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和石横又商谈了许久,两个人才心满意足的分开,不过从石横的表情上看,他显然是很满意这一次的合作。(书屋 shu05.com)楚云没有选择彻底把石横变为自己的属下而是选择了合作,这也是因为自己没有充足的实力,如果石横真的跟自己鱼死网破,楚云甚至什么都不会得到,楚云不贪心,他只是需要这么一条路子赚钱购物,保证自己的修炼,在没有充足实力之前,楚云不会选择去冒险的。

    常娉等人彻底在石横的有心带领下玩开心了,石横甚至每个人身边都安排了几个人,他们想要什么买什么,想干什么干什么,几个人完全乐不思蜀。甚至于几个男弟子都正式的脱离了男孩的称号,他们迷恋上了灯红酒绿。现在让他们选一个对他们最好的人,他们十之八九会选择石横。

    楚云却在石横的安排下来到了石横的一处隐秘安全的宅邸,这里早就堆满了石横寻找而来的药物,怎么让石横彻底放心,就是让他们亲眼看到丹药。

    楚云独自坐在院落里像是在等什么人,其实炼丹的就是他自己。在晋末,他从练气士传承中学会了炼丹,并且曾经亲自炼制出了人武丹和地武丹,可惜晋末实在是没那么多药物,炼制的丹药全部给自己的后代留下了,以至于自己手里一点也没有。

    楚云早就知道院外有人在监视,而且还有一个是地阶后期武者,楚云却不在意,他早就想好了对策。哪怕他们穿着跟当初埋伏吴庸等人的黑衣人一样隐藏神识勘察的披风,楚云的神念也能发现他们。这种披风看起来只对地阶武者管用,面对楚云这样的天阶念力根本就像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石横这么做的目的还是为了打探楚云身后的势力,此人不会因为楚云红口白牙的一说就完全相信的,楚云对于石横的动作,不光不怒,反而有些满意,毕竟石横是个聪明人,两个人的合作才能持久,而且楚云也会更安全。接下来就需要自己身后的高人出场了,楚云笑了笑。

    “何方宵小,竟然窥视,速速离去。”楚云坐在院中不动,但是浑身庞大的念力却笼罩在了门外的两个地阶后期武者身上,两个人脑海中响起了轰鸣,境界上的巨大压力,让两个人直接跪在了地上。他们惊恐的互看了一眼,飞速的离开了。

    “呵呵,估计石横那小子这一次吓坏了吧,这不会再起什么不该有的心思。”楚云冷笑一声,回到了屋子里,然后打开了一道密室走了进去。

    这是石横用来逃命的一处秘密基地,里面有一个深达几十米的暗室,暗室的旁边甚至就是关帝城的城墙,不过却没有通到城外,关帝城的城墙地基都是巨石构建,这巨石本身就能抗住天阶武者的攻击,再加上城墙之上的阵法,宗师级武者也很难轻易破坏,关帝门的底蕴还是很惊人的。在这里炼丹,几十米的深度足以让药香散发不出去,也就没人怀疑了。甚至于楚云还可以在这里修炼魔源杀气,不过这一次没时间给自己修炼,但是自己可以把这里要过来,等自己能够随意外出,在这里依靠杀气充裕的城墙,自己的魔源杀气一定能够一飞千里。

    楚云从空间拿出了一个古朴的丹炉,这是葛洪送给自己的,算是一个不错的炼丹炉,楚云盘膝而坐正式开始炼丹。

    十天之后,楚云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说起来可能可笑,自己的炼丹炉炸了,而且要不是楚云提前发现,楚云不死也会重伤,简直比炸弹威力都大,整个密室内一片狼藉,楚云的不灭灵力罩和归元罡气罩根本就没防御住,楚云最终使用了《战神诀》硬抗了最后的冲击力,好歹没有受伤。

    果然这个世界炼丹师这么少不是没有原因的,楚云在前几天炼制出了数百颗人武丹,这还是因为石横给的材料就这么多。当然开始因为楚云不熟悉,其中有很多残次品,但是这也不是没有效果的,并不算是废丹。而楚云两次就能成功一次,这已经是楚云正常水平发挥了,顺利的炼制让楚云信心大增,他决定试一下炼制更高层次的地武丹。

