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人带着这个孩子下去休息,好生照料。”此天阶中期武者对着门外喊了一声,两个穿着浅灰色道袍的地阶武者连忙进来把楚云抬了下去。

    楚云被安排在一间雕梁画栋的屋子里,他等人都离开才小心的坐了起来,他掀起衣服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针眼,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起来,即便是他不知道这个天阶武者要做什么,但是也感觉到十分不妙,他能感受得到这个人在打自己的主意,自己现在却没有反抗之力。他想离开这里却根本没有机会,不要说天阶,就是地阶武者攻击自己,如果数量稍多一点,自己也要饮恨当场。

    “忍着,我只能隐忍,没想到武林之中处处是危险,我就想找个门派系统学一下理论知识都能遇到危险,哎。”楚云叹了一口气修炼了起来。

    关帝门的收徒大典并没有因为楚云的离开就停止,收徒大典一共五个步骤,第一个步骤就是看清醒的时间,这也算是看每个人对念力的抗性,第一关会淘汰一部分人;而第二关就是测试根骨和体质,黄色天赋之下的会被全部淘汰,天赋是赤橙黄绿青蓝紫排列,楚云的紫色算是最高的,不过也不少见,毕竟这个世界人数基数这么多;第三关是爬山要测试意志力;第四关是测试心性;第五关则是测试领悟力,只要熬到了第五关,则不管成功失败都会学到一门关帝门的功法,这才是很多人让自己孩子参加收徒大典的原因,毕竟这些功夫是可以传家的。

    楚云并没有机会参加后面的测试,他被那个天阶武者放在了院子里,好吃好喝,但是却不告诉楚云目的,楚云感受得到自己被监视着,因此他除了晒太阳,就是睡觉,那些监视自己的人并不知道自己睡觉就能练功,因此他们观察了楚云半个月也没发现异常。

    半个月后的一天,把自己抓来的天阶武者带着十几个人来到了自己的院子里,楚云心里一紧,难道他们要对自己下手?但是看他带的十几个人都笑眯眯的也不像,楚云准备跟他们虚与委蛇。

    “拜见长者。”楚云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赢了过来,深深的弯腰行礼,他这么做是为了降低这些人的戒心,有时候他这三岁多的年纪还是有优势的。

    果然看到楚云装大人的样子,这个天阶武者身后的一些年轻弟子都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年纪老向一些的人指着楚云笑着开口了:“不愧是穆子平亲自调教的孩子,这么小就如此知礼仪,还是紫色天资,师傅眼光当真是不凡,看起来比我们这些人有前途多了啊。”

    “就你会说话。”天阶武者听到自己子弟实际上是在奉承自己心情大好的笑骂了一句。

    “楚云,你根红苗正是我关帝门外门子弟推荐而来的,而且天赋也不错,本座看你跟我有缘,就收你为本座的第十一个正式弟子,不知你可愿意?”看着天阶武者笑吟吟的说道,楚云总觉得浑身不自在,但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刚要跪下行礼,就被一道真气拖了起来。

    “你不要着急,等收徒大典结束,本座向掌门报备之后你才能正式入门,不过你放心应该没什么波折的。这一个是你大师兄,你跟着他去领一座小院,一切事情你大师兄都会安排好的。记住你以后是本座的子弟,可不允许给本座丢人。”看着这个天阶武者和蔼的跟自己说话,楚云只是恭敬的答应,没有一点异常,天阶武者和他身后的属下都连连点头。

    “楚云小师弟,师傅是六将堂的堂主,他老人家在你之前有十位弟子,我就是大师兄,当然只不过是跟随师父早了些,师兄的天赋也不怎么样,一百多年了只是地阶巅峰而已,而你的三师兄、四师兄和六师兄都已经半步天阶了。不过师傅还是最喜欢我,我叫做吴大友,你叫我大师兄或者吴师兄都行。”楚云看的出来这个吴师兄还真是好说话,他一手抱起自己,不紧不慢的往外走去,竟然都没停过嘴,不过楚云却听得很仔细,因为这都是情报啊。

    原来这个天阶高手叫做魏之銮,是关帝门十大堂口中的六将堂堂主,这个关帝门看起来真的跟楚云记忆力的关羽有点关系,因为关帝门的十个堂口都跟关羽带点关系,比如说结义堂,就是桃园结义的意思;五关堂和六将堂就是过五关斩六将的意思。而自己这个便宜师傅魏之銮的六将堂堂主之位可是位高权重,手下地阶武者上千人,足见其势力庞大,而且这个魏之銮的武功之高据说在十大堂主里面能够排进前三,不过具体什么功夫,自己这个大师兄吴大友却没说,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对师傅的推崇。

