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过来的楚云看到自己正在自己宗门之内的床上,一直在自己身边照顾的侍女立刻就发现了,很快自己的两个老师就冲了进来。(书=-屋*0小-}说-+网)

    “有些饿了,两位先生去给我准备点吃的吧。”楚云神色平静的说道。

    很快饭菜就上了,楚云跟两个老师简单的交流着,并没有说自己遇到了什么,这两个人看起来也是受到了嘱咐也并没有问。当楚云刚刚吃完,自己的二师兄和九师兄就来了,肯定是赵霆又去告密了。

    楚云的二师兄叫做吴大凉,是大师兄吴大友的堂弟,都是四大世家吴家的子弟,不过这个人十分的冷漠,跟吴大友的性格截然相反,跟楚云的关系也不怎么样,两个人都很少说话。这个吴大凉不是针对楚云,而是跟谁也都这个态度,哪怕是师傅魏之銮,楚云怀疑这都是他功法的原因。

    而九师兄叫做满景,此人口碑极好,做人方正,而且掌管着六将堂的奖惩,当然关帝门有管理奖惩的机构,但是六将堂自成一体,不喜欢把事情捅到门派去,除非一些实在是瞒不了的大罪。长时间管理这件事,让满景充满了威严,但是他却名声极好,就算是犯了错的弟子被他处理了,但是却依旧对他感恩戴德,从这里也就看出来,此人手段极高,是个很有城府的人。

    两个人跟楚云虽然认识多年但是交情泛泛,不过楚云制定他们前来的目的也不慌张。两人虚伪的问候了一下楚云的身体,就开始交代起了正事,自己便宜师傅魏之銮不在门内,而是外出执行任务去了,关帝门和魔影门战斗的前线需要天阶高手坐镇,自己师傅正是其中之一。

    自己的大师兄吴大友也跟着去了,在门内一切事物都是二师兄和九师兄打理,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这些俗事的,比如说楚云三师兄、六师兄等人都是半步天阶,他们一心练武,实力也到了半步天阶,楚云倒是更亲近这几位。

    两个人很快就开始询问楚云到底遇到了什么,毕竟跟楚云救回来的这一群人虽然被放了回来,但是却都被囚禁了起来,楚云院子外面足足安排了四个地阶武者看护,要不是两个人跟着几个人有交情,还真进不来。楚云也发现了门外的人,他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件事的原因,到底要不要告诉两个师兄?楚云思虑再三还是决定告诉他们,两个人毕竟是在门内有地位的人,万一关帝门要面子,杀自己灭口,自己哭都没地方哭,起码能拖上两个师兄,甚至他们一定会告诉自己师父,有魏之銮的周旋,自己的小命也更有保证。

    当楚云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两个人之后,两个人的心情是崩溃的,这可是关系到关帝门的脸面,万一门内要灭口,那么他们就是自己找死啊。

    两个人互看了一眼都从脸上看到了对方的惊恐,看起来这件事涉及的人肯定有地位很高的,连他们都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这让楚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两位师兄,这件事要不要禀告师傅?”楚云看似询问,实则是提醒的说道,两个人立刻就惊醒,他们跟楚云想法一样,找自己的师傅当靠山啊。两个人匆匆的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临走之前一再提醒楚云不要把这件事外传。

    两人离开不久,门内派来询问的人就到了,竟然是两位半步天阶的武者,而且楚云从一人身上感受到了若隐若现的念力晶丝,竟然不到天阶就练出了念力晶丝,应该在门内地位很高。

    两个人也没有介绍自己身份的意思,当屋子里只剩下三个人,这位练出了念力晶丝的中年男子直接开始对楚云进行催眠,楚云心里一炳,然后就眼神涣散了起来。

    楚云当然不会被一个小小半步天阶催眠,他都是装的,问起了当时的事情,该说的楚云会说,不该说的当然不会说。首先楚云绝不会说他知道其他人的身份,他只认识跟自己一起的常娉等少年,对其他人,抱歉我不认识。第二,楚云当时做了什么自己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醒来后更是忘了,不管什么就是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第三,自己张口闭口说自己师傅对自己的器重和自己的天赋,以及对门派的感激和忠诚,愿为门派赴死,杀尽一切敌人,口号喊得震天响。但是因为他被催眠了,所以这都是他的心底话,当然起码两个半步天阶的武者是这么认为的。

    “尤师兄这个楚云看起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是个好苗子,魏师叔又对他这么器重,咱们可以放过这个小子了。”另一个须发都是黑红色的武者对另一个催眠楚云的武者说道。

    “嗯,这小子不错,魏师叔有个好徒儿啊,怪不得当初亲自去求门主,好了咱们去下一个吧,这小子就让他多睡一会。”催眠楚云的男子一甩手,楚云就躺到了床上,两个人站起身来离开了,走的干净利索,两个人离开之后,楚云就睁开了眼。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楚云都在园子里练武,自己师傅回来匆匆见了自己一面,嘱咐自己不要乱说,不过也安慰自己不需要多心,他的性命还是没问题的。