    但是当他炼制地武丹的时候,稍微一点失误,竟然让丹炉内的药物发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楚云虽然极力的控制,但是炼丹炉质量太差劲,竟然直接龟裂开来了,楚云这下子直接傻眼了,他只能开启了自己的两层防护罩,因为根本没有补救的办法了。结果竟然差一点就受了伤,这密封的环境想跑也没地方跑,衣服都被炸碎了,更让让楚云灰头土脸,头发都烧焦了不少。没想到以自己现在的念力竟然都控制不住里面的灵药融合,怪不得地武丹一枚都达到了五百枚中阶灵币,实在是太难炼了。

    自己的念力强度已经有普通武者天阶四层的强度,这都控制不住,那么岂不是说这些地武丹最少都是天阶中期之上的武者炼制的?怪不得丹药这么稀少,能达到天阶中期,谁闲的去炼丹啊。

    楚云也想明白了为什么关帝门人境武者很少用丹药了,因为丹药太贵了用不起啊,也只有地阶武者赚的钱才够去买丹药吧,想想以前的猜测,还真是汗颜,没想到原因竟然是这个样子的。

    当楚云带着三百枚丹药出现在石横面前的时候,石横惊喜过望,他仿佛忘了派人去监视楚云的不快,立刻亲热的拉着楚云就像是亲弟兄一样。对于楚云浪费了这么多灵药只炼制出了这么点丹药,他也没什么意见,要知道他可是准备了炼制一千份人武丹的药材和一百份地武丹的药材。不过石横已经觉得赚到了,毕竟灵药多得是,但是能炼丹的有几个?这三百枚人武丹价值九万初阶灵币,虽然对于整个润发商行,这笔钱不算什么,但是这可是细水长流,是个金饭碗啊,要知道这些灵药加起来也不到五千灵币。而且这可是很多时候求都求不到的东西,丹药是你有钱就能买到的?而且运作好了,二十万初阶灵币也能卖出去。

    “大掌柜,这些丹药就要你费费心了,不过我身后之人可是不喜欢你的作为啊,相互合作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你如果再超出这个范围,我们就另选他人。”楚云说完,石横连连保证。

    “楚老弟,哥哥要你多多美言几句,这是你要的屠龙箭,一共三枚,使用好了,地阶巅峰武者也要饮恨,这可是哥哥我求爷爷告奶奶才弄来的。另外这是你要的手套,这副手套以金顶蚕丝为材料,极其坚韧且适合疏导内力,而且里面加进去了堪比瑞金的温软金丝,使得手套的品质更胜一筹,坚韧程度就算是神兵利器也难以砍断。虽然达不到灵器的程度,但是各项性能不逊色顶尖法器,只是不能跟武者的虚幕莲华融合而已。不过这已经是我找到的最好的手套了,毕竟手套这种装备,能成为法器、灵器的实在是少见。另外楚老弟居住的那一套房子我送给老弟了。老弟让我寻找的书籍我也找到了一些,另外的一些我继续寻找,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的,老弟放心。”石横殷勤地说道。

    这个世界有一点跟仙武大陆不同,就是武者能够驾驭各种神奇的器物,这些神奇的器物有种种妙用,特别是法器、灵器更为宝贵。这些奇特的器物能够跟武者体内的真气、血气甚至身体融合,能够产生各种增幅,让武者发挥出远超自己实力的威力。就比如说那个惨死的吴庸,他的遮天境就是其中一种,当然他的遮天境是法宝,比起法器和灵器更高级。遮天境能跟自己的武功融合,而且遮天境能跟化虚为实,直接攻击对方的虚幕莲华,让对方的法器或者灵器对武者的增幅消失,这还只是遮天境的其中一种用法,楚云也不敢太多拿出来研究,但是这一种用法就亮瞎了楚云的眼。当时那个吴庸就是在操控遮天境的时候被黑衣人阴死的,他也没想到对方直接下了死手,否则自保觉没问题,他死的也冤枉得很。当然这些器物还有很多神奇的妙用,楚云见识太少没法一一的了解,但是楚云却看得出来,这个世界的武者面对仙武大陆的同阶基本上是无敌的,比起仙武大陆更神秘的世界让楚云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楚云听完石横的话点了点头,这就是楚云跟石横要的好处,屠龙箭是为了防身,手套是为了使用寒冰软绵掌,书籍是为了获得更多的消息,至于功法楚云是不缺的。而那套房子就是楚云以后的落脚之处,哪里紧挨着关帝门的城墙,楚云还需要在哪里修炼魔源杀气,楚云都笑纳了。石横购买这些东西花了绝大的财力,不说灭的光屠龙箭就需要三千枚中阶灵币,一般的地阶武者也买不起,要不然黑衣人也不会那么心疼。但是石横却痛快的给了,因为他觉得自己这是贿赂楚云,楚云只要收了就只能在他背后的势力面前为他说好话,但是他哪里知道,楚云身后根本没什么势力,一切只有楚云一个人。

