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象继续说了下去:“而且许逊道友的功法有推衍天机的作用,他的《策天机》神秘莫测,有推演天机的作用。(书^屋*小}说+网)但是他却偏偏推算不出陛下的来历和未来,因此我们几个也是被许道友强拉来的,就是为了见一见陛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跳出三界外,连我们都佩服不已的许道友都推演不出来的。此外我们这一次前来也是因为许道友推测不出我道门的前路,我们虽然是方外之人,但是毕竟是属于道门的,因此我们才会结伴前来。不知道陛下刚才为何听到吴道友的功法后被引动了心魔?吴道友的功法虽然神奇,但是老道并不觉得会比我等的功法更高明,至于凭借这门功法成神更是无稽之谈。不知道现在恢复的如何?要不我们几个等过段时间再来拜访吧。”

    楚云恍然大悟,这下子终于不需要猜测了,原来是为了这个原因。他们是想看看自己对道家的态度,这个问题可比起直接放弃对大晋的攻击,让他们苟活一段时间难回答多了。

    据楚云所知历史上把道教定为国教的朝代或者是推崇道家的朝廷有三个分别是为唐宋明三代,而南北朝的历代少数民族、武则天建立的后周、元朝、清朝都是以佛教或者是佛教的分支喇嘛教为国教。这就引人思考了,虽然很多人说唐朝帝王有胡人血统,但是他们却自认为自己是汉人,而且推崇汉人文化,以“入华夏则华夏”的看法,他们应该属于汉人王朝。至于宋、明就不用说了,妥妥的汉人王朝。但是其他的以佛教为国教的却都是胡人政权,或者是大部分是胡人政权,这就有意思了。

    为什么胡人立佛教,而汉人立道教?这是一个很宏观的问题,唐朝是因为他们尊老子李耳为祖先,宋朝是因为他们老赵家和玉皇大帝都姓赵,而明朝则是为了炼丹长生不老。真正以道家学术治国的,反而仅仅有汉朝前期,黄老学说治国,不过那个时候道教这个宗教都没出现呢。楚云想不清楚那么多大道理,但是楚云却知道,只要对维持统治有力,那么立道教为国教也没什么不可。但是皇帝真的成了****的统治者真的好嘛?楚云拿不准。

    楚云把这个问题先放在了脑后,他思索起许逊的这门功法的能力就想起了林小灰的《九阴窥天术》以及听过的同类的功法《天机录》,这两门功法都是测算天机,推演变化,玄妙莫测,知前后懂未来的奇术,难道许逊的《策天机》也有这样的功效?对于能够预知未来的能力,楚云既羡慕又谨慎,因为这种能力的获得往往要相应的代价。《风云》里面的泥菩萨应该就是最好的反面教材。

    “郭道友,叫陛下就见外了,喊我道友就好,咱们几个不用以世俗人的称谓。刚才我被吴道友的《至孝功德录》引动了心魔,我辈学武之人,突然听到神仙之术,让我的武道之心动摇。不过也多亏了如此,才让我的武道之心更加坚定,反而根据刚才和诸位道友的探讨,实力更深一层。在下现在回想吴道友的《至孝功德录》才发现,这并不是一门修仙成神的功法,或者说这门功法虽然神妙,但是还是属于武学的范畴。这门功法讲究以行善为手段,增强自身的实力,其实这种手段,并不能直接增强武者实力,不过就是能够提升武者的心境,能让修炼者的念头通达,武学进展自然不慢。至于这门功法的最后说的功德成神更是只是猜测,我想吴道友也有这种感觉吧,根本难以实现。但是再细想一下,这门功法的创造者也是一位值得尊敬的人,以功法让人行善,其心性也是让人佩服的。吴道友,在下说句不好听的,如果换成是我,我不需要行善积德,也能把这门武功练到顶峰。而且在下坚定我辈武者坚持不懈的修练下去未必不如仙神一途。”楚云说完看向吴猛,吴猛脸色涨红,楚云的话十分不中听,毕竟他也希望真的成仙成神。但是细想之下,楚云的说法也没什么不对,就算是里面的所谓终极手段功德金轮也只是以神力(内力)催生出来的,并非真的就是功德圆满的体现。而且吴猛也是心思坚定的道门高人,他既然想明白了,对楚云哪一点不满也消散了。随着这点不满的消失,吴猛的神色反而如释重负起来。

