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书=-屋*0小-}说-+网)”楚云手掌轻抬,火莲花直射到密室的墙壁之上,坚硬无比的墙壁上面一朵火莲花形状的缺口出现,楚云满意的点了点头,这爆炸力和自己对于火焰的控制力,就是地阶武者也比不了。而且跟《红莲业火功》融合之后,估计就是赤火门的人也认不出这门功法了,自己可以放心大胆的使用。穆伯伯打听到的消息是赤火门因为包括《涅槃凤鸣功》等三门功法赤火门才被灭门,虽然只是穆伯伯的推测,但是未必是空穴来风,这门功法的威力自己深有体会,威力极强,神妙无比,如果真是这个原因,楚云也不奇怪,因此不能暴露出去,楚云甚至怀璧其罪的道理。

    “少爷,大少爷派人通知,明天寅时三刻您前去六将堂演武堂,届时我们六将堂地阶子弟将会一起祭奠武祖关帝。”杨文恭敬的说道,这家伙在半年前被送了回来,关帝门的人研究了一番他体内的魔源杀气发现竟然无法祛除,甚至于天阶武者都没法做到,当然杨文还不配宗师级尊者出手,就把他赶了回来,六将堂更不会管他死活,只是区区地阶四层的罢了。还是楚云亲自开口把他要了回来,回来之后杨文简直把楚云当成爹伺候,因为小命掌握在了楚云手里,而且见识了楚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手段,他真的对楚云从心底感到了害怕。

    “知道了,你下去吧。”楚云看着杨文离开,一个小小的赤红色的圆环出现在手里,这正是穆伯伯的灵器赤玉环,这个赤玉环说是穆伯伯的灵器,但是楚云知道穆伯伯说谎了,因为穆伯伯体内的真气是道家属行的真气,但是赤玉环却是火属性灵器,楚云知道这肯定是穆伯伯给自己找来的,甚至可能是用自己的本命灵器和自己一辈子的积蓄换来的。

    楚云拿在手里感觉沉甸甸的,自己知道穆伯伯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这是把为自己义弟报仇的希望全部放在了自己身上,楚云一直没有使用,就是因为不确定到底要不要结下这个因果。

    “好吧,既然你宁可不让我为你报仇,也要为你的义弟,我的便宜父亲报仇,那么我就应下了,不管仇人是谁,我楚云都不会放过的。”说完楚云手里的赤玉环飘了起来。

    第二天楚云来到了六将堂的演武堂,楚云第一次直观的感受到了六将堂的底蕴,足足几千位地阶和几百名人境武者散发的气势让人喘不过气来,这还是他们控制了的结果,如果全部人一起释放,真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景象。楚云默默的站在了几千人的最后,楚云虽然是内门弟子,但是在这几千人中排名基本上是最靠后的。凡是大门派一定等级严森,关帝门就是这样的。光说内门子弟,关帝门就分为了十等,这十等的晋级不是看你的老师是谁,你爸是不是李刚,而是看实力、天赋,当然最重要的是看对门派的贡献度。楚云这些年每年只完成一个任务,从十六岁至今,也才完成了十六个任务,还是积分最少的那种,所以楚云至今还是内门弟子的最末一等。

    一个子弟的等级关系到这个人的地位,吴大友为什么能以区区地阶巅峰就能成为魏之銮一派的二号人物,比起那些半步天阶弟子权势更大?就是因为他是内门弟子的第一等,不知道完成了多少复杂的门派任务,贡献度十分的高,这让他的地位极高,才能在魏之銮不在的时候,掌控六将堂。

    楚云排在几个人境弟子当中,这几个人楚云其实也不认识,不过这些人境弟子都被这么多地阶弟子的大场面震住了所以也没关注楚云。

    “关帝门六将堂祭祀武祖开始,所有人全力释放气势沟通武祖。”吴大友身子激射到一座位于中央的高台之上,这高台足足有几十丈高,这一次魏之銮不在,六将堂的祭祀由他主持,吴大友意得志满的看着底下的六将堂弟子开口说道,特别是曹豹,吴大友还扫了他一眼,这把曹豹气的半死,要知道他是天阶武者也是副堂主,竟然被吴大友一个区区地阶巅峰压在了身下,他冷哼一声,考虑着如何做才能重新确立自己的威望,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行。

    听到吴大友的命令,在场的所有人都竭力的释放出自己的气势,楚云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是还是有样学样,也放出自己人境十层的气势。但是比起地阶武者,那是差远了。几千位地阶武者同时释放出自己强大的气势,让一些实力低的武者十分的难受,甚至呼吸都有些不畅,这还是这些地阶武者的气势被吸走的结果。