    而门内这些日子也是内紧外松,看起来平静,其实发生了不少事,很多有潜力的年轻人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很多位看似很受宠的夫人暴毙身亡,楚云一步都没有离开院子,心里也是紧张得很,就是刚刚建立关系的石横哪里都没来得及去联系,楚云把自己深深藏了起来。每天的时间就是练功,日复一日,楚云仿佛根本不知道厌倦。一直到三个月之后,楚云才发觉监视自己的人撤走了。楚云送了一口气以为自己侥幸过关了,其实他不知道自己的师傅魏之銮听到消息后回来了一次,才保住了楚云的小命,当然这件事楚云并不知道。

    楚云又等了三个月,发现真的没问题才从新行动了起来。他让杨文去联系上了石横,并且送去了自己藏起来的几百枚丹药,并且告诉他门内出事,这段时间才没联系,打消了石横的疑虑。然后就让杨文带着几个乾坤囊回来了,楚云早就在自己屋子地下挖出了一个密室,自己一边炼丹,一边练武,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处理完了石横的事情,楚云感觉放下了心,三年之后,楚云的实力再进一步到了人境八层,当然这是他对外人表现出来的实力,真实实力月不止如此,楚云正在屋子里拿着一本功法看得出神。

    “这门功法竟然由内而外,再由外而内,能转化血气为内力,也能转化内力为血气,倒真是一门内外兼修的决定功法,怪不得魏之銮实力如此强横。”楚云看着自己手里的《炼血大法》,这是魏之銮把功法的四五六七四层送给自己之后的结论。

    初看这门功法的时候,楚云认为很普通,但是当后几层给了楚云,楚云才知道这门功法的神妙。试想一下,当两个同阶武者战斗,当战斗到了尾声,双方都筋疲力尽的时候,一个人突然成为了巅峰实力的外家武者,那么对手应该多么绝望。这门功法就相当于让一个人拥有了两条命。

    不过这门功法有个很大的破绽,就是说普通人体内的血液不足以储存足够的血气,这样一来这门功法就无法做到内力和血气的相互逆转,因为血液内储存的能量不足。

    当然楚云是有银猿血脉之力的,楚云完全可以做到自由转换,甚至楚云的血液中完全能够储存更多的血气,因为他不光有血脉之力还精通真正的外家功夫,他体内的血气比起一般武者充足的多,不像是这门半吊子《炼血大法》根本不算是实际上的外家功夫。

    楚云经过这么多年的打探,也知道当时测试自己的光柱发白光代表着什么了,代表自己体内有一种独特的血脉,这可是亿万中无一的,难道自己的便宜师傅魏之銮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收自己为徒?他知道自己能够继承他的衣钵?

    虽然这个解释很合理,但是楚云却依旧不太敢相信,因为当时魏之銮看向自己的眼神,就像是要吃了自己,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欣赏。不过不管怎么说,楚云现在已经有了自保之力。

    不过楚云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脸色一喜就告诉下人自己需要闭关。

    又是十几年过去了,楚云已经三十二岁了,不过这对于一个武者来说,他还算是年轻人,毕竟一般武者活个几百岁还是很容易的。这些年楚云的各项实力都稳步恢复。特别是自己二十三岁之后,自己能够自由出入门派,楚云就让石横找来了灵厨,配合药浴楚云的外家功夫一日千里。

    虽然不像是楚云想象的那样,一顿灵厨做的饭菜等于一次药浴,一天相当于四次药浴那么美好,但是一天一顿灵菜和一次药浴,楚云也相当于以前的两倍修炼速度。这让他的《战神诀》再次修炼到了地阶,战斗力大大提升,这也给了楚云自信。

    另外乾蓝冰域的大战已经波及很广了,自己的师傅基本上不在门内,这也让楚云有了充分自由。而且魔源杀气已经恢复到地阶实力,而且因为关帝门城墙上的杀气比起晋末更具有杀型,所以自己的魔源杀气杀伤力更强。

    而且自己的血脉之力也已经到了蛮帅级别,这些都给了楚云底气,楚云现在面对天阶之下的武者完全不惧,这才短短三十年的功夫而已啊。

    “主人,大少爷回来了,他受了重伤,您要不要去看看他?”这些年楚云算是彻底把杨文收服了,楚云恩威并济,不限制的给他提供丹药,让他晋级了地阶四层,这让杨文对楚云死心塌地,哪怕让杨文背叛门派,他也没有二话。

    “别叫我主人,还是叫我少爷,跟你说了多少次了。大师兄怎么受的伤?他不是去押运物资了嘛?而且还带着一百多位地阶武者,算了,咱们去看看他吧,这些年也多亏了他的照顾。”楚云转身就走。

