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是在哪?”楚云有些头疼,他记得自己进入系统弄出来的仙门准备返回仙武大陆,结果被那个地仙趁机也进入了。在一片虚无之中,系统显示出了本体跟那个地仙展开了惊天大战,那一战真是让楚云大开眼界,完全颠覆了楚云对武功的印象,武修真的到了顶峰比起所谓的神仙也不差啊。最终那个地仙消失在了虚空不知踪迹,而系统也进入了休眠,自己只觉得一阵恍惚就昏了过去。

    不过让楚云诧异的是自己的话说出却传来了婴儿一样的啼哭之声,楚云吓了一跳。他想抬起头却发现做不到,因为自己的大脑根本没法有效指挥自己的身体。

    楚云强撑着睁开了眼,竟然发现自己在一棵大树之下,这一棵树看起来如此之高,自己眼中竟然看不到树木的枝叶,只能看到一个仿佛通天一样的树干。

    “这到底是哪?”楚云自言自语了一句,竟然又发出了婴儿一样的啼哭声,楚云真的被吓住了,自己变成了婴儿?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状况,楚云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抬起手,竟然真的看到了一只晶莹剔透的小手。

    “逗我呢?我怎么成了婴儿?”楚云大骂了一声,联系系统是联系不上了,这家伙休眠了。自己慢慢地感觉到了眼皮的沉重,他困了,小孩子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中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但是自己现在光着屁股在荒郊野外,又变成了小屁孩,随便遇到一点东西就能挂了,这个时候自己怎么能睡过去?

    但是身体太虚弱了,楚云无法抗拒身体的本能,最终他还是睡了过去。

    就在楚云睡过去了不久,一个看起来满脸愁苦穿着一件破旧道袍的中年道士来到了楚云身边。

    他眼睛一喜,把楚云抱在了怀中,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破旧的毯子小心翼翼的把楚云包了起来。

    “楚老弟,你被魔崽子杀死,为兄救援不及,现在发现这个孩子就把他当成您的儿子收养,我会把他送回宗门,传授他高深的武艺给你报仇的。您说过要给自己以后的儿子取名为云,纪念您出生云雾山,我就叫他楚云了。你放心,我会让你的儿子为你报仇的。”老道深深的看了一眼不远处被烧成了一片废墟的村子,然后身子如同一片叶子一样的漂浮了起来,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如果楚云醒着,那么他就能看出这个老道的轻功十分不凡,就算是不如自己的乘风纵云功也不会差太多的。

    当楚云再醒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一个硕大的**要往自己的嘴里放,楚云吓了一跳,看着比自己脑袋还大的**,楚云是抗拒的。但是最终饥肠辘辘的小肚子,让楚云放弃了反抗,再说反抗也反抗不了,最终快二百岁的楚云,还是屈服在了饥饿之下。

    楚云一边吃着奶,一边瞪着一双小眼观察着周围的环境,因为有饭吃,所以精力好了许多,这是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一个看起来二三十多岁面容姣好的女子正在给自己喂奶,这个女人身上一点内力都没有,就是一个普通人。

    突然楚云想起了什么,这个惊人的发现让楚云连喝奶都顾不上了,他发现这里的天地灵气竟然是仙武大陆的三倍有余,要知道仙武大陆的天地灵气已经浓厚的可以让武者招式出现序幕莲华了,浓厚三倍多是个什么概念?

    就在楚云思考着这些发现的时候,奶妈发现了楚云不好好吃奶,于是挺着有F罩的凶器,硬生生的给楚云塞在了嘴里,楚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奶水差点呛死。奶妈却响起了铜铃般笑声,嘴里唱起了儿歌:

    月儿明风儿静

    树叶儿遮窗棂啊

    蛐蛐儿叫铮铮

    好比那琴弦儿声啊

    琴声儿轻

    调儿动听

    摇篮轻摆动

    娘的宝宝闭上眼睛

    睡了那个睡在梦中

    楚云的眼皮不争气的再次沉重了起来,很快楚云就睡了过去。

    一转眼时间已经过了三年了,楚云也长成了一个三岁多的小正太。他的武功竟然全部消失了,也只有神识和念力保持着离开晋末时候的水准,不过因为身体太差也无法发挥出最大的功效,其余的内功、外功、内劲、血脉全部到了历史最低点,需要从新修炼。楚云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了,但是这一次更奇怪,不光实力消失了,而且年纪都变成了小孩。

    楚云这几年生活在一个道观之中,叫做关帝庙,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关帝是不是关羽。道观内只有一个道士,他经常的外出,楚云看得出来此人是个地阶中期的武者,楚云也不敢表现的太成熟怕引起他的怀疑。

    楚云大部分时间都是跟自己的奶妈一起生活,她是道观所在的小山之下的一个农妇,今年才二十五岁,不过已经生了两个孩子。楚云跟她的大女儿岁数差不多,自己的衣食都是她照顾的。