    不错,这些可以说无形无相的气势都被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吸走了,散出来的可能是极少的一点点,这些气势竟然渐渐融合成了一股,这骇人的气势冲天而起,竟然形成了一道宽约上百丈的巨大光柱,这根光柱如同通天彻地的棍子直冲云霄。

    几乎跟六将堂演武堂的光柱差不多的时间,远方出现了另外的九股强横的光柱,跟六将堂的遥相呼应。楚云一边释放着气势,一边开启了真实之眼,只见楚云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变了,楚云看到他们脚下的巨大演武厅竟然变为了一座奇妙的阵法,这座大阵如同一架精密的机器运转着,到处都是看不见的管道,把所有武者散发的气势吸走,然后运送到光柱之上。

    “这一次估计又失败了,武祖已经几百年没有显露过神迹了。”时间足足持续了一刻钟,除了十股通天的光柱,没有丝毫奇异之处,按照规定一刻钟没有动静,就可以收回气势,然后准备全员前往宗门的武祖演武场准备进行比试了。

    就在吴大友准备开口的时候,天空中慢慢的浮现出一个遮天蔽日的身影,这个身影把太阳都遮住了,而且散发着让人恐怖的气势,楚云看着高达几千丈的身影,楚云毫不怀疑,此人一根手指就能把关帝门抹除在这个世界上。

    更让楚云震惊的是,当身影慢慢的清晰,丹凤眼、卧蚕眉、重枣脸,五缕长须飘逸,头戴英雄巾,身穿绿袍绿甲的人影,整个人都斯巴达了,这是关羽?只见空中的关公张开了仿佛能够吞噬日月的大嘴朝着十根光柱一吸,这十根通天的光柱竟然被他吸进了嘴里。而空中的关公身躯更加的清晰了起来,而且散发的气息更加骇人,楚云都觉得有些站立不住,而楚云身边的人境武者早就被这股气势压制的跪了下来,甚至跟多人都趴在了地上。

    楚云感觉浑身肌肉都酸疼了起来,自从楚云开始修炼外功之后,就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楚云感觉压力越来越大,但是不知道心里却十分抗拒给关帝虚影下跪。

    “恭迎武祖。”曹豹看到关帝显灵激动的呐喊了起来,他竟然抢在吴大友之前跪了下来,并且给六将堂的弟子下达了命令,这一幕让吴大友十分不满,但是他却不敢在这个时候发怒,因为他感受到空中的关帝正在关注着关帝门的所有人,高台之上的吴大友也跪了下来。随着吴大友和曹豹的跪下,六将堂演武堂的几千人全部跪了下来。

    楚云可能是关帝门唯一一个站着的弟子,他如同鹤立鸡群的行为终于引起了空中关帝虚影的注意,关帝的目光注视了过来,楚云感觉自己如同没穿衣服一样,自己所有的秘密仿佛都无法隐藏。倒不是说楚云对忠义无双的关武圣有什么看法,而是他真是有些惊呆了,在异世界突然看到地球上真实存在的古代人物,估计所有人都不会比楚云更镇定。楚云虽然在仙武大陆、桃花源世界、晋末甚至这个世界也曾经听过一些类似于地球上的先辈们的事迹,比如说他的《白子兵法》不就是白起所著的?而楚云以前在青林乡的时候,旁边就是韩信的故乡。甚至在桃花源世界,那里的人不都号称是春秋时期的各王族子弟?但是楚云毕竟没见过真人,但是现在关羽活生生出现在楚云的世界,楚云的思绪真的是乱了,倒不是他真的不屑于给关武圣下跪,楚云能屈能伸,这些俗礼楚云根本不在乎,不过看起来空中的关武圣对楚云的不敬发飙了。

    随着关武圣的目光注视到楚云身上,楚云呼吸都困难了起来,他的身体仿佛要被压成肉饼,身体开始飙血,骨骼也咔咔作响,楚云从秘密被看透的惊恐中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楚云感觉的自己仿佛就像是溺水了一样,浑身都被巨大的压力挤压着,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楚云身上的血液直接跟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哗啦哗啦的喷起了血。

