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云漂浮在大燕国皇宫的半空之中,这是他不惜耗费自己体内的元气,才能达到的如仙家手段一样的凌空虚渡。(书=-屋*0小-}说-+网)楚云现在的实力比起当年追杀过自己的老君庙的天阶武者实力更强一筹,连那一个天阶一层的武者都能够靠着元气一步几百里滑翔天际,更别说现在已经达到了天阶三层的楚云,等待楚云魔源领域彻底成型,楚云就能正式进入天阶中期。

    当楚云以这种手段出现在皇宫之上的时候,整个大燕皇宫都鸦雀无声了,虽然这个世界上有神石掌控者,但是有几个人见识过?即便是见过神石掌控者,但是有几个神石掌控者能做到飞翔?楚云手里六十多块神石,也只有自在和尚那一块才有这种能力。

    仙人一样出场的楚云镇住了所有人,连皇宫中最精锐的鲜卑禁军都想纳头就拜,其他的宫女下人早就浑身颤立的跪在了地上。

    楚云却没有搭理这群人,也没有开启神识,就这么静静地浮在半空之中,他清晰的感受到了那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四十多年了,自己被囚禁了十年,又立国三十年,现在的楚云也是儿孙满堂的人了。但是他就是不能忘怀当年那个出去为自己寻找野菜,并且把绝大部分都给自己的小女孩。

    那个女孩叫着自己楚哥哥,是自己这个世界最关心的人,也是唯一一个当成自己家人的人。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要背叛自己?如果是自己做错了什么,那么楚云不会怪她。但是自己把她宠成了公主,就算是自己被囚禁的时候,想过所有人都会背叛自己,自己也没有考虑过她。甚至于自己在被囚禁的时候,更多的是在想她过得好不好,是不是逃走了。

    但是为什么偏偏要这么对自己,自己从一个个知情人的嘴里,慢慢的得出了她才是那个插了自己最狠一刀的人。她甚至还跟别的男人生了孩子,哪怕这样也就罢了,毕竟虽然是自己的未婚妻,但是都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力。

    但是为什么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跟自己作对?帮着胡虏奴役汉人?哪怕这也可以原谅,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连跟自己见一面的想法都没有?为什么?

    楚云感受到宫殿之内的一群人的气息消失了,自己的真实之眼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一座结构精密的大阵,然后一阵能量闪烁,阵中的十几个人全部失去了踪影,就是连那一个熟悉的气息都消失了。

    “不。”楚云浑身真气凝结成掌,一掌就把这座宫殿打成了废墟。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连见我一面的机会都不给我?”楚云失魂落魄的落在了地上。

    “既然你如此绝情,那么就都去死吧。大明将士听令,血洗燕京城,男女老少一个不留。”楚云身上魔源杀气不断的射出,整个大燕皇宫不断地传来剧烈的爆炸声,当楚云从震怒中醒过来,皇宫已经只剩下一片残骸,宫内的上万人基本上都为这一座宫殿陪葬了。

    楚云没有继续寻找,而是落寞的返回了城外的大营,整个燕京已经被大军攻破,大明上下都会一丝不苟的执行自己的命令,大燕完了,大晋也撑不了多久,分裂了几十年的天下就快在自己手里统一,但是楚云却没有丝毫的快感。

    圣武三十一年年底,天下仅剩的两个国家之一的大燕国覆灭,大明皇帝楚云下达了屠城的命令,这在大明历史上是很少见的。燕京城几十万人口除了极幸运的几百人全部成了大明的刀下之鬼,连女人和孩子都没有放过。

    这几百人还不是楚云仁慈,而是因为他们占了慕容皇贵妃的光,慕容氏的外甥也是慕容垂的儿子慕容隆告诉大明军,他们是慕容皇贵妃的亲人,因此被屠城的大明军留了下来。而楚云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没有赶尽杀绝的心情,放了慕容隆一马,慕容隆也成为慕容鲜卑唯一被留下的血脉。

