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师弟、四师弟你们两个去。”吴大友沉声说道,虽然他跟曹豹不和,但是如果不出手救援,那么怎么在六将堂立足,传到门内他们六将堂也会成了笑话,而吴大友也有小心思,曹豹手下最厉害的三个半步天阶都出手了,却没有成功,如果自己这边能够救下曹豹,自己一方在六将堂甚至门内的声望都会更上一层楼。要知道自己的三师弟和四师弟都是半步天阶,而且实力在曹凯等人之上。

    两个人也不废话,直接高高跃了下来,楚云的三师兄浑身涌动着如白丝般的真气,而四师兄则浑身涌动着黑丝般的真气,两个人双掌相对,围绕着两个人的真气直接快速的涌动起来,很快一张经线为白色,纬线为黑色的大网出现在了众人目光之中。

    “竟然练成了,阴阳囚仙网。”已经从远处返回的曹凯脸色一凝,但是随即欣喜了起来,毕竟他们这是要求援自己的堂哥曹豹的,威力越强自己应该越开心。

    “起。”两个人脸色一黑一白不断地催动着内力,他们只是半步天阶,看得出来两个人催动着天上的黑白色大网十分吃力。不过大网还是及时的出现在了曹豹的身下,而这个时候,曹豹距离地面已经只要短短十几米的距离了。

    刺啦,就在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以为曹豹终于得救的时候,黑白色的大网竟然破了,楚云的两位师兄收到了巨大的反噬,直接瘫在了地上,萎靡不振。吴大友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的两个师弟合力之下竟会失手。他有些后悔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两个师弟最近还有任务呢。他快速来到两人面前,查看他们的伤势,至于曹豹的死活,吴大友真的只能说尽力了。有不少地阶武者都绝望的闭上了眼,在他们看来曹豹本来就受了重伤,又从高空掉下,这肯定会重伤,甚至说不准留下难以痊愈的伤势,一代天阶中期的尊者说不准就再也不能晋级,而止步于此,这种例子在江湖中不要太多。

    突然一个人影由远及近的从天空中飞驰而来,一个须发皆白穿着一身破旧道袍的老者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内。要不是这个老者漂浮在空中,所有人都不会认为这是一个高手,油腻的须发,打着补丁的道袍,更让人无语的是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块烤的黑漆漆的烤肉。

    “还好没来晚。”老者把手里的烤肉随手扔开,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破旧的拂尘,只见他把拂尘扔了出去,拂尘随即开始变长,看起来只有短短一米左右的拂尘,竟然长了数十倍。

    拂尘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曹豹身下,厚达数米的拂尘堆在了一起,就像是救生床一样,而这个时候曹豹终于落了下去。柔软而韧性十足的拂尘跟安全气垫一样,把曹豹巨大的撞击力全部化解了,曹豹安安稳稳的落在了上面,没有受到一点冲击。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只有吴大友脸上遗憾的表情一闪,随即隐藏了起来。

    而这个时候,被老道扔出去的烤肉才终于掉了下来,不偏不倚的砸在了楚云脸上,楚云顿时醒了过来。

    “老祖,您老人家怎么来了?”吴大友欣喜的走了过来,此人正是魏之銮的师傅,也是前一代六将堂的堂主、关帝门四大家族吴家的二号人物吴煜。吴大友论起来还要叫吴煜高祖父,也就是自己爷爷的爷爷,不过都是关帝门的弟子,所以要以关帝门的辈分喊,那么就是师公。但是为了尊敬,吴大友都是喊他老祖。

    “怎么?大友难道不想见我,来让高爷爷看看七岁了还会尿床的小家伙现在长进了没有。”吴煜说完,吴大友脸都青了,自己七岁的时候,被这个无良的高爷爷扔到了一个装有猛兽的笼子,当然当时吴煜就是天阶高手,他肯定不会让这个小玄孙收到危险,但是吴大友不知道啊,当时吓得嚎啕大哭,晚上甚至做噩梦尿了床,这可能是吴大友一生摆脱不了的糗事了,但是每次遇到吴煜,吴煜还都说一遍,要不然吴大友怎么可能躲着这个高爷爷。

