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曹凯想要趁着师傅不在插手我六将堂的财政大权简直做梦,各位各司其职,师傅还有十几年的时间就会执行完任务回来,到时候有的是机会收拾他们,这段时间我们只要保证不出差错,他们就拿我们没辙。(书^屋*小}说+网)大家都回去吧,好久没见小师弟了,让我跟小师弟好好说说话。”吴大友说完其他人纷纷告辞,就是其他师弟们也没有留下跟楚云叙旧的意思,虽然楚云天赋高,但是毕竟没成长起来,除了吴大友,其余地八位师兄跟楚云也只是点头之交而已。

    楚云微微躬身送自己的师兄们和六将堂的诸位主事离开,这是六将堂的规矩,礼仪对于关帝门这样的大门派是最看重的。

    “哈哈,小师弟快进来,让你见笑了,都是些为了争权夺利的破事,咱们师兄弟不说这个,有几年没见了吧,可想死师兄了,师傅也常问你的情况,师傅对你可真看重。”吴大友说起魏之銮经常问自己的情况,楚云不光不喜,反而心里一紧。当然他不会表现出来的,他立刻表达了对魏之銮的感激和思念。

    “大师兄,你怎么受的伤?伤得重不重?你不是只是去送物资嘛?怎么会受伤?”楚云看起来十分关心的问道,提起这个吴大友脸色就微微涨红了起来,楚云十分了解吴大友,这正是吴大友愤怒的表现。

    “别提了,我去给师傅送粮草,本来十分隐秘,门内知道的人也没有几个,没想到竟然不知道为什么被那些魔崽子发现了,不过好在我机灵,在身后隐藏了三十几位地阶高手,那些魔崽子也没赚到便宜,虽然我方死了十几个人,但是魔崽子死的比我们还多,我也是没有注意,一个地阶中期的魔崽子死之前竟然燃烧了自己的真气给了师兄一下子,师兄也就是受点罪,死是死不了,放心吧。”吴大友虽然说得平静,但是楚云却感受到一股无边的怒火,这股怒火显然不是对魔影门的人毕竟说起来他们是敌人,打生打死是正常的,那么他愤怒的对象就有意思了。楚云又问了一些他押送路线和地形的问题,事情都发生了,吴大友也没有回避的意思,把这些问题都一一回答了,楚云听完沉思了一会。

    “大师兄,你的行程既然这么隐秘,魔崽子们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知道,师弟我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啊。”楚云轻声说道,吴大友诧异的看了楚云一眼。

    “哦,师弟莫非有什么想法?咱们也不是外人,师弟但说无妨。”吴大友不动声色的问道。

    楚云看了一眼吴大友发现吴大友正在盯着自己,楚云低着头仿佛有些躲闪,低着头好一会才坚定的抬起头说道:“师兄,我怀疑咱们门内有内鬼。”

    “何以见得?”吴大友听完之后也不吃惊,而是喝了口茶平淡的问道。

    “师兄你来看这幅地图。”楚云以茶水为墨,在桌子上画了起来。

    “吴师兄,这里说偏僻也不偏僻并不是什么魔崽子的据点,而说重要也谈不上重要,这里方圆万里之内并没有什么我方重要的据点,因此魔影门的人出现在这里,目标很明确就是为了埋伏师兄,你看看他们藏身的地方,更能说明问题。而他们显然不是临时起意,而是蓄谋已久的。师兄你说过,你这一次行动只有极少数几个人知道,甚至跟你一起行动的人也是在开始之后才知道各自任务的。我想师兄早就有所怀疑了吧。”

    “哈哈哈,没想到小师弟你不光天赋惊人,而且还聪慧异常,不错很不错,师兄也是刚刚想明白的,没想到师弟竟然仅凭师兄的一番叙述就推测了出来果然是厉害。师傅以后将会有一个好帮手啊,师兄很欣慰。不知道小师弟有什么可以帮我找出这个蛀虫呢?”吴大友目光炙热的看着楚云。

