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迎诸位师兄。”楚云和自己奶妈花姨的女儿小英站在穆伯伯身后,眼睁睁的看着他谄媚的迎接着自己的同门,楚云心里十分不舒服,因为楚云知道穆伯伯是为了自己。

    在这个世界一切以实力说话,别看穆伯伯已经一百五十余岁了,但是面对那些比自己年纪小、入门比自己晚,但是实力却更高的人全都要叫师兄。

    仙武大陆人境武者和普通人的寿命最高也就是一百二十岁,只有到了地阶才会增加寿命,地阶武者的寿命最高是五百岁,当然大部分地阶武者没有特殊的功法也就是三百岁左右就死了,这个世界武者跟仙武大陆的寿命几乎是一致的。

    在仙武大陆一个武者一百五十岁修炼的地阶中期已经是难得的天才了,但是在这里,天地灵气是仙武大陆的三倍还多,也就是说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应该是仙武大陆武者的三倍,这么看起来一百五十岁才到地阶中期已经是很平庸的资质了。也怪不得穆伯伯会被门派放弃,但是再平庸,也是楚云的恩人,是你们几头蒜能侮辱的?楚云默默把几个人相貌记在心里,他们上了楚云的小黑本,以后肯定要报复。

    楚云在穆伯伯的嘱托中领着小英上了马车,小英也就是比自己大半年多,今年还不到四岁,她紧紧的拉着楚云的手,仿佛怕楚云跑了,楚云安慰的对她笑了笑,小英才稍微好了一些。小英的父母没有资格出现在关帝门弟子的面前,因此来送一下自己女儿的机会都没有,楚云神识清晰的看到他们在几里之外眺望的样子,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啊。

    楚云这几年跟小英一起长大的,虽然楚云不屑于和小姑娘一起玩,但是毕竟自己是喝着花姨的奶长大的,楚云决定要好好照顾这个小姐姐。好吧,谁让楚云才三岁呢,不叫姐姐叫啥。

    楚云在穆伯伯的注视下上了车,一个关帝门的女弟子让他们躺下,楚云拉着小英顺从的躺在了一个小孩的边上。吴师兄走了过来,眼睛中闪烁着白光,楚云和小英感觉一阵困意,很快就陷入了酣睡。当然楚云是装的,这个吴师兄念力刚刚入门,也就是能对付普通人,稍微懂点念力的都能让他反噬。念力是天阶武者才能掌握的手段,地阶武者虽然有一些天赋异禀的能够掌握,但是却根本发挥不出多少战斗力。

    楚云闭着眼听着他们师兄弟们聊天,也算是让自己多增长一些见识,《龟息功》让自己能够无声无息的增长着内力,楚云也不需要刻意的修炼,真正需要正儿八经修炼的是自己的外家功夫,不过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害怕练伤自己,需要药浴的辅助,不过自己才三岁,自己空间虽然有药物,但是也没条件。

    仅仅三年就让自己到了人境八层,这还没有服用过一粒丹药,这里简直就是修炼的天堂啊,要知道在仙武大陆,楚云练到人境八层可是花了不下于十年,还是嗑药的结果。楚云毕竟年纪小,慢慢的就有些困了,他翻了个身抱住正不知道做什么噩梦的小英睡了过去,小英感受到了楚云的温暖,纠结的小脸慢慢的平缓了下来,继续睡了。

    睡了三个时辰的楚云醒了过来,这个时候天色已经黑了,楚云的肚子有些饿,马车前面的几个人都在吃着东西,楚云心里暗骂了一句,这群人把这群孩子全部弄晕,估计就是为了减少麻烦吧,毕竟孩子什么的是最麻烦的。

    楚云以念力屏障屏蔽了这几个地阶武者的神识勘察,然后从空间拿出了一些吃食吃了起来,楚云在晋末待了一百多年也不是白呆的,这个念力屏障也是自己探索出来的,效果也不大,就是隔绝别人的神识探查,楚云已经能做到扭曲别人的勘察,也就是让对方的神识看到一个假象,在几个地阶武者神识内自己还是在酣睡。这个念力屏障是天阶中期武者,还是念力手段高强的武者才能掌握的手段,看起来楚云在晋末这么多年也没有白呆。

    楚云吃了一点东西就吃饱了,毕竟身体小,需要也少,等到了宗师自己就不需要吃喝了,甚至呼吸都不需要,吸收天地灵气足够自己生存,不过他最高也才天阶中期,这个看起来有些远。

    楚云突然耳朵动了动,哪怕不开启神识,他的五官六识也远超常人,他隐隐地听到几百里之外似乎有人说话的声音,这就稀奇了,楚云早就用神识扫了一下周围,这里高山密林连个村落都没有,竟然有说话的声音?

