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好好修炼,等到了地阶师傅就正式收你入门。(书=-屋*0小-}说-+网)”魏之銮说完就想起身离开。

    “师傅,徒儿自己在这里很闷,能否让徒儿时常出去散散心?”就在魏之銮要离开的时候,楚云小心翼翼的开口了,他说这要求也不过分,毕竟他看起来还是个六岁的小孩子而已。

    “你想要出去?嗯,大友你给你师弟安排两个手下保护,每月可以出去玩一天。云儿你好好练武,等你到了人境后期,你就可以在门内自由行动了,这段时间外面不太平,你就别想外出了。”魏之銮说完离开了。

    楚云并不知道关帝门正在跟魔影门大战,原因正是吴庸等人被杀一事,而且在这段时间之内,还有好几个门派互相指责对方打杀了自己的门人弟子而大战的。短短几年时间竟然有超过了三十多个门派参与了大战,甚至十大门派之中的五个都参战了,乾蓝冰域这几年打做了一团,而魏之銮身为关帝门十大堂口之一的堂主也忙得很,所以这几年才这么少见面。

    当然这些楚云就算是知道了也不在意,关帝门实力雄厚,再怎么打也不可能打到关帝门的老巢吧。让楚云欣喜的是,魏之銮安排的药浴竟然当天晚上就送来了。

    魏之銮可能是为了让楚云先适应药浴,毕竟药浴会让人产生疼痛感,这对一个小孩来说还有些考验的,因此前一个月魏之銮安排人先让楚云适应,但是楚云却已经等不及了,他要尽快上手修炼《战神诀》。

    第一天的药浴中的精华让楚云吸收的干干净净,这个世界灵气充足,孕育的灵药品质也更好,相同药物中的精华比起仙武大陆中的多不少,因此药浴比起仙武大陆时候的更好。

    楚云伸了个懒腰,感觉身体从来没有这么好过,楚云第一次使用就凭借药物让自己的肌肉强化了一成,这是楚云没想到的,这世界的药物效果是仙武大陆时候药浴效果的十几倍起码。这么算起来,自己完全强化肌肉、骨骼和血液只需要比起以前快很多倍时间就能做到,楚云现在完全不想出去溜达了,而是想尽快的把外家功夫练到地阶。

    其实楚云完全可以向上一世一样先修炼那些低等的连体功法,再转《战神诀》,但是楚云现在眼界高了,他知道低等功法并不足以让自己的身体完全开发,这也是为什么哪怕楚云等机会,也不愿意修炼外家功夫的原因。在上上一世的仙武大陆和上一世的晋末,楚云都练过外家功夫,并且都练到了高深的地步,一个到了地阶巅峰一个到了天阶初期,但是相比之下,晋末的时候虽然灵气不充足,但是能够简单晋级天阶,而仙武大陆的时候却很难。这就是因为在仙武大陆时候,自己的身体没有开发到极致,所以无法水到渠成的晋级天阶。现在楚云又重新开始的机会,当然要选择最好的方案。

    楚云完全把《炼血大法》扔在一边,这一个月,楚云都是在修炼《战神诀》,魏之銮给楚云的武功,楚云也看过,有可能是这门功法只有第一层的原因,楚云并没有看出这门功法哪里有什么亮点,在楚云看来连人境功法也不如,楚云不知道魏之銮凭什么就用这门功法成为天阶高手的,而且他为什么要让自己修炼这门功法,楚云也不清楚。不过楚云不害怕魏之銮考验自己,这门功法不过就是内力转化成血气的武功,自己修炼《战神诀》血气充足,随便显露一点就是第一层大成的样子。