    “师兄,这个师弟推测不出来,不过师弟知道,凡事都有目的,师兄如果出了事谁得利谁就有最大的嫌疑。”楚云说完吴大友眼睛一亮。

    “师弟啊,怪不得师傅这么看重你,在你刚刚入门就收为弟子,还让师兄无时无刻的关注着小师弟,原来还以为师傅偏心,没想到师傅是慧眼识英,我远远不及师傅眼力之万一啊。赵霆跟我说过师弟你每天就是修炼,这么刻苦自律却依旧能够看透人心,以前师兄还不相信有人是生而知之者,现在才知道是我见识少啊。师傅他一眼就看出师弟的天资,我却怀疑师傅的眼光,真是不该啊。”吴大友不断地自我反省,当然他也是在向楚云这个小师弟示好,不像是以前看起来虽然亲切,但是都是看着师傅的面子上,但是这一次却是真心的。

    楚云看起来很是害羞的听着,实际上却是在观察着吴大友的表情,楚云心里有些怀疑自己以前的猜测,难道魏之銮真的是看重自己的天赋?这个吴大友话里话外都是流露的都是魏之銮对自己的看重,起码吴大友是这么认为的。这么说起来,魏之銮要不真的就是对自己看重,要不就是连自己的大徒弟吴大友都没告诉,楚云有些分不清楚到底是前者还是后者。

    “师兄,刚才我进来之前听到你们说什么考核大典,这是什么?”楚云悄悄转移了话题,这个吴大友有些话唠的趋势啊,虽然听着别人赞赏很舒服,但是楚云又不是真的只有三十来岁的小孩子。

    “师弟啊,你入门太晚,而且深居简出不知道也很正常。这个考核大典是我们门内最重大的三个庆典之一,关系到门内最重要的传承,对于人境弟子和地阶初期子弟异常重要。你也知道你这一批子弟除了你之外,没有一个人已经拜师。而一个好的老师对于一个弟子的成长具有重要作用。考核大典就是为了让人境弟子和地阶初期弟子表现自己的实力和天赋,从而争取让有资格收徒的地阶后期武者以上的强者看到,从而一飞冲天,获得天大的机缘。师兄我和你的其他八位师兄都是通过考核大典被师傅收入门内的。当然师弟你不需要,你的运气比我们几个师兄可好多了,从一开始就是师傅亲自教导。不过除了这个原因,还因为考核大典有着极其丰厚的奖励,就是师兄我都很眼馋,有一次门内甚至拿出了法宝奖励,要知道师兄我现在还没有一件法宝呢。可惜师兄我是没机会参加了,不过师弟你也不要过分奢求,要知道你才刚刚晋级人境十层,而参加比试的弟子有很多人境巅峰,甚至有一些随时可以晋级地阶,但是为了奖励压着不肯晋级,而这些人中有很多都是入门几十年的了。这一次考核大典还有一年就开始了,师弟虽然天赋高,但是也无法短时间修炼到人境巅峰,所以师弟这一次就当增长一下比斗经验就好了,你的天赋不比别人差,以后还有机会的。师傅也让我给你带话,这一次重在参与。”吴大友对着楚云说道。

    楚云听得出来吴大友是真的关心自己,他对着吴大友感谢了一番,然后就告辞离开了。

    回到自己院子的楚云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他在吴大友面前表示出了自己的才能,为的就是看吴大友对自己的态度,吴大友很可能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魏之銮这么看重自己,他只是奉命行事,对自己好也不过就是爱屋及乌,是因为魏之銮的看重。

    不过吴大友不知情不代表魏之銮对自己真的没有什么想法,如果魏之銮真的看重自己,为什么不给自己一门能配合《炼血大法》的功法?要知道这门武功虽然能让真气转化为血气,从而永远类似于两条命的效果。但是楚云现在只有《炼血大法》的前几层,也就是说楚云修炼的只是内力和血气直接的转化,并没有什么对敌手段,而且自己已经到了人境十层,按说魏之銮应该把这门武功配套的招式交给自己,自己才能发挥出外家武者的实力,而且应该给自己一门内家功法,这样自己能内能外,战斗力远超同阶,自己未必没有在考核大典中异军突起的机会。

