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武三十一年,大燕和大晋经过了一年时间的平叛之后都筋疲力尽,大晋付出了十几万军队、上百万人口和整个富裕的江东地区被打成一片平地的代价终于平定了羯族之乱。而大燕国经过了慕容恪的努力,也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吕护丢失了几乎全部的地盘,龟缩在了最后的一座城池辽河城,灭亡就在眼前。

    但是两国虽然取得了内战的胜利,但是国家已经被打残了,“出门无所见,白骨蔽平原。”都不足以形容两国的惨状。整个大晋数十万大军,包括没粮食跑了的,再加上被杀的,还有大量饿死的,经过一年混战,大晋军队只剩下了三十万人,死伤了超过一半,要知道战斗损失也才十万人而已,其余的二十万人有很大一部分是逃走后活活饿死了,这真的是个讽刺。而且就算是这剩下的三十多万人也是精疲力尽的疲兵,看着他们一阵风就可能吹走的身躯,没有人相信这群人能够对抗如狼似虎的大明军队,桓温心里都充满了绝望,他直接来到了扬州醉生梦死起来,当然他也不会忘记加固寿春和合肥城,好像不这样就不足以让这位枭雄有安全感。桓温曾经说过:既不能流芳百世,不足覆遗臭万载耶。这么一位雄心壮志的豪雄竟然被大明一系列手段搞得彻底失去了斗志,也不得不说大明手段的阴狠了。

    大燕比起大晋好不了那里去,辽东辽西这两个大燕国的发家之地被打成了废墟,吕护疯狂的反击和大明不遗余力的支援,让大燕军队死伤惨重。双方死伤的将士达到了惊人的五十万人,虽然大都是吕护手下,这跟吕护后期强拉壮丁,组建了大批毫无战斗力的民夫军队有关,但是也能看出战争的惨烈,而且死的可都是大燕男儿。至于死伤的平民更是难以想象,辽东、辽西几乎几千里没有人烟,偶尔能看到高山密林中有野人的身影,他们就是两郡残余的平民了。

    最可怕的是大燕上下的粮食几乎耗尽,而随着许久没有下雨,大燕国爆发了建国以来最大的干旱。数百万人面临被饿死的惨况,军队一天也只能吃一餐,大燕被吕护之乱搞到了灭绝的边缘。

    大燕甚至为了尽早结束内乱,派遣了翻天盟高手的刺杀,但是谁也没想到大明为了保护吕护在他身边布置了上千暗卫,本来就被慕容运搞得快要灭绝的翻天卫直接断了传承。

    最终大燕暴怒之下派遣仅剩的两位神石掌控者刺杀吕护,而被周岩请来保护吕护的清风大意之下,才让吕护身死,大燕国的战乱也终于到了平定的最后关头。但是大燕国的两位神石掌控者一死一重伤,另外吕护的儿子吕凉却比他老爹更加疯狂,他竟然烧毁了全部粮草,带领残余的八万大军发动了决死反击。大燕军付出了巨大代价才全歼叛军。

    战斗没有按照慕容恪的想法得到大明支援吕护的粮草,仅仅得到了个被打成废墟的城池,以及多出来的十几万嗷嗷待哺的俘虏,慕容恪这位出将入相的美男子一夜之间就老了十岁。他忍痛下令活埋全部俘虏,因为实在是没有粮食给他们吃。这反而让大燕军士气大衰,毕竟这些叛军跟大燕军士很多都是一个部落出来的,甚至很多都是兄弟姐妹。

    圣武三十一年秋,就在各国秋收的前一刻,大明正式对大燕宣战,本来想秋收之后缓解一下自己粮食压力的大燕国美梦彻底破灭。

    楚云亲率大军四十余万人进攻大燕国,而谢艾、冉良等大将只能成为副手,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楚云要御驾亲征,但是却不妨碍大明军上下士气达到了顶峰。

    随着大明的出征,辽国出动倾国之大军八万人、夏国出动倾国之大军六万人、柔然出兵五万人响应大明的号召。四个势力一共六十万大军从三个方向对大燕发动了灭国之战。

    楚云亲自指挥大军二十万从南向北进攻翼州,谢艾则率领二十万偏师直接从幽州进军,攻击大燕国都城所在的东幽州。辽国、夏国和柔然联军则从攻入辽西郡,准备席卷大燕国的北部。