    “好,大掌柜的心意我楚云领了,你放心我在我方势力里还有些话语权,毕竟我的潜力还是可以的。以后跟大掌柜的交易,我会让一个叫做杨飞的人来找你,他完全可以信得过。不过这件事大掌柜要绝对保密,如果泄露了风声,我想大掌柜的好日子就到头了。而且我们是不会跟周家硬碰的,一旦出了问题,石大掌柜肯定会被我们放弃。”楚云说完,石横连连保证,毕竟这关系到他自己的小命。

    “我们出来半个月了,也应该回去了,你放心,我们就是出来放松的,商行根本就没什么问题。”楚云再吩咐完石横全力购买一个丹炉和继续收集药材之后,给石横吃了一颗定心丸。

    两天之后,出来了已经大半个月的关帝门弟子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他们这些天除了玩乐基本上什么事情都没做,临走还被送上了一些关帝城的特产,他们竟然舍不得走了。楚云摇了摇头,这些人虽然受到了门内的照顾,但是以后基本上都不怎么会成才,心性太不坚定,向武之心不坚定怎么可能有成就?顶了天也就是地阶武者而言,楚云也没有跟他们深交的意思了,一路上他们一行人再谈论着关帝城的点点滴滴,楚云就仿佛跟他们有了代沟格格不入。

    而常娉对楚云也仿佛视而不见了,见到楚云一副拒人千里的样子,楚云也懒得搭理,正好图个自在。

    这一次任务没有白来,自己和石横建立了联系,对自己以后的发展是很重要的,起码他不需要跟其他人一样努力的赚取积分,因为他完全可以花钱在外面购买。而且还有其他很多好处,比如说自己万一要逃离关帝门,那么就可以用石横这条线逃走,也算是多了一条生路。

    楚云这一次没有跟石横讨要灵厨,因为他如果真的带个灵厨回去,那么自己怎么解释?还是需要等自己能够自由出入门派的时候才最合适。

    “不是吧,又来?”楚云皱着眉头,神识中看到了一百五十里之外的几个穿着民夫一样的人,他从这些人身上看出了浓浓的杀气,而这些人给楚云的感觉,跟当时伏击吴庸一行人的黑衣人几乎是一样的。

    关帝门因为当年吴庸的身死跟魔影门交恶,两个门派从口角变为了交战,关帝门和魔影门交界处大小战役几乎每个月都会爆发几次,要不是双方怕其他门派有机可趁,绝对会爆发惊天大战。要知道双方虽然极力克制,但是被对方废除武功的地阶武者都有几百人了,这可是大仇。而且双方天阶武者都爆发了几次大战,虽然没有人死亡,但是却有三位天阶武者重伤,关帝门伤了一个,魔影门伤了两个,这三个人基本上被断绝了继续前进的可能。要知道一个门派天阶武者也就是几十个人啊,这仇越结越大,都是因为当初吴庸的死亡,吴庸是整个吴家最看重的几个弟子之一,年仅一百五十岁的地阶巅峰,也足以自傲。因为他的死,吴家的太上长老一气之下就跟指挥着去跟魔影门报仇,结果双方打成这样,估计也是吴家太上长老想不到的,估计现在后悔的肠子都青了吧。现在那些黑衣人看起来准备火上浇油,再来一次啊,但是自己这些人有谁比吴庸身份更显赫?好像是自己地位最高,但是自己区区一个堂主的弟子,地位再高能搞到那里去?楚云想不明白。

    不管楚云想不想的明白,预想中的伏击爆发了,两个赶车的地阶中期武者根本没想到在距离关帝城这么近的地方遇到埋伏,两个人甚至没来得及还手,就被两支屠龙箭钉在了马车之上,眨眼之间一行人的保护者就成了尸体,连楚云都没反应过来,你俩地阶中期武者也太没警惕了吧,你们一百多岁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