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之后,楚云去门派入口集合,他来的并不是最早的,已经有几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弟子来到了这里。楚云看着他们胸前的标志,有的是五关堂的,有的是慷慨堂的,有的是结义堂的,竟然都是各堂口的内门子弟,这跟自己的身份差不多。当然楚云也不会因为他们是内门弟子就高看一眼,毕竟习惯拉关系走后门的可不光是后世的华国。

    楚云的到来,也没有发生什么争执,而是很平静的跟几个人互相认识了一下,楚云的人境七层的修为是最高的,虽然出身对一个人的地位有增幅,但是这到底是个江湖,修为才是最重要。楚云身为六将堂堂主的弟子,修为又是这一批弟子中前三的存在,这些人虽然都有背景,但是也不会冒冒失失的去跟楚云交恶,真当这些有背景的人都是弱智呢?

    很快一行十个人就聚在了一起,楚云也算是认识了一下各堂的俊杰,这十个人虽然自己境界最高,但是如果不是楚云重生,还真的不一定比得上他们,这群人每一个都是人境六层,差一点就能到人境后期,就是不知道这群人是靠着自己的实力还是服用了丹药。

    楚云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个世界很少人依靠丹药晋级或者是修炼。楚云也问过李夫子这个问题,李夫子其实也不太清楚,毕竟他没有修炼过武功,他告诉楚云,他猜想服用丹药会让武者体内的真气不纯洁,所以才很少人使用丹药。但是楚云却否定了他的猜测,因为他自己以前服用过海量的丹药,真气也十分凝练,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但是既然是普遍的做法,而且楚云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也够快,就没有服用丹药的想法了。当后来楚云知道真正答案的时候,差点没哭出来。

    一个穿着黄色道袍的老者前来跟他们宣布任务,这身衣服代表他是卫道殿的人,门内除了十大堂口还有几个部门,比如说这个卫道殿就是发布任务的部门。这些部门的殿主并不比各堂口的堂主地位低,甚至有一些权力更大。此人简单的宣布了一下他们的任务,并且赐下了一块代表关帝门的令牌,这块令牌被楚云拿在了手里,并且楚云被宣布成为这一个小队伍的队长,这也没什么人反对,毕竟他们知道这一次任务的兴致,他们就是跟着出去玩的。

    一行十人上了马车,楚云终于知道这长得奇怪的东西叫什么了,这竟然叫做蓝麟马,据说是麒麟和马的后代繁衍的,当然楚云是不相信的,麒麟要多无聊去强暴一匹马,要知道麒麟可是神兽。蓝麟马是关帝门特有的马匹,十分温顺,速度虽然并不是多块,但是胜在平稳,怪不得当成去用来接楚云这些小孩子。当然他的速度慢也是相对的,这种马全速之下堪比地阶初期武者,一日能跑上万里,比什么千里马啥的快多了,而且耐力也不错,能连续奔跑七天七夜。是关帝门重要的输出商品之一,排名第二的商行金驰商行就是专门做这个的,当然蓝麟马只是很普通的一种。

    楚云看着赶马车的两个人,竟然全都是地阶中期,一个叫牛康一个叫高中程,是隶属于五关堂的人,目的是来保护这些人,虽然关帝城市关帝门的都城所在,但是关帝门的宗门并不紧挨着关帝城,而是在关帝城数千里之外的关帝山上。主要原因是关帝山这里有护门大阵,据说是请的一位阵法大师设计的,曾经几次发挥出了巨大的左右,避免了关帝门的灭亡。当然了最近的一次都是一千几百年前的事了,自从关帝门站稳了脚跟,还没有发生过灭门的危机。

    楚云跟几个人一边随口聊着天,一边观察着外面的风景,关帝门治理的倒是不错,一路上楚云见到的情景都是一派和谐美好的农家景象,一般来说,除了魔门,关帝门这些所谓的正道门派是不会随便的打杀普通人的,当然就算是打杀,也会做好收拾干净,不像是魔门无所顾忌。

    楚云从关帝门出来一路上虽然只遇见过几次盘查,但是楚云却清晰的感受到不下于二十次神识的勘察,整个关帝门外松内紧,其实防御十分的不凡。一般人想要从关帝门逃走,那是很难得,甚至可以说绝无可能,哪怕是天阶武者。

    “楚云师兄,你是怎么这么快晋级人境后期的?有没有什么窍门啊,教教我呗。”十个人中唯一的一个女子走到楚云面前,这是个美人胚子,虽然年纪只有十六岁,但是却已经发育的凹凸有致,特别是皮肤异常白皙,嫩的仿佛一掐就能出水。她叫常娉是温酒堂的弟子,其身份也是温酒堂一位舵主的重孙女。她见到楚云之后就多次示好,看得出来她对楚云的未来还是很看好的,不过楚云却不怎么亲近她,因为看得出来其他几个师弟都挺喜欢这个女人,楚云没必要为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得罪这么多人,少年人如果吃起醋来,可是会不动脑子就发小脾气,这还给楚云的计划增加变故。