    与此同时,王杰带领二十万大军进攻大晋长江以北的徐州、扬州地区,冉闵带领十万大军再次从长江上游杀入大军的荆州地区。

    十月,楚云大军灭大燕国翼州主力,统帅慕容评被生擒。同月谢艾击退慕容恪率领的大燕军幽州主力,兵围燕京。

    十一月楚云主力跟谢艾大军会师,把大燕最后的军队团团围在了燕京城。与此同时夏国、辽国和柔然三国联军破辽西辽东两郡。

    跟大明北方大胜不同,南方的大明军遇到了迄今为止最激烈的反抗,桓温带领大军放弃徐州,退守到了扬州合肥,并且靠着城坚兵足,牢牢的顶住了王杰大军的进攻。

    而在荆州,冉闵也遇到了激烈的抵抗,冉闵此人在草原的名声传遍了天下,大晋上下遇到冉闵都激烈的反抗,暴怒之下的冉闵直接大开杀戒,冉闵的十万大军陷入了人民的海洋难以抽身。而大晋的各大大门阀也不得不拼命了,他们随后组织了十三万大军,在河网密闭的荆州跟冉闵大军进入了相持。

    冉闵久攻不克,直接请求还未训练完成的洞庭湖水师出战,结果论起水战,大明真的不是大晋的对手,洞庭湖水师五战五败最终无奈撤回驻地。冉闵就这样无可奈何的难以寸进一步了。

    不过他们虽然没有取得多大的战果,却拖住了大晋对大燕的支援,从整体战略上看,他们不光没过反而有功。

    楚云站在燕京城下,这一座后世元明清三朝古都的城市仿佛一个垂暮的巨兽匍匐在自己的身前。楚云虽然隔着好几里,但是也能看清楚城墙之上茫然无措的大燕将士。

    估计谁也不会想到,大赵倒下之后的第二强国大燕国会这么脆弱,竟然短短三个月就丢失了几乎全部的领土,连都城也被包围了起来。

    楚云轻轻地闭上了眼,身后几十万大军和城中几十万大军惨烈的杀伐之气让楚云的魔源杀气波动了起来,这股旋律慢慢的跟楚云的心跳同步了起来。楚云整个人仿佛飘了起来,楚云感激自己如同羽毛一样的随风漂浮,很快就来到了几百米上千米的高空之中。

    两军全貌出现在楚云的眼中,每一营的军士仿佛棋子一样出现在了只有楚云能看到的棋盘之上。整个棋盘上密布棋子,形成了一座有规律的图案。这突然仿佛带着什么规律,跟自己的心跳,和魔源杀气的波动慢慢的联合在了一起。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楚云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了一句话,随着这句话的出现,大量的内容出现在自己的脑海,但是楚云却怎么努力也看不清楚他们的全貌。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突然又一句话出现在楚云的脑海,楚云模模糊糊的仿佛摸到了什么东西的边角,就像是抓住了一个美女的衣角,稍微一用力就能把美女拽到自己的怀抱。

    杀之道?“魔源领域开。”楚云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三个字,越来越多的符号有规则的出现在脑海,楚云心里狂喜,这是法则?这是掌握领域必不可少的法则!三千大道殊路同归,以杀入道,领域大成。

    楚云相信给自己时间,自己的会彻底掌握杀戮之道,“壮士征战罢,倦枕敌尸眠。梦中犹杀人,笑靥映素辉。女儿莫相问,男儿凶何甚?”

    楚云不断完善着魔源领域,这个伪领域开始朝着真领域转变,而自己的念力晶丝也不受控制一样的变为了魔源领域的一部分。

    “法则开路,念力融合?哈哈哈,快要成功了。”

    嗖嗖嗖嗖嗖。

    “保护陛下。”

    “巨盾军布阵。”

    就在这个时候,楚云感觉自己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从这种玄而又玄的顿悟中回过神来。楚云脑海中的旋律竟然都消失了,楚云愤恨而遗憾的睁开了眼。入眼之人是自己的铁血禁卫军都统杨庆,楚云看着满脸关心的杨庆和身边的将士,心里的愤怒却无法爆发。他知道这不怪他们,都是燕国人使用了床弩,他们才不得不把自己保护了起来。

    但是楚云的怒火却压制不住了,就差一点,就差一点自己的魔源领域就成功了。既然为了保护自己死了好几个的铁血禁卫军将士不能发泄自己的怒火,那么罪魁祸首自己不能放过。

    “全军跟朕进攻,血洗燕京城。”楚云怒火爆棚的声音传遍了燕京内外,大明军将士时期爆棚,而大燕国将士却都被吓坏了,大明军可没有屠城的先例啊,难道我们的抵抗,惹恼了明人?