    大明在大燕国进行了血腥的灭族政策,鲜卑人、匈奴人和羯族人三族几乎被杀光,三个民族在大明的不懈努力中几乎彻底消散在了历史之中。当年的六部鲜卑何其威风,但是这些年一部部的被消灭,只剩下了孤身的宇文鲜卑一部。

    楚云当然没有忘记宇文鲜卑,回军途中,楚云给代国宇文鲜卑下旨,让他们所有皇族前往洛阳,而所属的军队、领土和子民全部融合进大明。宇文氏没想到大明竟然卸磨杀驴,但是实力已经被耗尽的宇文氏怎么可能战胜数十万大明强军。

    宇文氏最后一代国主宇文伤投降,被楚云封为了谯公,因为宇文伤十分恭敬,也没有任何违抗大明命令的事情,所以宇文氏得到了善终,也是大明手下极少数的能够在大明为官掌握权力的异族国主。楚云任命谯公宇文伤为礼部尚书,他的儿孙各有赏赐,这也让忐忑不安了的宇文氏大松了一口气。

    大明几乎统一了北方大地,最北边的辽东、最南边的益州、最西边的西域都护府、最东边的青州全部插上了大明的日月星辰旗。

    整个天下,除了南边胆战心惊的大晋,整个大汉国最强势时候的地盘全部被大明掌握在了手中,就算是草原上仅剩的铁弗和柔然都被大明肢解了。也就是东北角上的高句丽,大明还没有精力去对付。

    楚云返回皇宫之后就直接闭关了,整整数个月的时间,楚云都没有调整好自己的心情。苏锦不告而别直接发动大阵离开的行为彻底伤透了楚云的心。哪怕苏锦出来告诉自己她已经不喜欢自己了,让自己放过她,楚云都会答应。哪怕是慕容鲜卑的国主慕容儁,只要苏锦开口求情,楚云都能放过。但是为什么要避而不见?楚云甚至连大明灭燕的庆典都没有去参加。

    “陛下,锦衣卫已经查清楚,燕国国主慕容儁等皇族全部出现在了高句丽,他们在乐浪郡高句丽边界藏下了三万大军,慕容儁命令慕容恪带领大军攻占了早就被暗中征服的高句丽。但是他们却没有竖起王旗,仍旧使用高句丽的国号,看样子是想藏起来默默发展,高句丽应该就是大燕最后的藏身之地。”锦衣卫的首领,以灭燕第一功封为了开国公郯公的周岩来到了楚云的闭关的天牢报告。

    楚云缓缓的睁开了眼,眼中一片冰冷,周岩本来就跪着的身子更是打了个冷颤把头都贴在了地上。

    “好,你做的很不错,朕很满意。你跟随朕也几十个年头了,你的父亲更是为朕而死。朕很快就要退位了,情报机构太子都会从新任命自己的嫡系掌握。朕也为你考虑了,你就卸任锦衣卫统领的差事,去幽州担任刺史吧。朕会跟太子说,等你担任了一界刺史就把你掉回内阁。”楚云说完周岩大喜,要知道一般为皇帝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或者是搞情报的最终都没什么好下场,但是他没想到楚云身为皇帝,竟然为了考虑了身后之事。虽然锦衣卫看着权力很大,但是却让人提心吊胆。但是内阁就不一样了,成为了阁臣就是大明最顶尖的几个人了,每一位阁臣都位高权重,也能为自己的后代家族积累难以想象的人脉资源。

    不过周岩却没有表露出一点的欣喜,他满脸是泪的哽咽道:“陛下,您春秋鼎盛,这么多年容颜不老青春永驻,大明在您的治理下国泰民安,求您不要退位,我们这些老臣和全国的百姓都舍不得您啊。”

    楚云看了周岩一样,他虽然有做戏的成分,但是感情中真的流露出了浓浓的不舍,这让楚云的心情好了不少,自己这么多年的努力,还是被人认可的。

    “朕已经六十多岁了,帝王都当了三十多年,朕累了,等朕给太子留下了铁桶一样的江山,朕就退位。太子年纪也不小了,他是个有能力的好孩子,会比朕做的更好的。你以后好好辅佐他,你下去吧。”楚云一甩手,还想再说些什么的周岩以及到了密室之外,周岩心里骇然,没想到那些情报都是真的,陛下真的是神仙一样的人物。

