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堂主,这个小子见武祖不跪,我也是看不过眼想要教训教训他,并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些事,都怪孙恒阻拦我,否则也不会出现后面的事。”攻击楚云的半步天阶武者看到曹豹脸色不善,顿时开始推托责任。

    “胡说,我小师弟明明是被武祖看重,否则武祖怎么会赐福给他,我看是某些人贪图武祖赐福想要据为己有,才会直接行强盗之行径吧。”楚云的四师兄孙恒冷笑一声,这个半步天阶的武者脸色一僵,显然是被孙恒说中了,但是他二百多年的脸皮也厚的很,当然不会承认。

    “孙恒你怎么知道这是武祖的赐福还是惩罚?你看这小子浑身是血,这是武祖的惩罚。”不过那个半步天阶的武者嘴依旧很硬。

    “哼,是赐福还是惩罚一看便知,要知道我关帝门三位太上长老也都见识过武祖赐福,甚至吴长老和郑长老都亲自尝试过。再说就算是小师弟真的是被武祖惩罚也轮不到你张峥动手惩戒,这么多同门看着,我倒要看看你是否有颠倒黑白的手段。”孙恒不屑的说道,这下子这个张峥的神色终于慌张了起来。

    “怎么回事?”吴大友终于赶了过来,刚才武祖的压力让站在高台上的他直接昏迷了过去,他刚醒了过来,就发现了这边的异常。楚云的四师兄走到了吴大友身前详述了起来。

    当他听到曹豹晋级了天阶中期,神色一愣随即沉重了起来,他深深看了曹豹一样,没想到曹豹这小子隐藏的竟然这么深,他的地阶中期肯定不是现在晋级成功的,但是他趁着魏之銮不在,看似不经意的表露出自己的实力,是在拉拢人心啊。

    但是他还没来得及考虑曹豹晋级地阶中期的应对措施,就听到楚云获得了武祖赐福,整个人顿时狂喜。

    “来人,把小师弟给我送回去。”吴大友炙热的目光看向已经昏迷过去的楚云。

    “慢着。”曹豹一步就挡在了吴大友的身前。

    “曹副堂主,有何指教?”吴大友躬了躬身,这不是说吴大友怕了曹豹,毕竟自己师傅可是天阶六层的高手,而曹豹顶多也就是天阶四层,差着三层小境界,代表着一个武者对领域的应用,虽然有一些天才能够越级挑战,但是也就是相差一个小境界才有可能,而一个刚刚晋级天阶四层的武者和一个天阶中期巅峰的武者相比,几乎没有战而胜之的可能,除非是绝世天才,当然吴大友不认为曹豹这小子是绝世天才,甚至天赋远不如自己师傅,要知道魏之銮和曹豹仅仅相差三十来岁而已。他行礼的原因是因为门派的规定,不论身份如何高贵的地阶武者见到天阶中期之上的尊者必须行礼,不过往日强势无比的吴大友对着曹豹躬身行礼,已经让很多人心思一震,有了其他的想法,当然这也是曹豹的目的之一。

    “指教谈不上,此人虽然是你的师弟,但是却是不敬武祖,虽然像是被武祖赐福,但是没有请太上长老查看谁也无法确定,而且因为他的原因,咱们六将堂的祭祀台被破坏,这可是重罪。我现在就要带着此人前去禀告太上长老,如果真的是被武祖赐福,那么就一切罢了,如果没有,那么不敬武祖和毁坏祭祀台两罪并罚,就是魏堂主回来也救不了他。”吴大友听完大怒。

    “曹副堂主,我是楚云的大师兄,去请太上长老查看我自会亲自去,如果楚云没有被赐福,那么我会秉公处理,不会让各位寒心,不需要曹副堂主越俎代庖。”吴大友说完,超过半数的六将堂弟子纷纷开口支持了起来,虽然曹豹表现出了天阶中期的实力,但是毕竟还是不如魏之銮,而吴大友就代表着魏之銮,所以只要不糊涂,还是没人轻易反水。

    曹豹的手下也紧紧的跟在曹豹的身后,双方人马看起来竟然像是一眼不和就要动手的样子,不过曹豹却依旧一脸轻松。

    “吴舵主,如果我非要插手呢?你以为你能拦得住我?”曹豹说完,吴大友吃了一惊,难道曹豹不顾忌自己师傅魏之銮,要强硬的带走小师弟?别看自己一方人多,但是真的动起手来,谁也拦不住曹豹带走自己的小师弟。至于曹豹和吴大友为什么同时想把楚云握在手里,是因为关帝门曾经出现的一次重大变故,当年关帝门还没到乾蓝冰域,成为一个小门派,而是一个称霸一域的巨无霸,那个时候,他们门内不光是宗师级别的人仙,就是大宗师级别的地仙也有两位,真是风光无限。而那个时候每一次祭祀武祖,武祖基本上都会出现。关帝门典籍记载,那一次有三个人被武祖赐福,要知道凡是被武祖赐福的人,最低也能成为天阶巅峰的强者,而更多的能成为宗师级高手。

