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娉,这个曾经自己亲过的少女,而且在当年楚云眼睁睁看着她被糟蹋的女子给自己端来了饭菜,说实话楚云是有些尴尬的。当年楚云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而占了她的便宜。而且在关帝门一行人被服用了春药之后,楚云自己装傻充愣,而眼睁睁的看着所有关帝门的人陷入了疯狂,常娉这个少女当然也不会例外。

    楚云的做法无可厚非,毕竟他当时救不了所有人,甚至如果逞英雄,那么自己也会遭遇不测,他重新修炼的时间太短,哪怕是底牌尽出,也不可能对付几十位地阶好手。更何况如果他真的救出了一行人,换来的绝不是关帝门的感激,而很可能是囚禁搜魂。

    楚云的心当然坚硬似铁,但是他又不是没脸没皮,一下子遇到了跟自己有一些关联的常娉还是让他很不自在。

    这个女子以及没了当年的热情似火,而且给人寒冷如冰的感觉,楚云一眼就看出,这个女人修炼的功法变成了水属性功法,而且跟自己的寒冰软绵掌一样,都是以“至寒”属性为目标。这也是为什么随着常娉靠近,一股寒气扑面而来的感觉。

    不过常娉像是没有听到楚云的话音一样,把饭菜端过来放在了楚云面前的桌子上,而她也没有离开,而是搬了一个凳子坐在了楚云的身前看着楚云。楚云看着常娉,她的目光中没有焦距,甚至根本不是在看向楚云,而是十分涣散,楚云看得出来她这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无可自拔。

    楚云心里默默说了一句抱歉,怎么说这个少女变成了这个样子跟自己也有些关系,如果自己在发现黑衣人的时候,强硬的要求掉头返回关帝门,他们也不会遇伏,不过楚云为了不让自己暴露在有心人的目光下,而选择了无视。甚至还想着让常娉等人全部死亡后,自己再想办法逃走。后来更是发觉没有性命之忧而选择了不反抗,而且在后来,楚云完全可以抱住自己身边的常娉,让她不遭受侮辱,但是却只是随手抱过来一个丑女,选择了自保。

    当然楚云心里的歉意一闪而过,人在江湖飘谁能不挨刀?能保住小命就不错了,谁让你是关帝门的人?自己又不是耶稣。楚云对着常娉温和的微笑了一下,并没有出生安慰,一个女人遇到这种事情,越安慰反而越糟糕,再说自己又不是她的什么人,有什么权利去插嘴?

    另外自己可是告诉宗门自己昏迷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万一被有心人从自己安慰常娉的话中,知道自己撒谎了,自己说不定就会步了那些倒霉蛋的后尘,楚云后来可是听说过,跟自己一起被俘的很多人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消失就代表着死亡,楚云这还是知道的,甚至郑家那个子弟郑殷据说都暴毙身亡了,自己的地位还能跟郑家的嫡系子弟相比?

    楚云下了床大口大口吃着眼前的饭菜,他也真有些饿了,当时为了应付关帝显灵,自己可是消耗了不少血气,跟内力不同,气血之气可是需要饭菜补充。而眼前的饭菜都是灵气充足的食物,不比灵膳中的灵气少,不吃白不吃。

    就在楚云把饭菜吃的一丝不剩之后,常娉从自己的世界清醒了过来。

    “楚云,你还记得十几年前我们一起去关帝城做任务的事情嘛?”常娉声音有些低沉嘶哑,这完全不像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少年的声音,反而感觉十分苍老。

    “记得,我还曾经亲了你一口。”楚云温和的笑着说道,他看着常娉,眼光中全是温柔,楚云女人多了,哄一个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们感受到自己的真心。楚云当然不是什么好心,而是听到常娉的问话,显然是对自己有什么特殊的情感存在,这就让楚云觉得有利用的可能。如果一直是那种冷冰冰的,楚云反而不觉得能打听出什么。

    常娉看到楚云温柔的目光,罕见的有了些羞涩的表情,这让她看似坚硬的外表有了一些裂缝,她不敢直视楚云的目光,竟然微微低下了头,无不表示他对楚云还是有些感觉的。毕竟楚云可是她这辈子第一个接吻的人,也是第一个调戏她的人,女人对于第一次是很记忆犹新的。

    “有戏。”楚云看到常娉的表情心思一动,就在他准备询问些什么的时候。常娉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红润的脸色变得苍白了起来,她浑身的寒冰真气竟然有些控制不住溢了出来,屋子里的温度下降了几度,楚云一眼就看出,这真气自溢是常娉控制不住自己体内真气的原因,倒不是常娉故意的。