    圣武三十二年春,大明太子楚悔统帅大军六十万人分三路进攻大晋,不怪楚悔这么急迫,实在是楚云已经跟他说,等大明灭了大晋和高句丽就把皇位传给自己。楚悔已经四十多岁,虽然楚云传授给他《寒冰软绵掌》但是他从十几岁才开始学习的,到了现在不过就是人境巅峰,他对武功也没多少兴趣,只不过是能多活几年才下了一番工夫。就是太子都当了近十年了,他早就当够了。

    皇帝和太子的关系可能是最复杂的君臣关系了,满清废太子胤礽说过:有谁跟我一样当了三十多年太子还不能上位的?其实楚悔比起胤礽更惨,因为楚云看起来比起年轻多了,就是说楚云是楚悔的儿子都有人相信。面对这么一位看似不老的亲爹,楚悔真的是绝望啊。现在楚云给了他机会,楚悔怎么可能不用心?

    大明太子楚悔亲率大军三十万,其中水师十万人,进攻大晋长江以北的最顽固的城池合肥,一旦攻破合肥,即可率大军过江,直插东晋都城建康。在他手下不光有完全能够独当一面的冉闵,还有名传千古的前秦第一功臣王猛,当然王猛现在成为了大明的臣子。另外还有楚云送给他的猛将张蚝、邓羌,以及历史上当过皇帝的苻健,他是符洪的孙子,至于其他的文臣猛将数十人。看得出来楚悔为了这一次灭晋之战,把他手下的太子党的猛人都带来了。

    而第二路则由大将王杰率领,他统帅大军二十万,其中水军十万,沿长江攻取荆州,然后扫荡江南西部的各州县,他再怎么厉害,也不能抢太子的功劳,因此他这一路是偏师。

    第三路由大将冉良带领,从益州南中出兵十万,扫荡东晋的交州、广州等沿海地区,彻底切断东晋南逃的退路,把东晋掌权者一网打尽。

    “来者何人?”大明战天侯胡铁柱感受到了数股强大而毫不掩饰的气息靠近了洛阳,他立刻调动五万大军出城探查。

    很快六位面色红润仙风道骨的老者就出现在了大军之前,他们都穿着道袍,每一个的气息都不逊色于胡铁柱甚至更强,但是胡铁柱却没有一点畏惧的情绪,他的职责就是保卫洛阳,护卫陛下。

    “老道郭象和几位道友前来拜见大明皇帝,你就是战天侯胡将军吧,请为我们几位引荐。”胡铁柱听到了郭象的名字心里也是一惊,他身为楚云的贴身护卫,怎么可能没听过神石联盟三位创立者的名字?看着眼前这个真气浩瀚的老者,胡铁柱眼中杀气一闪。

    他猜测他们是来阻止陛下伐晋的,那么他们就是敌人,自己身为陛下的护卫,就要护卫陛下的安全,哪怕身死,也不能放他们过去。

    “全军准备。”胡铁柱大手一挥,五万铁血禁卫军全部搭弓射箭,他们并不是第一次面对神石掌控者了,因此都有了经验。大明可是有专门的武器研发部门鲁班府,他们根据大秦国的脚弩研发出了一种便于携带,而且威力极强的新弩,并且用以天外陨铁打造的陨铁箭头,几万跟箭矢下去,就是胡铁柱这样的地阶后期武者都要饮恨当场,这个世界的地阶后期武者防御力都不如仙武大陆的地阶初期。

    “别,胡将军你误会了,贫道葛洪,是楚云陛下的朋友,我们这一次前来并没有恶意,不过就是拜见老朋友,请胡将军通传一声。”听到葛洪的名字,胡铁柱的杀意消散一空,不说葛洪当年救了楚云的王贵妃这件事,就是葛洪小仙翁的名号,胡铁柱也听过。这个人不像是郭象,他可不光是一位务虚的道家子弟,更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神医,他看病不分贵贱,声名远播,被称为“小仙翁”。面对这样的人,胡铁柱都十分尊敬。但是他却没有放松警惕,只是派一个人前去禀告楚云,询问楚云的态度。