    楚云叫他花姨,因为她的名字叫做周小花,楚云旁敲侧击的从她嘴里几乎没问出什么东西,不是花姨嘴严,而是她真的不知道多少东西。楚云只知道这里叫做莲旺镇莲花村,因为村子里有一个开满了莲花的池塘。

    这几年除了老道、花姨和她的一儿一女,第五个人都没见过,楚云实在没办法确定自己的位置。

    这几年楚云的实力已经到了人境九层,实在是这里天地灵气太浓厚了。楚云以《日月转轮大法》为自己的第一门功法,舍弃了一直依重的《寒冰软绵掌》,因为自己顺着《日月转轮大法》能够没有阻碍的修炼到天阶中期。

    这天就在自己修炼《日月转轮大法》前期功法《太极阴阳掌》突破了第五层的时候,老道回来了。

    楚云的神识和念力保留了下来,虽然自己这个身体太弱小,不能用出全部的实力,但是自己的神识依旧能够笼罩方圆三百里的程度。不过可惜这三百里中就一个村子,也就是莲花村,自己曾经监视过他们,但是他们都是一群身体强壮的普通人,对外界知道的并不比花姨多多少,因此也没发现什么。但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人口倒是真的多,足足有一万多人,比起一个小镇都不差。而且这个村子里的人身体都很健壮,上千斤的东西扛起来就跟玩一样,比起仙武大陆上的普通人更强,楚云有些好奇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了。

    “云儿。”老道风尘仆仆的回来,第一件事就是看望楚云,楚云感受的出来,这个老道虽然不怎么跟自己说话,但是对自己的关心并不少,从他每次回来都会给自己带礼物就看得出来。让楚云满意的是自己的名字还是楚云,据说是老道取得,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巧合。

    “穆伯伯。”楚云做了一个稽首礼,也就是头触碰在地上且停留一会儿,这算是跪拜里面最隆重的一个。楚云虽然有二百岁的生命,但是没有这个老道自己再厉害也会被冻死被野兽杀死,因此楚云对老道还是很感恩的。一个人如果没有了感恩之心,也就距离入魔不远了。

    “好孩子,云儿伯伯也该告诉你你的身世了。你的父亲叫做楚庄,他是我的结拜兄弟,当年在一个秘境之中,我们两个互相扶持,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你父亲是赤火门的人,不过赤火门后来被魔道灭门,你父亲逃了出来,投奔伯伯。结果伯伯赶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你父母已经被杀,只有你活了下来。我这几年不断地打听当年杀死你父母的仇人,但是伯伯实力低危,没有发现查出贼子的身份。但是一定是魔炎宗动的手,他们的大长老出自赤火门,后来私自修炼魔功被赶了出去,加入了魔炎宗。听说那个叛徒晋级了人仙境,我敢肯定是魔炎宗动的手。我们域内龙蛇混杂,正邪两道犬牙交错分部,正邪两道的仇杀太多,伯伯的宗门关帝门虽然是域内十大门派之一,但是却无法为了赤火门主持公道。因此想要报仇,只有好好练武,等到你能报仇,就亲自去报了父母的仇。我关帝门十年一次的收徒大典就要召开,你今年已经到了三岁可以参加了。伯伯会让门内的师兄弟照顾你,让你争取进入门派,我关帝门可是有三大人仙,只要你能够拜任何一位为师,你就有了报仇的资本,这也是伯伯唯一能为你做的了。”楚云听到穆伯伯说完,心里有些吃惊,听穆伯伯的介绍,楚云怎么感觉自己不是在仙武大陆呢,难道又穿越了?因为仙武大陆貌似没听过这些门派,人仙就是宗师级高手的称呼,要知道如果一个门派有宗师级高手,那么肯定是一个明传大陆的超级门派。云家老祖不也才是天阶武者嘛?就能撑起一个大家族。而是穆伯伯说的什么“域”看起来是一个地理位置的名词,但是仙武大陆可都是以国、道、州、郡、县为地理划分的。

    “穆伯伯,云儿感谢您为我们楚家的所作所为,父亲在天之灵会庆幸他有您这么一位好大哥的。伯伯您放心,云儿一定会努力通过门内的考验。穆伯伯您能跟云儿说一下咱们这片区域的势力分配嘛?有些时候想要跟一个门派报仇,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我们要学会借力。”楚云稍微透漏了一下成年人的想法,穆伯伯就眼睛一亮,他没想到自己结拜义弟的儿子这么聪明,自己这几年一直疏忽了,楚老弟你报仇有望啊,穆伯伯心里大喜,他就说了起来。

    他们所在的这片地方叫做乾蓝冰域,因为这里每隔几十年就会出现几天时间的大范围冰冻。这种冰冻能够摧毁一切,除非点燃乾蓝冰域特有的一种晴明火石,这种火石的火焰是乾蓝冰域内的人活下去的必备物品。因为这个原因,乾蓝冰域内的经济是很不发达的,因此很多大派都放弃了这里,因此这里也就成为了一个鱼龙混杂的地方,一些小门派就在此生存。楚云也都惊讶于一个有宗师级高手的门派竟然只是小门派,那那些大门派到底多强?

