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了大掌柜,一见到你就忘了正事,这一次我们兄弟可是带着任务来的,这几位都是上一届收徒大典中的精英,也都已经成为了内门弟子着重培养,这一次我们弟兄来就是为了送他们的,他们可是要来查你的老底啊,哈哈。(书^屋*小}说+网)”高中程笑着说道,一看就是在提醒石横,要知道他们来调查商行的运作,可是有明有暗两个方法,这个高中程直接把任务摆在了明面上,目的很明显。

    “各位师侄,老石我先对各位道个歉,我是个喜欢交朋友的人,跟高师兄和牛师兄好长时间不见了,聊得有些忘情,实在抱歉了。”说着竟然给楚云等人鞠了个深躬。

    “不管各位来做什么,我老石都会全力配合,你们虽然是我的师侄,但是你们是代表宗门来的,因此你们就是我老石的上级,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办,绝无二话。”石横看似憨厚的排着胸口郑重的保证到。

    楚云身后这些天之骄子本来还有些生气被忽略,但是石横突然来了这么一手,那一点点怒气很快就消散了,而且竟然还对石横有了一些好感。楚云看着石横果然不愧是个人精,竟然故意晾着他们,然后又这么诚意的道歉,这一个反差,就让所有人都有了好感,真是厉害。

    “两位师兄,你们来帮老石介绍一下各位门内的天才吧。”石横热情的把两个人拉了过来,两个人也不客气,直接开始介绍了起来。

    “石师弟,这一位是楚云,他是六将堂堂主的小弟子,也是他们这一批弟子中第三个突破人境后期的天才,魏堂主可是对他宝贝得很,他并没有参加集训,而是从入门就被魏堂主亲自教导,他正是这一次任务的队长啊,你可要好好巴结巴结这个咱们的小师侄啊。”说完,不光是石横,就是石横身后的几个人都惊了,他们倒不是惊讶于楚云是谁的弟子,而是第三个晋级人境后期的这份天赋,要知道楚云如果不陨落,百年之后必定是门内的实权人物啊。这毕竟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社会,对于楚云这样的武功天才,每个人心里都会有敬畏。

    “楚师侄,没想到楚师侄这样的天才我竟然有幸见到,我老石真是三生有幸。不过可惜啊,这估计是我最后一次叫楚师侄了。”石横看着很遗憾的摇了摇头,不过他的目光却扫向了楚云,但是楚云却只是微微笑着不接话,顿时石横就知道这个楚云不是个好对付的人。他准备自己开口把刚才的话圆过去,他本来就是故意这么说,引起楚云的好奇,然后开口询问,自己顺着说下一次就应该叫楚师兄了,这既能拍了楚云的马匹,也能让自己显得不那么谄媚。但是偏偏出了意外,楚云开口了。

    “石师叔,我们要不然先进去吧,这里人来人往,难道你喜欢被当成猴子围观吗?”楚云的话一点都不客气,但是说完跟他一起来的人环顾了一下四周,果然很多人都好奇的看向他们,并指指点点,毕竟是一群年轻人,被这么多人看着,真的是有些尴尬。

    “是是是,我已经预备好了酒菜,咱们进去边吃边说。”石横立刻尴尬的说道,说完不经意的看了楚云一眼,他发现这个看起来年轻的过分的师侄有些难对付,这小子根本不按常理出牌啊。

    他想起几个人的任务,心里竟然有些担忧了起来,难道是其他家族派来收拾自己的人?楚云是六将堂堂主魏之銮的弟子,魏之銮的妻子是吴家的人,跟自己妻子的周家并不对付。石横虽然招待着众人,但是心里却一阵乱想。

    不对,他觉得楚云只是个少年人,就算让他查也不会查出问题,就算是看账本也没戏,这么一个才十几岁的孩子看得懂账本嘛?石横有些好笑的想道,他放下了心来。没证据,他们查什么?自己竟然害怕一个少年人,自己真是杞人忧天,石横突然觉得有些杯弓蛇影了,但是他不自觉的看了楚云一眼,竟然发现楚云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石横心再次慌了起来。