    而且这个大师兄别看他武功才地阶巅峰,远不如其他几个半步天阶的师兄,但是处理俗务管理堂口这些东西都有这个大师兄参与,而且他还是六将堂六大舵主之一,手下管理着几百个地阶武者,是实权人物。

    楚云被吴大友带到了一片连起来的院落,指着每家每户给楚云介绍,这里居住的人都是六将堂有地位的人,而且院落都十分的奢华。楚云却心里更加的谨慎了,自己何德何能能让这个魏之銮看重?要知道自己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只是个凡人啊。

    吴大友带着自己进入了其中的一个院子,“小师弟,这里是原来小师妹的院落,也就是师傅的女儿,后来小师妹嫁人了,这里就空了出来。师傅一直不让其他人居住,竟然为了师弟破例,看得出来师傅是真的看器重你啊。”吴大友说起自己师妹的时候一阵失落,楚云心里不光没有感激,反而更是凝重了起来,这个魏之銮要做什么?

    “小师弟,这院子里有下人三十人,侍女二十七人,吃穿用度都不需要你自己操心。另外还有师傅给你请的两位老师,一个叫做李夫子是教你写字读书的,一个叫做姬文光,虽然只是个外门弟子而且实力也只有区区人境巅峰,但是他的理论功底十分扎实,也曾经当过小姐的老师,你就跟着他们好好学习就是了。师傅已经把你的事情和掌门师叔说了,你以后就不需要跟随那一匹新弟子学习了。师傅还真是疼你,你要好好争气啊。”楚云点头称是,但是却对自己的处境更加的不放心了,这是要把自己囚禁起来了,到底为什么?

    楚云真的被囚禁了起来,因为魏之銮命令楚云不到人境中期不得出门,不过这些楚云都不在意。魏之銮给自己选的两个老师还是很有本事的,楚云虽然认字,但是很多古文都是一知半解的,这个李夫子却学识渊博,很多东西都明白,可惜这个李夫子是个天生废体,经脉堵塞,因此无法练武。当然这个世界不是没有修复经脉堵塞的办法,但是李夫子家里只是个小地主,没那么多钱买这些珍贵的药物,因此只能学文。

    虽然这个世界以武功为主,但是还是很需要文化人,而且石坪州虽然是关帝门控制,但是也不是没有官府的,这些当官的,武者不屑于当,这就给了读书人机会。而且还有向李夫子一样给武者当老师,收入也很是不菲。

    楚云借着学文识字的机会,也侧面打听了一下石坪州甚至乾蓝冰域的历史,当然李夫子一辈子也没出过石坪州,外面的事情他知道的不多,石坪州的面积不逊色于后世世界上最大的国家俄罗斯,这么大的面积一个没有武功的人的确不了解外面。但是石坪州的一些事情他还是知道的,楚云也了解了一下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楚云也算大开眼界。虽然这个世界各门派之间打生打死,但是普通人一般来说过得还是不错的,武者一般不和普通人动手,而石坪州的人虽然几十年遇到一次寒冰之灾,但是平时过得不错,因为天地灵气充裕,所以粮食什么的也不缺,就算是交了税也能够自己吃的,楚云听得暗暗点头,这群武夫还知道这些普通人才是一个势力的根基。

    不过涉及到关帝门的事情李夫子就不会多说,楚云试了几次也放弃了,不过自己比较有大人灵魂,所以学东西十分快速,李夫子惊为天人,把自己当成他最得意的弟子教授。很多以前不理解的功法要义,楚云也都能理解了,真是意想不到。这个李夫子虽然不会武功,但是偏偏对武功的一些理论如数家珍,有些像天龙里面的王姑娘,楚云受益匪浅。

    而另一个老师姬文光也是不凡,此人虽然实力不怎么样,但是却对基础武功和招式都十分扎实,对一些武功理解虽然不如李夫子有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但是重在使用。他当年执行任务的石虎丹田受过伤买不起药物,他一直努力攒钱,也是个有毅力的人。而且对一些武功有很多自己的理解,让楚云也感觉新奇。此人一旦修复了丹田,也是个人才啊,可惜就是区区伤病让这么一个武学奇才蹉跎几十年,楚云也觉得惋惜。但是楚云却不能直接帮忙,毕竟楚云看得出来这个姬文光是自己便宜师傅放在自己身边的眼线。