    “楚道友,是老道着相了,在下心里的那一点点奢求被你看破了。得道成仙正是我辈人的诉求,我们都是先秦练气术士的后辈,文典记载,先秦甚至汉朝时候,无数的练气士先辈得道,光老道知道的就有十几位大能得道飞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汉末之后,甚至在东汉时期就很少有人能够修炼练气术,我这一脉的先祖都只能黯然离世,一直到神石出现,老道我再次看到了机会,虽然神石里面的东西和练气术不同,但是也赋予了我强大的实力。而且里面还记载着我能够得到成仙,这成了我的执念。这些年我至孝至纯对待家人邻里甚至任何人都诚心相处,我自以为找到了自己的路,创立净明忠孝道。我以为我做的事情都是对的,甚至于连我的本心发生了变化都不自知,现在听到楚道友的点拨,我才知道我魔障了,无量天尊,贫道拜谢了。”吴猛说完,脑后竟然浮现出一个金光闪闪的功德金轮,吴猛瞬间顿悟竟然直接功法大成了。楚云看着这一个功德金轮,里面孕育着一股危险至极而神秘莫测的力量,楚云仿佛收到了致命威胁,归元罡气竟然自动开启了。楚云脑袋有些发沉,其余的众人更是不堪,竟然有的人直接变得呆滞,这也太邪乎了。

    “呔。”楚云闷哼一声,整个大殿都晃动了一下,郭象等人立刻就清醒了过来,他们想起了刚才的事情,脸色都大变起来了。

    所有人都面色不善的看向吴猛,吴猛收起了自己脑后的功德金轮,他右手成爪,竟然直接插入了自己的丹田,大喝一声把自己腹内的神石挖了出来。”楚云虽然早就注意到了吴猛脸上的决绝,但是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突然看到这一幕,也被吓了一跳。更别说其余的几位道门高人。

    “吴道友,你这是做什么?”郭象一把扶住了吴猛。

    而身为吴猛徒弟的许逊更是惊怒,他连忙扶住了吴猛的另一根手臂,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楚云,你到底对师傅做了什么?竟然让师傅自损根基?”一百多岁的许逊失去了往日的风度,所谓关心则乱,竟然把楚云当成了仇人。

    “吴道友,这是一枚治疗外伤的丹药,有什么事情,先止住伤势再说吧。”楚云拿出一枚从仙武大陆带来的凝血丹,这在仙武大陆很常见,不过就是治疗外伤的,但是在这个世界却堪比神药,楚云当时虽然带了不少,但是家大业大的,也分出去了不少,刘东勇当年被攻击,就是立刻服用了几种楚云赐予的伤药,才没有毙命,楚云带来的丹药堪比神丹。

    “你少装好心。”许逊还有在说什么,却被吴猛阻止了。他精光一闪直接伸手拿过了楚云手里的丹药,目光中带着狂喜,他又看又闻,仿佛见到了什么宝贝。剧痛传来,他才想起自己的伤势,他一口把凝血丹吃了下去,楚云这才脸色好看了一些,虽然楚云十分佩服许逊的为人,但是却也不喜欢被人家教训,再说自己也没做什么坏事,要是这个人不是许逊,楚云早就发飙了。

    这个许逊真是这个时候道家子弟的典范,二十岁举为孝廉,屡荐不就。二十九岁拜吴猛学道,尽得秘传。三十六岁选择南昌西郊的逍遥山隐居,只求修炼,不愿为仕,平日以孝、悌、忠、信教化乡里,深为乡人尊敬。直至西晋太康元年(280)四十二岁时,因朝廷屡加礼命,难于推辞,才前往四川就任旌阳县令。当了官之后去贪鄙,减刑罚,倡仁孝,近贤远奸,实行了许多利国济民措施。不为自己和家族争取一点利益,只是全心全意为了治下民众谋福利。