    “高爷爷,正事要紧啊,曹副堂主这是怎么了?”吴大友说起曹豹,吴煜终于正经了起来。

    “你过来。”吴煜一手指向刚刚醒过来,还有些发懵的楚云,楚云看到吴煜脸色一变,自己竟然看不出他的实力,这是一位超级高手,但是他还是很听话的走了过来。

    “哈哈,应该真的是武祖赐福,曹豹这小子竟然想对你动手,难道没听过神力护主?也是,几千年过去了,我关帝门弟子基本上都没见过武祖赐福,不过看起来,关帝门重新崛起的日子就要来了。”吴煜狂笑三声。

    “小子跟我走。”吴煜对着楚云说道,看似随意的语气,实际上根本不容人拒绝。

    “小师弟,这一位是我们的师祖,你要好好的听从师祖的命令。”吴大友连忙开口说道。

    “那我这一次的考核大典?”楚云迟疑道,他还是很眼馋前几名的奖励的,自己虽然有遮天境,但是不能用,而赤玉环只是一个低阶灵宝而已,虽然《业火涅槃功》很厉害,但是自己主修的却是《日月转轮大法》,不是说武功等级越高越好,有些时候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小师弟,你得到了武祖赐福还参加什么考核大典,你放心,如果宗门确定你真的被武祖赐福了,你将会得到最好的待遇,不管是功法还是灵器,甚至法宝也可能给你弄来,快跟着老祖去吧,你还想着考核大典的奖励吧,大师兄送你一件灵器,哈哈。”吴大友拿出了腰间的乾坤囊,从里面拿出了一件小剑模样的灵器,脸上带着不舍递给了楚云,楚云看着吴大友做作的表演,心里点了一个差评,你不就是想让我领你的情,顺便在众人面前做做戏,至于这样跟死了爹妈一样嘛?

    “哦?大友啊,这次真的大出血了啊,这是一件少见的高阶灵器啊,小子快收起来吧,这对于用剑的武者来说,不比法宝作用小,你可是赚了大便宜啊。”吴煜的话说出来,不光楚云就是其他人都心里一热,虽然吴煜这是为了帮自己的后辈吴大友宣扬一下他对楚云的大方慷慨,有利于自己这个晚辈在六将堂的威望。但是不管什么小九九,一个天阶巅峰也不至于说瞎话,这件灵器必定是很不错的。

    楚云小心翼翼的接了过来,并且不断的感谢,他并没有立刻细看,而是郑重的收了起来。吴大友又勉励了两句,就跟随着吴煜离开了,而六将堂的其余的人则要继续考核大典。

    老者不紧不慢的带着楚云走着,当然这个速度已经是一般人家十层武者的全速赶路了,他是在照顾楚云的速度。楚云当然不会跟不上,他边走边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诡异了,自己竟然被一个虚影一眼就差点瞪死,哪怕是名传千古的关二爷又怎么样?这让楚云对实力更为渴望,自己不要当被人随手捏死的蚂蚁。以前楚云还对自己的实力有些满意,但是现在楚云经历了这件事,怎么可能满意的起来。更让楚云担忧的是自己开启了归元罡气罩、不灭灵力罩和刚刚小成的涅槃圣体,万一被人发现了,自己应该怎么解释?

    更让楚云担忧的是自己体内多了一股极其强悍的力量,这力量不是元气也不是内力更不是血气,楚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力量,但是霸道无比,直接占据了自己的丹田,把楚云体内的内力都挤压了出去。而且还有向全身扩散的趋势,楚云使了好几种力量也没有阻挡住他,最后楚云用出了魔源杀气,才稍稍阻挡了这种力量的扩散。楚云怕啊,这世界如此诡异,根本不是楚云想象中的武侠世界,如果任由这种力量的扩散,到时候被鸠占鹊巢了怎么办?而楚云也听旁边的人说过,自己体内的这一股力量重创了曹豹,曹豹据说是天阶中期武者,这股力量连一个天阶中期武者都扛不住,楚云更加忧心。

    楚云虽然在心里担忧,但是也不是完全没有关注外界的事情,自己的这个师公吴煜越走越快,而且步伐里带着某种奇异的规律,仿佛按着某种节奏在行走,楚云可是曾经的天阶中期巅峰武者,他好奇之下,也模仿着吴煜的步伐,结果发现自己行走的速度大大提升,虽然不如自己的乘风纵云功,但是却也各有千秋。两个人的速度已经开始超过了人境巅峰的速度,渐渐地开始朝着地阶初期武者的速度前进了。楚云仔细观察着,这步伐类似于自己的八卦步和七星步,当然比起这两门功法境界高得多。楚云立刻就看出这是一门不下于地阶高阶的精妙步伐。