    “是啊,楚师兄,我是我爹花了天大的代价,才从家祖哪里求来了一颗人武丹,才好不容易到了人境六层,但是人境七层是个小关卡,再多的丹药也过不去,你就教教我们吧。”楚云看着他们纷纷点头,都承认服用了丹药,楚云对他们的评价直线降低,但是楚云也没有表现出来。

    “常师妹,各位师弟,既然大家能够一起执行门内的第一次任务,而我正好是咱们这些人的队长,那么就是缘分。我比大家的境界稍微高一点,但是并非我的天赋比大家高,而是运气比大家稍好一点。在座的都是天之骄子,也有各自的老师甚至是师傅,我本该不用班门弄斧,但是常师妹提出来的要求,我身为师兄是一定要回答的,各位师弟也一起听听,如果有用就算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如果没用各位就当听一个乐子。”楚云一番话瞬间就化解了这个姓常的师妹给楚云和这些师弟之间的对立,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楚云可是曾经的天阶老祖,他深入浅出的讲解,让这些人受益匪浅,甚至常师妹都认真的听着。楚云在一行人中正式树立了领头人的地位,虽然看起来常师妹还想再跟自己说些什么,但是楚云却拉着两个师弟讨论着外面的景色,这一个马车上的窗户就能挤三个人,常师妹也就暂时放弃了。

    “各位师侄你们早些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们就能到达关帝城。”赶车的两位地阶中期武者朝后喊了一句,楚云等人早就从乾坤囊拿出东西吃饱了,现在天色已经黑了,他们各自选了个地方休息,马车内空间极大,就是五十个人也能坐进去,因此躺下完全不是问题。楚云的乾坤囊是自己师兄送的,空间只有两米左右,放一般行礼也够了,也只有他们这些有背景的人才有这个特权,其余的普通弟子根本没资格得到乾坤囊。

    楚云刚睡了一会,就醒了过来,他虽然不至于完全开启自己的神识,但是并非完全没有防范,黑暗中一个人影摸到了自己身边,并且伸手抱住了自己,楚云怎么可能不醒。不过他一直没有动作,因为黑暗中楚云清楚的看到这个黑影是自己的师妹常娉,楚云倒要看看她要干什么。

    在楚云的放纵下,这个常娉紧紧的抱住了楚云,然后进入伸出了白嫩的小手抚摸起了楚云的胸膛,听着常娉急促的呼吸声,楚云瞬间就知道这个常娉青春骚动期到了。

    就在这仿佛无骨的小手滑进楚云的亵裤的时候,楚云飞快的抓住了常娉的手,楚云的动作让这个刚刚成年的女子吓了一跳。就在常娉不知所措的时候,楚云悄悄的低下了头,趴在常娉的耳边说道:“常师妹,前面赶车的两位都是地阶武者,在他们的神识之下,咱们的行为可以说是无所遁形,如果常师妹想跟我发生点什么,等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如何?”楚云说完,楚云的嘴唇就印在了常娉的嘴上,送上门的肥肉不吃白不吃。常娉被楚云的主动吓了一跳,她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飞快的起身离开了。

    “这么小就这么风骚,真是个浪蹄子。”楚云也没在意。

    其实楚云还是冤枉了常娉,常娉一个女子修炼的却是至刚至阳的火属性功法,这让她体内失调,再加上她曾经亲眼目睹过男女之间的事情,所以他才会如此。他的家里都是男子修炼这门武功,从来没有女子修炼过,常娉是第一个,因此没人注意到常娉的异常,这让常娉这么一个女子独自对待这份煎熬,也真是难为她了。

    当然这件事跟楚云也有极大的关系,楚云这个身体的相貌是一等一的,特别是楚云修炼了《战神诀》之后,身体比起一般十六岁的小鬼健壮多了,而且身体匀称,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雄性荷尔蒙,也不怪常娉喜欢。而且楚云的气质跟这么大的小孩完全不同,楚云虽然极力隐藏自己的气质,但是大权在握近百年的时间,早就培养出楚云大权在握的霸气,这段时间楚云修炼到了《战神诀》紧要的关卡,楚云不敢过分压制,因此不时散发出来的霸气,让本来就关注楚云的常娉迷恋。等楚云晋级成功,就不会给人这种感觉了,或者说楚云已经能够收放自如了,那个时候天阶武者也不会发现自己的任何异常。

    当楚云睡下的时候,不远处的常娉却陷入了挣扎,她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大胆,在这么多人的马车上竟然直接去摸一个男人,还有楚云跟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自己要不要答应?自己才十六岁,父亲说过自己最好在地阶之前不要破了元阴,否则就很难取得大的成就了,自己难道要为了一次欢愉让自己失去未来?等自己晋级地阶再去跟他探索这些美妙的事情也不晚,但是他会等自己嘛?不行我不能再陷进去,他的诱惑实在是太致命了,我要远离他。常娉翻来覆去的没有睡好。