    三十年的时间也让楚云认识了六将堂的一系列人,别看六将堂只是各堂口,但是不论是实力还是复杂程度都不比一个大门派少,不过简单地说起来,六将堂的势力主要就是三派,一派就是堂主魏之銮的嫡系,这一派以魏之銮的弟子和亲信为骨干,掌握了最大的权力,六将堂六舵、三司、一祭司十个权力部门占了足足五个,这个六舵就是六个舵口,比如自己师兄吴大友就是其中一个舵主,三司指的是统筹司、传令司和钱粮司,这三司原本是门派为了钳制各堂口安排的几个机构,分别管理各堂口的统筹、任命和钱粮,不过这么多年经过魏之銮和上几代堂主的运作,这三司已经基本上跟宗门脱离了关系,而一祭司就是祭奠的一个机构,手下也没几个人,但是却出人意外的有超然的地位,就是魏之銮都不敢轻易招惹,楚云地位太低也不清楚什么原因。

    魏之銮管着四个舵口和三司中的钱粮司,实力最大,毕竟他可是他的师父也就是上一任老堂主指定的接班人和女婿,他靠着继承了师父的势力和自己的努力,在六将堂实力最大也说得过去。

    而与魏之銮对立的却是宗门一系的人,其中以传令司的司主曹豹为首,别看这个曹豹听名字像是草包,但是其实是个很厉害的人,他是关帝门门主的师弟,此人也是个天阶高手,虽然只是天阶初期,但是他年龄却不到三百岁,任谁也不敢小觑。在他的带领下传令司、统筹司和两个分舵的舵主围绕在她的身边,成为一股庞大的势力,就是魏之銮也要慎重。

    而第三股势力则是掌管祭祀的关帝庙,每个堂口都有一个,他们不参加堂内的任何争斗,而魏之銮和曹豹也都任由他们独立,可见他们肯定也有不小的势力。

    当楚云来到吴大友院子的时候,双方人正上演着一出好戏,几十位地阶武者挤在里面对骂,这场面让楚云都惊呆了,真没见过啊。楚云虽然来了这个世界三十年,但是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独自修炼,在他心里地阶武者还是仙武大陆那种稀缺的高手,应该是很注重自己身份的,他浑然忽视了这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地阶武者跟仙武大陆的人境武者一样,基数庞大得很,就说关帝门就有地阶武者几万人,这实力在仙武大陆完全能够横扫一道了(仙武大陆的道跟这个世界的域是一级行政单位),但是在这里,也就是一域的一个前十的势力而已。

    楚云就在院子里站着,屋子里的都是地阶武者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但是却没人把一个人境武者放在心上,楚云表现出了的实力就是人境十层而已。但是吴大友等人却认出了楚云,他早就厌烦了和这些人争吵,于是借着这个机会就站了起来送客了,“各位,我小师弟过来了,你们如果没有别的事就离开吧,在下有伤在身不送了。”

    “吴舵主,魏堂主他老人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区区人境武者就要收为弟子,难道这个小子是魏堂主他老人家的私生子?”统计司的司主曹凯讥笑地说道,说完他一伙的人所有人都哄然大笑了起来,这个曹凯正是曹豹的内弟,实力比吴大友更高,为半步天阶,曹家一门双雄,他据说要在二十年之内冲击天阶,也是他们一伙的二号人物。

    “哼,不知道曹司主多大的时间进入的人境十层?”吴大友脸色淡然的问道。

    “区区不才,三十六岁就进入了人境十层,不到六十岁就晋级地阶了。”曹豹自傲的说道,这速度甚至在六将堂所有人里能排进前十。要知道这个世界人境武者很少有服用丹药的,可能是他们缺少丹药,养成了这个习惯,不吃丹药六十岁不到就晋级地阶已经很惊人了,就是楚云上辈子楚云打劫了一个门派的人武丹,拿着当糖豆吃,也不过就是这个速度。

    “是嘛?我这个小师弟今年才三十二岁,但是却已经晋级人境十层一年了,不知道跟曹司主的天赋比起来如何啊。”吴大友冷笑着说道,吴大友说完,曹凯等人一阵目瞪口呆,他们才想起魏之銮收徒是在二十几年前。

    “速度快不代表战斗力强,吴舵主咱们关帝门五十年一次的考核大典还有一年就开始了,到时候我倒要看看你的小师弟能不能为六将堂争光,如果能进入前十,我曹凯肯定膝行到你府前恭贺。我们走。”曹凯冷笑一声离开了。

    曹凯刚走,吴大友身边的人都骂了起来,要知道考核大典可是有很多入门五六十年的,楚云才入门不到三十年,一些人境巅峰的对上楚云,楚云怎么可能赢?曹凯这么说简直就是耍赖不要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