    楚云学习自己赶路,吴煜当然不会发现不了,他没想到楚云区区人境十层,竟然能够看出自己得意的步伐,这门步伐是吴煜自创的,名为踏星步,是他根据一张上古星图创造而成的,孕育着连他自己都没彻底搞清楚的神秘规律。不过哪怕是这样,这门步伐也是吴煜这么多年最为得意的事情之一,因为自创武功不是每个人都能办到的,很多宗师级武者也不是说创造功法就能创出来的,而他吴煜半到了。并且也让吴家的老祖宗也是他的太爷爷大为赞赏。现在看到楚云竟然能够光凭观察就能模仿出皮毛,吴煜来了兴趣。

    他很快就开始变换步伐,步伐越来越复杂,而且速度也越来越快,很快就达到了地阶初期武者的速度,楚云刚开始还跟随着,后来就慢慢的停下了。当然楚云不是看不出吴煜的动作,而是在藏拙,毕竟自己现在表现出来的可是一个人境十层的武者。但是这已经让吴煜惊讶不已了,有些时候,一个有天赋的弟子可是可遇不可求,别看老者教了十几位徒弟,但是除了魏之銮其余的徒弟都已经作古,而且魏之銮修炼的武功,根本不是吴煜最得意的武功,别以为师徒之间就一定是修炼的一门功法,这不一定。

    魏之銮本来跟着吴煜修炼吴煜的《移星功》,这是一门关帝门排名前十的武功,能够变换日月、斗转星移的超级绝学,跟曹豹的乾坤领域有异曲同工之妙,也是对空间法则的应用。但是魏之銮却迟迟不能入门,后来他获得奇遇改修《凝血大法》反而一日千里,成为了吴煜门下唯一一个能够晋级天阶的弟子。于是吴煜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他,并把他培养成了接班人。但是吴煜却始终很遗憾,因为自己的功法却没有传承人,他曾经对曹豹很感兴趣,因为两个人的武功都是研究空间法则的,但是曹豹却跟周家关系太近,跟自己的女婿和徒弟魏之銮对立,因此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这也是为什么吴煜去救援曹豹的原因,他欣赏曹豹的天赋。现在他突然看到自己的徒孙楚云竟然有修炼自己踏星步的天赋,虽然不是自己根本功法《移星功》,但是也让他惊喜。

    因此他放慢了速度,让楚云看得更清楚,楚云眼力何等非凡,他牢牢的把这门步伐记在了心里,并且还在不断地推演完善,短短半个时辰就小有心得。武功吴煜知道楚云这么短时间就学会了这么多,肯定会震惊的,不过楚云的藏拙,让吴煜认为楚云只是有些天赋而已,也没有多想。楚云自己摸索出了不少东西,要不是时间太紧,楚云都能结合自己以前掌握的几门步伐创出一门属于自己的轻功。甚至楚云对自己的乘风纵云功也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不得不说一些时候有高人指点,就是跟自己一个琢磨不同,师公吴煜的情楚云记在了心里,不管他怎么想的,他传授自己步伐的恩情是作不了假的。

    一个人专心学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就过得很快,两个人不知道穿过了多少关卡,走了多少路,楚云都有些分不清楚来时的道路了,实在是关帝门总舵太大了,而且一些地方的路建的如同迷宫,就像故意让人记不住一样。

    吴煜终于在一处防卫严密的院落停了下来,这里已经到了关圣山的后山了,关帝门建立在关帝山只是,不同于前山密密麻麻的建筑,这里只有很松散的十几个院落,而且基本上都是各自独立。此处青山绿水十分美丽,能够居住在这里无疑表明这自己的身份,看起来吴煜要带着自己面见所谓的太上长老了。楚云全力施展龟息功,把自己的实力压缩在人境十层,并且把血气、魔源杀气等力量牢牢的封锁在了体内,就是不知道这样子能否躲过一个宗师级高手的探查,楚云心里也不确定。

    “小子,一会拜见太上长老,他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前往不要失礼。”吴煜罕见的有些紧张起来,看他如此不拘一格的装束,本以为是个洒脱的人,但是实际上他也有畏惧,楚云点了点头,当然不会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