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等人立刻被包围了起来,他们最高的也只是人境七层,黑衣人虽然只有五个人,但是却有一个地阶后期,四个地阶初期,楚云等人看起来根本没有威胁。

    楚云犹豫了一下没有动手,真动起手来,自己的实力估计也就是能杀一个地阶初期,当然动用念力也是可以的,但是让常娉等人看到自己的念力手段,回去一说,自己怎么跟门内的人解释?楚云准备等等看看,因为他没有感觉到自己会死的那种心灵悸动,既然自己暂时死不了,等等也没什么害处。

    “谁是郑殷?”黑衣人看着面前的十个人问道,楚云听到这个名字一愣,难道他们是埋伏错了?因为他们十个根本没有叫这个的。

    结果听到这个疑问,其他的几个人也都有些发懵,他们不认识啊,但是其中一个叫做庄毅的少年却脸色苍白了起来,楚云立刻就注意到了,不光楚云其他的人也都发现了。这个庄毅据说是一个什么舵主的侄子,平时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但是结合郑殷这个郑字,楚云立刻就猜测,此人肯定是郑家的人。关帝门周吴郑王四大家族,前三个周吴郑可都是有宗师级老祖宗存在的。

    “庄毅,你是郑家的人?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们都要死,亏我还把天香楼的头牌飘红姑娘的红丸让给你,还当你是兄弟,你就这么对我?”很快其他的几个人也反应了过来,这郑殷这小子这是微服私访啊,但是你编个名字出来玩,别连累我们啊?因此跟他关系最好,又怕死的一个少年不满的嚷了起来。

    “真吵。”一个穿着一身短打蒙着脸的男子一刀就把这个少年劈成了两半,血液溅在楚云等人的身上,顿时剩余的几个人都惊叫了起来。

    “谁在吵就是下一个。”刚刚杀了一人的男子对着楚云等人恶狠狠的说道,几个人全都捂住了嘴不敢再喊,男子满意的在常娉身上擦了擦刀上的血,常娉花容失色,要不是自己紧紧地捂着嘴,估计又要吓得叫起了。

    “这小姑娘不错,应该还是处子吧,老大一会我来给她开个苞。”男子伸手捏了一把常娉的乳鸽,常娉吓得后退了一步,其他几个黑衣人都大笑了起来。

    “好了该办正事了。”黑衣人把楚云等人再次干上了马车,马车很快就驰骋了起来,不过并不是向南返回关帝门宗门的方向,而是东方。

    半天之后,一行人来到了一间大院,楚云等人已经全部被绑了起来,楚云没有敢放出神识勘察,因为他害怕被人发现,但是肉眼就能看的不下于十个黑衣人正在门卫迎接,而且这些人全都是地阶武者,甚至有一位地阶巅峰。

    “办妥了。”几个黑衣人也没多余的交流,楚云等人很快就被押送了进来。

    楚云等人被关进了一间屋子里,让楚云差异的是里面已经有三十几个人,而且有几位穿着关帝门的服装,从胸前的标志来看,竟然都是内门子弟,甚至楚云还认识其中一个,他叫做冷丰,是六将堂第一舵舵主冷峻的儿子,冷峻二百几十岁才生下冷丰宝贝无比,毕竟武者随着境界的提升,越来越难孕育孩子,基本上二百多能生孩子的属于风凤毛麟角,因此他怎么可能不宝贝,没想到也被抓来了。

    看到楚云等人进来,那些被绑着的人有几位激动了起来,看得出来他们也认出楚云身边的这些少年,估计很多都是朋友什么的。但是随着而来的却是黑衣人的鞭子。顿时他们都老实了下来。

    黑衣人把他们推了进来,然后就离开了,楚云思考着这群人要做什么,他发现被黑衣人抓来的关帝门弟子很奇怪。除了冷丰等三个人,其他的都是地阶之下的,甚至有几个极其美貌的少妇,但是她们的实力却都低微的很,也没穿着关帝门的服装,楚云弄不清楚她们的身份,楚云实在是不知道敌人要做什么。

    楚云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这批黑衣人看起来训练有素,他们之间竟然很少交流,就算是说话也是写无关紧要的事情,这让楚云根本就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当傍晚的时候,又有两辆马车来到了院落,听脚步声有几个人被从车上拖了下来,不过并没有进入楚云所在的屋子,而是被关到了隔壁,而说起来也怪,楚云隔壁的几个房间应该都是有人的,就是不知道是黑衣人还是俘虏,楚云粗略的数了数大约有一百七八十人的样子。

