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逊眼中精光一闪,前些日子自己师傅让自己用《策天机》推测师傅的运数,自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师傅要如此做,但是还是照做了。结果自己受到反噬受了内伤,只是隐隐约约的觉得师傅有一大劫难,但是却并不是完全没有生机,这一线生机应该是死中求活,破茧重生。

    这也让许逊疑惑,他实在是想不到到底什么危险能威胁到自己老师,要知道自己和老师都是差一步就能彻底融合神石的绝顶高手。两个人在一起就算是所谓的神石联盟创始人郭象都不惧。

    许逊眼睁睁看到大明吊打全世界,大晋也危在旦夕,而且楚云不断收集神石的事情许逊也不是没有差距,许逊怀疑觉得名声赫赫的楚云就是师傅的劫难。他推测楚云的命数,竟然发觉查勘不出,他就想见见楚云,许逊自信如果看到楚云绝对能够推测出楚云的命数。于是他就联系大晋仅剩的几位神石掌控者,而他们跟许逊一拍即合,也想见见楚云,毕竟他们大多都是道家各流派的首领,对于朝廷的态度还是很看重的。

    当许逊见到楚云之后发现楚云并非弑杀之人(额,楚云其实就是),而是一位跟他们很谈得来的同道之人。许逊并不觉得楚云这么一个道门中人,特别是一位道法高深之人会伤害他们师徒。因此许逊仔细想想之后就觉得楚云并不是师傅的劫难,但是自己的师傅到底有什么死劫呢?

    突然许逊想到了什么,他立刻盘膝坐下,他闭上了眼,手指有规律的动了起来,像是在掐算。其他人可能感受不到,但是楚云却感受到这一刻许逊的气势变了。他的真实之眼竟然看到许逊和天道连在了一起,就像是有一根无形的线,把许逊和天道联系了起来。楚云不知道天道到底是什么,但是他却知道天道关系到一个世界的本源,甚至说不定天道就是本源。能够以区区地阶之境,联系到天道这种层次的东西,楚云还是很震惊的,许逊的《策天机》之术果然不凡。

    大约半个时辰,在楚云的真实之眼下许逊和天道之间的关系断了,许逊整个人的气息迅速的萎靡了起来。楚云感受到许逊体内的生机竟然短时间就降低了十分之一,楚云大惊,要知道许逊可是地阶后期巅峰武者,他的生机十分庞大,虽然在这个世界灵气低迷,地阶武者的寿命比起仙武大陆少的多,但是想活个一百几十年是完全没有问题,甚至二百岁都很可能。但是许逊只是一次推算竟然没了十分之一的生机,也就是寿命少了起码十几年,这代价简直就是太大了。

    不过许逊稍微停止了一下又再次陷入到了之前玄而又玄的状态,一盏茶的功夫,许逊突然剧烈的咳嗦了起来,他的嘴里鲜血如同喷泉一样喷了出来,楚云目测之下,许逊的生机竟然持续降低,短时间就降到了推算前的一半,这是什么情况?这一次竟然比起前面的一次更严重?

    楚云虽然震惊,但是手上动作不满,他立刻来到许逊身后,一股精纯至极的内力输送到许逊体内。楚云的内力生机勃勃,虽然不能弥补许逊损失的生机,但是能让他的生机不会继续降低。一盏茶的功夫,许逊才醒了过来,楚云缓缓地收功。以他精纯凝结的内力,也耗费了足足两成。

    “师傅,你说的没错,你的死劫真的消失了。徒弟我又推测了一下郭道友和葛道友,竟然发现他们和师傅的命运十分相似都是有大劫难,但是却死中求活的命运。徒弟我好奇之下想要再次推测一下楚道友的命运,结果竟然还是只看到了一片白雾,楚道友的命运竟然无法看清。我不死心,想要继续推测,结果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过师傅说的应该是没错的,这个神石的确就是个祸端啊。”许逊说完所有人都沉默了。

    “许道友的《策天机》真是神鬼莫测,楚某佩服,不过代价似乎有些太大,在下希望许道友能够少用。其实神石的来历在下是清楚的,在下结合神石的来历和道友的推算,得出了一个结论,虽然不知道有多少可能,但是楚某自信在下还是有几分把握的。”楚云说完,所有人都看向楚云,谁也没想到楚云竟然知道神石的来历,这下子他们全都不淡定了,谁都有好奇心,更何况是关系到他们性命和一身本事的神石。

