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师兄,您来了?太上长老早就跟我吩咐在这里迎接您。”一个天阶中期的武者迎了出来,楚云听到他的话脸色不变,但是心里却翻江倒海起来,楚云一直跟着吴煜,知道他并没有通知他人,但是这个太上长老竟然早就知道了,这么说起来,这个太上长老岂不是未卜先知?那么自己的身份和隐藏起来的实力,甚至自己在府内的密室里炼丹,太上长老岂不是都知道?楚云心理剧烈的波动起来,甚至骇然的想掉头就走,当然这种念头一闪而过,关帝门是自己想走就能走的?

    自己实力还没恢复,再说就算是自己恢复了天阶中期的修为,在关帝门的腹地也跑不出去,要知道关帝门有三个宗师级高手,几十位天阶老祖,眼前就有个天阶巅峰的师公,自己可以说插翅难飞,自己如果真的被发现了,那么自己早就被抓走研究了,楚云默默安慰自己。看着吴煜和这个天阶中期武者说笑着进门,楚云只能小心翼翼的跟在身后。这个天阶武者叫做刘琛,听他们的谈话,此人是专门服侍吴长老的人,就像是管家一样,楚云只能赞叹了一句大门派的底蕴真不是吹的,在仙武大陆,天阶老祖走到哪里不是独当一面,被人当成爷爷供着。

    穿过了十几个院子,吴煜和刘琛才停了下来,楚云看着眼前古朴陈旧的大门,眼里精光一闪,他感受到了大门之上有一股很隐晦的力量,楚云不由自主的开启了真实之眼。入眼所见,大门之上竟然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灵币,这些灵币并不是杂乱排列的,而是有某种规则。楚云跟苏锦生活了几十年,苏锦以布置阵法而闻名,楚云对于阵法也不是一无所知,这种排列,貌似是一种聚集灵气和锁住灵气的阵法,楚云再把目光转移到围墙之上,果然院墙之上也有某种阵法跟大门之上的阵法紧密相连。

    “好家伙,真够奢侈的,光入眼之处就有不下于百枚高阶灵币,自己辛苦这么多年也没凑出三块,想要布置个最简易的聚灵阵都布制不起,再看看人家。”楚云对于这个世界有了更清晰的认识,实力就等于金钱,相反金钱却并不等于实力。有实力的武者永不缺钱,但是有钱的人却并不一定能够成为有实力的武者,在这个世界实力才是第一位的。

    就在楚云感慨的时候,院门缓缓打开了,楚云竟然没有听到脚步声,心里又是一紧,要知道楚云的五官六识比起天阶武者丝毫不差,几里之外的落叶之声都能听到,但是近在咫尺的脚步声楚云竟然丝毫听不到,这么说起来开门之人不是轻功绝世的高手,就是院子中有什么掩盖声音的阵法,不管是那种都出乎了楚云的意外。当然楚云更相信第二种可能,一般来说楚云的耳力哪怕是天阶中期武者靠近也会听到一些声音,就算你脚步声听不到,也能听到呼吸声,就算是屏蔽了呼吸,也能听到心跳声,不到宗师级,你总不可能把心跳都停了吧?不是每个人都像自己一样可以拥有龟息功这种秘法的。

    一个身着浅绿色套裙的女子出现在三人视线之内,这个女子长得十分的漂亮,在楚云这么多年的生命里足以排进前三。楚云一眼就看出此人也就是地阶中期武者,看其身法也没有什么决定轻功,那么就是说院落之内有某种阵法消除了声音,就如同后世的隔音墙一般。果然楚云越过女子,看向了院内的地面,真实之眼之下密密麻麻的阵法痕迹让楚云咂舌。这是复合阵法啊,也就是很多阵法布置在了一起,这种阵法,当年的苏锦也做不到。

    “拜见太奶奶。”吴煜恭敬的对女子行礼,楚云抽搐了一些,这女子也就是一百来岁,而你吴煜都四百多岁了,竟然毫不犹豫的拜见,真是能屈能伸。不过据说吴太上长老在关帝门前来乾蓝冰域之前就到达了宗师级,这么说起来岂不是最少三千多岁了?但是吴煜才四百多岁了,这才相差六个辈分,年纪却差着几千岁,这也不知道是怎么论的,想想很奇怪地说。当然楚云不知道吴太上长老在两千多岁的时候才有的吴煜的曾爷爷,否则心里会更加的佩服。

    楚云当然也跟着弯腰行礼,又想起这个女子才一百多岁,吴长老真是老当益壮。就是不知道自己三千多岁的时候,还有没有心情娶个小老婆,老牛吃嫩草。楚云赶紧把脑海中的乱七八糟的想法甩出了脑外,几千年后的事情,谁说的准。

    “老爷就在屋子里,你们自己进去吧。”女子朝着门外走去,不过在经过楚云身边的时候却深深的看了楚云几眼,眼神中充满了考究,让楚云不明觉厉,自己也没见过这个女子啊,难道他看出自己的想法了?