    一个月转眼就过去了,吴大友安排的两个手下前来要带着自己去转转,楚云点了点头。他早就准备好好转转关帝门,如果出了事也要跑啊。

    关帝门的确是庞大,楚云转了一上午竟然都没转完六将堂的五分之一。突然楚云看到了一个大院子,里面传来了很多孩子的玩闹声,楚云立刻就询问身边的两个人。这俩人都是地阶初期,是六将堂吴大友舵口的人,他们对自己倒是十分恭敬,毕竟自己的身份摆在那里。

    “楚少爷,这里是我六将堂招收的弟子,一共一千人,不过现在已经还剩下八百人左右了。”楚云听到点了点头,二十万人,关帝门选一万人左右成为弟子,关帝门十个堂口,平均下来一个堂口一千人。

    “他们修炼的如何了?最高的到了什么境界?他们中有直接成为堂主弟子的嘛?”楚云再次开口问道。

    “少爷,这一批弟子并不怎么优秀,据说是因为堂主选了您和王小姐的原因,所以其他优秀子弟大都被其他的几个堂口选走了。堂主可是为了您和王小姐下了血本啊。不过少爷不愧是堂主选的弟子,这些子弟中最厉害的也不过就是到了人境三层,到人境四层的一个都没有。只有您和王小姐才到了人境中期。当然被堂主选为弟子的也就是少爷您自己,王小姐被吴舵主放在了身边,并没有成为堂主的弟子。吴舵主的夫人据说跟吴小姐是本家呢。”其中一个人兴致勃勃的和楚云说着,直到另一个人拉了拉他的袖子,他才连忙的停了下来。吴大友舵主跟他们说过,不要多跟楚云说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没想到自己竟然说高兴了说了这么多。楚云看着他脸色难看,心里一猜就想明白了,他不再问些什么。,

    “走吧,我们回去。”虽然不知道小英在不在这里,但是楚云却不便去询问。

    楚云回去之后立刻又投入了修炼的模式,因为楚云是十大堂主的弟子,也没法发生什么狗血的挑衅,关帝门门内等级严森,真当门规都是摆设?而跟楚云一批的弟子根本没机会和楚云见面,楚云这几年安稳得很。

    十年很快过去了,楚云已经十六岁了,因此从小药浴,所以楚云身材健壮,而且已经长到了一米八五的身高,要不是穿着道袍,任谁见了都会赞一句翩翩公子。

    十年时间,楚云也洗尽铅华把自己在晋末的气息基本上彻底掩盖了,除了一些时候练功练到紧要关头,不经意流漏出以前的一些气息,其余时候楚云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低调内敛。

    楚云已经修炼到了人境七层,当然这都是楚云表现出来的实力,但是这已经让魏之銮欣喜若狂了,因此楚云的进度比起同期的弟子足以排进前三。除了那个玄冰之体的弟子和一个叫做曾鹏的结义堂弟子,楚云进度是最快的,比起王家大小姐王清菀还要快,她现在不过就是人境六层而已。

    不过楚云却发现自己师傅对自己感情的复杂,楚云每次见到魏之銮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惋惜的感觉,楚云绝不相信自己的心灯会出错。魏之銮把《凝血大法》的第二三层给了自己让自己学习,楚云简单看了一遍,就扔到了一边,他有更好的功法,所以完全就这门功法看不上眼。

    十六岁这就是关帝门弟子的分水岭,因为凡十六岁的弟子都需要自己赚取门派积分生活,哪怕楚云是魏之銮的弟子。虽然吴大友告诉过自己,魏之銮会负责自己的衣食住行,都不需要自己花费门派积分,但是一些任务,魏之銮也没办法帮助。这是门内的规定,就是为了培养门下弟子的自力更生,每个弟子只要到了十六岁,最少也要完成一次门派的任务。

    吴大友告诉楚云他需要在今年外出做一个任务,不过不需要远去,只需要去关帝门的都城关帝城完成一个简单任务就可以了,具体什么任务吴大友没说,不过楚云还是通过自己这些年打造出来的关系打探了出来。