    隔得太远楚云听不太清楚,但是楚云却隐隐感应到人数应该不少,楚云立刻开启了神识,他随着实力的增长,神识也在拓展,前几天还只有三百里的范围,现在就达到了三百五十里,楚云的《拷心录》本来就很神奇,比起同阶的武者远两倍还多,等楚云恢复了天阶六层的实力,他的神识能达到一千多里,要知道一般的天阶六层武者也就是四五百里。

    神识之中三十余位黑衣人正在商议着什么,楚云从林小灰那里学过唇语,竟然发现他们的目标是自己这些人。

    “看起来这个世界也不太平啊。”楚云摇了摇头,没把这群人放在眼里。虽然他的实力只是人境八层巅峰,但是他完全有本事在一群地阶敌人手里保命。

    对方两个地阶巅峰,十位地阶后期,其余的都是地阶中期,对付吴师兄这一伙关帝门的武者还是没问题的,楚云也没有提醒的想法。他想看看这个世界的地阶武者实力到底如何。

    马车继续走着,很快就到了对付设定好的埋伏地点,那群黑衣人中有两个埋伏在这里,这里地形狭窄,如果一旦堵住,不等关帝门的人清理,那群黑衣人就能杀过来。区区百十里的路程,花不了地阶中后期武者多少功夫就能跨越。

    楚云有兴趣的看着两个黑衣人藏在一件披风底下,这种披风楚云倒是见识过,当年他在仙武大陆也得到过一件,可以隐藏起息的,不过被楚云送给了自己的妻子萧紫儿,现在突然看到两件还有些怀念的。不过楚云很快就想到,这种宝物这个世界上的人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看起来这个世界的好东西不少啊。

    两个黑衣人突然跳了出来,他们直接引爆了两个机关,顿时马车前后的山路被滚落的巨石堵住了。这立刻引起了关帝门的弟子警觉,楚云在心里给他们点了个差评,那群黑衣人都跑到几十里之内了,你们但凡有一个开启神识的都能发现。

    “何方宵小,竟然偷袭我关帝门弟子。”吴师兄跃到了马车顶上,楚云真的想吐槽一句,人家都动手了,你不赶紧想办法逃跑,还显摆显摆门派,你马车上插着关帝门的旗帜,人家要害怕你们关帝门,早跑了。

    果然其中一个黑衣人也不说话,反手就是一阵暗器,这种暗器模样都是半月形的小刀刃,在黑暗中看不出一点行迹,因为全都是黑色的,跟黑夜仿佛融为了一体。明眼人就看得出来,这种暗器上面肯定是抹了剧毒,楚云隔着这么远都能闻到一阵腥臭。

    “魔影门的半月毒镖,吴师兄小心。”那个中年女子显然也闻到了臭味,她脸色剧变的提醒道,看起来显然知道这种暗器。

    “魔影门的魔崽子竟然来石坪州找死。”吴师兄听到之后大怒,他拔出了自己腰间的宝剑,不光不避反而硬着毒镖跃了过去,只见他一道真气呈现扇状发射了出去,所有的毒镖都被扫中,反射回了黑衣人。

    “吴师兄威武。”所有关帝门的弟子都大喊了起来,只有楚云似笑非笑的看着洋洋自得的吴师兄,这家伙马上就要吃大亏了,这个半月毒镖不是那么简单的。

    果然这些毒镖被真气扫了回去之后,竟然仿佛有人控制一样再次朝着吴师兄射了回来,吴师兄看着有地阶巅峰,但是却像是一个没有走过江湖的菜鸟一样,一下子慌了。他用自己的剑想要挑飞毒镖,这个时候所有毒镖炸裂开来,一阵毒气把吴师兄笼罩在其中。看到这一幕所有关帝门的弟子都惊呆了。

    嗖,吴师兄腰间的一块翠绿的玉佩竟然飞了起来,它发出了一阵幽光,所有的毒物竟然都被吸了进去,玉佩变成了青黑色从空中摔了下来,跌成了碎片,吴师兄脸色涨红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羞愧还是愤怒。

    他看着地上的玉佩就跟死了爹一样,看得出来玉佩对他很是重要。

    “可恶,可恶,家祖给我的护身玉佩。”他的头顶浮现出了一个巨大的铜镜样子的虚影,这个时候才想起自己的武功,还真是江湖经验太浅啊。

    这个时候几十个黑衣人已经跟埋伏的两个黑衣人汇合了,肉眼就能看的他们被包围了,关帝门的弟子竟然才发现,不得不说这是一群初出茅庐的小菜鸟啊,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修炼到地阶的。

    “你们找死。”吴师兄看到他们被包围了不光没有惊慌,反而冷静了下来,这还有点镇定自若的样子。

    只见他跳到了几位师弟师妹的面前,低声吩咐他们发求救信号,自己则扫视着黑衣人,当他看清楚敌人的实力之后,神色丝毫没有刚才的镇定了,原来刚才放狠话的时候,是因为自己的宝物坏了,头脑一热就说了,并不是对自己的实力多么自信。

    楚云看到这一幕之后有些想笑,这群人真是粉嫩的新人,看起来都一百多岁了,年纪都活到了狗的身上?还有这个家伙的玉佩是个什么东西?这东西的神奇简直就是让楚云都有些震惊,要知道那些毒雾绝对是能让地阶武者难以抗衡的剧毒,竟然被一块玉佩吸收了,楚云简直就是太好奇了。这个世界还真是神奇啊。

    嗖嗖嗖,几道无形无相的东西被射到了天上,楚云猜测这就是关帝门的求救信号,但是这是个什么原理?也不像是烟花有个图案,这怎么跟门内联系的?

