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打出了火气的是吴庸三人,两个黑衣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不断地说着一些轻佻的话挑拨着吴庸的怒火,别看吴庸一百多岁的人了,而且是地阶巅峰的武者,但是心性真的不怎么样,他竟然被两个人激怒了。工整的剑法因为急躁竟然出现了破绽,反而被两个黑衣人压制了起来,楚云看得一阵无语。

    就在两个黑衣人再次亲切问候了吴庸的长辈之后,吴庸彻底失去了理智,“你们欺人太甚。”吴庸大喝一声,天空中铜镜模样的虚幕莲华竟然翻滚了起来,楚云感受到一顾极其惊人的力量从上面传了出来。楚云心里吃了一惊,序幕莲华实化?还是别的手段?

    很快楚云就看到一个跟天空序幕莲华一模一样的铜镜被吴庸从怀里拿了出来,他望天空一扔,序幕莲华竟然和铜镜重合在了一起。

    “遮天境,天阶法宝,千万小心。”一个地阶巅峰的黑衣人对着同伴提醒道。他的手上也丝毫不慢,竟然把自己手里的黑色的棍子也扔到了天上,很快他的序幕莲华就和黑棍重合了。另一个人手上也不慢,他有样学样把刀上的血色圆柱取了出来,扔到了天上。

    楚云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很快楚云就发现天空的序幕莲华大变了起来,吴庸的遮天境竟然照向天空的明月,一股洁白的月光被铜镜吸收了进去,铜镜瞬间变大了一倍。

    铜镜突然转向了天空漆黑长棍的序幕莲华,空中的漆黑长棍竟然仿佛虚幻了几分,而那个长棍的主人看到这一幕却大为心痛起来,虽然脸被一种能隔绝神识探查的黑布挡住了,但是看眼神就知道。

    “老二,就是这个时候。”另一个黑衣人看到远处吴庸正在专心的控制天上的铜镜大叫了一声。

    黑棍的主人一愣,突然眼色狰狞了起来,他从怀里一掏就拿出了一个非金非玉的小圆筒,对着吴庸就打了过去。一支短箭射了出来,楚云脸色一变,因为这一支短箭的威力惊人让自己都有些颤抖,楚云甚至从箭上感受到了一丝法则的力量。

    短箭速度极快,吴庸虽然控制着铜镜,但是却也不是没有防备,当他看到这一支短箭的时候脸色大变,他的护身真气催生到了最大,并且一招手就想收回铜镜,但是已经晚了。

    短箭直接透过了吴庸的护身真气射到了吴庸的丹田之上,并且刀切豆腐一样的透体而出,直接粉碎了吴庸的丹田。短箭透体而过,吴庸背后标出了一道血箭,而短箭也掉在了地上灵性大失的样子。吴庸难以置信的吐出了一口鲜血,铜镜也直接掉到了地上,天空的虚幕莲华也消散不见了。

    “你们竟然在争斗中杀人,各大门派是不会放过你们的。”吴庸说完就咽下了最后一气。

    射出短箭的黑衣人一个箭步来到了吴庸的身边,“哈哈哈,只要你们全死了,谁知道人是我们杀的?遮天境虽然破损,但是依旧是天阶的法宝,给你这个废物实在是浪费了。等我修复了遮天境,我就能进入天阶,甚至成为人仙,否则老夫岂会浪费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一枚屠龙箭?哈哈哈,把它们全部杀了。”

    看到吴庸死去,关帝门的人激动了起来,不过他们大多是都是资自愿被俘虏了,而黑衣人早就知道要他们死,所以早就对他们动了手脚,这群人的内力被一种无色无形的毒给封印了,连自爆都做不到。在他们的怒骂和求饶声中,黑衣人纷纷动手,关帝门被俘的弟子大都身首异处了。

    “你们竟然敢杀人,乾蓝冰域的所有门派不会放过你们的。”关帝门中唯一没有投降的中年女弟子含恨说道,他被几名同阶围攻,也到了强弩之末,本来她想着直接被对方擒住,自己门派肯定会赎回自己,但是现在她却只能强撑着,完全不敢了。

    乾蓝冰域可以说是整个大陆最弱小的域之一,并没有什么统一的大门派,而且每隔几十年寒冰覆盖整个域,摧毁一切,这里小势力聚集,争斗频繁,甚至于在短短十几年时间,各大门派伤亡超过三分之一的超级大战,十大门派中的六个跌落凡尘,这个时候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不能这么下去了,因为在这么下去,他们就一起玩完。

    因此十大门派聚集几十个中小门派召开了盟会,盟会约定地阶武者不能随意打杀,可以以物资赎回,当然地阶之下和天阶之上就没有什么约定了,毕竟一些门派是死敌,你不让他们打杀,不是把人逼疯吗?只要保存住一个门派的根基地阶武者,因此这个门派还能保存住元气,还不至于被灭,因此绝大部分的门派同意了这个条约。地阶武者的争斗可以自爆,可以说是同归于尽的可能最大,因为地阶武者之间的争斗很少有下死手的。