    但是偏偏一件喜事就变为了祸事,当年被武祖赐福的两个人都是大家族子弟,而第三人却是一位毫无根基的子弟。当时关帝门八大家族中的李家竟然突发奇想,想要谋夺此人的武祖赐福,而且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成功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立刻被其他几个家族知道了,结果就是关帝门内斗,大家都打出了真火。八大家族灭亡了四个,两位大宗师,三十几位宗师,只剩下四个宗师带着一部分弟子狼狈的逃到了乾蓝冰域,关帝门彻底衰落。而在那之后,武祖再也没有赐福过,这一晃就是三千年了。吴大友担心的就是楚云被谋夺了武祖赐福,要知道曹豹隶属于周家的人,而周家跟当时的李家那是铁杆盟友。前车之鉴,由不得吴大友不想把楚云亲自保护,得到武祖赐福就是一条通天之路,估计没几个人能挡住这个诱惑。

    曹豹不急不缓的走到了楚云身边,眼看着手就要抓在楚云身上,不过曹豹挑衅的眼神却一直盯着吴大友,那神情就是告诉吴大友,老子就要抓着楚云,你能如何?

    曹豹的手就要落在楚云身上的时候,一道璀璨的白光激射而出,曹豹大吃一惊,身子一晃就来到了数千米之外,不过白芒速度也不慢,直追着曹豹而来。

    “不好。”曹豹不敢怠慢,因为他从白芒之上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天阶武者对于危险都有着或强或弱的感应,这是他们长时间研究法则从而跟天道产生的一丝联系,曹豹也很相信这种感觉。

    曹豹毫无保留,自己压箱底的手段使了出来,一个竹篮模样的东西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手里,这正是他的法宝乾坤花篮,也是他施展袖里乾坤和自身领域的支柱。曹豹并没有跟楚云一样掌握了一个法则,然后才终于构建成功了自己的领域,而是依靠了这件法宝。也就是说曹豹并没有真的达到天阶四层,而是以法宝为核心构建了一个伪领域。虽然是伪领域,但是战斗力和门内的地位也是远超天阶初期。跟地阶一样,初期的武者和中后期的武者地位天差地别,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曹豹掌握了领域,也就巩固了自己在六将堂的地位,也就有了抗衡魏之銮的实力,这才是他的老师,也是关帝门的掌门半步宗师高手周龙恩赐予他这件法宝的原因。这也是曹豹最大的底牌,在性命攸关的关头,他毫不犹豫的祭出了这件法宝。

    楚云在晋末达到了天阶六层的实力跟魏之銮不相上下,也掌握了自己的领域月之领域,但是楚云对于领域的运用还是太粗浅了,这也是楚云一直想找个大门派系统学习的原因,也是楚云为什么感觉魏之銮不太对劲,依旧留在关帝门的原因,楚云知道很多时候闭门造车是不行的。

    “乾坤领域,开。”曹豹的领域显然是空间类的属性,当然这也是他的乾坤花篮自带的属性,跟曹豹基本上没多少关系。

    只见曹豹手里的花篮顿时扩大了几十倍,巨大的花篮在曹豹的头上旋转,散发着神秘的气息,随着曹豹一伸手,花篮倒扣而下,把曹豹囊括在了其中,曹豹所在的地方顿时失去了曹豹的踪迹,就跟隐形了一样,当然这也是乾坤花篮的一个神奇的妙用。

    白芒却跟带了雷达探测器一样,直接一个转身朝着左侧激射而去,所有人都各怀目的的看着天空中的白芒,白芒忽左忽右,仿佛在寻找着什么,终于曹豹的身影狼狈的出现在了白芒之前,曹豹发现自己已经尝试着改变了十几次位置,但是依旧被白芒锁定,他索性不再逃走,硬抗这道白芒成为了最后的办法。

    曹豹不断地催动着自己浑身的元气,护在他身边的花篮旋转的越来越快,曹豹周围的天地灵气竟然全部现形出来,五颜六色的天地元气把曹豹照射的五光十色,十分摧残,就跟在酒吧探照灯底下似得。而随着花篮的转动,天地灵气也慢慢的跟着转动起来,在花篮周围形成了一道彩色的屏障,这屏障越来越厚实,把曹豹和花篮全部遮挡在了里面,根本看不见身影了。

    众人脸色凝重的看着这一幕,每个人都心里沉甸甸的,不说别的,就是看这一手的防御力,在场的每个人都破不开,甚至他们一起出手,也不一定能够破开曹豹的防御。地阶中期武者果然名不虚传,每个人都感觉心头沉甸甸的,这是看到绝对实力的差距之后产生的心理阴影,不同的是有的人能够把这种压力当成动力,有的人却很产生自我否定,从而一蹶不振。