    楚云现在修炼的武功叫做《关帝养气决》其实就是关帝门弟子的基础功法,这门功法浩然正气,修炼的内力纯洁凝练,能够转化为任何一种熟悉的内力,是一门十分平和的功法,最适合人境初中期的弟子修炼,楚云也感慨大门派就是大门派,果然底蕴雄厚,一本基本功法就这么厉害。

    三年时间一转而过,楚云也到了六岁半了,楚云的两位老师和几十位奴仆全都站在一间屋子之外屏神静气的等着什么,他们正是在等待自己的主子楚云晋级人境中期。人境四层可不是那么容易过去的,他们大部分虽然不是武者,但是也都知道。但是他们却盼着楚云能够通过,因为自己服侍的主人每一次度过这些境界上的小关卡,他们也会有不菲的奖励。

    屋子里的楚云看起来是在努力,其实都是装的,他的实力早就到达了人境巅峰,区区人境四层早就通过了,但是他却无法突破地阶,不是说不可以,而是说不能或者是不敢。突破地阶需要开天眼,动静太大了,楚云才六岁,他怎么解释自己的实力?他需要找机会外出,晋级地阶。

    也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天地灵气太充足,还是自己身体出现了变故,楚云仅仅花了六年就修炼到了人境巅峰,楚云都有些震惊了。他空间里也没有丹药了,因为都花在了晋末,楚云走的时候可是把自己的孙子用丹药堆成了地阶。那个世界灵药太少,楚云就算是会炼制也没办法攒下。前世楚云可是一边嗑药一边修炼,也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现在想想还真是恍如隔世。

    楚云收功走了出去,迎面就看到自己的两个老师和几十位奴仆,姬老师走了过来,他感受到楚云体内人境四层的内力,满脸欣喜。在六岁就能到人境四层,这真是天赋异禀,不过这也有他当老师的一份功劳。

    楚云晋级人境四层的事情立刻就被禀告给了魏之銮,魏之銮听到之后大喜,他连忙带着大弟子吴大友来了楚云的院子,楚云这几年除了每年初一被吴大友领着拜见魏之銮平常时间根本见不到,而除了大师兄吴大友,其余的师兄们楚云也没说过话,只是见到过几次。他们完全没有大师兄对自己的和善,反而有些疏远。

    魏之銮亲自检查了楚云的实力,然后对着李夫子和姬文光夸奖了一番,就从怀里拿出了一本功法递给了楚云,楚云拿起来一看,这门功法叫做《炼血大法》,楚云还没来得及翻看,自己大师兄吴大友就凑了上来。

    “炼血大法?师傅竟然把自己修炼的本门武功传授给了你,小师弟师傅真的很看重你啊。师傅正是凭借这门功法当上六将堂堂主的,这门功法能让体内真气转化为血气,发挥出类似于外家功夫的实力,要知道外家武者同阶无敌可不是吹的。小师弟还不感谢师傅?”楚云连忙拜谢,但是心里却有些不以为然,这种内家功夫模仿外家功夫的武功自己也不是没见过,真是本末倒置,比起自己的《战神诀》这种纯正的外家功夫就是垃圾,就算是比起自己的血脉之力模仿外家功夫的《八荒兽血功》都远远不如,不过楚云却没有一点表现出来。

    “你好好修炼,争取把为师的武功发扬光大,而且这门武功需要药浴的配合,为师会安排人给你办妥,你只需要好好练功就是了。”楚云这才心里一喜,这个便宜师傅给自己安排了药浴,这就能让自己重新修炼《战神诀》了。

    不管是这个魏之銮到底有什么想法,楚云都需要有实力才能反抗,楚云现在六岁,正是修炼外家功夫最好的年龄,楚云以前一直都没考虑过先练外家功夫,因为这需要海量的药物支撑。因此他都是准备先把内力练到地阶再说,没想到现在竟然有机会拾起外家功夫,这简直就是意外之喜啊。外家功夫晋级地阶不会有那么大的天象,自己外家功夫到了地阶自己也有自保之力了,这还真要感谢自己这个便宜师傅了。

    “谢谢师傅,徒儿一定不辜负您老人家的期望。当然也不会辜负大师兄的照顾。”楚云说完魏之銮微笑的点了点头,而吴大友更是高兴,没白耽误时间照顾这小子,还知道在师傅面前说自己的好话。看起来不需要把小师弟防范的太严了,毕竟只是个小孩子。

    楚云不知道吴大友的想法,如果知道他一定会惊喜,没想到一句马匹拍出去还有意外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