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开启了神识想要看看穆伯伯在做什么,毕竟这一次回来并没有告诉穆伯伯,而且楚云也到了人境十层,也可以使用神识了,也不怕别人发现。但是刚刚开启神识,楚云眼前的小庙就变了,只见楚云的神识注视下,小庙外面竟然有一道极其强横的防护罩,楚云心里一惊,因为这防护罩里面竟然散发着浓重的血光之气。防护罩楚云倒是不怎么奇怪,毕竟这是关帝门的一处据点有点保护措施很正常,楚云小时候就以真实之眼看到了小庙里面存在着某种阵法,但是血光之气怎么回事?

    这个血光之气可不是血气,而是出现了杀戮之后形成的一种气场,算卦的常说你又血光之灾,这个血光之灾就是一个人身上带有血光之气,而且楚云还感受到这股血光之气中浓厚的死气,这里绝对死了一个地阶中期之上的武者,并且很可能是含冤而死的,否则不会夹杂着怨气。

    “穆叔叔。”防护罩隔绝了楚云的神识探查,楚云关心穆叔叔的安危,立刻冲了进去。

    当楚云进入小时候生活的关帝庙之后,他立刻就到处寻找了起来,他的神识被保护罩限制了,只能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寻找。当楚云来到自己小时候居住的屋子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已经身体破碎的穆叔叔的尸体,穆叔叔整个人也就是头颅还算是保存着完整。

    “不。”楚云快速的走上前去,一点都不顾忌满屋子的碎肉和鲜血。

    “少爷,这位师兄刚死不久,凶手应该没有走远。”杨文跟了进来,楚云缓缓地抬起了头,他的双眼虽然没有流泪但是却是通红的,楚云没别的优点,但是却十分的念旧情,当年要没有穆伯伯,自己的小身板早就交代了。

    “你们都出去。”楚云摆了摆手。

    “敢杀我们关帝门的人,我们一定要追查到底,师侄,你不要随便动这位师兄的尸体,咱们关帝门有专人调查这种事,这位师兄不会白死的。”陪着楚云回来的一位地阶中期武者开口说道。

    “不错,在石坪州杀我关帝门弟子,此人死定了,师侄你不要随便触碰现场。”另一位地阶中期的武者也有些对楚云不满的说道。

    “少爷,要不然你就听两位师兄的话吧。”赵霆看到两个人这么说,他也开口劝道。

    楚云缓缓放下了穆伯伯的遗体,看到这一幕负责保护楚云的两个地阶中期武者心里一阵不屑,两个人都是从前线掉回门内修正的,但是刚刚回来就又来了任务,竟然是保护一个人境武者,哪怕这个人是堂主的弟子又如何?人境就是人境,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而且一路上两个人想要趁着自己外出做任务,也就是保护楚云,可以从经过的城池里获得好处和好好休息,但是他们意见被楚云坚定的否决了,他们对楚云更是恼怒。再加上他们并不是吴大友的嫡系,虽然听从吴大友的命令,但是实际上他们是属于二师兄吴大凉的,而吴大友和吴大凉虽然是堂兄弟,但是两个人在魏之銮手下为了争夺话语权闹得很不愉快。涉及到权力和利益,就是亲兄弟都可能反目,也不知道吴大友为什么要派他们来。

    “我说的话你们没听到?”楚云的声音里满是冰冷,仿佛九幽之地归来的恶鬼,让赵霆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其他两个人也心里一紧,但是随即想到楚云的实力,两个人又觉得好笑了起来,你是天才又能如何?我们可是地阶中期,你小子想要追上我们起码也要百十年,那个时候你活不活着都不知道。

    就在两个人刚要说什么找回面子的时候,楚云的身影竟然消失在了原地。

    “不好,快躲开。”两个人瞬间开启了神识,他们都是真正血雨腥风中成长起来的地阶武者,远不是吴庸这种没经历过多少战斗的大少爷相比。他们从楚云的行为中看到了杀气,以及震惊于楚云的轻功,这轻功竟然远超他们两个,这么说起来,楚云的实力高于他们?这让两个人心里有了不好的感觉。

    噗呲,丝巾破碎的声音传来,楚云两根手突破了两个人晋级开启的护身真气,直愣愣的插进了两个人的胸膛,楚云的双手跟两把刀一样透体而出,两个地阶武者强悍的身体仿佛是纸糊的一样。

    “地阶中期外家武者,不,不可能。”两个人的心脏被楚云捏爆了,但是地阶武者的强悍生命力没让他们立刻死去,不过也眼看就活不成了。

    而地阶初期的武者赵霆被吓坏了,他竟然转身就想逃走,这当然是他下意识的反应,他算起来可是在楚云身边的钉子,对楚云就是敌人,不管楚云为什么这么强了,他都要倒霉,何况他还见到了楚云屠杀同门。倒是另一个认杨文,惊呆了,也没有逃走的想法,看起来更像是直接吓傻了。