    “进来吧。”一个底气十足的声音从屋子里传来,楚云耳边竟然被这一声震的嗡嗡乱响,宗师级高手果然不凡,楚云暗想道。

    楚云跟着吴煜和这个天阶中期武者一起进了屋子,一眼就看到一个身材壮硕,面色红润的中年人坐在屋子里的凳子上,楚云算是长见识了,都说武者一旦能够晋级宗师级就会枯木逢春,迸发第二次生长,身体也会变得年轻,传的神之又神,现在楚云才相信,果然传言未必不是真的。这个吴家太上长老应该有几千岁了,现在看起来竟然这么年轻,比起吴煜都要健壮,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楚云念头一闪而过,就恭敬的低着头也不言语,但是他能感受得到太上长老的目光就在自己身上。

    “不错,果然是武祖赐福,多少年了?时间长的老夫都忘记了。”太上长老不知道用何种秘法终于确定了楚云身上的力量,他立刻变得激动了起来,他颤颤巍巍的站起来,竟然因为激动把手边的茶杯都打翻在地了,可见他心情是多么的激动。

    没有人知道他这么多年来的痛苦和绝望,当年关帝门实力是现在的几十倍,他关帝门掌控一域,权势滔天,而现在关帝门苟延残喘,连魔影门这种小宗门都敢欺负他们,憋屈这是经历了辉煌的老人唯一的感觉。

    由俭入奢易,但是反过来就没有几个人能承受的了了。门派败退到这么个小地方也就算了,只要有希望,他们还有重新崛起的契机,但是让人绝望的是,他们根本就没什么希望,眼里看到的全都是死路。为什么他们叫关帝门?还不是因为受到了关帝爷的看重,每隔五十年都能得到关帝赐福,从而产生自己门派内的绝顶高手?要知道获得了武祖赐福,最差也能到天阶巅峰。否则当年关帝门的三位大宗师、几十位宗师,多达几百人的天阶巅峰武者是怎么来的?

    不过谁也没想到竟然有人找死,李家妄图谋夺关帝赐福,从而造成了关帝门的内斗,这也就算了,让人最绝望的是,他们的行为惹怒了关帝,三千多年啊,三千多年的时间关帝再也没有赐福过,他们的实力一退再退,现在在整个大陆边陲的乾蓝冰域也只能堪堪排进前十而已。

    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断了传承,关帝门剩余的三位太上长老全都是后阶的宗师级高手,甚至周家的太上长老是宗师级高手的巅峰存在,差一步就能进入大宗师。说实话,光看他们三个人,乾蓝冰域前五名都没问题。但是为什么他们只能排第七?不被其他门派看重?还不是因为这么多年关帝门只有他们三个,并没有其他任何一个新进宗师级的高手。这让其他门派看出了他们关帝门虚弱的事实,而且更让他们担忧的是,三个人的寿命已经不多了,宗师级武者的寿命远超天阶,最长有五千岁的超强寿命,不过不是每个宗师级高手都能活到五千岁。他们三个人中郑家的太上长老已经寿元将尽,毕竟他只是刚刚进入宗师级后期的境界,寿元四千岁左右就到头了。而稍微年轻一些的周家太上长老和他自己也已经不足千年的寿命了,除非周家的太上长老能够晋级大宗师,不过这种可能性也几乎为零了。自己更是远不到宗师后期巅峰,进入大宗师更是没希望。

    关帝门的三个太上长老虽然有争斗,但是其实他们三个是很团结的,三个人都知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不过三个人年年闭关修炼,争取获得那一线生机。这也让他们名下的弟子内斗了起来,现在关帝门分为两派争斗不休,三个太上长老更是觉得绝望。他们哪有功夫管他们名下那些龌龊,他们三个不是练功争取多活几年就是思考着关帝门的未来,他们曾经为了延续门派,屠戮了数个小门派,把那些门派的传承纳为己用,妄图寻找到自己门派的生路。甚至还把自己改头换面成为了道家门派,从而获取那些正道门派的支持。