    第二天,陆陆续续又有一些人被送了进来,人数大约达到了二百三十多人,楚云等人已经一天没吃饭,楚云倒是没什么感觉,但是其他的人全都饿得不行了。特别是跟楚云一起来的常娉等人,都是些十几岁的少年,武者消耗的又快,他们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当然还有的需要排便,一天不吃不喝有的人能忍住,但是一天不上厕所,估计很多人忍不住。终于有人忍不住了,一个少妇身上传来哗啦哗啦的声音,在狭小的屋子里分外的清晰,而且所有人都是武者,让他们听几千米之外的声音听不到,但是听几米之外的嘘嘘声,那是听的真真的。

    少妇紧紧的闭着眼,脸色通红,她实在是憋不住了。许多少年人看着美貌的少妇,听着她的声音,甚至不由自主的来了感觉。虽然手被绑着,但是他们极力的侧着身子掩盖,这让偷偷睁开眼的少妇更是无地自容。

    到了第三天,就算是忍耐力再强的人也憋不住了,屋子里的人又饥又渴,而且满裤子污秽,整个屋子就跟比厕所更加难闻。不是没人想要挣脱绳索,但是这绳索是有特殊材料制作的,而且绑的又紧,根本不是这些人能挣脱的开的。楚云也没到地阶,身体也会饿,但是他却依靠龟息功把自己各项生理条件降到了最低,在饿他一两个月也死不了。

    就在三天后的下午,黑衣人终于出现了,最让这些人激动地是他们带来了吃的。黑衣人拿下了所有人口上的口塞,立刻有几个人呼喊着开始求饶甚至威胁,但是换来的却是黑衣人的皮鞭。

    黑衣人拿出了一个跟喂牲口的料槽一模一样的东西,然后里面倒进去了一些米饭和菜,另外一个料槽里面倒进去了一些水,然后把所有人都拽到了旁边。

    一个少年刚要伸出嘴去吃,就挨了一鞭子,顿时血从脸上流了下来。

    “我让你吃了嘛?贱骨头。现在才能吃。”说着黑衣人竟然拿出了自己的小弟弟,对着饭菜尿了起来,也不管这些俘虏难看的脸色。

    “拍清楚一点,我去下一间屋子了。”黑衣人对着身后一个拿着怪模怪样器械的人说道。楚云早就注意到了这一点,这个器物是一个木头盒子,但是最前面却有一个孔洞,里面放着一个黑黝黝的珠子,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这是留影珠。”一个少妇显然也注意到了,她刚喊了一声,就被黑衣人一鞭子打在了后背上,少妇顿时就惨叫了起来。不过楚云却立刻注意到了这句话,留影珠?这应该是跟地球的录像机差不多的东西,仙武大陆也有类似的显影珠,楚云不是没见过,难道黑衣人要败坏关帝门的名声?

    接下来的事情让楚云的猜测成真了,终于有人忍不住了,这个黑衣人拿着留影珠全程拍摄了这个人吃带了尿的食物的景象,并且还发出了嘲笑的笑声,而随着吃的人越来越多,黑衣人看起来越是兴奋。楚云也装模作样的爬上前来,但是刚靠上来,楚云就闻到了一阵异味,这绝不是尿液的味道,而像是一种毒药,虽然楚云不知道是什么药,但是楚云本来就没想过吃,楚云看着旁边的人吃得欢,楚云假装吃了两口就装作昏迷了过去,黑衣人一脚把楚云踢开,也没有管楚云的死活。

    半个时辰之后,除了楚云所有人都吃了带尿的食物和水,黑衣人尖锐的笑声再次响起,然后关上门离开了。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屋子里的人都变得面红耳赤眼光迷离了起来,看到这一幕楚云立刻知道,饭菜里面的不是毒药而是春药啊。这么想起来黑衣人抓关帝门的弟子的目的楚云隐隐约约的知道了。

    又半个时辰之后,屋子里的人几乎都丧失了理智,身体剧烈的,挨着的人不管男女都互相拱了起来,楚云身边一个少妇想要亲楚云,楚云二话没说一脑袋把少妇拱到了一边。这个时候黑衣人行动了起来,他们打开没一间屋子,把所有人都带到了院子里,每个人身上的绳索全都解开了,解开了绳索的人不是要乱跑,而是两两一起,甚至很多人抱在一起,发泄起了最基本的**,而四周全都是黑衣人,有几个手里拿着留影珠目的显而易见。