    “哦,不知道楚道友可否相告?”葛洪开口问道,一群人中只有葛洪跟楚云有些交情,因此葛洪开口才能达到最大的用处,不过葛洪不问楚云也会告诉他们的。

    “各位,这件事在下不会藏私。其实这个发现还要多亏自在活佛,当年他带人来大明对付我,没想到却不是在下的对手,但是他的能力实在是不俗,竟然能够瞬间移动,虽然距离很短,但是在下短时间难以擒住他。我追了他数千里,最后他到了一个寒潭跳了下去,在下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大敌。我也跟随他跳了下去,但是竟然发现寒潭之下别有洞天。”楚云详细的说了寒潭下的遭遇,他差点被吸进去更是让所有人脸色大变,任谁都看得出来,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要知道那个时候楚云虽然没有彻底融合神石,但是跟他们中最厉害的郭象也不相上下,连他竟然都差点逃不出去,换成自己,心里更是震惊。

    “这还不算,在我逃走之后遇到了一个老者带着几个年轻人来到了寒潭边,老者不是神石掌控者,但是实力却不逊色于吴道友。在下偷偷潜藏在他们身边,竟然发现老者说有一位地仙赐予了他神力。”楚云说道这里几个人脸色都带了诧异,楚云看到这一幕停了下来。

    最终杜子恭开口了:“楚道友,你说的这个老者在下认识,我们几位都认识,此人叫做孙鲲,在江南小有名气,我们也发现他不是神石掌控者,而且还庇护了周围几个村子,以为他是同道中人,还拜访过他。在下跟他居住的地方不远,还引以为好友。也曾经问他如何拥有这等实力的,结果他不想告诉在下。还以为他是练气士一脉,没想到他竟然是被一位地仙赐予的力量。这个地仙是真的仙人嘛?还有这个孙鲲在几年之前不见了踪迹,他的一位弟子,代替了他的位置,但是这个所谓的弟子脾气暴虐,跟我等的关系很差,也就断绝了关系。我们也就不在关注此人,不过据我门下弟子得知,他好像是在忙着什么,经常离开自己护卫的村子。”

    杜子恭说完楚云点了点头:“可能就是此人,当年他体内的生机就已经快要油尽灯枯,在下发现这个所谓的地仙赐予的神力并不是没有条件的,而是燃烧自己体内的生机,这个跟许逊道友推算的代价差不多。后来你们说的那个孙鲲的弟子我也见过,他跟四个其他青年人跳下了寒潭,只有此人获得了神力,而其余的几个青年全都死了。说起来各位可能不行,短短半个时辰不到,当这个人再次出现在我的眼前,他就就达到了孙鲲的实力甚至更强一筹,你们说这是正常的嘛?此人从寒潭上来之后,就跟孙鲲传达了那个所谓的地仙的命令,说要多派人进入寒潭获得神力,然后帮他做什么事情。从他们的谈话中我知道,咱们的神石竟然是这个所谓地仙的什么玄天灵宝的碎片,在下就猜测天下突然出现的神石应该有什么阴谋。现在许道友推测出神石竟然能威胁神石掌控者的生死,在下就更加确定了。”楚云说的很多内容都是系统朝暮告诉他的,但是他却不能透露系统的消息,只能把所有事情推到这个孙鲲身上,但是这些消息却是正确的。

    “原来神石竟然是这个地仙的宝物?这也太让人惊讶了。他的宝物都能造就我们这些神石掌控者,那么他的实力是何等惊人?”郭象说完所有人再次沉默了。

    “各位,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神力衍生者?”楚云继续开口道。

    “刘聪和石勒的那一块神石衍生的武者?”郭象不愧是三大神石联盟创立者之一,这么隐秘的事情竟然知道。他把血石的来源说了一遍。

    突然许逊像是想起了什么:“难道楚道友的意思是,我们神石掌控者就是那个地仙的血石?为他获取能量的?那个地仙显然是被囚禁了,他是想像是石勒一样,把我们当成他恢复实力的养分?然后脱困而出?”

    许逊说完,楚云忍不住给他点了一个赞,这个许逊不愧是中国四大天师之一啊,楚云说完就明白楚云的意思了。楚云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也是根据这几个人的信息推测出来的,自己还是因为系统在手,掌握了更多的信息,但是这个许逊却完全是自己推测的。

    “嗯,正是如此,因此我才会授命自己手下的人收集神石,不让神石再传散下去。在下已经彻底融合了神石,但是我发现这个境界之上还有其他的境界,融合神石远不是终点。因此我猜测这个所谓的地仙并非真的是仙,而是比我们更高的境界,甚至高的不是一点半点。虽然我不知道我们的世界有谁能够把一个地仙困住,但是我却知道,如果他真的脱困,那么绝不是什么好事。”楚云顺便把自己收集神石的目的说的高大上了。

    “原来如此,我说为什么天下间的神石掌控者竟然短短几年就几乎失去了踪迹,原来是陛下出手了。”孙泰语气有些僵硬,谁都知道楚云说的收集,并非请求,而是派人把这些神石掌控者宰了,其中有孙泰的好友,孙泰语气能好的了才怪呢,楚云微微一笑没有反驳,也是没什么好反驳的。