    因此在乾蓝冰域这二百年里,虽然打生打死,但是却基本上没有门派被灭绝,吴庸等人发现黑衣人使用的是魔影门的暗器武功之后,也就没怎么拼命了,因为魔影门和关帝门同属十大门派,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他们很少死拼。这也是为什么关帝门的人宁可被俘,也不愿意自爆。但是万万没想到黑衣人竟然敢杀人,这出乎了关帝门的意外,因此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十几个弟子被杀了大部,只余下区区两个人。

    “我要你们一起死。”声音的两个关帝门的武者大怒的喊道,他们体内真气暴动,显然是要自爆了,突然两个人口吐了一口黑血瘫在了地上。

    黑衣人嘿嘿笑了起来,“梅女侠,你看起来风骚,但是却真的刚烈啊,不过很可惜,我们早就下了毒,你想要同归于尽也没机会了。哥几个本来还想在你死之前跟女侠做一下快活鸳鸯,不过很可惜,你们的人也快到了,只能委屈女侠了。”

    啪啪两棍,关帝门的一男一女两个地阶后期武者就死于非命了。

    “遮天境到手,去杀了那几十个小鬼,把水搅浑,准备撤离。”黑衣人头领拿着遮天境冷声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由远及近的传了过来,所有黑衣人全都脸色大变,“干得漂亮,竟然伏杀关帝门的人,老祖我本来不想管闲事,但是见到宝贝,老祖我心痒,留下宝贝,老祖我当没见过你们,否则就全部留在这里。另外告诉你们几个小鬼,关帝门的援军已经快到了。”

    黑衣人全都看向拿着黑色长棍的首领,首领倒是极其识时务,他虽然眼神中全是不甘,但是却还是把遮天境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地下,然后拱了拱手,直接带人离开了。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一个小小的身躯从马车上跳了下来,然后走到了遮天境面前拿了起来,他把玩了一下遮天境就收了起来。他小小的身躯快速的在所有关帝门弟子身上找了一圈,十几个乾坤囊被依次收了起来,然后他才满意的趴会了马车之上沉沉的睡了下去。这个当然就是楚云,楚云本来不想插手,但是听到他们竟然要对自己动手,只能冒险施展了传音功还好这些家伙被自己吓跑了,这一次也是很险。

    半个时辰之后,黑衣人来到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一处隐秘的山洞,虚幕莲华是血红色圆珠的地阶巅峰黑衣人才开口质问了起来,“二师弟,师傅让我们来抢遮天境,咱们怎么能轻易放弃,别说我们没见到过那人,就算真是天阶,我们联手也未必不能战而胜之,咱们可是有师傅赐予我们的...”还没说完,被称为二师弟的人就一个巴掌呼了过去,另一个黑衣人没想到他竟然敢打自己,竟然根本没有反应。

    “别以为你是大师兄我就不敢打你,你知不知道那个人是个天阶中期的超级高手?一百个你都不是他的对手,你拿什么拼?要不是他害怕暴露身份,而关帝门的人也快到了,不想节外生枝,你以为我们谁能幸存?”被叫做二师弟的黑衣人暴怒的训斥道,另一个人虽然脸色难看,但是也没有在说些什么。

    “赶紧躲进去。”黑衣人首领竟然直接跳进了一座棺材之内,其余的人也纷纷随从,跳到了旁边的棺材里,只有被打的那个黑衣人脸色难看的最后进入了一做棺材,这个隐秘的山洞很快就陷入了安静。

    足足三个时辰之后,楚云神识中出现了几十个穿着关帝门衣服骑着跟自己做的马车一样坐骑的武者出现,楚云这才快速的睡了过去。

    “是江师弟,这是梅师姐,吴师兄,吴师兄也死了。”来到现场的三十余位关帝门弟子脸色异常难看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一个人影无声无息出现在了吴庸尸体的旁边,在场的三十余位关帝门弟子竟然直到他显出身形才发现。这个人穿着一身比起地阶弟子更华贵的深灰色道袍,黑色的长须迎风飘起,端是一个美貌中年帅哥,但是他的脸上却挂满了忧愁,让人心疼。

    “成师叔。”所有人看到男子全都躬身行礼,但是他却视而危不见,“吴师侄,你怎么死了,是谁杀的你?你让我怎么跟师尊交代?”说着,这个成师叔浑身元气震动,引发他们所在的区域抖动了起来,每个关帝门的弟子都大惊失色,他们这个成师叔可不靠谱,别把他们拖累了啊。不过好在这个成师叔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弯腰捡起了几枚毒镖的残骸,就身子一晃就消失在了原地。

    而许久他的声音才对着关帝门的弟子传来,“带着吴师侄和其他弟子的尸体回去,老夫去寻找凶手,他们肯定没有走远。”

