布收楚云为徒,自己也就跟魏之銮没关系了。所以刘琛被安排成为男方代表,至于女方代表也没轮到常娉的父亲,而是常娉的曾爷爷,也是温酒堂的那位舵主担任,一家之内的话语权也是靠实力决定的,而他也是常家唯一一位天阶武者。

    楚云被领着拜见其他门派的代表和一个个关帝门实权掌舵人,虽然不知道他们心里怎么想,反正都很给楚云面子,说的全是好话。当然几位太上长老也很给面子,虽然没有亲自前来,但是都排来了心腹送来了贺礼。有的是灵器,有的是丹药,有的是各种奇珍异宝,不过最终楚云一件没看到,全部被常娉的娘家人收走了,美其名曰替楚云保管。

    楚云拉着常娉的手拜过武祖,然后拜见长辈,夫妻对拜后,常娉就先回房了,而楚云则由开始被刘琛带着敬酒。基本上关帝门有头有脸的人楚云都挨着见了一面,哪怕楚云记忆力超群,也只是记住了大半而已,实在是人太多了。

    一直持续到半夜,楚云还是没有进的洞房,而是要去关帝庙祈福,这也是关帝门从古至今传下来的规矩,楚云需要诚心的祈福三日。

    离开了嘈杂的人群,楚云被刘琛带着前往了关帝门内的关帝庙,一路上刘琛给楚云介绍着关帝庙的历史。曾经关帝庙是关帝门最强大的部门,因为每一个被武祖赐福的人都会加入关帝庙,成为关帝庙的祭司,而当年非祭司是不能担任掌门的,可见关帝庙的强大。

    不过后来武帝再也没有出现过,而且整个关帝门就剩下了周吴郑三位太上长老,每个人都是有私心的,他们三个经过这么多年的培养,培养出了无数的嫡系,成为了关帝门权势最大的三个势力,而关帝庙反而没落了。不过即便是这样,关帝庙的祭司也是一代代传承了下来,每个堂口都有分庙,不过现在的关帝庙的祭司都很低调。

    关帝庙的掌权大祭司曾经要求楚云加入关帝庙,但是被三个太上长老严词拒绝,刘琛话里话外都是让楚云不要被那些祭司迷惑。这是在敲打楚云啊,但是为什么不直接拒绝,让楚云不要来祈福?看起来关帝庙也掌握着不小的力量啊,这都是为了平衡。楚云心里暗暗琢磨,不过楚云还是跟刘琛说他不会被关帝庙拉拢的,刘琛还是不放心的嘱咐了几句。

    “你可以走了。”楚云跟着刘琛来到了写着关帝庙三个大字的庙宇之前,三个穿着黑斗篷的人突然跃了过来,楚云竟然完全没有发现他们的气息,而且三个人的实力也完全看不出来,楚云立刻就知道这是他们斗笠的原因。而刘琛却见怪不怪,转头嘱咐了楚云一句,就爽快的离开了。

    “你跟我们来。”三个人直接朝着大门走去,楚云也不说话跟在他们身后。

    进了门,楚云四下打量了起来,这里说是关帝庙,但是竟然有些军营的意思,两边竖着各种兵器,再往里都是些一模一样的屋子,楚云不需要开启神识,凭借耳朵就能听到里面人的呼吸声,每间屋子都是十人,竟然没有一间例外,整的跟军营的营帐一样。

    四个人一直走了两三里路,景象没有丝毫变化,不过转过一堵院墙,楚云视线之内出现了一座金属做的高大雕像。这是一个武将的塑像,穿着铠甲拿着钢枪,他身材高大、黑面虬髯,一看就是一位大汉。

    楚云突然感觉自己飘了起来,楚云心里一紧,这是怎么回事?他感觉眼前一闪,竟然出现在了一座战场边上,数以万计的士兵分成两方厮杀,而一个骑着战马的虬髯大汉最为引人瞩目。

    “嗯?这是那个雕像,怎么活了过来?我是陷入了环境?”楚云吃了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