    半个月之后,一个六将堂的弟子带着几身衣服给楚云送了过来,在门内,大多数人都穿着一身普通的道袍没多少区别,这是关帝门创始人定下的规矩。但出了门派,就表现出了不同。十大堂口的内门弟子、外门弟子都有不同颜色的衣服,六将堂的衣服是一身暗灰色的道服,身后有关帝的画像,而胸前都写着一个六字,以深灰色的一个圈圈套在其中。这代表楚云是关帝门六将堂的内门弟子,外门弟子是浅灰色的圆圈。当然堂主、舵主等领导颜色都是不同的,位置越重,圆圈的颜色越深,对关帝门服装有研究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们的身份。

    “少爷,吴舵主有任务出去了,我们帮少爷领取了宗门的任务。”一个地阶初期赵霆的弟子恭敬的说道,楚云这些年也知道为什么这些人叫自己少爷了,这是因为他们这些人都应该是被内门淘汰的弟子,于是被门内的掌权人比如说各堂堂主或者各舵口的舵主收留,成为他们的门客,他们的待遇比起外门弟子好多了,但是因为身份他们就成了掌权人的私兵。这个赵霆入门八十年没有晋级地阶,因此他就投靠了吴大友,在吴大友帮助下,一百零三岁的时候终于晋级了地阶。他的天赋真的是很差,但是因为他办事可靠,所以他的任务就是照顾楚云,这十几年的时间,都是赵霆和杨文两个人照顾,楚云是吴大友的师弟,于是他们也叫楚云少爷。

    这简直就是赤裸裸挖门派的墙角,但是关帝门上下都这么做,这种以私废公的手段,让楚云看到了关帝门实际上的分裂,关帝门也不是一个和谐的地方。

    “赵霆,直接说吧,是什么任务。”楚云跟他也很熟悉了,其实楚云早就知道了,但是却故作不知,这个赵霆可是吴大友的眼线。

    “少爷,任务很简单,只不过是去一个商行查账,并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在关帝城每人敢对我们关帝门的人出手,一般来说这都是常规的流程,这些商行都是我们门下的生意,哪一年都会去一次。”楚云听完点了点头。

    “赵霆你们跟我一起去嘛?”楚云再次开口问道。

    “少爷,这一次我们不去,您和几位跟你一起入门的弟子一起去,这群人跟您一样,上面都有人,不会去做什么危险的任务。”这跟他打探的消息完全一致。楚云这些人相当于一批有特权的二世祖,门内这算是照顾他们,当然门内实际上是在害他们,看似保护实际上是在泯灭他们的警惕性。就像是吴庸那个大少爷,明明已经是地阶巅峰,但是却几乎没有江湖经验,竟然连逃都没逃走,被两个同级击杀了。要知道两个地阶巅峰想要杀死一个想要逃走的地阶巅峰,那是基本上不可能完成的,但是偏偏吴庸就挂了,这跟他从小到大都是被门派安排这些没威胁的任务,一点江湖经验都没有是有很大关系的。

    “少爷我老杨回来了。”吴大友安排的另一位照顾楚云的地阶武者杨文跑了进来,这个杨文是个话痨,很喜欢打探一些消息,楚云这些年通过他知道了不少的东西,而楚云和他的关系也更亲近,楚云这一次把他派出去,正是去了一次关帝城,给楚云买了一些东西。当然名义上是买东西,实际上是去打探自己任务的商行的一些消息,楚云早就知道了自己的任务。

    这十几年,赵霆和杨文名义上是照顾自己,但是实际上是监视,楚云花了几年观察,然后就秘密把杨文拉拢成了自己的心腹,楚云足足用了十年时间。楚云的念力手段能够影响别人的想法,特别是有了心灯之后,楚云在杨文的识海中种下了臣服的种子,这么多年才开花结果,这虽然跟楚云的谨慎有关系,但是也侧面说明,楚云的念力并没有完全恢复。