    后来晋朝八王之乱,他看着江山倾颓,又偶得神石,于是挂印归去,隐居在西山。但是他却并不是单独为了出世修炼,知道他辞官离开,很多人都不远万里的跟他来到了西山,短短时间就聚集了数千人口,与许逊为伴,都改姓许,人称“许家营”。可见其人被爱戴的程度。

    许逊庇护数千人长达百十年,西山脚下人人安居乐业,知书达理明白是非,简直就是桃花源一样的存在。现在他已经一百多岁,还为了看看楚云是否是一位仁主,不远千里的来到了大明。这么一位心怀天下品德高尚,又导人向善的人物,楚云都非常的仰慕。

    许逊创办道院,名太极观,继承了师傅的道统,广大净明道派,但是其人却没有一点门户之见,最喜欢点拨晚辈,哪怕不同流派的也不藏私。不像是后来道家都成了骗子的代名词了,真是丢尽道家的脸。不说别的,这个年代的道家高人的寿命就远超别人,就说道门最有名的天师道,前面的几位天师哪一位不是活到一百多岁?这个年纪不要说以短命著称的古代,就说现在社会也不多见吧?因此楚云虽然不喜,但是也没有打杀他们的想法。

    吴猛服用了凝血丹果然立竿见影,血很快就止住了,而且吴猛因为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色也好了许多。吴猛推开扶着自己的郭象和许逊,对着楚云作了一个揖,楚云立刻侧身避过,毕竟这可是道家中晚辈给长辈行的礼。

    “楚道友多谢你的神丹了,没想到效果这么显著。我练气术中也有炼丹之术,看效果竟然很像一种极其难以炼制的丹药凝血丹?不知道是否是一种丹药?”吴猛说完,楚云心里一震,他竟然知道自己丹药的名称?难道是巧合?还是此凝血丹和练气术中的凝血丹就是一种东西?

    “吴道友,此丹正是凝血丹,不过不知道跟吴道友说的是否是一种丹药。”楚云说完,吴猛脸色一愣,继而狂喜了起来。

    “楚道友,凝血丹是你炼制的嘛?你可否跟我详说一下?”看着吴猛的神色,楚云都不知道这个吴猛到底是发了什么疯,现在你神石消失,年纪也大,身体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竟然关心这个凝血丹?

    “吴道友,在下只是机缘巧合之下得到的凝血丹,至于怎么修炼,在下并不清楚。”楚云说完,吴猛失望之情溢于言表。

    “是我着相了,不过刚才道友给我服用的凝血丹,我虽然只是粗略的一瞥,但是毕竟是我亲身服用的,老道觉得这就是我练气术练出来的凝血丹。老道在年轻时候见过凝血丹,那是我这一脉最后一枚成品,灵气已经几乎消散。但是这一枚里面的灵气竟然如此饱满,肯定是近些年炼制出来的。这么说起来我的想法是正确的,练气术果然还是可行的。老夫抛弃神石,准备从新回归练气术的探索。”吴猛刚说到这里,许逊就要开口说些什么,吴猛和许逊师徒百年,怎么会不知道徒弟的想法。其实楚云的凝血丹也有几十年了,但是开始在乾坤囊里面,后来在系统空间内,都没有流逝一点灵气,所以吴猛误会了。

    “痴儿,你是否觉得为师不需要放弃神石也可以修炼练气术?实话告诉你吧,为师这么多年已经有了一点眉目,在多年之前,为师已经有了这个想法并非临时起意。此事也不管楚道友的事情,今天咱们难得聚集了这么多位志同道合的道友,老道我已经迫不急的试验老夫的所得了。而且,老道心里隐隐的感觉神石有问题,修为越是高深,这种感觉就越明显,在前些日子,为师跟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嘛?”吴猛看向许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