    不过白芒终于撞击到了花篮上面,众人预想的剧烈撞击没有产生,白芒竟然毫无阻碍的穿过了花篮上面浓厚的灵力屏障,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片刻之后,惨叫声传了出来,空中原来看起来不可一世的花篮嗖的一声就变成了原来的样子,周围的灵气屏障也都消散在了空中,花篮竟然直愣愣的朝着地面掉了下来。再去看曹豹,他的腹部有一个全都大小的口子,血液和一些内脏碎片顺着曹豹的身躯流了出来。曹豹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意识,他也控制不住自己漂浮在空中的身躯,继花篮之后,飞速的朝着地面掉落。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要知道曹豹现在距离地面足足有几百丈,虽然天阶武者强悍的生命力肯定摔不死,但是他现在是昏迷了过去,而且看起来是受了伤,真的摔了下来,万一伤上加伤,就糟糕了。

    震惊中的曹凯先回过神来,毕竟曹豹可是他哥,他不能让曹豹出意外,于是直接腾空而起,朝着曹豹抱了过去,毕竟是半步天阶,轻功十分精妙,竟然一跃之下就有五百米。

    在仙武大陆,地阶武者最高一跃之下也就是三百米,但是在这个世界地阶武者可能达到五百米,甚至更高,这是天地灵气浓郁程度和这个世界更精妙的轻功功法决定的。

    “不好。”曹凯刚刚抱住曹豹就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排斥力,曹凯连忙施展了数种手段,他竟然把这股力量转移了出去,让自己没有受伤,但是曹凯还是被弹飞了出去,空中的曹凯越来越远,竟然短时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帘。一个半步天阶武者竟然被直接弹飞,可见这股力量的巨大。而随着曹凯被弹出去,曹豹反而以更快的速度下坠,看到这一幕所有人更是惶恐。

    曹豹毕竟是一方势力首脑,他手下的嫡系还是很多的,随着曹凯被弹飞,又有两个半步天阶的武者跃了起来,他们甚至开启了各自拿手的防御罩,免得跟曹凯一个下场。

    但是两个人竟然跟曹凯一样,刚刚接触到曹豹就被推开了,要不是两个人早有准备,肯定跟曹凯一样远远地被弹开。其中一个半步天阶在空中一顿,整个身体竟然浮在了半空,如果往常看到这一幕,肯定惊讶于他轻功的神奇,毕竟半步天阶也是地阶武者,根本做不到滞空,但是他竟然能够滞空,可见他轻功的神奇,而另一个则直接朝着地面坠落了下去。浮在空中的武者再次朝着曹豹抓了过去,天空浮现出一个巨大的虚幕莲华,是一个带着金色鳞片的巨爪,不过没人知道到底是个什么动物的爪子。他的手臂也变得跟虚幕莲华中的巨爪一样,覆盖了一层层的鳞片,他满意的点了点头,直接朝着曹豹再次抓去,虽然抓着曹豹看起来对曹豹有些不敬,但是也无伤大雅,毕竟他可是来救曹豹的,曹豹醒了估计不会怪罪。

    但是他的手刚刚抓在了曹豹的衣服上,就感觉好像是被咬了一口,他痛哼一声,倒飞了出去,在看看自己的手,自己手上的鳞片竟然全部被磕飞,露出了他血肉模糊的手。他的手掌硬度比起一般的灵器也不逊色,竟然稍一接触就成了这个样子,那曹豹身上的到底是什么鬼力量?

    而此人倒飞出去之后,另一个半步天阶的武者轻功用尽掉回了地上,他直接再次拔地而起,朝着曹豹飞去,他的手里出现了一把泛着银色的九节鞭,他准备用武器把曹豹救回来。九节鞭上面布满了银色的真气,长鞭仿佛有了灵性一样朝着曹豹卷了过去,不过长鞭并没有接触曹豹,而是环了一个圆圈,这个武者准备把曹豹绑在其中。但是当长鞭一收紧,曹豹身上散发出一道耀眼的光芒,长鞭直接碎成了数段,伴随着一阵惨叫,这个武者倒飞了出去,在其他人没反应过来之前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坚硬的地面顿时出现了无数蜘蛛网一样的裂缝,此人直接昏迷了过去。

    短短几个呼吸间,三个救援曹豹的半步天阶武者就伤了两个弹飞了一个,所有人都脸色难看了起来,而曹豹就要撞在地面上了,剧烈的下坠力跟天气灵气摩擦出了火星,他下坠的也越来越快,眼看就要撞到地上了,而在场的几千人却都没了办法,毕竟三个半步天阶都没救下曹豹,何况其他的人?曹凯等三个人可是曹豹手下战斗力排名前三的高手。

    “吴舵主,求求您救救曹副堂主。”几各曹豹的嫡系连忙来到了吴大友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