    虽然楚云明知道赵霆是个手下的更好人选,但是楚云却选择了杨文,这是因为赵霆的心智更加坚定,楚云害怕被察觉。这个杨文就不痛了,他却是软骨头,心性极差,正是楚云下手的最佳人选。很多时候选择目标越是那些心仪的人越是没机会选择,反之那些不适合当手下的,才是适合的目标。不过这个用这个杨文做一些楚云不好出面,但是却无关痛痒的事情最好不过。

    这些年杨文也帮自己办了不少的事,关帝门的地图和各据点的分布,以及楚云需要的一些药物都是他出去帮自己办的。当然更要紧的事情,楚云也不敢让杨文去,这家伙万一背叛自己怎么办?楚云的念力种子也不是无敌的。赵霆虽然羡慕杨文和自己的关系,但是却并没有多想,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每月常规的跟吴大友禀告,楚云这十几年除了练武用功,也没有任何异常,这都多亏了杨文帮自己掩盖。

    “赵霆你下去休息吧。”楚云摆了摆手,赵霆告退,屋子里只剩下楚云和杨文,赵霆都习惯了。

    “少爷,您要去的商行叫做润发商行,是石坪州第三大商行,帮助门派管理州内一切粮草物资,权力极大。商行的大掌柜叫做石横,此人原是门内的一个外门子弟,谁知道他阴差阳错的救了门内周家的小姐,并且两个人还有了感情。周家当时极为生气,但是周小姐以死相逼,周家的老祖宗很喜欢这个来孙女(隔着五代),就答应了。于是石横就在周家帮助下就成为了润发商行的三掌柜的,在他的努力下,润发商行不断壮大,从一个前十都进不去的小商行成为了现在的庞然大物,掌管了一州的粮草,势力庞大。仅次于掌管矿业的太和商行和掌管马匹的金驰商行。他也成为了商行的大掌柜,挤走了前面两位掌管,手段十分不俗。”楚云听完点了点头,这一次任务听起来貌似真的没什么危险。

    “少爷,我还打听到了一件趣事,您要不要听听?”杨文笑着说道。

    “你个老小子,要说就说。”楚云笑骂了一句,楚云并不会因为他识海中被自己种下了种子就不把他当人,这个念力种子的确有用,但是还不至于杨文对自己死心塌地,自己恩威并济才是最正确的方式,杨文也很喜欢和楚云相处,楚云一任皇帝不是白干的。

    “少爷,我从石府打听到,这个石横和他的夫人周玉琴不是很和睦。这个石横天赋有限,现在已经一百四十多岁了,但是却依旧是地阶三层,而且他跟周玉琴还没有子嗣。而周玉琴却已经是地阶六层了。这么多年的夫妻,两个人的生活激情早就消耗完了,周玉琴收了几个年轻的面首,跟石横的关系早就破裂,只是因为顾念这当年的感情和家族的任务才没有离开,毕竟润发商行每年都会给周家带来海量的财富。而石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他十年前背着周玉琴找了个小妾养了起来,并且小妾还给她生了个儿子。要不是杨文我暗暗跟踪了他半个月还真的发现不了。”楚云听到这里眼睛一亮。

    “杨文你做的很好,你也知道我是师傅的弟子,等我到达地阶,我就会有独当一面的资格,你今年才一百岁,只不过你没有人支持,到了现在也才是地阶二层,你放心等我有了权力,我就会把你当成我的嫡系心腹,给你弄来丹药,成为地阶中期,甚至后期武者,把那些看不起你的统统踩在脚下。你跟赵霆不一样,不要辜负我的期望。”楚云说完杨文大喜,他跪在地上连连表示衷心,他跟着楚云还不就是因为楚云有发展前景?否则一个地阶武者怎么也不可能甘心情愿跟着一个人境武者身后,哪怕楚云用了手段。

    “润发商行,第三大商行,有意思,呵呵。”楚云看到杨文离开,自言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