    “赵霆你想上哪?”楚云嗖的一声就来到了赵霆的身前,看着双手沾满鲜血的楚云,赵霆竟然不敢停留,想要冲过去。他把浑身的真气都孕育在自己的双手上,他的镇风掌也是一门极其强悍的掌法,连无形无相的风都能镇住,可见其精妙。不过很可惜他遇到了楚云。

    嘭,楚云双掌推出,正好跟赵霆的双掌撞到了一起,赵霆感受到一顾浩瀚无比的力量撞击到他的身上,他就像是大海中的一艘小木船,面对狂放的大海,他顷刻之间就成了破木板。

    赵霆七窍流血的倒飞了出去,浑身骨骼尽碎,浑身的真气也被楚云击散了,两个人一招就分出了胜负,赵霆这个地阶三层的武者完败。如果说楚云杀死了两个地阶中期武者,让赵霆还认为是偷袭,但是这一次他真真正正感受到了楚云的实力。如同破布一样躺在地上的赵霆满心都是灰暗的,这简直就是一个妖孽,他可是看着楚云长大的,楚云才三十来岁啊,就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甚至还隐藏的这么深,以前看到杨文跟奴才一样的围着楚云,他还满是不屑,因为地阶武者也有自己的尊严,但是现在看看,杨文的眼光比自己强得多啊。

    “你藏得好深。”赵霆神色复杂的看着楚云,不过楚云却根本没搭理赵霆。

    “杨文。”楚云看向了在边上呆滞的手下。

    “主人。”杨文被楚云的叫声惊醒,连忙跑过来鬼在楚云面前,脑袋紧紧的贴着地面。

    “杨文我可以信任你嘛?”楚云目光炯炯的看着杨文,这个杨文可不可以信任?楚云可以肯定的说,这家伙不值得信任,因为他的性格楚云看的清清楚楚,此人是个善于投机的小人,否则也不会因为区区利益就背叛了原来的主子吴大友。但是正是这样的人,楚云才能收服,毕竟那些内心坚定的人,以楚云对外显示的区区人境修为,哪怕给他们再大的利益,武者的尊严也不会让他们对楚云屈服。

    “主人,文愿为主人效死。”杨文郑重的说道,楚云听得出来起码他这一刻是真心的,毕竟自己出人意料的解决了三个地阶武者,这对杨文的冲击太大了,以前是因为他需要楚云的丹药支持,但是现在却被楚云的实力吓坏了。三十年地阶中期外家武者,这就算是整个天下都是绝世天才吧,跟着这样的人,它的前景可期啊。而且他可是自认为抓住了楚云的把柄,毕竟残杀同门可是大罪,以后是否能利用这一点获得更大的好处?不管是否出卖楚云都有好处,这让杨文惊喜,对楚云的畏惧和震惊,瞬间就变成了怎么对自己有好处的算计。不得不说有时候一个人的贪念会让人迷失,要知道现在他的小命还在楚云的手里。楚云怎么可能看不出一本正经向自己表示忠心的杨文的真实想法,不过楚云怎么可能会没有后手。

    一股让杨文心惊胆战的力量出现在楚云的手掌之上,楚云的手掌中一股肉眼可见的黑红色的魔源杀气慢慢的凝聚出来,杨文吃了一惊,他以为楚云只是外家武者,但是这一股力量是什么?这是杀气?自己要不要跑?最终他还是忍住了。

    楚云把手缓缓的放在了他的头上,魔源杀气直接跳到了杨文的脑袋上,然后在杨文浑身发冷中,钻入了杨文的体内,杨文这一瞬间感觉身子都软了,他这当然是吓得,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反抗。

    “杨文,虽然我很信任你,但是我还是要在你身上留下手段,你也感受到了这是一股不属于任何属性的力量,是我自创的,只要我心思一动或者我死了,那么这股力量就顷刻之间爆发,到时候后果你应该能想象得到。不过我这个人是很念旧请的,我也是你看着长大的,只要你不背叛,那么我就会继续支持你,甚至成为天阶老祖也不在话下,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怎么选择。赵霆此人是吴大友的心腹,现在已经受了重创,自爆也做不到,你把他带下去,从他嘴里把所有关于我的消息都问出来,我想你应该做得到吧。”楚云说完杨文就拍着胸口保证,楚云沿着杨文一手提着赵霆离开了屋子。