    关帝门以前是以信仰为核心的门派,并不被正道门派接纳,反而有些偏近邪魔外道。当年他们迁移到乾蓝冰域的时候,正道门派牢牢占据了乾蓝冰域的话语权,他们被迫换上道袍,可想而知他们多么憋屈,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么一忍,就是三千年过去了。

    现在突然看到关帝赐福,由不得他不激动。

    “周老儿、郑老儿快来一叙。”吴家太上长老施展出了传音功,他激动之下根本没有隐藏,整个关帝门的人都能听到他的呼喊。而楚云首当其冲,整个人如同被重锤击中,倒飞了出去,这可把吴家的太上长老吓了一跳,他急忙一伸手,一个放大了几百倍的巨爪出现在楚云身前,牢牢地把楚云抓住了。

    而巨手的出现仿佛惹怒了楚云体内的白芒,白芒剧烈的闪烁,楚云浑身都散发出白光,而抓着楚云的巨手竟然被这股白光震碎了。

    “哈哈哈哈,神力护体,竟然如此强大,好,很好,这就是在当年也是很少见的。”吴家太上长老不惊反喜。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矮胖的老者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屋内,而吴煜和那个天阶中期的武者根本没有感应到,直到看到矮胖的老者,他们才知道此人的到来。两个人连忙躬身行礼,“拜见太上长老。”

    老者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少来这一套,老子又不是道士,给我行这个礼什么意思?吴老头,你把我叫来干嘛?老子正在完善自创的绝学,你如果说不出个一二三,老子跟你急。”

    “哈哈,周老儿,你是不是在密室闷糊涂了?你竟然连武祖显灵都不知道?告诉你,武祖他老人家再次赐福了。”话音刚落,周家太上长老就惊呆了,他转头看去,楚云立刻就被他锁定了。周姓太上长老看向自己,楚云也看向了他,楚云竟然隐隐的感觉这个老者身上传来了一丝死气,也不知道楚云是否看错了,这死气可代表着一个人的寿元将尽。不过没等楚云多想,楚云就发现自己越来越困,眼皮越来越重,不过楚云却知道自己不能睡,万一睡着了,在这些宗师级高手的眼下将会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不过楚云真的撑不住了,到底怎么回事?这个胖老头绝对不可能使用的念力,否则自己的念力为什么毫无发现?哪怕是宗师级高手,也不可能凭借念力手段让自己无声无息的睡去吧。

    “不行,我不能睡去。”楚云狠狠地咬了一口自己的舌头,自己的舌头几乎被咬断,鲜血一下子就涌入了楚云的喉咙。楚云的不灭体迅速就开始修复伤势,疼痛只是让楚云清醒了一会就又困乏了起来。

    “嗯?好庞大的一股能量,这是神力?宿主这是中了异能的催眠?”就在楚云昏迷的最后时刻,系统天籁般的声音想了起来,楚云想要跟系统说些什么,但是却越来越困,他再也撑不住了,直接昏睡了过去。

    当楚云再次清醒过来之后,发觉自己躺在一座富丽堂皇的卧室之中,里面的用度无疑是比自己院子里的用度更高级三分,每一样都是楚云听过却没见过的东西。简单的说一下自己盖得锦被,竟然是不逊色于自己从石横哪里得到的手套,都是金顶蚕丝制造的,屋子里的其他东西也丝毫不逊色于锦被,简直就是太奢侈了。

    不过楚云只是略一感叹,就开始呼唤自己脑海中的系统,不过每一次都是如同石牛入海,没有半点回应。楚云只能先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结果一检查之下,就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问题。

    自己体内竟然到处都是一股白色的能力,这股能量游走在自己的身体,楚云发现这股能量正是那一股盘踞在自己丹田之内的白芒,也是武祖赐福后自己得到的能量,自己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以魔源杀气把这股力量阻拦在了丹田,但是现在怎么可能布满全身了?这到底是好是坏?而且更让楚云闹心的是,这股力量竟然跟自己的内力融合了,自己的内力上面如同覆盖了繁星的银河,闪烁不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在楚云阴晴不定的时候门开了。

    楚云并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楚云立刻就推断出来,自己现在极有可能在太上长老的院子里,否则自己怎么可能听不到一点脚步声。而自己在太上长老院子里休息,而不是被抓起来研究,这说明自己的底牌并没有暴露,这么说起来自己还是很安全的?能让自己在宗师级高手的眼皮底下脱身,肯定是系统帮忙,这么想起来楚云心里一喜,只要自己没暴露,那么自己就没危险。

    “怎么是你?”楚云抬头看向端着吃食走进来的女子,脸上惊讶之色一闪,楚云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竟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