    一行人进入院子里,这看起来是商行的总部,并没有多少人,不过建的气势恢宏,看得出来这个商行的确有钱。在石横的带领下,所有人进了一间大屋,里面摆放着几十个单独的小饭桌,上面摆满了食物,而且每个饭桌旁边都站立着两个漂亮的侍女。

    石横等人是见惯了,在热情的招呼着,但是跟楚云一起来的九位小菜鸟却有些被镇住了,倒不是说这些美貌的侍女,而是桌子上的菜,这些人都算是些有见识的人,但是菜里浓郁的灵气却扑面而来,能让每一个武者沉迷,这是灵厨做的灵菜啊。就如同在好色的人面前放上一个不着寸缕的女人,在酒鬼面前放上一瓶美酒。

    看着每个人都看着身前的菜垂涎三尺,石横得意地笑了,他在这里几十年不知道应付过多少楚云这种菜鸟。但是他突然想到了楚云,想看看这个他一直觉得不简单的少年在干什么,当他望向了楚云,竟然看到楚云没有丝毫看向菜肴,而是还在笑眯眯的看着自己,没有表现出任何一点惊讶的情绪,石横心里更是不安起来,这可是这几十年都没有过的。

    “诸位,这是我特意请来的灵厨为大家精心准备的灵膳,咱们边吃边聊如何?”石横从楚云身上移开目光开口说道,虽然把这群人镇住是他的本意,但是不能长时间让他们震惊,否则他们会因为自己的失态,转而对自己这个主人产生恼怒的感觉,石横对人心的把握,真的是很准。

    不得不说除了楚云这个意外,其他的人还真的被石横的这些小手段折服了,起码饭桌上的气氛很好。在一片和谐的气氛里,双方相互之间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并且被石横把众人的心思带到了关帝城的吃喝玩乐上。一群人都是十几岁的孩子,花花世界放在眼前,他们早就忘记了自己的职责,而且本来就没人觉得他们来能起什么作用,连他们自己都觉得自己是来走个过场的。

    在石横等人的引导下,常娉等人早就安排好了接下来几天的计划,去听曲、看灯、看比斗、吃美食,至于真正的差事,谁还记得?楚云就这么安静的看着石横等人的表演或者大口大口的吃着灵厨做的灵膳,楚云觉得真的是不错的。

    这个灵厨也是厨师,不同的是他们能够用饭菜做出类似于药膳,但是却依旧美味的菜肴。而且灵厨数量稀少,在整个石坪州也是很受尊敬的职业。一些顶尖的灵厨做的饭菜不光好吃,甚至堪比人武丹,但是却不像是丹药有丹毒,而且灵气温和,绝对不会出现任何危险。不像是丹药,一些人服用过多,会让自己体内真气暴动,但是灵厨做的饭吃的再多也没这个后顾之忧。

    当然这个灵厨也不是没缺点的,否则灵厨早就取代炼丹师了,这灵厨做的饭只对地阶初期之下的武者有用,地阶中期之上的,顶多就是吃起来更可口,根本不会有其他作用,这就让灵厨的价值大打折扣了,毕竟有几个人境武者用得起灵厨?哪怕大家族弟子也不可能这么浪费,要知道请个灵厨价钱是很高的。

    不过对于楚云等人作用是很大的,有几个人直接从人境六层初期内力增加到了初期巅峰,每个人内力都或多或少的增加了不少,因此他们更加的对石横看着顺眼了。

    楚云内力早就到了人境巅峰,但是他却把吃的灵膳中的灵气转化进了身体,竟然不逊色于一次药浴,灵气少一点也有限。看起来这个石横手下的灵厨,起码水平在灵厨中算是顶尖的,真的不可小视。楚云思考着自己是否也能请个灵厨,一天一次药浴,三次灵厨做的菜,是否相当于每天四次药浴?这样自己的外家功夫是否就会比以前快着数倍晋级地阶?这个诱惑还是对楚云很大的,不过想要请个灵厨,需要钱,大量的钱,不过楚云早就想好了办法。