    “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楚云心里迸发出对生的渴望,自己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多人要去见,自己不能死,哪怕老天要杀了自己,自己也要把老天捅一个窟窿,楚云在这一刻心里的执念全部爆发了。归元罡气、不灭灵力罩、涅槃圣体全部开启,要不是还剩下最后的理智,楚云甚至差一点就开启了天地法相和血脉之力。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楚云怒吼起来,声音里满是对生的渴望,他的怒吼终于引起了身边战战兢兢跪在地上恭迎武祖的关帝门子弟的注意。

    “混蛋,竟然藐视武祖。”关帝门的弟子全都大怒,在他们看来楚云这是藐视武祖关帝爷啊。

    楚云却根本没工夫搭理他们,因为自己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楚云没想到自己竟然连这个关帝虚影的一个眼神都扛不住,但是他却没有软弱,我楚云是弱小,但是我却不会屈服。就在楚云准备把自己的所有底盘都显示出来抵抗这一股难以承受的压力的时候,楚云突然感觉身体一松,楚云站都站不住了,直接单膝跪在了地上,但是他倔强的目光却依旧注视着天上的关帝虚影,楚云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过实力,楚云讨厌这一种无力的感觉,变强成为楚云最后一个想法,随即他就昏迷了过去。

    楚云昏迷过去了之后,天空中的关帝作出了思考的表情,突然他抬起了自己的一根手指,这根手指比一座山峰还要粗壮,随着手指的靠近,整个六将堂所有武者都被这一股强大的压力压迫的趴在了地上,哪怕曹豹这个天阶武者也不例外。一道白芒在关帝手指之上闪烁着比太阳还要刺眼的光芒,这道白芒嗖的一声就来到了楚云的身上,楚云浑身的伤势以肉眼能见的速度恢复着,楚云整个人飘在了空中,白芒越来越亮,楚云的身躯几乎看不见了,众人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感觉身上难以承受的压迫力消失了,当他们站起身来,天上的关帝虚影已经不见了。

    “就是他惹得武祖暴怒,杀死他。”一个半步天阶的武者看向楚云的眼神充满了嫉妒和疯狂,他竟然化成了一道金色残影朝着楚云冲了过来,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脸色一变。

    “混账,这明明是武祖赐福。”这个时候楚云的四师兄跃来出来,只见他浑身弥漫着暗黑色的真气,把他的身躯都笼罩在了其中,就在这个半步天阶的武者的手快要抓到楚云身上的时候,四师兄伸出了一个拳头,跟此人结结实实的撞在了一起,别看只是最简单的对了一掌,但是实际上两个人都已经施展了全力。

    两个人都会退了三步,撞击出来的真气四射形成了灵气漩涡,让所有人脸色大变,这周围可是有很多地阶初中期的武者,这一下子如果不阻拦,那么绝对有瞬间重创几十人。半步天阶的武者虽然体内没有元气,但是却也能以秘法催动天地灵气,天地之威根本不是一般的地阶武者能抗衡的,哪怕是让两个人控制也完全没可能,他们只能放不能收,两个人也知道事情的严重,都知道他们闯下了大祸。

    “住手。”曹豹终于赶了过来,他一掌挥出,两人周围的天地灵气竟然被他瞬间抽空,而四射而出的真气也仿佛渔网中的鱼一样被他吸了过去。楚云的四师兄和他对战的人也怒视着对方,但是却也知道轻重站住不动了。曹豹整个袖子鼓胀起来,里面像是有东西在挣扎一样,他脸色一变,还是低估了两个半步天阶武者的全力一击,他引以为傲的袖中乾坤竟然控制不住这些真气,这袖中乾坤正是曹豹晋级天阶中期后的领域,领域可大可小千变万化,楚云在晋末的时候塑造的月之领域就能依附在自己身上,而曹豹的领域显然被曹豹以特殊功法融合在了袖子里。

    他刚刚晋级想要露一手,在所有六将堂内门弟子面前确定自己的威望,没想到竟然失手了。这两股力量竟然有破开自己领域的趋势,如果真的如此,曹豹肯定会受到重创,他毫不迟疑袖子往后一甩,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演武堂坚硬无比且镌刻着阵法的地面竟然被炸开了一个巨大的坑洞。虽然周围人并没看出曹豹的失误,都惊呼曹豹的实力,但是曹豹的脸色却并不好看。

    “可恶,竟然把阵法截断了。”曹豹看着坑洞之中的的高阶灵币碎片脸色异常难看。

    “看你们做的好事。”天阶武者一怒,周围的天地灵气都剧烈波动了起来,这股压力让周围的地阶武者都感到难受,虽然不如武祖虚影给人的巨大压力,但是曹豹毕竟距离他们更近就在众人身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