    常娉手忙脚乱的运功把外溢的真气系收回了体内,她偷瞄了楚云一眼,发现楚云依旧含情脉脉的看向自己,眼神里满是宠溺,她心情复杂了起来,竟然站起身来就想离开。

    “你先休息吧,这段时间太上长老让我照顾你,你就在这里吸收武祖赐给你的力量,等明天刘先生回来亲自教导你。”常娉说完,楚云立刻从她的话里得到了不少消息,看着常娉想要走,楚云怎么可能放弃。

    楚云站起身来,在常娉还未出门之前就抓住了常娉的小手,常娉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就安静了下来,而她却依旧不敢看楚云的目光。

    “娉儿,我十几年前对你说的话依旧有效。”楚云说完,常娉睁大了眼睛看向楚云,眼睛里竟然带了一丝神采,就像是绝望中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

    “楚云,我已经不洁,配不上你。”随即她狠狠的抽出了手,快步离开了,当她跑出了楚云的院子,来到了自己的屋子,就趴在了自己的床上呜呜的哭了起来。楚云看着常娉离开,心头一阵不爽,什么就什么嘛,自己只想问点消息,又没想娶你。

    常娉哭泣了有一盏茶的功法,一个人影走进了她的物资。如果楚云在这里就能认得出来,她就是那个曾经给楚云开过院门,吴煜叫过太奶奶的绿裙女子。

    女子缓缓地坐在了床上,常娉泪眼摩挲的看到女子直接趴在了女子怀里哭泣了起来,女子不断地安慰着常娉,常娉像个委屈的小姑娘一样诉说着自己的委屈和对楚云的复杂感觉。

    “姑姑,我已经是残花败柳我配不上他,呜呜,可是我真的喜欢他,你说我该怎么办?”常娉抱着女子哽咽道,在她看来,今天楚云跟她说的话就是表白,而实际上楚云不过就是利用常娉想打探一些消息,但是常娉这种养在深闺的女子无疑是理解错了。这种没有多少人生经历的女子是最好欺骗的,一点花言巧语就能被打动,实际上往往都是悲剧。就说楚云,他让常娉内心骚动,但是实际上他根本对常娉没一点感觉,只是觉得可以利用而已。

    女子怜爱的抚摸着常娉的秀发,看得出来女子真的很喜欢常娉,只见女子娇美的脸上眉头紧皱,这件事在那件事没发生之前,是没有问题的,毕竟常娉也是关帝门常家的嫡女,而常家在关帝门虽然不如四大家族,但是也是大兴家族,要不然常娉的祖爷爷也不可能成为温酒堂的实权舵主,不是每个堂口都是六个分舵的,比如说温酒堂就只有三个舵口,算起来常娉祖爷爷的权力,比起吴大友来说多了一倍。而这个被常娉叫做姑姑的女子,也是常家的人,她叫做常含雁,虽然武学天赋不是很高,但是手段却很强,竟然能够让吴太上长老老树开花,立她为填房,并且十分宠爱她,这让常家牢牢的抱住了吴家的大腿,从而成为仅次于四大家族的势力,可见她的能力。

    “哼,那个小子已经获得了武祖赐福,必然会成为我关帝门最精彩熠熠的新秀,但是那又怎么样?既然娉儿看向了他,他就必去要娶你,他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本宫就替他做主了。”常含雁霸气的说道。

    “姑姑,他是喜欢我的,要不然也不会跟我表白,只是我觉得配不上他。”常娉听到姑姑如此说,心里一暖,随即又开口为楚云解释。

    “什么配不上配的上的,他以为自己获得了武祖赐福就一路坦途了?哼,也就是这小子运气好,否则一旦他晋级地阶,就是他的死期,不过我相信,那个姓魏的肯定没有死心。现在娉儿你嫁给他,就是为他挡了灾祸,说起来他还要感谢你呢。以前你告诉姑姑和他的事情,我不想跟魏之銮闹僵,所以一直没有干涉,但是现在既然那小子获得了武祖赐福又看上了我的宝贝娉儿,那就不要怨我插手了。”常含雁低声的跟常娉解释道,常娉惊讶的小嘴都闭不上了,实在没想到她一直尊敬的魏祖爷爷竟然是个这样的人。

    “姑姑,我这就去和楚云师兄说。”常娉松开常含雁就想往外跑。

    但却被常含雁一把拉住了,“娉儿,你还是太单纯了,你现在就去跟他说,能测出他的真心吗?你不是说他喜欢你,跟你表白嘛?我现在就亲自去问问他愿不愿意娶你,如果愿意,那么你就要等你们新婚之夜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他,让他感激你一辈子,你们小两口的未来才算是圆满。如果他不愿意,那么就是负心汉,这种人死了活该。当然你如果还愿意嫁给他,那么我就让你姑父请周太上长老出手,更改他的记忆,给他的脑海中设下禁制,让他永远不敢辜负你。这么做你可满意?”常含雁笑着跟常娉说道,但是话语里却满是不容更改。