    吴师兄看到信号发射了出去心里有了底气,他上前走了两步开课,“魔影门的诸位,在下关帝门吴真君的后代吴庸,这一次诸位进入我关帝门的地盘我们就不追究了,大家就当是误会了,就此别过如何?”

    吴师兄的话说完,黑衣人突然全部哄笑了起来,吴师兄脸色十分不好,这个时候黑衣人中的两位地阶巅峰之一的开口了:“你就是吴真君那个走后门才能通过收徒大典的后辈?早就听说吴真君后辈凋零,没想到你这种人都能当成宝贝培养,看起来传言不虚啊。吴真君怕你惨死,不敢放你出去闯荡,只能让你做一下这些接人的小活,看起来果真如此。就你这种垃圾在我魔影门也就是个外门弟子,吴真君不惜耗费海量的资源,真是舔犊情深啊。”

    吴庸的大怒,直接朝着黑衣人冲了过去,这心理素质,看起来黑衣人说的很可能是真的啊。

    “小心他的遮天镜。”看得出来黑衣人虽然语言轻佻,但是对于吴庸的序幕莲华上的镜子还是很小心的,也不知道这个叫做遮天境的序幕莲华有什么作用,难道不都是虚影嘛?

    黑衣人看起来就是魔教弟子,他们的序幕莲华都是各式各样的魔物模样,有的鬼气森森有的魔气滔天,两个地阶巅峰武者一个是漆黑的棍子模样,但是魔气却是其他黑衣人比不了,魔气十分浩瀚,天空的其他虚影仿佛也害怕这个棍子,都离得远远的,就跟有思维一样,楚云看的是目不转睛。而另一个地阶巅峰武者却是一个散发着无穷血气的珠子,这血气比不了石勒那个《血佛真经》的血气,但是看起来也是不俗,此人练的肯定是一门高深的血属性功法。

    吴庸的剑法十分大气庄严,攻防严整,竟然一个人压制住了两个黑衣人同阶,两个地阶巅峰黑衣人一个用一根漆黑的棍子,跟他的序幕莲华倒是一样,另一个用一把妖艳血红色的长刀,他刀把之处镶嵌着一枚血红色的珠子。

    楚云看到这一幕猜测他们的序幕莲华跟武器肯定是有关系,否则怎么可能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三个人真气纵横,破坏力极强,身边的山岩土地都留下了深深的痕迹,不过他们可能也是害怕伤害到同门,因此三个人心有灵犀一样的飞到了远处,顿时巨木折断,飞沙走石,不过看起来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分出胜负的。

    至于另外的战场,关帝门的武者明显处在下风,他们人数本来就不如黑衣人多,而且看起来战斗经验也不怎么样,最让楚云撇嘴的是他们还没有自爆杀敌的决心。

    有两个地阶中期的关帝门弟子被黑衣人击败,竟然直接放弃了反抗,要知道你们可以自爆啊大哥,要不要这么没骨气?

    楚云津津有味的看着异界的武者战斗,还真是有不少收获,楚云发现,这些异界武者战斗时候的序幕莲华都是有实物的,比如说有个地阶后期的武者序幕莲华是个骷髅,他的脖子上挂着的正是骷髅,而有个地阶中期武者序幕莲华是一个铜环,而他的武器上正挂着一个铜环。

    楚云估计这肯定是异世界常见的一种手段,就是不知道有什么用。而且同样是地阶武者,异世界的武者比起仙武大陆的武者战斗力更高一筹,倒不是说招式而是说破坏力。

    楚云早就研究过这个世界的的东西比起地球上的东西都坚硬的多,但是却并不比仙武大陆的东西坚硬。寻常的地阶中期武者一剑下去能在地上留下一个深达几十米的大坑,但是在这里就能达到百米。楚云只能把这个原因归结到天地灵气更充裕上。不过楚云心里却隐隐的感觉还有其他原因,难道跟他们的序幕莲华有关系?楚云不确定的猜测到。

    战斗很快进行了一个多时辰,关帝门这边除了吴庸还剩下五个人,其余的几个人都被俘虏了,楚云越来越怀疑,这些人一个不自爆还说得过去,但是每一个都不自爆,而是任由敌人俘虏,这就说不过去了吧?

    而黑衣人这边伤了八个人,他们都退了下去,在旁边休息去了。战斗到了现在竟然一个都没死,这你敢信?

    你们到底是来干嘛的,是来杀人的?还是来切磋武艺的?而且楚云看得出来不管是关帝门的人还是黑衣人,哪怕是受伤的或者是被俘虏的,都没有用自己绝招的意思,楚云真的看不懂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