    乾蓝冰域十大门派全部都有宗师级高手,而且绝大部分还不止一个,里面正魔门派都有,像是魔炎宗和赤火门这种门派,根本进不了十大门派,哪怕魔炎宗有一位宗师级高手,也顶多就是巅峰中等门派而已。

    楚云听到穆伯伯的介绍心里真是五味杂陈,自己的霸王门连个天阶都没有,在这里算是不入流的小门派?

    乾蓝冰域一共二十一个州,每个州下面有一二十个郡,每个郡下面一二十个县,再往下就是乡镇和村子了。楚云所在的莲旺镇就是隶属于石坪州、凌浪郡、前山县,石坪州是关帝门的地盘,穆伯伯这种不热衷于权势的或者是实力长时间无法寸进的,就被送到这种偏远的小据点,他们的作用就是监视一片区域,出了问题解决,解决不了就向上汇报。

    楚云才知道地阶中期的武者都能随意的发配,对这些门派的底蕴算是长见识了。据穆伯伯说,他们门内的天阶武者或者是那些有资格进入天阶的武者才会当成核心弟子培养。他们关帝门只是十大门派第八位,但是却有三个宗师级高手和六十多位天阶,楚云简直难以想象。

    楚云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世界,竟然比起楚云认为的高武中的巅峰仙武大陆更牛,这刷新了楚云的认知。他一直都认为仙武大陆是所有穿越的根基,但是这个世界高手比仙武大陆多,灵气比仙武大陆浓厚,完全颠覆了楚云的想法。

    楚云对于自己的便宜老子死活倒是一点都没感觉,能报仇就报仇,报不了仇就算了。这种江湖上的仇杀多了去了,楚云也已经习惯。而且楚云也不认为自己这个身体就是所谓便宜老子的后代,因此楚云的真实之眼又没有失效,楚云从穆伯伯的心底听到过自己貌似是个孤儿,被捡回来的。

    但是楚云决定不为了所谓的便宜老子,为了养自己的穆伯伯,如果有机会也一定要去报仇。但是楚云现在更关心的是关帝门所谓的收徒大典,自己一直想找个门派系统的学习一下自己的理论知识,现在正是最好的机会。楚云倒要看看一个能培养出宗师武者的门派到底有什么底蕴。

    一个月之后,楚云所在的小道观之外的道路上来了一个马车,这个马车十分庞大,面积不逊色于一座五百平米的别墅。而拉着马车的是八只样貌古怪的动物,这种动物身材细长,倒是有些像鹿,但是却更加高大,每一只都有三四米高。它长着一张牛头,尾巴却像是猪尾巴短小弯曲,每一步都能跨越几百米的距离。最让楚云诧异的是它浑身都是天蓝色的,楚云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赶着马车的是几个身穿道袍的武者,他们道袍的样式倒是跟穆伯伯一样,不过更加干净,更加精神。唯一的区别是他们的道袍后面都有一个图画,看起来就跟一个神像一样面目狰狞威武。楚云猜测这就是所谓的关帝。

    这几个人一个地阶巅峰,三个地阶后期以及五个地阶中期,在仙武大陆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但是在这里竟然只能赶马车。马车之内是一些三到五岁的孩子,他们都像是服用了药物一样睡着了,楚云猜测他们就是来接自己的人。

    突然地阶巅峰的武者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他把自己的神识放了出去,楚云立刻感受到自己暴露了,他立刻收回了神识,没想到区区一个地阶巅峰武者竟然能发现自己,看起来自己的实力没有回来之前,自己不能大意啊,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师兄,怎么了?”马车上的人看到了自己的师兄邹着眉头在思考着什么,他们连忙问道。

    “没什么,刚才我感到有人在窥视我们,我寻找了一下竟然没有发现。要不是我感受错了,就是对方的神识远超于我。”地阶巅峰的关帝门武者摇了摇头不确定的说道。

    “师兄你可能是太累了,咱们接各地推荐的弟子已经连续跑了两个月了,也没遇到一点意外,要知道石坪州可是咱们关帝门的地盘,有那个不开眼的敢来招惹我们。”一个中年女子媚笑着说道,他的话让所有人都点头认可,毕竟他们可是乾蓝冰域的十大门派之一,这是他们的底气。

    “好了,可能是我太敏感了,穆师弟驻守的据点快到了吧,我也好多年没见过穆师弟了,当年我们还是一起参加的入门考核,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想到穆师弟竟然自甘堕落,真是世事难料啊。”地阶巅峰的中年武者似是感慨似是炫耀的说道。

    “穆师弟怎么能跟吴师兄相比。”刚一说完,其他人的马屁声就响起了,这个吴师兄一脸的得色,看起来心情大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