    “楚云,我们要去天香楼你去不去?”常娉等人看向楚云,看着他们兴奋的表情,楚云摆了摆手。

    “你们先去吧,我吃了石掌柜准备的灵菜之后,内力增长,我需要梳理一下内力。”楚云说完,几个人也没多想,跟着石横安排的人兴致勃勃离开了。

    “来人,给楚师侄准备房间休息。”楚云不会因为楚云是一个人就怠慢,他敢说完,楚云就阻止了。

    “不需要了石师叔,我这一次来是疯了任务来的,先查账吧。”楚云平静的说完,石横和身后的人都脸色僵硬了起来。谁也没想到楚云竟然这么不给面子,但是石横却很快就转变了脸色。

    “哈哈,也是楚师侄以宗门任务为重,我们配合,不过我觉得师侄这是在浪费时间啊,年轻人就是受点挫折才知道自己天高地厚。邓掌柜,你带楚师侄去,请把。”石横面色僵硬的转身对着润发商行的三掌柜说道,楚云不给他面子,他也不会给楚云好脸色。三掌柜连忙点头,楚云拱了拱手就离开了。

    “大掌柜,这个姓楚的小子太不识时务了。”楚云走后,石横的脸色就阴沉了起来。二掌柜和关帝门派来的六个人都围在石横身边,他们都是一脸的气愤,看起来这群人围绕着石横成为一个极其庞大的利益集团了,就是连门内派来监视的人也都买通了。

    “我早就觉得这小子不简单,看起来的我的感觉并没有错。”石横冷哼一声。

    “大掌柜,只是个区区人境七层的小辈,实在不行我们做了他。”二掌柜脸色一冷。

    “混账,你想让我们陪你一起死吗?你没听到他的身份?他是上一批收徒大典中排名前三的天才,光这一点,如果他死在了关帝门,我们也都要完蛋。不过如果这小子真的不识趣,那么我们不是没有办法毁了这个天才,天才在没成长起来之前,什么也不是。”石横恶狠狠的说道,不过石横却很快就想起了什么,从新笑了起来。

    “就算是他是专门来对付我的又如何?他才十六岁,能看得懂账本嘛?我们只要不露出破绽,他能拿我们如何?要知道我们可是有周家做后盾的。”石横看似安慰手下,实际上也是在安慰自己道,其他的人都漏出了微笑,的确是他们太紧张了。

    “说不定就是小孩子胡闹,龚督,你去盯着这小子,他不管做什么都向我汇报,他只是个人境后期,绝发现不了你这么一个地阶中期。”石横看向一个穿着关帝门服饰的武者,此人正是关帝门派来的六个监察使之一,不过看石横对他如同属下的态度,就知道他被石横收复了。

    “是,大掌柜。”龚督立刻离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常娉等人在关帝城玩疯了,而楚云则查了两天帐,不过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查没查出什么。而且在两天之后,楚云仿佛也厌倦了一样,在关帝城闲逛了起来,不过楚云不是去玩乐,而是进入一些商铺商行问东问西,龚督完全不知道楚云在干什么。不过楚云不查账了还是让石横等人送了一大口气,他们对楚云的戒心完全放下了,不过第五天的时候,楚云亲自找上了门。

    “大掌柜的打扰了,我们也来了好几天了,按说我们应该离开了。”楚云笑着对石横说道,一点看不出什么别的心思,而且他大松了一口气,楚云是他唯一一个忌惮的人,如果他离开,自己也会舒心很多。他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实在是受够了,这几天他旁敲侧击,想尽了办法想从楚云嘴里弄出点消息,结果楚云一直跟他打太极,楚云不急不躁的样子让石横浑身难受,听到这个小子要走了,石横比所有人都高兴。

    “楚师侄才来几天怎么就急着回去?其他九位师侄估计不会同意吧。”不知道为什么,在楚云面前他那些虚假的客套话他竟然说不出口,如果按照以前,他肯定会大力挽留,表现出一副依依不舍的样子。

    “我们本来就是为了完成门内交给的任务,现在任务完成了,所以我们离开也是合乎情理的。”楚云笑着说道。

    石横皱了皱眉,重新恢复了笑脸,“哦,原来是这样,不知道楚师侄查的怎么样?”

    “大掌柜想知道?”楚云似笑非笑的问道。

    不等石横开口,楚云就从乾坤囊拿出了几张纸,放在了石横的桌子前,“大掌柜既然想知道就给你看看把,不过结果可能跟大掌柜想的不同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