    当楚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一间屋子里,跟他并排躺着的是多达几十个的小孩,他们大都是跟自己差不多大,而自己奶妈的女儿英子就和自己隔着几个床位,楚云走下床来,活动了下身子。他走到小英身边点了几下,就转身出门去了。

    当他打开门出去之后,门外的几十个关帝门的弟子都眼神炙热的看向自己,楚云微笑着对着他们点了点头,很是自然。

    “不错,好心性,你是第二个醒来的孩子,天赋很不错。”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和蔼可亲的三十多岁的女子,修为也不弱,竟然是半步天阶,她对着楚云招了招手,楚云走了过去。

    女子和善的摸了摸楚云的小脑袋,楚云满脸黑线,不过也没有反抗。

    “去,跟着这位师叔去吃饭吧。”一个地阶初期的弟子走了过来,他看起来很严肃的脸竟然硬挤出了几分微笑,看起来比哭还难看,不过楚云却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了一些讨好的意思,这让楚云不太明白。

    男子牵着楚云的小手走着,本来他想抱着楚云的被楚云严词拒绝了,因此看起来竟然有些伤心。

    “师叔,不知道我是第二个醒过来的人有什么讲究嘛?”楚云奶声奶气的说道,这个男子看到楚云竟然主动跟自己说话,不怕自己,连忙又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师侄,你不知道我关帝门弟子最看重的就是弟子的神念,特别是念力,念力越强天赋越高,练习本门功法就越强。当然这些你还不懂,以后会知道的。你们的昏迷都是被地阶巅峰的师兄们迷晕的,越早醒过来,说明你们的天赋越高。一般来说前一百醒过来的,都会铁定成为门内最看重的一批新弟子,以后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都是稳稳地,前途不可限量。而你就是第二个醒过来的,是天才中的天才,只要没有什么大问题,以后最低也是个核心弟子。”楚云听完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啊。

    “师叔,不知道这一次前来参加弟子选拔的有多少人?”楚云再次开口问道。

    “这一次是全州适龄孩童的大比,由上万驻外子弟推荐,一共有近二十万人参加选拔,师侄你是第二个醒来的,真是天赋异禀。”这个男子再次谄媚的夸奖道,楚云也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二十万人参加,这是个什么概念,他不由得担心起小英。

    “师叔,这一次选拔大约能收多少人呢?”楚云问完,男子就立刻回道,“师侄,据往年的经验一般是一万人左右,不过其中还有起码有一半会在练功的前三年被淘汰成为奴仆。”

    “师叔,您可否跟我说一下,咱们关帝门的情况?毕竟我真的很好奇。”楚云说完,男子连连说可以。

    把这位师叔话里话外吹嘘门派的话去掉,楚云也差不多得出了关帝门的初级印象,不过这初级印象就把楚云镇住了。关帝门的门人弟子不下于一百万人,这是个什么概念?当然其中大部分都是外门弟子,占了其中的一大半,其中人境弟子也不少足足占了三成,剩余的才是地阶武者以上的门派支柱。

    关帝门地阶弟子足足有一两万人,这个数字简直就是亮瞎了楚云这种土鳖的狗眼,要知道霸王门地阶武者才几十个而已,另外门内还有天阶武者几十人,以及宗师级绝顶高手三人,是乾蓝冰域第七大门派。

    当然这个外门弟子中也不是没有地阶武者和人境武者,而是潜力耗尽的门派弟子,他们不是加入了关帝门的关帝军团,就是成为了门派商业里面的掌柜保镖什么的,当然也可能跟穆伯伯一样成为一个据点的主持。这群人多达几十万人,支持着关帝门正真看重的内门弟子、核心弟子和长老等人的修炼,虽然作用重要,但是地位很低。

    这个男子名叫甘胜平,他再有十年达不到地阶中期就只能成为外门子弟了,不过这不是他巴结楚云的原因。他这么低声下气的讨好楚云是因为他的弟弟甘胜良,他的弟弟武学天赋有限,连地阶都没有到,因此成为了待选奴仆,这个待选奴仆是给每一次弟子大选中前一百的弟子准备的,他们这些人是门派看重的弟子,会有独立小院和十位服侍的奴仆,甘胜平这一次就是想找一个人收他弟弟当成奴仆。只要成了这些天赋超群的弟子奴仆,那么只要这些弟子争气,这些奴仆也会有天大的赏赐,甚至赏赐丹药成为内门弟子也有可能,因此甘胜平才来碰碰运气。

    楚云十分感慨,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还能享受到那个欺负自己的李慕莲的待遇,当年自己被她选为了奴仆,差点被把自己折磨死,现在竟然换成自己选别人了。

    楚云看得出来甘胜平是个老实人,因此虽然没有答应他,但是心里还是决定,只要甘胜良跟他哥哥一样质朴,楚云一定满足甘胜平的心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