    第二天天气刚刚亮,楚云就醒了过来,他看到其他人还没有醒,于是就盘膝而坐,开始练功。这些年虽然内功没办法晋级地阶,自己的《日月转轮大法》没有寸进,但是楚云却把《乘风纵云功》和《寒冰软绵掌》都从新练了起来,毕竟有些功法相克,一门功法吃遍天下虽然有,但是极少。

    当陆续有人醒来楚云停止了修炼,从乾坤囊拿出了吃的,常娉完全没有昨天晚上的勇气,甚至有意疏远自己,楚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挺高兴,他又不喜欢这个女孩,跟她虚与委蛇也是为了不让他破坏自己计划,现在他不缠着自己了正好。楚云又不是见到女人走不动道的人,虽然他在第一个世界的时候的确就是这幅没见过世面的土鳖样,但是对楚云那已经是很久之前了。

    吃完了饭,关帝城雄伟的城墙出现在众人面前,楚云掀开车帘抬头看去,一座高达二三百米的巨型城墙出现在楚云面前,这座城墙在朝阳的照射下,竟然散发着奇幻的柔光,这让所有人啧啧称奇,不过楚云却把注意力放在了城墙上散发的浓厚的杀气。他的《魔源百花杀》因为没有杀气所以无法修炼,但是这城墙上的杀气如此浓厚,简直就是自己修炼魔源杀气最好的地方啊,看起来要争取在关帝城停留一段时间,楚云立刻把自己来关帝城的目标添上了一个。

    “各位师侄,你们应该都好奇城墙上的杀气吧,这是城墙上的防御阵法在吸收周围的天地灵气从而显现出来的景象。这些阵法都是由超品灵币做能量的,超品灵币为什么叫超品就是因为他们能够自主恢复,虽然缓慢,但是比起高级灵币作为能量还是更合算的。整个乾蓝冰域除了咱们关帝门也就是区区五六个门派有这个底蕴,这座城墙底下死了不知道多少不知死活的敌人,甚至天阶武者也有好几个陨落在城墙之下。”赶车的牛康自豪的说到,这引来了楚云身边的人境弟子的惊叹,这让牛康更是得意。

    城外排着长长的队伍,足足有好几里,但是他们可是关帝门派出来的人根本不需要等待。两个关帝门弟子直接驾驭着马车来到了城门,当他们看到马车上插着的黄色旗帜,就问都没问直接放行了。

    楚云感受得到,起码有十几股神识扫过马车,也就是说这个大门起码驻扎着十几个地阶武者。而且看到长达一里,如隧道一样的长长的城门洞和里面不下于三道的门闸,楚云就知道如果想硬闯出去,或者打起仗来想攻破城门,估计要花费天大的代价,果然不愧是关帝门的都城,这防御比起关帝门宗门的防御差一些也有限得很。

    进了城一片热闹的景色,但是马车却依旧速度不慢的朝着城内走去,城内的路都是能容纳二十匹马车并行的超宽道路,而且还分为了三块区域,他们在中间行走,根本没有任何一辆马车或者行人。而且所有人看到马车上的旗帜都会自动让路,可见关帝门的威势。

    除了楚云在边走边记着什么,其余的人都被热闹的关帝城吸引了眼球,就如同一群乡下人进了城一样。

    大约半个时辰,他们才停下了车,一座极为豪华的大门出现在所有人眼前,上面写着四个大大的字——润发商行。

    当他们一到达,一个穿着一身丝绸衣服,带着员外帽的高胖男子就带着一群人迎了出来,楚云等人一个个跳下车去。

    “高兄、牛兄,几年没见你们了,可想死老弟了。”为首的高胖男子立刻迎了上来,亲切的拉着两个地阶中期武者的手聊了起来,看得出来他们很熟悉。

    楚云却在暗暗观察着一行人,为首的这个家伙就是石横,也就是润发商行的大掌柜,而他身后的几个人都是门内的弟子,最前面的两个都是地阶后期武者,他们也是门内放在润发商行的监察使,也就是监察商行运转的,而且他们也负责商行的安全,而他们身后还有四位地阶中期的武者都是监察使,每个隶属于关帝门的商行都有他们驻守,这也就看得出来,楚云一行人的任务就是走个过场,毕竟这些监察使都没发现问题,楚云这些人境武者有什么用?而再往后就是两个穿着跟石横一样的人,看起来就是润发商行的二掌柜和三掌柜,最后面的几个没穿关帝门服饰的人应该都是润发商行请来的客卿,这些人实力都是地阶以上,他们并非关帝门弟子,而是为了钱加入的商行,作用就是押送货物,比较商行是一个这么大的组织。

    让楚云诧异的是这六位监察使看到石横和两个人说话,竟然没有一点不耐烦。而且没有一点觉得石横这个地阶初期武者抢了风头的不满,要知道算起来他们的地位是要高于石横的,他们可是代表的关帝门,而石横不过就是个大掌柜罢了。从这里就看得出来石横此人手段不俗啊,竟然能折服这几位实力和地位比他高的人,石横的发达并非只是因为娶了一个好老婆的原因。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