    不过还没等送信的人出发,楚云就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大明阵前,这一幕就是郭象、葛洪等人都没有发现,单单是这一手就震住了在场的所有神石掌控者。

    “葛兄多年未见,风采依旧啊,贵妃王氏还经常在我耳边提起葛兄,我也想去找葛兄叙叙旧,但是事务繁忙,没想到一转眼都几十年了。葛兄小仙翁的名号,我也经常听到别人提起,真是大功德于天下啊。”楚云没有一点皇帝的架子,他以道家最常见的拱手礼和葛洪相互行礼,然后楚云就转头看向郭象等人。郭象此人的实力跟当年的自在活佛不相上下,此人也是半步天阶,随时可能彻底融合神石。至于其他的几位也都是浑身气质空灵的道家高手。这一些应该就是晋最后的神石掌控者了吧,如果自己出手留下他们,自己的神石就超过了七十块,天下神石绝大部分都会成为自己手中的东西了。算算大燕国残余的那几块,九九八十一块神石基本上就全部自己掌控了。

    不过楚云很快就把这种想法刨除在外,楚云虽然爱杀人,但是却不是没有底线的人。楚云的底线虽然低,凡是跟自己作对的,或者是胡人都可以杀。但是无缘无故的杀人,杀的人还有算是自己恩人的葛洪,这超过了楚云的底线。如果一个人做什么事情没有底线,跟禽兽何异?而是一个人失去了敬畏,在武道一项上也不可能继续前进了。遵其道、顺其意,然后才能掌握天道,从而打破自身枷锁,灭天灭敌最终只能灭己。

    “这位是贫道亦师亦友的玄学大家郭象;这一位是恣蚊饱血的著名孝子,也是净明忠孝道的创始人吴猛;这一位则是吴猛道友的徒高徒许天师许逊;这一位是五斗米道掌教杜子恭;最后这一位是杜子恭道友的高徒孙泰道友。”随着葛洪的介绍,楚云心里一阵惊讶,没想到来的这六个人竟然都是大晋道家各流派的首领人物啊。

    这个郭象就不说了,最有名的玄学家。而吴猛则是道家孝道流派的代表人物,二十四孝就有他。他的徒弟许逊更有名,这是中国四大天师之一啊,跟张道陵、葛玄、萨守坚齐名的人物,地位比起小仙翁葛洪高多了,他可是跟葛洪的叔叔葛玄齐名。

    至于杜子恭别看名声不显,但是的徒弟孙泰、和玄徒弟孙恩,可是带领五斗米教发动了让东晋灭亡的大起义,给予晋朝最凶狠的一击,让大晋被南宋刘裕捡了便宜。而且据历史记载他们中的两个人可是白日飞升成为了仙人。

    楚云一一拱手敬礼,看到楚云这么知情识趣,对待他们这些方外之人如此客气,几个人都对楚云大为好感。大明对佛门的打压谁都能看的到,大明下令所有出家人必须去各地官府登记,需要经过官府考核才能出家。而且楚云规定各寺院不能有超过五十亩的土地,一旦超过全部没收。而且寺庙的信徒捐献,必须交税,而是是苛以重税。各寺院也只能堪堪维持自己的运转而已。

    天下佛门被大明这么一弄简直就是欲哭无泪,好不容易有些发展的势头,全部被破坏,现在被道家狠狠的压在了身下。因此天下道门对大明还是很有好感的。道家以避世苦修为主,除了极少数的流派,其余的都喜欢躲起来修炼,根本不需要占多少资源,而且楚云修炼的太极阴阳掌等武功也是道门流派,严格说起来楚云也是道家一脉的武者,对道家天生有些亲近。

    因此双方第一次见面还算是很友好,一行人被楚云请到了洛阳鸿胪馆之内,大排宴宴,招待一行人。楚云倒要看看他们一起前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真的是为大晋说情,楚云自是不会答应,但是楚云相信几个人不会这么看不清形势,这么一来几个人的目的楚云就很好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