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胜平带着楚云到了餐厅,庞大的餐厅让楚云有些地球时候大学餐厅的感觉,餐厅能容纳几千人吃饭吧。楚云一进来两个穿着普通人衣服的男子就迎了过来,楚云感受得到在餐厅偏门外面还有几百人在等待,真是帝王式待遇啊。甘胜平最后看了楚云一样,楚云也没有答应选他弟弟,他带着遗憾离开了。楚云被领到了最里面的一排包间,一开门楚云就看到了一个跟自己一般大小的女孩子正在被几个人服侍着吃饭。

    看到楚云进来,小女孩停了下来,几个小人也连忙的停了下来,小女孩伸出手,一个男子连忙地上了一个毛巾,小女孩擦了擦手,一个眼神就让另一个下人跪下,这个小女孩踩着下人的背走下了凳子。楚云皱了皱眉,他最讨厌这种不把人当人的行为,更何况是一个小孩,小女孩直接朝着楚云走了过来。

    “你就是在我后面的第二个醒来的人?不错,我很看好你,以后你就跟在我的后面当个跟班吧。”楚云听到小女孩命令一样的口气噗嗤笑了出来。自己为什么只是第二个醒来的,是因为楚云不愿意当第一个引人瞩目而已,他听到小女孩醒过来之后,才随后醒来的,你真以为你是第一呢?再说了你让我楚云给你当跟班,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只是一个小屁孩。

    楚云看都没看她,手一撑就上了凳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凳子这么高。调整了一下坐姿,他用手指头点了点桌子,然后对着带自己来的男子说道,“上菜吧”男子点头哈腰的离开了。

    楚云无视的态度,彻底惹怒了小女孩。

    “你这个该死的狗奴才,你知道我是谁嘛?告诉你我是关帝门四大家族中王家的小姐,给你面子是看得起你,你别不识好歹。”楚云看着小女孩插着腰在自己身边叫嚣,身高还不如自己做的凳子高有些想笑,楚云呲着牙看着小女孩,这是一个被宠坏的小姑娘,因此更没有在意。饭菜已经上来了,楚云闻着就有食欲,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做的,吃了两口更是美味。

    楚云身边伺候的两个人看到楚云吃得高兴,也很高兴,不过这一幕却更让小姑娘生气了。

    “你们两个狗奴才笑什么?给本小姐跪下来,否则就有你们好看的。”伺候楚云的两个下人知道他们被殃及池鱼了,真是感觉祸从天降,但是他们听到了小女孩是出自王家,因此不敢得罪,直接跪了下来。

    楚云本来要教训一下小女孩不要这么跋扈,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如果插手反而害了两个人。自己没有势力护不住他们俩,反而让小女孩把怒火洒在他们身上。楚云看都不看两人一眼,只是专心的吃饭,仿佛不在意两个人的死活。

    小女孩怒气冲冲的打了两个人几下,但是他只是个小女孩,哪里有什么力气,又没开始练武,反而自己的手被震疼了,而且看到楚云十分不在意,也就没了收拾两个下人兴趣,只是狠狠地看了楚云一眼对服侍他的两个人说道:“本小姐吃饱了,带我去下一个地点测试,你个小屁孩给本小姐等着。”说完就傲娇的离开了。

    “这菜是什么肉做的,挺好吃的。”楚云像是忘记了刚才事开口说道,这个小姑娘很有心计,虽然他离开了,但是刚才服侍他的两个仆人中的一个就藏在门外,看起来是在听有没有人说她坏话,不得不说大家族出来的子弟就是套路多,按说楚云和两个凡人奴仆不会发现外面有没有人的,她的计划万无一失,但是却偏偏碰上楚云,楚云放不会给她借口发飙。

    “少爷,这是八腿刚鬣最嫩的后腿肉做的,只取两根后腿,肉质鲜美可口,先清蒸让肉味全部渗透出来,然后爆炒,不光美味而且滋补。”听着仆人的介绍,楚云连连点头,他又依次问着其余的菜肴,很感兴趣的样子。

    问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外面的仆人看起来没听到什么要紧的,才跑到那个小丫头身边报告,小丫头恨恨的离去了,楚云嘴角挂上了笑意。