    “弟兄们一起去爽下吧,不过不要忘记正事。”五十多个黑衣人顿时走出来三十多个,其他的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根本没有掺和的意思。二百多人里只有六七十个女子,这些女人都被黑衣人占了,那些吃了药却没有女人的男人互相抱了起来,场面顿时就糜烂了起来。

    楚云抱着一个满脸麻子的小姑娘,这个女子丑的很,因此也没人跟他抢,楚云一边装作兽性大发的样子一边思考着办法,总不能真的跟这个女子那啥吧,楚云的武功不至于说丢了元阳无法修炼,楚云也不是不能碰女人,但是这个女人也太倒胃口了。

    就在这个时候,黑衣人首领拿着留影珠走上前来,他一个个的记录着这些男女的丑态,看起来很是敬业,如果出生在东瀛,那么绝对是个好导演。

    “老大,这个女人是周家大长老周帝儒的妾室,我还没碰,您要不要先来一次?”一个蒙面人在黑衣人首领路过的时候笑着说道。

    “哈哈,这里的女人哪个不是有地位的?如果老子要上还有你的份?你赶紧的,咱们一个时辰之后离开。”黑衣人首领笑骂了一句。楚云听完却心里一震,竟然都是关帝门有身份的人,而且被录了下来,这下子关帝门的名声要彻底被毁了,楚云不关心关帝门的名声,但是他却关心自己。

    做还是不做,这是个问题。

    楚云怀里的女人彻底的激动了起来,她不断的撕着楚云的衣服,眼睛红的吓人,浑身温度炙热,让楚云都觉得烫手。这个时候黑衣人首领走到了两个人身边,楚云浑身紧绷起来,看起来也像是疯了一样亲着女子。

    “嘿嘿,小子有福气啊,这女人是郑家第六代唯一的小姐郑月婵,在家里备受宠爱,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是天赋绝佳,说不定你要了这个小妞的第一次,他们郑家会把她嫁给你呢,你就是一步登天,千万别忘了感谢我啊。”黑衣人看到帅气的楚云和如此丑女热情相拥,竟然忍不住调侃了几句。

    当黑衣人转了一圈花费了一盏茶的功夫,就在楚云觉得装不下去了,郑月婵疯了一样的啃着自己,自己脸上身上却都是伤痕,楚云觉得在这么下去,元阳肯定没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长得如同麻雀的小鸟飞了过来,黑衣人首领一般拿下,当他看到上面的消息,脸色凝重了起来。

    “全部起来,布置好现场离开。”黑衣人沉声说道。

    “老大,我还没到呢。”刚说完,黑衣人首领一脚就把这个人踢了出去,丑陋的棍子湿哒哒的竖着随着主人飞到了十几米之外,不过他却并没有受伤,只是被踢懵了。

    “关帝门的人已经发现了,他们赶过来花不了一个时辰,现在不走就走不了了,我们已经得到了想得到的,走。”黑衣人首领说完,黑衣人全部站了起来,迅速的收拾干净离开了,只留下二百多个疯狂的男女。

    楚云又等了一会直到耳朵中听不到黑衣人的脚步声了才一把推开女子站了起来,他身上的衣服早就成了碎片。而那个郑月婵正好撞到了一个被黑衣人糟蹋了的少妇身上,两个人直接抱在了一起。

    “玛德,好强悍的春药,这些人中不是没有地阶武者,竟然也疯了一样,没有了半点理智。”楚云突然发现自己脚下有一个乾坤囊,楚云走了过去捡了起来。

    “嗯?那些黑衣人没有把每个人身上的乾坤囊搜走,这些家伙全都是有身份的人,肯定有好东西。”楚云一个个的搜了过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一个腰上挂着一个酒葫芦穿着黑色道袍的老者出现在了院子里。

    “不。”老者仰天怒吼,整个院子里的男女竟然直接被吼声震晕了过去,楚云也没敢抵挡,他直接昏迷了,因为这个老者竟然是天阶后期的超级高手,就是巅峰时候的自己也不过就是天阶中期罢了。昏迷之前楚云最后的念头就是:此人的念力比我高不了多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