    常娉经过了剧烈的思想斗争,还是决定让自己姑姑去考验一下自己心中最合适的情郎,毕竟受过伤的女人总是那么不自信。但是她还是让姑姑不要告诉姑父,不要伤害楚云,毕竟她也知道,一旦被人在脑海中设下禁制,那么后患无穷。

    “放心吧,姑姑有分寸。”常含雁转身离开,留下常娉一个人在屋子里坐立不安。

    楚云并没有出屋,他知道这里布满了阵法,自己一举一动说不准就有人监视,因此还是以不变应万变为最佳。如果不是这里充满了危机,那么在这里修炼是很好的,院子里的灵气浓度竟然是外面的数倍之高,不管是修炼还是疗伤,这里都是极佳的场所。但是楚云却没有修炼的想法,楚云盘膝而坐,装出了修炼的样子,其实心里却在思考着这段时间的事情。

    所有的一切都是在自己获得了所谓的武祖赐福之后,这个赐福应该就是自己体内这一股力量,不过楚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看起来得等明天那个刘琛来了,自己才能搞清楚。既然常娉跟自己说他们要派人来教自己,那么自己一时半会应该没有危险。但是这种不被自己控制的感觉很不好,楚云决定等有机会前往关帝门的藏武阁去观看一下秘籍和前人晋级天阶以及天阶之后的一些武学经验之后,自己就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关帝门并不是什么久留之地,楚云在这里总感受到暗中仿佛有什么致命威胁,而且随着自己实力的提升这种感觉越来越迫切,这种感觉很不好。既然此处不留爷,那么自己就没必要在这里呆着了,以前的种种设计,不都是为了离开?这个世界这么大,自己也应该到处去转转。出了石坪州楚云不相信关帝门还能找到自己,实在不是自己就去其他的域。

    否则如果不离开,自己怎么才能在这些宗师级高手的眼皮子底下偷偷的修炼?一切要等自己离开这里再说,在这里自己只能修炼内力,自己虽然随时能够晋级地阶,但是自己才三十三岁,如果真的晋级地阶,那么这不是告诉别人自己有问题吗?而修炼其他的功法,自己又怕被人发现,真的是个两难的选择,让楚云都束手无策。

    刺啦,楚云的房门再次没有任何征兆的被打开了,楚云连忙跳下床,如果来人是常娉,自己这次要旁敲侧击的打探点消息。不过当来人彻底进入的时候,楚云的想法破裂了,楚云实在是想不到这个女人怎么会来找自己,要知道自己和她真是没一点关系。但是他还是不敢怠慢,连忙的躬身拜见,至于称呼,楚云还真没法张嘴。吴煜是自己师公,吴煜叫她太奶奶,自己叫她什么?

    女子正是常含雁,她进来之后,也不说话,一屁股坐在了楚云身侧的凳子上,楚云躬身行礼,没有女子的吩咐也不起身,就这么几乎弯着九十度的身子面对着女子,表现的毕恭毕敬。

    足足半个时辰,虽然楚云强悍的身体,保持这个高难度的动作没有任何不适,但是心里却十分不爽,你丫只是个地阶中期武者,以色诱人,嫁给了太上长老,你就野鸡变凤凰了?等以后看老子不收拾你。当然楚云虽然这么想,但是身体上依旧恭敬,让人看不出一点想法。

    “倒是挺沉得住气,抬起头来让本宫看看。”常含雁冷声说道,楚云听到他的语气,心里一怒,不过强忍了下去,装孙子装了这么久,不差这一哆嗦。

    楚云缓缓地抬起头,脸上挂着微笑,虽然楚云不是那种绝世的美男子,但是皮肤晶莹如玉,相貌也还算是周正,而气质更是温文尔雅,总起来说,比起以前的臭屌丝样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女子就像是看货物一样的上下打量着楚云,楚云目不斜视盯着身前的一个花瓶,非礼勿视在关帝门算是一个门规,关帝门对礼仪的规定是很严苛的。

    “模样倒也不错,就是不知道性格如何?”女子说完,竟然一巴掌朝着楚云的脸上打了过去,楚云在她起手的时候就发现了她的目的,楚云浑身肌肉绷紧,他完全可以阻挡女子的一巴掌,但是随即就放弃了。女子的巴掌狠狠地打在了楚云的脸上,楚云没有做出一点防备动作,所以直接被打倒在地,脸上立刻就红肿了起来。虽然这都是楚云故意装出来的,这个女人的一掌根本就不可能伤到自己,但是楚云还是从心底泛出了愤怒。楚云不是一个大度的人,反而小心眼得很,凡是的罪过自己的人,最终都要报复回来,而这个女人显然也被楚云记在了心里。

    “臭婊子,老子以后不弄死你就不姓楚。”楚云心里发狠,但是脸上却不见愤怒,而是带着惊讶的表情看向女子,女子一直观察着楚云的表情,发现没有愤恨,很是满意的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