    “王家在门内很厉害嘛?四大家族是个什么说法?”楚云这才开口问道,两个仆人开门看了一下外边才趴到楚云耳边小声解释道。

    这个关帝门创立近万年,当年据说不是在乾蓝冰域,而且是一个大门派,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来到了乾蓝冰域发展,时间已经超过了三千年。当初关帝门有周吴郑王四位宗师级高手,因此四个家族把持门派大权,掌门也是这四个家族轮流执掌。王家正是其中一个,不过后来王家老祖仙逝,毕竟宗师级高手也不是不死的,王家就衰败了下来,但是不管怎么说,王家也是曾经的超级大家族,实力雄厚,因此没人敢得罪。

    楚云听完点了点头,他看向两人,两个人虽然在自己身后,但是楚云能感受到他们对自己吃的饭菜的渴望,楚云人小也吃不了多少,因此他指了指自己的饭菜,“这些东西就是赏给你们的,你们快吃吧。”两个人还要推辞,楚云却摆了摆手。

    “你们快点,后面就要来人了。”说完,两个人不再客气,他们狼吞虎咽的吃着楚云的剩菜,连菜汁也没剩下。刚吃完不久,一个小孩推门进来了。

    这个小孩竟然是蓝色的眼睛,楚云好奇的看了他两眼,小孩却直接无视了楚云找了个凳子坐下。楚云收回目光对着两人开口道:“带我去下一个考核地点吧。”两个人受了楚云小小恩惠,因此殷勤的未楚云带路,楚云转身离开。

    “这是特殊体质?竟然还没修炼武功就如此寒气逼人,看起来的确像是特殊体质,关帝门果然不俗啊,我这么多年都没见过特殊体质的武者,关帝门十年一次的选拔竟然能见到一个。”楚云边走边想到。

    “楚弟弟。”刚出了餐厅,楚云就看到了小英。楚云在她身上留了手段,她仅仅比自己晚醒了半个时辰,竟然是第四个,其实按照小英的资质,她应该还会睡一两个时辰。

    “小英姐,快去吃饭吧,咱们争取一起进入门派,我先去前面等你。”楚云安慰了一下紧张的小英,小英才恋恋不舍的跟着带她的弟子进入了餐厅。

    楚云跟着两个仆人走了一盏茶的功法,就来到了一个院落,楚云也不敢用神识随便查看,毕竟这是在门派里面,谁知道有什么人能发现自己。

    到了门口,两个人被赶了回去,而自己则被一个穿着关帝门服侍的人带着往院子里面走,这个大院子一目了然,院子中央有一个奇怪的仪器,地上一个平台,两边两根圆柱,看起来像是一体的,而旁边坐着十一个人,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是相同的是都气息如海,竟然全都是天阶武者,门内一共也才几十个天阶武者,自己竟然能一次看到十一个,看得出来门内对于收徒大典的重视了。

    十一个人看到楚云进来停止了交谈,目光全都盯在了楚云身上,楚云感受到自己呼吸都有些急促,当然不是紧张,而是这些天阶武者都是一方强者,无形之中就能调动天地灵气,自己身边天地灵气突然加了好几倍,当然呼吸困难。

    “不错,是个好苗子,竟然如此平静,我结义堂要了。”一个面容粗犷,胡须根根直立的大汉开口了,不过刚一说完就被反对声湮没了。

    “我七军堂都没说话,你急什么。”

    “你七军堂怎么了?我六将堂比你们好多了,应该来我六将堂。”

    “少扯淡,刚才那个已经归属你们六将堂了,你们都要了,我们怎么办?”

    “别吵了,我慷慨堂要了。”

    “你算老几啊,来我三英堂才最适合。”

    几个人竟然吵作了一团,楚云看得出来,这群家伙虽然争吵,但是却十分克制,自己是个不错的弟子也仅此罢了,远谈不上让他们争夺,这不过就是他们之间的日常斗气。

    “好了好了,先让他测试吧。”一个娇小的女子开口了,其余的人才不吵了,再次看向楚云。

    “你站到上面。”领着楚云进来的关帝门子弟开口说道,楚云把《龟息功》运转到最大,防止别人看出他隐藏的手段,但是他虽然对龟息功的自信,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楚云都有些后悔这么轻率的就来了关帝门。关帝门底蕴比自己想的强多了,万一出了事,自己跑都没法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竟然丧失了往日的警惕,难道自己变小了,智力也降低了?