    但是魏之銮却明知道自己还有一年要参加考核大典了,却不传自己《炼血大法》的后面几层,也没有传自己任何内家功夫,这样自己空有境界没有对敌招式,去参加考核大典岂不是给他丢人?楚云不相信魏之銮会想不到,但是偏偏他除了让吴大友告诉自己重在参与成绩并不重要,没有别的表示,试问这合理嘛?

    “不管魏之銮要干什么,我自己的实力都是第一位的。”楚云不准备理会其他的事,准备继续修炼,一直到杨文打听到了这一次考核大典的奖励。

    “你是说这一次考核大典的奖励是一枚法宝?”楚云难以置信的问道,要知道他的遮天境也不过就是残缺法宝而已,就是如此还搭进去八个地阶武者的小命。可想而知真正的法宝是多么的难得。

    “不错少爷,这是人境组第一名的奖励,不过前五十名的奖励都很厚重...”听着杨文说道其他的将领楚云脸色也郑重了起来,因为前五十名的将领竟然都是灵器,甚至前十的都是高级灵器。楚云现在已经知道灵器的作用了,大大提升自己的实力,让楚云眼馋不已。

    “嗯,你先下去吧。”楚云思考着自己怎么才能在不让人怀疑的情况下取得名次,光明正大的拿回一间属于自己的灵器,至于法宝是别考虑了,如果成为第一这才是最大的破绽。但是魏之銮和吴大友他们又没有交给自己武功,如果自己突然使出了武功,自己绝对会被他们怀疑。嗯,有了,穆叔叔那里应该可以,自己还有一个便宜老子,好像是赤火门的,如果自己用自己便宜父亲的武功别人就说不出什么来了吧,嗯,还有一年时间我可以去穆叔叔的关帝庙一次。

    楚云已经来了快三十年了,按说每十年都可以有一次回去探亲的机会,但是楚云却没有回去一次,不是楚云忘了穆伯伯的救命之恩,而是穆伯伯写信给自己要自己专心习武,楚云知道他是想让自己尽快学武给自己便宜父亲报仇,不得不说穆伯伯对自己的结义兄弟实在是太好了,人品杠杠的,这也是楚云很亲近穆伯伯的原因。说起来楚云不是个好人,但是他却希望自己身边都是人品好的人,不得不说有时候人的思想真的是矛盾得很。

    楚云想要回去看看自己的家人吴大友倒是没有阻止,毕竟楚云一来就是近三十年,回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妥,不过吴大友告诉楚云石坪州也不太平,所以又派了两个地阶中期武者保护楚云,楚云稍一推辞,就看出吴大友态度的坚定,这肯定是魏之銮的意思,楚云就直接答应了。

    这一次几个人并没有坐马车,而是直接骑上了蓝麟马,直接骑马可比坐车快多了,几万里的路途几天就能到,他们又不需要绕路。一路上楚云才算是领教了关帝门的威势,他们吃喝用度根本就不需要准备,随便进一个城镇都会受到最好的照顾,不过楚云却不顾保护自己的四个人的态度,日夜兼程的向目标前进,这一次出来又不是为了享受的,再说自己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武者的身体完全能适应这种高强度的奔驰,要不是坐骑需要休息,楚云绝对不会停下。

    八天之后,楚云跳下了马,看着眼前写着关帝庙三个大字的小庙宇,楚云百感交集。自己在这里生活了三年的时间,花姨让我照顾英子,自己也没工夫去看看她,想想还真有些对不起自己的奶妈。当然楚云让杨文去帮自己照看着英子,英子也没有受人欺负,只是楚云没有亲自关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