    楚云却不给他们机会,直接身子朝着燕京城城门直射而去,面对足足有十几米的城门,楚云含恨打出了一掌,数米厚的城门竟然被楚云一掌打成了粉碎,看到这一幕大燕国上下全部绝望了。大明军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纷纷嗷嗷叫的杀进了燕京城。

    大燕国都城,驻扎了足足二十多万大军的雄城,一天都不到就被大明攻破了。

    楚云没有等大明的将士,他朝着大燕国的皇宫飞了进去,慕容儁为了激励大燕国上下,在几天前登基为帝了,不过这也是他最后的疯狂了。

    楚云越靠近皇城,越感受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本来就怒火爆棚的楚云,感觉自己已经压不住这股怒火了。楚云不知道这是杀之道的影响,以杀入道很容易影响武者的心性。但是楚云却根本没有控制,他浑身真气涌动,一路上凡是经过的地方都被楚云四射的真气打成了废墟。

    从城门到皇宫一路上就跟推土机经过了一样,楚云就停在了一座宫殿之外,宫殿坐落在一座庞大而危险的阵基之上,楚云真实之眼看得清楚,楚云也没有被愤怒冲破了理智,他并没有贸然的进入大殿。

    “苏锦,我知道你在,你给我出来。”楚云清楚的感受到了一个久违的气息就在大殿之中。

    燕京城皇宫。

    十几位长得十分俊美的男子正围在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子面子激烈的说着什么,这几个男子正是慕容氏的皇帝慕容儁以及慕容恪等几位王爷皇子,慕容世家真的是美男子的家族,几乎每一位血脉都长得器宇轩昂相貌不凡。这可能是上天对于慕容氏的垂爱,但是慕容氏却也有一个梦魇一样的魔咒,就是内斗太频繁。历史上前燕、后燕、南燕、西燕,每一个都是绝顶才华的慕容子弟建立,然后因内乱衰落灭亡,真的可以说是对慕容氏的诅咒。

    第一代慕容廆和慕容运兄弟,表面上看起来和睦融洽,实际上互相拆台,最终慕容运还背叛了大燕,最终慕容运也因此失去了踪迹,估计是被杀了。

    第二代,慕容皝和慕容翰,慕容翰登上王位,因慕容皝猜忌,慕容翰投奔鲜卑段部。后来又回到前燕。咸康八年(342年),献计击败高句丽。建元二年(344年),又打败鲜卑宇文部把辽西郡占据了一大半,几乎灭亡宇文部。慕容翰在此战中身受射伤,长期在家卧床养伤,后来伤情痊愈,在家中试着骑马。有人告发慕容翰假称有病却私下练习骑乘,怀疑他想作乱。慕容翰被迫前往大明投靠了大明,大明见到慕容氏竟然自毁长城狂喜之下就把慕容翰囚禁在了长安。大明连续进攻大燕,慕容翰忧愁之下忧虑而死。

    慕容氏一代军神慕容翰没有死在敌人手里,反而被迫离开了自己最爱的祖国,成为了有家不能回的孤魂野鬼。

    到了第三代,继续重复着慕容氏的诅咒。慕容儁上台之后,虽然依重自己的四弟慕容恪,但是却也防范他,于是没什么本事有嫉贤妒能的慕容评成为了他最好的帮手。这个人也就是被楚云俘虏在翼州的大燕翼州统帅。他跟慕容儁合谋一边用着慕容恪一边给他扯后腿,并且还把大燕国第二代军神慕容垂逼走了。后来慕容垂投靠了大赵,把慕容恪的大燕军死死的挡在翼州外面,显示了他不弱于慕容恪的领军才能。

    但是血浓于水,慕容垂最终还是回到了大燕的怀抱,顺便把大赵国近二十万大军和东翼州、青州送给了大燕。立下了如此赫赫战功的慕容垂不光没有消除慕容儁的怀疑,反而让他更加记恨。最终在慕容运和慕容评的陷害下,在慕容儁的默许下,慕容垂被害死在狱中。第二代大燕军神憋屈的死了。