    刚站到上面,楚云身前的两个柱子竟然发起了光芒,楚云左手边的柱子出现了璀璨的红色,然后橙色、黄色、绿色、青色,一直到出现了淡淡的紫色才停了下来。

    “是紫色天赋,果然是好苗子,没浪费自己是第二个醒来的机遇。”十一个天阶武者再次赞赏了几句。不过看得出来楚云堪堪打动几个人而已,他们什么样的天才没见过?不至于为了楚云太吃惊,刚才王家小姑娘的紫色比楚云的更深,也就是说天赋比楚云还好一些的。

    不过就在众人让楚云下来的时候,楚云左手边的柱子竟然慢慢发生了变化,耀眼的白光一闪一闪的散发了出来,十几个天阶全都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都站了起来。

    “这小子体内隐藏了一股巨大的能量,但是为什么是白色的?我知道了,血脉,这小家伙体内有血脉之力,各位我先行一步了,这一次收徒大典,我就不跟你们抢了,老夫只要这两个人。”一个面色白净的天阶武者竟然直接抱起了楚云瞬间就消失在了原地,看到这一幕剩余的十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终还是都坐了回去,并且对于刚才的事情没有再说过一句。

    很快第三个小家伙就来了,他的体内竟然测试出了玄冰之体,这是一种修炼水属性功法远超他人的圣体,十个人为了抢他大打出手,差点没打起来。

    而第四个小英进来却没有测试出什么特殊体质,而且他的天赋也只是淡蓝色的,不过她最终还是被那个娇小女子收入了门下,也不枉楚云为了出了一把力。

    楚云被这个天阶五层的男子带到了一座极其奢华的府邸,此人刚抓住楚云的时候一道念力晶丝从识海射向楚云,楚云立刻就感受到了,他吃惊于此人念力晶丝的强大,竟然比自己的念力晶丝更粗壮,但是因为他小瞧了楚云,念力晶丝在楚云早就伪装好的识海转了一圈就返回了此人识海,楚云装作已经昏迷了过去,而这个天阶武者却并没有发现。

    楚云从眼神和他急促的呼吸就能看出此人对自己的炙热,这是一种惊喜外加贪婪的感情,楚云有了心灯之后对他人情感的探查从来没出过错。楚云也不清楚刚才闪烁的白光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是却感觉绝不是好事。

    看到楚云昏迷,此人不疑有他,他小心翼翼的把楚云放在了床上,然后颤抖的从一个类似乾坤囊的袋子中拿出了一个木盒,能让一个天阶武者颤抖,可见此人心情的激动。

    他眼光炙热的小心打开木盒,从里面拿出了一根针,楚云整个人都紧张了起来,他现在实力并没有恢复,就算知道此人要害自己也没法反抗,但是楚云已经下定决心,如果自己真的要死,也要重创此人。

    此人迫不及待的用针扎向楚云的手,楚云感受到自己手指一痛,差点就起身反抗,但是强忍了下来,他现在多么希望自己的实力恢复,这种无力的感觉让人绝望。

    看着针上面的一滴鲜血,此人连忙的又从木盒之中拿出了一个珍珠一样的圆球,他把楚云的血滴在了上面,圆球发出了一阵光亮,然后迅速熄灭了。

    “怎么可能?几百年了,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血脉之力的武者竟然血脉之力如此稀薄,难道又要等待,几百年了,我等不了了。”说着他竟然拿着银针扎向楚云的心头,楚云浑身肌肉都紧绷了起来,这可是心脏啊,难道他要杀死自己?楚云紧紧的咬着牙,他害怕对方不管不顾的杀死自己,那么一切算计都成空了。

    “他不是要杀死我,他是要看看我心头血,不行我体内精血是我血脉之力最集中的大本营,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不能让他发现我体内血脉之力如此精纯的事实。”楚云虽然不声不响的躺着,但是体内的内脏却都听话的移动了起来,楚云虽然没来得及修炼外功,但是这几年也不是白呆的,他对自己体内一切器官和肌肉的控制都得心应手。楚云心脏之内的几十滴精血被楚云硬生生的挤了出来,然后转移到了自己的任脉里去。

    噗呲,银针扎破了自己的皮肤朝着自己的心脏扎了过去,楚云心脏一痛,五官都挤在了一起,但是此人却没有在意。他的速度太快,银针只在楚云体内存在了不到一秒,但是银针却已经在自己的心脏之内走了一圈了。

    此人连忙小心的把银针上的心头血滴在了珠子上,只见珠子发出了比刚才更耀眼的白光,然后又再次熄灭了。看到这一幕,此人不惊反喜,心头血果然血脉之力更浓厚,不过这还远远不够,一个计划在他心里浮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