    “这件事情我们需要好好消化一下,现在吴道友和许道友身体也受了伤,我们改天再商议如何?”葛洪一句话就把有些尴尬的气氛化解了,楚云立刻安排起来,一行人告退离去。

    楚云看到众人离开,心思变化几次最终还是放弃了。这几个人说是大晋汉人的脊梁有些过分,但是说是这个时候汉人的楷模是很恰当的。道家在这个时代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以后儒家文化也大量吸取了这个时代道家的思想,比如说至孝。这群人就是这个时代文化的高峰,楚云虽然很想得到他们的神石,但是让他下黑手是做不出来的。更何况正是他们的无私,才让自己进入了天阶中期,掌握了极阴领域,这个恩情楚云还没还。

    楚云安排胡铁柱好好招待他们,然后就立刻开始闭关,楚云刚刚晋级,需要大量的时间巩固,这一次收获实在太多,起码需要消化几年。

    就在楚云和几位道门高人坐而论道的时候,南征大晋的战役取得了重大突破。王杰大军席卷了整个荆州,而冉良大军也占据了交州和广州几乎全部地盘。锦衣卫在征服大燕中立下了大功,监察卫也不甘失落,他们联系了南边的蛮族,这群地头蛇的帮助下,大明军势如破竹。

    不过太子楚悔的大军却在扬州遇到了对手,桓温把合肥城打造成了一个战争堡垒,楚悔想尽了一切办法都不能破城,大明的大军被堵在了这里。

    楚悔手下的副手也是阁老王猛建议楚悔下令王杰大军东进,逼迫桓温放弃扬州,楚悔虽然不甘,但是也答应了。如此做破晋第一功就成了王杰,但是总比输了强,他的太子之位很稳固,只求安安稳稳灭了大晋就可以了,楚悔也很想得开。

    王杰二十万大军势如破竹杀向了江东,东晋小朝廷彻底傻眼了。历史上前秦苻坚只能横渡长江,因为他们没有占据益州,无法居高临下的进攻,但是大明却不是,从长江上游顺江南下,进攻起来比起直接渡江还要简单。王杰身边有十万水军,因此他在全据荆州之后,直接上了船,浩浩荡荡的杀向了江东。

    当王杰大军出现在了江东之后,东晋上下彻底的乱了,东晋穆帝司马聃惊惧而死,他的儿子司马丕既位,他连续不断的给桓温下令回师江东,毕竟桓温手下的军队是大晋最有战斗力的部队。桓温这个时候知道自己一旦撤军放楚悔的大军过江,大晋就真的完了。因此他拒不听令,司马丕无奈之下求救于各大门阀,这个时候这些家族还不忘了跟朝廷讨价还价,当双方达成协议,王杰彻底站稳了脚跟。

    东晋组织了多达三十万的联军对抗王杰的大军,王杰不愧是大明两位军神之一,他不等对手扎营,就带领仅有的两万骑兵猛攻敌方大军,大晋军本来就是各门阀的联军,根本做不到统一指挥,三十六万大军被两万人击溃。王杰命令十万水军登录,联合数万步兵和剩余的骑兵紧追不放,三十余万晋军彻底失去了最后的机会,漫山遍野的逃命去了。

    王杰此人是个很有政治才华的人,毕竟他可是出自琅琊王家的旁支,因此他并没有趁机进攻建康从而获得灭晋第一功,而是想要让太子获得这个大功。他派人去联系本家琅琊王家,琅琊王家的家主可不是王导这样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的老狐狸,他早就吓坏了,正愁无计可施,这个时候王杰的联系仿佛是救命的稻草。

    他立刻亲自来到了王杰大军之中,王杰以晚辈之礼拜见了王氏家主,几句奉承就让他找不着北了,他立刻答应了王杰的要求。

    他回去之后立刻联系谢家、袁家、萧家等大家族弃暗投明,他们听从王杰的建议,联系到了他们在合肥的子弟,准备偷偷打开合肥的城门,接应太子的大军入城。

    结果桓温是什么人?他虽然打仗不咋地,但是对手下的掌握还是没问题的,结果出了叛徒,几大门阀的谋划功亏一篑,但是接下来桓温竟然高高举起了屠刀,这些大门阀盘根错节,桓温想要彻底铲除,结果拔出萝卜带出泥,杀的人越来越多。

    整个合肥城彻底乱了,楚悔立刻知道了这个情况,他心底对王杰充满了感激,没想到王杰竟然这么尊重这个太子,真是好臣子了。他没有浪费王杰创造的机会,他跟王猛略一商议,就决定给合肥加一把火。大量的劝降信射进了合肥,并且把谎称建业被攻破,桓温收集不及,整个合肥的军队都士气大降。

    楚悔派遣冉闵、邓羌、张蚝等三位猛将猛攻三个城门,终于冉闵猛攻之下破了东城门,合肥城彻底陷落。桓温凄凉的自杀,合肥城的大军全部放下了武器投降,楚悔终于踏出了最重要的一步。大晋的处境彻底危在旦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