    最终大燕国只剩下慕容恪独木难支,大燕灭国在即,慕容儁等人才彻底慌了。他们又把希望寄予大燕国的公主,也是自己祖父的干女儿身上。其实对于这个女人,慕容氏从第二代慕容皝到第三代慕容儁都看着很不顺眼,因为她并不完全听从他们的命令。这么一位绝顶高手,却不是他们慕容氏的人,又不听从命令,他们怎么会不担心?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光是汉人的名言,鲜卑人也是这么想的,这个女人毕竟流的不是他们鲜卑人的血。但是这个女人的能力太强了,两代鲜卑人首领慕容皝和慕容儁经过了多年的努力也没有成功收复这个女人,最终暴怒的慕容儁抓走了这个女人的儿子林悔,有些时候就是这么多的巧合,这孩子的名字和楚云长子楚悔的名字竟然完全相同。

    丢失了自己儿子的女人是可怕的,她单人独马的杀进了皇宫,最终面对自己义父的孙子慕容儁,她停下了手。她被迫要为大燕做三件事情,第一件就是帮助石勒设立了挪移阵,让石勒凭借《血佛真经》在长安大闹了一场,大大增加了石勒掌握神石的速度。这个女人的能力就是阵法,借助天地之力,发挥出远超自己实力的攻防实力,慕容廆当年就是靠着这种能力到处挑拨,最终让一个个对手倒在了自己的手中。可惜慕容廆当年得到这个能力的时候身体已经不行了,在他临死的时候,没有把自己的神石传给自己的几十位儿孙反而把神石传给了干女儿,谁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也给大燕上下留下了难以解释的谜团。不管怎么说,反正大燕国战略核武器就成了这一位女子。

    而第二件事,则是除去慕容运,慕容运此人实在是太危险了,要知道论其战斗力,就算是这个慕容廆的义女都不是对手,而且他还能够让普通人修炼神力的能力,翻天卫虽然当初被牢牢掌握在慕容廆手里,但是随着慕容廆去世,这一股大燕最强大的势力反而不受皇室掌控了。

    即便是慕容皝、慕容儁父子以这个女人的名义制衡慕容运,并且掌握大义,往翻天盟掺沙子,但是实际上,慕容运还是掌握主动。随着慕容皝的死,慕容运和他的儿子慕容疆、孙子慕容永开始正大光明的争取掌控权。当然他们不知道慕容运是被楚云控制了,而且是害死慕容皝的凶手,但是不管怎么说慕容运也超过了慕容儁能忍受的底线。于是慕容运就死了,死在了他认为的光明之前最后的黑暗中。

    现在慕容儁、慕容恪以及十几万慕容氏最重要的王亲贵族前来寻找这个女人,让她完成最后一个要求,而这个要求就是杀死大明的皇帝楚云。

    慕容儁等人看着坐在座位上沈默不语的女人,时间是女人相貌最大的敌人,绝大多数的女人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苍老失色。自古名将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但是女人的相貌并不能代表一切,有的时候女人的气质不光能弥补相貌的衰老反而能让一个女人更加的有魅力。

    慕容儁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她穿着一件很简单的碧绿色的衫裙,头发并非嫁为夫人的高髻簪花发式,反而是少女才能使用的飞天鬓,不管是衣服还是发型都是晋朝少女的样式。

    面对着慕容儁等人焦急的请求,她的注意力却根本没在他们身上,她陷入了自己的世界根本没有在意周围的人在说些什么,只见她脸色时而欣喜,时而黯然,变化不定的表情,仿佛在等自己的情人前来。少女的娇羞配合着自己惊人的贵妇气质,让慕容儁等见多了美人的皇族子弟都一阵失神。

    突然殿外传来了楚云雷鸣般的喊声,慕容儁等人听到声音之后全都脸色大变,但是他们当成救世主的女人却激动地站了起来。

    “楚哥哥,是你来了嘛?”看着女子满心欢喜跑出殿外,几个人顿时心如死灰。

    “姑姑,请等一等。”慕容儁跪在了地上,满眼流泪的喊道,本来已经快要跑出大殿的女人迟疑的停下了脚步。