    “出来吧,难道要我请你?”在杨文带着赵霆离开之后,楚云拿出了自己的源泉剑,他早就感受到了这里有一股隐晦不明的灵魂气息,楚云开始没有确定,但是在击杀了两个地阶中期武者,重创了赵霆的时候,却感受到了这股气息的剧烈波动,楚云这才确定自己的感应没有出错。这也多亏了楚云早就见识过灵体,比如说张宾,楚云就跟相处了几十年,因此对这一种神识都发现不了的气息有一点敏感,换成其他的人,哪怕天阶都应该感受不到。

    当一个人影慢慢的出现在楚云面前,虽然他的影响很淡,仿佛像是要随时消散,但是楚云却立刻就认出这正是把自己养大的穆伯伯。

    “穆伯伯?”楚云激动的跑了上去,穆伯伯满脸的欣慰。

    “云儿,真的是你,好,很好。我还以为是我认错人了,你竟然短短三十年的功夫就修炼到了如此境界,义弟后继有人啊。”穆伯伯慈爱的伸出手想要抚摸一下楚云,谁知道竟然穿体而过。

    “哎,我使用了门内的秘法,把自己转移成了这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是为了等你回来,云儿在你花姨家里的第三棵绵柳之下埋着你父亲赤火门传承的三大天阶功法之一的《涅槃凤鸣功》,赤火门的灭亡正是因为这门功法,不过谁也不会想到这门功法竟然是你父亲一个小小地阶武者带出来了,你楚家正是赤火门的六大家族之一,而且你的先祖楚正正是保存这门功法的长老。现在都便宜了你,你要好好修炼,争取重塑楚家的荣光,为你父亲报仇,切记切记啊。”穆伯伯说我,整个灵体就已经越来越透明了,看起来像是要消散了一样。

    “伯伯,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杀了你?我一定给你报仇。”楚云悲愤的问道。

    “生亦何欢?死亦何苦?我就要去陪我的好兄弟了,我高兴的很,伯伯的仇你就不要管了,伯伯把自己的灵器赤玉环也放在了那里,你记得一起拿上。还有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同门师兄弟,切记切记。”穆伯伯慢慢的消散在了空中,而笼罩在关帝庙上空的保护罩也随即破灭了。

    “《六道玄功》关帝门的两大神功之一,难道你们以为把穆伯伯的尸体弄成这样我就看不出来?竟然是门内的人动的手,是因为穆伯伯得罪了什么人?还是因为我?不管是谁,我都会亲手杀死你为穆伯伯报仇。”楚云因为穆伯伯的死对关帝门的归属感已经降到了最低。

    “杨文,问出了什么?”楚云走了出去,就看到已经奄奄一息的赵霆,杨文跟赵霆相处了三十年,甚至更是长达百年中都是师兄弟,但是他去没有一点留手,越是奸诈心眼多的人就越是怕死,现在楚云掌握了她的小命,他怎么可能不用心。

    “主人,吴大友交代的任务都是赵霆为中心完成的,但是我比较也是知道一些,再加上我的烤魂手和主人您的威慑,他怎么敢不说?吴大友果然没什么好心,虽然看起来是在照顾主人,实际上很多时候都是在拖少爷的后腿,小人看来,因为堂主对主人的看重,所以这个吴大友有了小心思。”杨文说完,楚云点了点头,这结果也在他的意料之中。

    “主人,这一次您杀死了吴詰和周鑫,咱们回去怎么解释?”杨文小心的开口问道。

    “怎么解释?魔门的人杀人需要解释嘛?”楚云身上涌出了海量的魔源杀气,这些魔源杀气四射而出,整个关帝庙被夷为了平地,而这些人的尸首也都千疮百孔,就是赵霆都化为了齑粉。也只有早就拿出来的穆伯伯的尸骨没有收到损害,楚云不准备把穆伯伯葬在这里,楚云要带着穆伯伯的遗体,让他亲眼看到自己的仇人被自己杀死。

    “他们为了掩护我们,死得其所,你体内也有我的魔源杀气,你也受了伤,难道不是嘛?”楚云一掌打出,杨文猝不及防被击飞了出去,足足几十米才掉了下来。

    “我们遇到魔崽子,为了保护少爷死了三个我重伤,我一定不会说错的。”杨文虽然浑身是血,但是依旧恭敬的说道。

    “嗯,我把你体内的魔源杀气光明正大的摆在门派面前,看看除了我还有没有人解除,也让你彻底断了这个念想。如果背叛我,那么谁也救不了你。在这里等我。”楚云身子一晃就消失在了杨文的视线之内。

    “花姨?”楚云按照记忆来到了一个农家小院面前,一个正抱着孩子的农妇引起了楚云的注意。记忆里的花姨充满了少妇的诱惑,要知道花姨可是自己的奶妈,那一对巨大的雪峰给楚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但是现在三十年过去了,记忆里的少妇已经变成了一个头发有些花白,脸色布满皱纹的老太太了,楚云现在才体会到为什么一些修仙里说什么仙凡有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